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禁區獵人 起點-第八百二十九章 拜山讀書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禁区猎人
林朔一行人,在巴迪亚王城又待了七天时间。
国王薨了,米亚女公爵的领主去世,封臣得去祭拜,名义上是为了礼数,其实是为了让苗成云有时间休养。
兽武乾坤 昨日清风
林朔这伙人,因为入城的时间太“凑巧”,是第一拨被怀疑上的刺客。
当然他们也确实是刺客,可当时后宫里面唯一见过他们真容的也就三个人,国王和两位亚圣,然后这三人还全死了,所以死无对证。
人证是没了,物证还是有的,苗成云在现场留下了两条胳膊。
这两条胳膊,一条真一条假,不过就算是假的那条也是生物制品,以大西洲仵作的水平是看不出蹊跷的,以为是真胳膊。
所以对王宫里负责调查这件事的官员来说,凶手的特征很明显,其中一位必然双臂尽失。
而用这个特征去凑林朔这帮人,凑不上。
因为当天夜里,昆仑山方面就紧急联系了华夏空军,用最好的飞机挂载副油箱,以三马赫的速度高空巡航过来,中途再有北欧空中加油机的燃料支援,组织了一次超远距离空投。
空投落在巴迪亚王城的城外,林朔亲自去接的。
把东西拿回来,那是两条胳膊。胳膊和相关的医疗器械、血浆,只占空投箱的十分之三,另外十分之七的空间装得是两条胳膊的说明书。
林朔一看这么厚的说明书,头都大了,只能一把火烧了,否则没处藏去。
把胳膊和血浆器械带回招待所,苗成云这回算是受罪了,接胳膊的时候他不能上麻药,必须清醒着指导林朔怎么弄。
这活儿的难点,在于血管和神经的接驳,尤其是神经接驳,那是很酸爽的。
兄弟俩关在房间里忙活着,苏冬冬和阿尔忒弥斯两人进进出出。两个女人每人手里一个盆,一个负责往里送水,另一个负责往外端水。
送进去的是清水,端出来的是血水和汗水。
苗成云咬着一团麻布一声不吭,可汗出如浆。
前前后后三个多小时,两条胳膊接上了,一条生物的一条机械的。
不过哪怕是那条机械手臂,也是仿真皮肤的,从外表看看不出来。
苗成云试了试,发现两条胳膊左臂他很适应,右臂有点不习惯,但至少能动弹了。
琉璃阙 冷月璃
手是能动了,可人站不起来,毕竟出血量不小,而且还耗费了大量的体力去忍受痛苦,这下算是元气大伤。
到了这天晚上,宫里来人了,特地跟阿尔忒弥斯这一行人见了一面。
苗成云吃了点东西又睡了一下午,到晚上已经能站起来了,脸上再易个容遮一下苍白的脸色,看起来双臂俱全跟正常人没区别,于是这行人算是洗脱了嫌疑。
国王死在了太后院子里,也就成了一桩无头公案,这事儿怎么解决从此也就跟事实没关系了,而是王国各方势力角逐博弈的结果。
这个结果七天之内是看不出来的,所以阿尔忒弥斯在头七那天去祭拜了自己的领主之后,也就跟着林朔启程了,继续往中土进发。
……
中土,顾名思义,是整个大西洲的中央地带,这是地理意义上的。
可目前三大帝国的疆域,是多年政治和战争的结果,不是三等分。
其中南边的烈日帝国最大,几乎占据了整个大西洲一半的疆域,而天澜帝国最小,也就东北一隅的五分之一。
以林朔这行人的路线来说,从巴迪亚王城出发,再往南边走,那是明月帝国的地盘了,那是一片盆地。
经过这片盆地,则是烈日帝国的山川,中土其实在烈日帝国的西北。
所以林朔这一趟去,三个帝国都是需要经过的。
而出了巴迪亚王城之后,林朔心里多少松了一口气。
因为这趟路程的大头,算是走完了。
从距离上来说,目前其实才一半,可就事务上来说,绝大多数的麻烦已经解决了。
因为出了天澜帝国国境线,也就进入了明月帝国的地盘,阿尔忒弥斯这位女公爵就没什么政治上诉求了,也就不会再有那些忽然冒出来的买卖。
这个女人只要不再整出什么幺蛾子来,林朔觉得自己省心多了。
反正休书也写了,人家也收了,从此以后公事公办。
只不过公事公办这个道理,也不仅仅林朔这边希望如此,明月帝国也是一样,人家的边防哨所并不是摆设。
明月帝国的这片土地,大体上是个盆地,周围被山脉给围上了。
