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a10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九星之主 育-218 反向操作推薦-g7hqa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
7月29日,关外八强赛正式打响。
民國之小兵傳奇 鐵騎繞龍城
既然选中了星野场地,荣陶陶和高凌薇,也回到了奉天城奥林匹克体育中心。
足以容纳6、7万人的大型体育场中,可谓是满坑满谷,在这崇尚魂武的世界里,对于观众们而言,再没有什么比两年一届的大学生联赛更有看头了。
此时此刻,待在更衣室中的荣陶陶,仿佛感觉自己回到了那个海洋场地-老旧和平区体育场。
为什么?
因为在这设施完善的体育场中,身处更衣室里的他,竟然能隐隐听到场地内观众们吵闹的声音。
八强赛…到底还是不一样。
这应该算是关外排位赛进入终极阶段的标志,吸引来了大批的观众,不仅现场如此,电视前、电脑前的观众们更多。
毕竟…无论输赢,此时参战的人,可都是未来代表关外,出征全国大赛的选手。
严格意义上来讲,现在还留在比赛场上的,就统统都算是自家孩子了。
荣陶陶坐在长凳上,背靠着更衣柜,唰唰的翻看着手机,也看到了好多好多人的留言。
恭喜的、安慰的、幸灾乐祸的、出谋划策的……
“碰到本校的学长了呀~淘淘,这对手不错,起码都是校友,不会下死手。”
“对呗,输了也没事,打出风采就可以了~我们荣耀团已经很满足啦~!”
“输给同校学长也不丢人,毕竟学长辣么强……”
“嘿嘿,要输了吧~运气没了吧?碰不到第三轮那种怂货了吧?嘿嘿,要我说,你干脆认输得了,省的遭受皮肉之苦。”
荣陶陶面色古怪,荣耀团?
这是我的粉丝团名称么?这名也太大了一些,我这小身板能扛得住这种级别的粉丝团名字么?
荣陶陶看着那些幸灾乐祸的评论,忍了又忍,还是手指噼里啪啦的一顿点击屏幕,编辑围脖,走你~
“养人
刚刚来自稻谷C8500
愛情之殤
我这人没啥出息,只会窝里横。”
“淘淘。”
“嗯?”荣陶陶抬起头,看到了身侧坐着的杨春熙。
杨春熙颇为无奈的开口道:“没必要做一时的意气之争,或者,你在比赛后发表这样的言论也可以。”
“啊,哈哈。”荣陶陶挠了挠头,道,“没事没事,输了的话我就不上围脖了,只要我假装看不见,他们就打不了我的脸~”
杨春熙:“……”
夏方然:“小心点吧,这哥俩武艺很不错的。”
荣陶陶却是笑了,道:“夏教,你要说他们靠等级、靠身体来碾压我,那我也就认了,但是武艺?”
你跟我聊武艺?
这一届,有一个算一个,纯粹靠技艺,我怕谁?
我这一杆五星方天画戟压上去,谁见了不得发懵!?
记得那一流选手唐洋么?
總裁,求妳饒了我! 端木吟吟
但凡他身上没穿水犀甲,我已经把他捅成蜂窝煤了!
小人物,大英雄 莱昂纳·弗莱彻
你还真以为我在那苦苦支撑,跟唐洋五五开呐?
好好想想!单单是在打斗过程中,我捅了他几次心脏了?
看着荣陶陶那上下打量自己的模样,夏方然愣了一下,道:“你是不是皮痒了?我又挺长时间没揍你了吧?”
“哼,就知道欺负小孩,你真是好厉害呢~”荣陶陶一边说着,一边往杨春熙的身边靠了靠。
看着荣陶陶那怂怂的小模样,杨春熙忍不住嗔怪的瞪了他一眼。
我不要当库洛洛啦!
