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笔趣-269、皇位之爭爲盟主加更推薦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
怎么就突然翻脸不认人了呢?
难怪人家都说,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亲妈也不例外。
袁贵妃见林逸这样子,更加生气的道,“你说说,你要是没那本事也就罢了,可眼前多好的机会啊,你就这么错过了?
光接老娘出来有什么用?
老娘做了弃妇脸上很有光吗?
你说你这样子让人生气不生气?”
一连串的问题,让林逸头有点大。
真想问一句,您怎么就成了弃妇了?
明明是你儿子我费劲心机接你出来的好吧!
不知道好歹呢?
这样的场面,是他千算万算都算不到的。
林宁赶忙道,“母妃,此地不宜久留,等回头咱们再说吧。”
“一边去,这里没你的事情,”
袁贵妃白了女儿一眼后,再次看向林逸的时候,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打转,梨花带雨的道,“为娘这一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你有出息,指望全部都在你身上。
只要你有本事,为娘就是死了也是心甘情愿。
你说说你现在这样子,让为娘出来有何用?
还不如直接死在宫里,跟你回三和,还不够丢人的呢。”
林逸看着她老娘说下就下来的眼泪水,没有一点儿的惊讶。
毕竟从小到大,他是一直在领教的。
他硬着头皮道,“我的亲妈啊,你对儿子就不能有一点信心?”
袁贵妃抬起头,一边擦眼泪一边道,“老娘对你有个屁的信心,就是太相信你,才有现在的失望。”
林逸叹气道,“哎,城北外有冀州、齐州驻军十余万,城内有京营、安康军、御林军十余万。
而且还有梅静枝的十万大军在外虎视眈眈。
儿子手里只有这么点人,别说不容易攻下来,就是攻下来,儿子也得损兵折将。
这点家当攒的不容易,儿子还是要好生珍惜的。”
大明江湖录
“呸!”
袁贵妃没好气的道,“少拿话哄本宫,你当本宫不知道什么是狭路相逢勇者胜吗?
你事已至此,为何不放手一搏?”
林逸笑着道,“因为那是多此一举,受累还不讨好。
好让母妃知道,这皇位儿子是坐定了,只是早与晚的问题。”
别说费力不讨好的打下来,就是现在他皇帝老子求着送给他,他都不稀罕要。
烫屁股啊!
内忧外患,一堆破事。
他得让子弹再飞一会儿啊!
袁贵妃诧异的道,“何出此言?”
林逸道,“父皇并未找儿子讨要七州之地。”
只要七州之地在,他的本钱就在,家底就会越来越厚。
袁贵妃好奇的道,“为何?”
林逸道,“因为他知道,他即使要了,儿子也肯定不会给他的。
他就懒得讨这个自讨没趣。”
他觉得这算他皇帝老子的优点。
自负的同时,也会权衡利弊。
不是真正的那种独断专行,不顾一切后果的糊涂皇帝。
袁贵妃没好气的道,“那又怎么样?你如此行事,怎么就认定这大统之位就登定了?”
林逸道,“因为这一次,已经让他们知道什么是痛了,以后见着了儿子大概会退避三舍吧。”
安康城外,三和兵与杨长春等人一战具体是什么情况,他现在还是不得而知。
但是,最重要的是他赢了。
估计赢得还相当漂亮!
不然他皇帝老子的脸色就不会这么难看。
林宁小鸡啄米似得点头附和道,“哥哥说的是,哥哥把舅舅都打败了呢!”
“那是你舅舅诚心相让。”
袁贵妃说完把车帘一拉,不再搭理儿子和女儿。
林逸悻悻得下了马车,然后对洪应道,“驾车稳当点,别让娘娘和公主受了颠簸。”
洪应赔笑道,“小的赶车,王爷大可放心。”
林逸点点头后,上了郭召的马车。
另外一匹空着的马车,在郭召吹了个哨子后,两匹马打了个响鼻,直接跟在了郭召架着的马车身后。
林逸笑着道,“老郭,你一个花匠伺候马比孙渡那老小子还厉害呢。”
郭召甩了一个响鞭,然后回过头道,“王爷,你忘了,小的原本就是马夫,只是王府花园没人伺候,你才小的去打理花园。”
焱火神尊 樱落吹雪
他其实很憋屈。
他原本是马夫,只是因为喜爱花草,在马夫居住的院子里种了点花花草草,运气好,开的甚是艳丽。
王爷居然觉得他善于养花种草!
就让他直接做花匠!
真是一肚子委屈,没地说理去。
后来孙渡那老东西摔伤了腿,他原本是有机会继续赶马车的。
结果孙渡直接让他儿子孙邑顶了上来!
根本就没给自己反应过来的机会。
每每想到此处,就恨的牙痒痒。
“有这么回事?”
林逸实在想不起来这种不值一提的小事。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郭召高兴地道,“如今能再次为王爷赶马车,实在小人的福分。”
林逸看到跟着他老娘出宫的四个宫女追着他老娘的马车后面跑的大汗淋漓,便对郭召道,“让她们坐后面的马车吧。”
郭召赶忙应是。
跳下车,追了上去,把四个宫女直接安排到马车上,只要求她们把缰绳拉住就行。
紧走慢走,到达南门的时候,天已经黑下来,城墙上下,皆是火把,一片光亮。
跟在林逸身后骑着马,领着一对御林军的何谨下马后,走到林逸的马车前,拱手道,“王爷…..”
“不用多说了,本王知道怎么做。”
林逸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何谨笑着道,“如此老奴就多谢了。
只是不知王爷是否要先派一人出去通传一声?”
洪应道,“公公太小心了一些,不妨站在城墙上看上一眼。”
何谨正在不解之时,韩龙从城墙上下来,在他身前耳语了两声,他才点了点头。
韩龙大喊一声道,“开城门!”
终极农民工
几十人合力,打开了沉重的城门。
拒马河对面也是火光一片,当中是一辆马车,叶秋站在上面,搀扶着的是一个白衣女子。
何谨眯缝着眼睛看了又看,最后才对着韩龙道,“放吊桥吧。”
轰隆声中。
吊桥直接落地。
叶秋的马车直接驶过宽大的吊桥。
与此同时,洪应也架着马车缓缓对向通过。
ps:感谢可盐可甜小丸子、Woshi2b、火麟剑断浪、安静就好iy、小…贱、流矢穿心等大佬一而再,再而三的上盟!
感谢各位萌主们的抬举!
老帽即使真的跪了,也挺直腰杆!
即日起开始还债!
18岁小鲜肉,有债必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