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討論-第九十六章 貴客展示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小說推薦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大秦之开局截胡易小川
“你……”
何以笙箫默
王森抬着头,不可置信地看着楚阳,脸色已经苍白起来。
他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家伙居然强势到了这个地步,竟然连整个巡捕营都给撂翻了。
这样嚣张跋扈的劲头,他就算二皇子身上都没看见过。
回想起自己之前三番五次挑衅对方的行为,王森不由惊出一身冷汗,这不是在作死么!
可转念一想,王森眼中突然多了一抹暗喜。
在官场上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有些门道他可是门清的。
你一个普通人,哪怕权势滔天,可若真在众目睽睽之下犯了法,官府是绝对不会坐视不管的。
王森看着楚阳,强忍着恐惧站了起来。
“我承认你真的很厉害,可你再厉害,厉害过大秦律法么?就算我出言不逊在先,你要是不服气,骂回来就是了,动手打人终究是不对的,不是么?”
顺着这个思路,王森的思路越来越清晰起来。
“即便是我罪有应得,活该被你揍,可这些巡捕营的士兵么又犯了什么错,他们只是在执行公务而已,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我大秦自商君始,便以法治国,万事逃不脱一个法字,你光天化日,公然抗法,该当何罪!”
王森这一番话说的掷地有声,引得周围百姓纷纷点头。
他们当中许多人原本就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所看到的,也只是楚阳这边的手下将巡捕营的人打翻在地而已。
再加上,他们都是咸阳的本土人,看到自家士兵在一个外人手里吃了亏,自然会同仇敌忾起来。
“嗯?”
望着一脸得意的王森,楚阳不由皱起了眉头。
没想到此人倒还有几分本事,居然懂得煽动舆论。
不过他们一路跋涉,早就人困马乏,哪有精力在这边耗着,眼看着周围路人窃窃私语,楚阳将周勃喊了过来,小声吩咐了几句。
周勃点了点头,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离开了现场。
眼下这些事情,就让李斯去处理吧,相信有他出面,自然会将事情的原委查个水落石出。
他实在没有心情在这里浪费时间。
“哟,这是准备去找援军么?嘿,实话告诉你,我家大人可是皇室宗亲,管你找来什么样的后台,今天这件事情,我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在王森的鼓动下,那个领头侍卫也来了精神。
他们巡捕营乃属咸阳令管辖,如今的咸阳令按辈分该是当今陛下的叔叔,出了名的护短。
楚阳淡淡瞥了侍卫一眼,没有吭声,只是从旁边找来一把椅子,安静地坐在那里。
然而,没过多久,就看到周勃只身一人走了回来。
楚阳心中一动,莫不是出了什么变故?
他在进城时就得知今天是朝会的日子,就算周勃脚程再快,从这里到皇宫至少也得一盏茶的时间,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还没等楚阳开口,对面的领头侍卫便笑了起来。
“不是说叫人去了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侍卫盯着楚阳,脸上尽是嘲讽之色。
“狐假虎威的东西,老子早就看出来你们这群贼人绝非善类,现在居然还想冒充达官贵人的亲属,蒙混过关?想都别想!”
原本他还以为这年轻人有什么依仗,所以不敢太过放肆,现在知道了对方根本毫无背景,所以便彻底放下心来。
“你们去通知蓝田大营的守将,就说咸阳城里有贼人行凶,请他速速派兵捉拿!”
领头侍卫一脸冷笑地看着楚阳,蓝田大营负责的可是整个京都的卫戍,战力在整个大秦都是顶尖的。
只要他们出马,这群王八羔子算是死定了!
眼看着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楚阳暗暗叹了口气。
他原本并不想把事情搞大,既然都到了调动大军的地步,看来他也只能拿出圣旨证明自己的身份了。
只是这样一来,朝堂上恐怕难免要打几场口水战了。
正当他准备掏出圣旨时,一道惊喜的声音从旁边响了起来。
“楚先生,真的是您啊!”
随着这道声音,就看到一个衣着华贵的年轻人从人群外挤了进来,在他身后跟着四五个身形魁梧的大汉,每个人手中都牵着一匹骏马。
“刚才那位周勃壮士说是您要找老朋友,我便自作主张让他先回来了,您该不会怪我吧?”
權 妃 之 帝 醫 風華
年轻人一脸热情地走到楚阳跟前,恭敬地行了一礼。
“你是……蔡荣?”
看着这个有些熟悉的面孔,楚阳这才想起前段时间,那位叫做赵符的皇子拜自己为师时,身边跟着的就是这个年轻人,据说还是前任宰相蔡泽之后。
难怪周勃这么快就回来了,原来是蔡荣打了招呼。
“哎呀,先生竟然还记得我,我回去一定要告诉我家大人,好教他知道自己赌输了!”
蔡荣一脸兴奋地拉着楚阳,高兴地像个孩子。
楚阳却站在原地,摇了摇头。
“恐怕我现在暂时还走不了,旁边那位正准备找蓝田大营的军队捉拿我呢。”
“什么!谁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捉拿您!他们难道不知道您是我家大人的贵客么!”
挂名新妻不好当
听到这话,蔡荣脸色猛地一变,身上无形中竟然多了一股上位者的气势。
在赵符身边,他只是个听话的随从,在楚阳面前,他只是个有礼貌的晚辈。
可当着外面这些人,他才真正显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
“你算哪根葱,你……”
面对着蔡荣发火,领头侍卫骂骂咧咧地还想说点什么,一旁的王森却已经脸色剧变,跑了过来。
“蔡卫率,您怎么来了!”
“你是二皇子身边的王森?”蔡荣皱着眉头,看了眼王森,又看了眼远处地上那十几箱铜钱,似乎明白了什么,旋即冷笑起来。
“呵,来,我当然得来,要不然还不知道你们打算把我家大人的老师给抓了呢!”
“啊……您说他是你们家……那位的老师?”
王森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楚阳,这个消息带给他的冲击明显要比之前周勃干翻整个巡捕营要来的大得多。
“怎么,不信?”
蔡荣招了招手,就有人牵过来了一匹白色的骏马。
“这可是我家大人的坐骑,大人令我亲自将楚先生接过去,这还有假?”
“不敢,不敢……”
王森连连摆手,看着白色的骏马,一脸艳羡。
谁都知道,前阵子陛下得到了一匹好马,亲自赐名奔雷,赏给了一位皇子。
据说那位从来都是马不离身,连喂养之事都是亲力亲为,从不假托他人之手。
没想到,今天竟然会为了这个年轻人破例。
到了这个地步,王森知道这件事情恐怕大条了啊。
他有些惶恐地看着楚阳,想起自己之前说过的那些混账话,结巴道:
“之前是在下有眼无珠冒犯了阁下,还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王森在这里给您赔罪了!”
说着,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中,王森直挺挺拜了下去。
望着这一幕,在场所有人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我去,要知道这王森可是二皇子身边的人啊,现在竟然给一个外地来的小子赔礼道歉!
这特么太邪乎了!
领头侍卫在一旁欲言又止,但在王森制止的眼神下,终究忍了下来。
突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后背瞬间就被冷汗浸湿了。
因为他突然想起,自本朝立国以来,只有一个地方才会有卫率这样的官职。
太子府!
我的天,这人居然是太子的老师!
他如遭雷击地看着楚阳,嘴巴已经张得能放下一颗鹅蛋。
一想到自己竟然打算抓捕太子的老师,侍卫两眼一黑,直接吓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