过了国境线之后,周围还是山,原本的众人定的路线,就是走山间小路,从盆地周边绕过去。
而盆地对面的山脉,就是烈日帝国的疆域了。
所以这一圈山脉,本就是三大帝国疆域交汇之处,边防哨所很多。
出了天澜帝国国境线,那就是异国他乡了,阿尔忒弥斯是让林朔省心了,可她作为一名女公爵的身份在这儿不管用了,三皇子之前提供的押司牌也失去了作用,所以林朔这行人不能跟之前那样大张旗鼓地行动。
路线必须要隐蔽,同时白天在山野中休息,晚上行动。
同时马车之类也就遗弃了,大家在巴迪亚王城采购了马匹坐骑,骑着马赶路,这样轻便。
这天晚上,狩猎队借着夜色穿越了国境线,其实就是一条河,河水不深,马匹涉水就过去了。
苗成云经过这几天的调养,脸色已经好了不少,这会儿骑马走在林朔身边,看着远处的山脉神色凝重。
经过和两位亚圣的生死搏杀,苗校长此时身体元气还未恢复,再加上胳膊不那么得劲儿,实力比起之前是要差一些的。
只不过在那一战中,他负责吸引火力,冒得风险比林朔大,收益也就更大。
既然活下来了,修行境界也就水涨船高,他原本就站在了云家传承第四境的门口,经此一役已经迈步而入。
云家传承第四境,九阴元神,念力可以形成一个独立的虚拟人格,相当于身外化身,妙用无穷。
当然九阴元神的培育,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苗成云最近也没工夫细细研究,具体怎么弄他还得回去请教自己的夫人云秀儿。
此番境界的提升最实在的益处,是苗成云的念力侦查范围大大提升。
相比之下,阿尔忒弥斯的念力修为更扎实,操控也更细腻,实战效果非常强,可境界其实也就相当于云家传承第一境。
林朔如今依然是云家传承第三境,也不如他。
所以如今的这支狩猎队,论感应,他苗成云是最强的,方圆一百公里内有什么风水草动,他一清二楚。
此刻的苗公子看着远处茫茫的山势,沉声说道:“林朔,前面好像有些不对头。”
林朔肩头请着追爷,胯下是板肋乌麒麟,一听这话眉头一皱:“你感应到什么了?”
“要是真能感应到什么,那就不怕。”苗成云说道,“最怕的就是现在这样,似有似无。”
林朔眼皮子一抖,心里隐隐有数了。
在大西洲上,能让苗成云此刻有这种感觉的人,很少。
除了那五位圣人之外,可能也就阿尔忒弥斯这种专攻炼神的念师能做到。
而念师本身就是大西洲的稀有职业,两字封号级的不超过十个,除了阿尔忒弥斯的之外,其他都在三大的帝国的皇宫里担任要职。
所以排除法一做,对面山脉里到底是谁,范围就很小了。
正好这会儿晚风拂面,对面山上的气味传过来了。
林朔抽了抽鼻子,笑了,说道:“别慌,认识。”
苗成云问道:“谁啊?”
林朔拍了拍板肋乌麒麟的马屁股:“一起去看看呗。”
……
山间小路弯弯绕绕,好在今晚天上月明星稀,亮度还是可以的,能看清路面。
看到林朔气定神闲,苗成云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两人继续领路,打马在山间行走,后面狩猎队成员也都跟着。
在绕过明月帝国一个山头岗哨之后,苗成云就遥遥看到,前面山头上隐隐有火光。
这种火光,身为传承猎人的苗成云是很熟悉的,那是篝火。
一行人骑马来到山下,林朔让其他人在山下等着,然后跟苗成云两人一块儿下了马,两人步行上山。
这算是猎门自古以来的规矩,到了人家山头,无论是路过还是做买卖,只要条件合适,最好是拜个山,跟此地主人投个名帖打个招呼。
之前林家人去昆仑山办事,必须要先去苏家祖宅拜会苏家猎人,就是这个道理。
这儿是明月帝国的疆域,林朔此行是路过。而明月帝国的主人,自然是那位“帝”。
林朔老远就闻到味儿了,这人身为一国之主,跑到伏龙镇吃面,可以理解为微服出访,大家是偶遇。
而在这荒郊野岭燃起一堆篝火,这显然是在等自己这行人了。
既然如此,那总得拜会,这是礼数。
顺着火光上了山,林朔很快就见到了此地主人。
方头大耳,耳垂几乎到肩膀上,盘坐在篝火边上。
王帝,帝王的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