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乞活西晉末 線上看-第七百七十二回 困獸洛陽相伴

乞活西晉末
小說推薦乞活西晉末乞活西晋末
华历五年,七月初一,酉时,晴,故都洛阳,昔日东宫。
昔日的晋都洛阳,五年前经过匈汉大军的一番洗劫,一直不曾有过修缮维护,从而破败不堪,直到月余之前,东晋借着华国灭匈的契机,由太子司马绍扬眉吐气,率军兵不血刃的将之“克复”,祭庙告祖自须一番洒扫,城内这才在军兵清理下稍有了丁点模样。而原本破损颇轻的东宫,则被司马绍名正言顺的选为行营之址,再经灯红绸绿的装点,更是颇具旧时威仪。
只可惜,人生不如意乃十之八九,司马绍克复洛阳的喜气没能维持几天,便传来了血旗军灭匈完毕的消息,得,别说更进一步北伐的宏图霸业,取巧到手的洛阳,反而成了不好丢弃又难以保全的一块烫手山芋。而短暂红火的东宫,自那时起便转入了阴晦紧张的氛围之中,今日此时,这一氛围更是达到了极致。
“什么?你一万大军,营盘稳固,军资充足,竟然仅仅抵抗了一刻钟,大军就告崩溃了?营盘就告失守了?”议事大堂,正座之上,一声强压音量的咆哮响起,“废物!一刻钟,一万头猪在那儿乱跑乱跳也能支撑这么久吧?混账!一刻钟,只怕也就是尔等从前营门跑到后营门的时间吧?混账,简直统统都是废物…(此处省略千字)”
太子果然圣明呀,俺说的一刻钟,大头还就是前营门逃到后营门的那一段时间呢!正殿堂下,跪的正是刚从孟津大营疾驰上百里逃回洛阳的晋军守将,心中赞叹司马绍的睿智,他口中却是死了老娘般的哀哭不止,眼光更是可怜兮兮的使劲偷瞟向自己在军中的远亲靠山。
待得上方咆哮稍歇,守将立马垂泪道:“末将有罪,任凭殿下责罚!只是,赴死领罪之前,末将必须提醒殿下,血旗狗贼们的雷火神炮端的是厉害,殿下日后务必小心再小心呀。对方仅仅一轮,末将尚未反应过来,便已门栅破碎,箭塔、床弩、投石机尽毁,军兵成片倒下,幸存者则是胆气俱丧,那声势,那杀伤,天罚怕也就是那样了…(此处省略千字)”
所幸,不知是刚才骂爽消了气,还是从守将的描述中理解了战场苦楚,正座之上并未传下砍头之类的绝望命令,而是变得平缓的声音:“好了,此过且先记下,你且退去休息,留待咨问。”
“殿下盛名!殿下宽仁!末将谢殿下不杀之恩!”守将发自肺腑的称颂连连,退走之际,不忘偷瞟一眼。却见居中正座上,那位王服冕冠的年轻贵胄除了面色依旧略红,神色已然平复,隐隐散出的雍容贵气与睿智淡定,更令守将心生敬仰之感。不消说,年轻贵胄正是东晋太子,兼洛阳晋军主帅司马绍,也是正史上未来的晋明帝。
《晋书·元帝明帝纪》有载:“明皇帝讳绍,字道畿,元皇帝长子也。幼而聪哲。元帝即尊号,立为皇太子。性至孝,有文武才略,钦贤爱客,雅好文辞。当时名臣,自王导、庚亮、温峤、桓彝、阮放等,咸见亲待。尝论圣人真假之意,导等不能屈。又习武艺,善抚将士。于时东朝济济,远近属心焉。及王敦之乱,六军败绩,帝欲帅将士决战,升车将出,中庶子温峤固谏,抽剑斩鞅,乃止。”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待得那名逃归守将退出,司马绍扫眼堂中十余人,皆算自身心腹,这才叹道:“早知华国火器犀利,可怎么也难想到,一万大军凭营而守,转眼便被其轻松摧毁,逃归者仅仅十之一二。战事愈显艰难,当如何迎敌,尤其是应对对方火器,还请诸位教我。”
众人顿时哑然,血旗军那般凶残,自家可是刚刚领教,若能轻易想出对付之法,别个匈奴也不会灭得那么快,王敦也不会带着数十万大军光在虎牢与官渡之间转圈圈了。叫在座诸公谈古论今指点江山个个在行,可具体到解决现实难题,还是对付火器这等大难题,真就有点黔驴技穷呀!
其实,东晋此前主动退出了刚从华国手中趁须巧取的河南三郡,除了见势不妙意欲示好求和,又何尝不是顾忌血旗炮舰的火器之厉?与其死守无法死守的河岸防线,倒不如收缩兵力抱团对敌呢!
一片沉默中,司马绍的大舅子,也是随军司马的庾亮率先出言,却未直接回答司马绍,而是换了话题问道:“为臣心有所忧,今日孟津渡头,那华王为何根本不见殿下所遣使者?还有,攻击华国者分明是王敦所部,为何那华王率大军主力涌入洛阳而非虎牢之东,全力攻打我等而非仇怨更大的王敦所部?太子殿下与那华王难道有仇吗?”
