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邊謀愛邊偵探 愛下-375,雪鴞:第六章(4)看書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假如像警察说的那样,金明亮医生并不是雪鸮凶手计划中的谋杀目标,只是意外谋杀了他。那么雪鸮凶手为什么还要在医生的身上留下那特殊的标记,表明这个人是他杀的,这又是什么心理呢?难道雪鸮凶手杀金明亮,根本就是他计划中要选择的谋杀目标,他计划的谋杀对象不局限于二十多岁的有孕姑娘,。
这样说来,雪鸮凶手没有被抓之前,恐慌的人不仅仅限于二十多岁的有孕姑娘。不同性别,年龄,种族和阶层的人,都可能是雪鸮凶手选择的谋杀目标。
罗菲长叹了一口气,这又回到了他推想的原点,雪鸮选择谋杀目标是随机的,如果这样的话,对他找出谁是雪鸮凶手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还有一个疑惑,金明亮衬衣上的雪鸮脚印是用模具盖印上去的呢?还是凶手带着雪鸮,用处理过的脚爪沾上印泥,印上爪印和字迹的呢?如果雪鸮凶手是带着雪鸮去见金明亮的话,说明雪鸮凶手不是临时起意杀人,而是有准备地杀人。当然,雪鸮凶手走到那里,都会带上一只雪鸮,也是说不定的。不过,这样太过招摇,会引起人的注意,毕竟现在民众对雪鸮有一种油然的恐惧,自然会对带着雪鸮的人额外关注,对他神秘地出没没有什么好处,那样就轻易暴露了他。假若金明亮衬衣上的印记是雪鸮的爪子沾上印泥印上去的,雪鸮凶手见金明亮时特地带上了一只雪鸮,再次说明,雪鸮凶手本来就打算杀了金明亮。
这次印记是用印泥印上去的,不像之前三起谋杀案中的受害者,收到死亡信息,都是血爪印。虽然前两起案件中的受害者和男友,在窗子玻璃上看到的血爪印,不能确定是什么动物的血液,但他们亲眼见到,雪鸮在窗子上留下了有血的爪印。第三起雪鸮案中的受害者张子妮,雪鸮凶手是用她身上的血液印上去的——警察事后特地检测了血爪印上的血,确实是张子妮自己的血液。但总体来说,三起受害者身上的鸟爪印,都是血印。
为什么雪鸮凶手在杀金明亮的时候,鸟脚印改用印泥,而不是血液了呢?
雪鸮凶手这次杀人,打破了常规,很是令人费解。
3
曙光医院是深圳的临市R市最大的私人综合性医院,占地面积很大,属于医院的楼群很是壮观。
我和未来的儿子有个约会 加尔穆
虽然医院的副院长金明亮被人勒杀,毕竟这是医院,发生了这样的大事,还得正常运营,因为病人等不起医院把突发的事处理好后,再正常营业。所以罗菲去这家医院的时候,护士和医生都正常忙碌着,看病的病人进进出出,住院的病人悠闲地在楼群的空地里散步晒太阳,全然看不出,这里前几天发生了轰动性的谋杀案,让人闻风丧胆的雪鸮凶手在这家医院出现过。
金明亮在业界是妇科的权威,他既是这家医院的副院长,妇科部门的头领也是他。所以,罗菲直接去了妇科科室,装作是警察,来调查金明亮被勒杀的案子。
那里的医生和护士,估计是已经习惯警察频繁地上门询问他们了,所以罗菲没有出示警察证,他们没有提出任何疑疑异,料想他会像别的警察一样,把相同的回答再问他们一遍,他们复述一遍就可以了。
金明亮生前的助理林茂医生,在一个放着怪异仪器的小房间接待了罗菲。那里没有座椅,他们只得站着说话。
林茂医生以为这个看起来不像警察的人,开口会问一些他回答了警察无数遍的问题,不想罗菲开口便问,金明亮医生生前是不是习惯带领带?
不像警察的来人,果然问问题是那样的与众不同,其它警察对于凶具领带基本上没有问过,不禁朝他投去疑然的一瞥,然后回答道:“是的。金院长是一个很讲究的人,平时上班会带着领带。白大褂穿在他高大的身上,白大褂里面露出领带的一小块,看起来别有情趣呢!这种情趣只有金院长这样一表人才的高大男人才能体现出来,焕发出别样的韵味。我们私底下,对金院长带各种不同的领带,赞赏有加。”
异界魔武传说
罗菲道:“你的意思是,金院长平时带领带,还成为了你们闲暇时的话题咯?”
林茂医生简单答道:“算是吧!”
倾世医妃王爷乖一点
修仙聊天群 世味煮作茶
氛围陷入短暂的冷场。
林茂补充道:“金院长知道自己是一个很适合带领带的男人,所以没有那一天不带领带。”
罗菲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罗菲特地跑来曙光医院确认领带的事,也是事出有因,前三起受害者被勒杀,是雪鸮凶手自带凶具绳子,虽然第二起雪鸮案中受害者的凶具是衣服上撕下来的布条,但那不是从死者身上衣服撕下来的,也算是凶手自己准备的凶具。可是金明亮被勒杀的凶具,是金明亮自己的领带,这个细小的差别,让一向谨慎的罗菲不免多联想了一些,便确认道:“金院长死亡那天,带的就是凶具那条领带吗?”
魔域弃少 地灵人杰
林茂肯定点了点头,声音细小地“嗯”了一声。
罗菲道:“那是一条什么样的领带呢?”
林茂道:“是一条亚麻的纯蓝领带,不过已经作为重要证据被你们警察拿走了,如果你作为警察,没有看到那条领带的话,我劝你回去好好看看,毕竟那条领带是造成金院长死亡的凶具。”
林茂说这句话时,朝罗菲投去狡黠的目光,好像在埋怨他,既然是警察,凶具是一条什么样的领带,这么多天过去了,还跑来问,也是让人不解。
罗菲看出了他对他这个假冒警察的怀疑,说道:“我的同事拿走证据后,马上就保存了起来,送去科学实验室,用科学方法寻找领带上是否留有凶手的蛛丝马迹,所以,我暂时没有亲眼看到那条领带。”
林茂咧嘴笑了笑,显露出将信将疑的表情,不禁让罗菲为自己蹩脚的说辞感到脸红,便转变话题提出要求,要去金明亮的办公室看看,林茂医生没有犹豫就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