虽觉庾亮问得跑题,司马绍依旧沉吟了一下,继而认真答道:“孤与华王并无私仇,其人之所以施行此举,想来一则是因此地乃都城洛阳,其二,只怕就因孤为大晋太子。”
“殿下所言甚是,然臣下以为,尚有第三点,或是更为重要一点,也即在座诸公乃至洛阳的这支大军,皆忠于太子殿下,也真正忠于陛下。”面色难看,庾亮语气沉重道,“是以,相比虎牢之东的王敦所部,那华王更愿消灭我等。”
堂中诸人顿时陷入沉思,司马绍更是眉头一挑。庾亮却也不卖关子,进一步点醒道:“不论考虑军兵疲劳,还是考虑近期消化能力,亦或考虑到对曹魏西征大军的物资援助,华国今番南下,胃口其实正如华王之前对我方使者所提要求,也即血旗军止步长江。换而言之,我大晋足可暂保江南半壁,既如此,华王是替我大晋削弱权臣好呢,还是导致主弱臣强好呢?”
话到这里,殿中诸人若再不明白庾亮的意思,那就别混官场了。他们自然知晓东晋如今的政坛格局为三方微妙平衡,琅琊王氏一家独大,力压故吴士族甚至司马皇室。也正是为此,之前司马睿与司马绍父子俩可谓费尽心机,可劲运筹,才将司马绍与其一干心腹精英塞到了这支大军,前来分享收复洛阳故都的大功劳。
只是,谁能想到匈奴那么不济事,时局会变得那么快,而今华国携大胜之势挥师南下,更将这场中原大战的矛头首先指向了洛阳?现在别说克复故都的大功了,若叫血旗军可劲削弱了忠于司马皇室的力量,令琅琊王氏反而做大,即便东晋能保不倒,甚或保住中原,只怕接下来的也是难以控制的内乱不休。
“好毒的华王!好狠的心机!”司马绍目光喷火,却也不乏惊惧,然而,作为东晋正史中堪称最贤明的君王,也是挫败王敦叛乱的君王,他可绝非庸人,旋即,他便收了无谓的怒色,而是询问庾亮道,“元规,你此时说及这些,可是对此战另有想法?”
“殿下英明,臣下之意,便是我等理当弃守洛阳,设法保全麾下大军!”语态恳切,庾亮终是给出了正题,“洛阳虽为旧都,失之虽会坏了殿下声名,但相比我大晋的基业稳固,相比殿下他日一展宏图,时下几为白地的洛阳,甚至连鸡肋都还不如。”
绕了一大圈,说白了就是跑路!殿中众人顿时目光放亮,孟津渡大营的瞬间溃败,其实早令众人心惊不已,可碍于面子与法纪,大家都不好开口而已,如今庾亮整出了一个不上台面却绝对中肯的理由,甭管华王是否真有那般算计,大伙儿却是有了遮羞布不是?就连司马绍,一时也陷入思忖,并未出言驳斥。
然而,正当众人作势消化完庾亮所谏,有人意欲起身附和之际,殿外蓦然传来一阵喧哗,侍卫随即来报,却有红旗信使送来急报。稍倾,一名盔歪甲斜,背插三面小红旗的军士,便被带上殿来。
在司马绍等人的惊疑不定中,红旗信使跪地急道:“启禀殿下,卑下来自伊缺大营,奉戴将军之命前来报信。中午时分,有探哨发现,伊缺之南三十里出现了大量不明军兵,漫山遍野,初估不下五万,看其装备颇似血旗军,彼时正行往伊缺大营,此时或已开战攻营。怎奈营中仅两万军兵,且万五皆为临时征兆的辎重兵壮,战力不堪,我家将军唯恐难挡敌军,故求大军速速驰援,速速驰援啊!”
寂!殿内一时死寂!众人再不晓军事,也知洛阳周边的山川之险。原本在晋军此番入主洛阳之际,华国虽有虎牢之险与水路之便,晋军至少占有伊缺,西方的函谷关也在准盟友曹魏手中,处境不算凶险,可曹魏转眼换了阵营,而伊缺竟也岌岌可危,这一不小心,司马绍与麾下二十万大军,竟然有了被困绝境之忧!
海贼王之企鹅号 小呆空空
天可怜见,殿中诸君是来洛阳镀金分享邀天之功的,可非前来被困送命的,这一刺激不要太大。蓦地,一名面色苍白的官员霍然站起,手指那名信使咆哮道:“哼,血旗大军,五万之数,从天上飞过来吗?尔究竟何方细作,竟敢来此谎报军情,乱我军心?”
“血旗军不用飞,他们只需绕行关中,就可横穿武关杀至伊缺了。”冷冷打断那名官员,庾亮咬牙切齿道,“好毒的华王!好狠的心机!只不想曹魏竟然如此放心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