她伸出手掌,理了理他那一脑袋天然卷儿,道:“走吧,上场吧。”
“走!”荣陶陶急急忙忙的站起身来,故意绕了远路,躲开了夏方然坐的地方,拽着还在压腿的高凌薇,急忙走出了更衣室。
“马上就要比赛了,夏教不会打你的。”高凌薇有些忍俊不禁。
荣陶陶撇了撇嘴:“就那浑人,干出什么事儿来都有可能。”
高凌薇也是笑道:“那你还招惹他。”
“咽不下这口气!”荣陶陶跺了跺脚,道,“虽然外界对我的武艺评价很高,但我还是觉得,他们对我的能力的认知还不够深刻。”
高凌薇抿了抿嘴,道:“这是很现实的事情。
一个水犀甲,就足够抹杀你所有的武艺了,哪怕是你再怎么占据上风,但却伤害不到对手。
只要不见血,对于观众们的感官而言,终归还是差了一丝。”
荣陶陶嘿嘿一笑,道:“袁家兄弟可是一身霜雪骨骼,一身的骨架子虽然捅不穿、砸不碎,但是肉身还是可以的。”
“嗯。”高凌薇点了点头,道,“终于回到了最习惯的战斗方式,好好打吧。”
相比于打海洋魂武者那种“法师”,荣陶陶当然还是喜欢打雪境魂武者这种“战士”。
总的来说,魂武者大都是攻强守弱的。所以胸膛处的魂珠、魂技才如此的珍贵。
如果你有防御外壳,那我荣陶陶必须低头承认,我就是个菜鸡!
我一身的武艺算是被你一个魂技给废了。
但如果你没有防御外壳的话……
那我™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小温侯”!
只需要一个机会,胜负即分。
荣陶陶并不贪心,他也只需要一个机会。
……
“哦?上场了!松江魂武内战!袁天日、袁天成兄弟俩,对阵荣陶陶、高凌薇小组!”李刚开口大声播报着,“不出意外的话,双方应该都很熟悉。小样,对于这场比赛,你觉得谁会胜出?”
杨小样显然是做了一番功课的,她低头看着桌上在资料纸,道:“我赛前收集了一些资料,根据松江魂武官方给出的消息。
在四次选拔赛中,袁家兄弟是在校内第一次选拔赛的时候,脱颖而出的,这样的含金量是毋庸置疑的。
而荣陶陶与高凌薇小组搭上了末班车,是最后一批选拔赛中杀出来的,嗯…含金量应该也非常十足,毕竟我们都清楚,最后一批选拔赛,面对的必然是最疯狂的一批学员。”
李刚却是开口叹息道:“但是…毕竟前三批选出了三支小队,荣陶陶和高凌薇不用去碰那三队啊。”
杨小样:“总之各有优势吧,还是让我们把目光锁定在本场比赛中。哦?双方赛前还有一些交流?”
此时,已经站在场上的荣陶陶,看到西侧半场的袁家兄弟,竟然迈步走了过来。
荣陶陶想了又想,还是没有站在原地摆谱,而是迈步走上前去。
双方四人,在中圈位置相遇,兄长袁天日伸出了右手,脸上也带着一丝笑容。
荣陶陶微微挑眉,伸出手掌,与对方那宽厚的大手紧紧相握。
“为了松江魂武,为了我们的母校。”袁天日开口说道。
对于袁家兄弟突如其来的话语,荣陶陶愣了一下,随即点头道:“为了松江魂武。”
袁家兄弟笑着点头,竟然异口同声的说道:“同是雪境魂武者,场上必定是刀枪无眼,各安天命,学弟学妹,珍重。”
后方,高凌薇却是开口道:“我能赢漆家兄弟,能赢白家兄弟,也能赢你们。”
而且最关键的是,在校内选拔赛的时候,高凌薇可没有铁雪铠甲,也没有雪狱角斗场。
兄长袁天日也是个嘴上不服输的主儿,颇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竟然主动邀战道:“很期待见识见识学妹的雪狱角斗场,我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了。”
高凌薇笑着点了点头:“好。”
袁家兄弟友好点头,这才转身离去。
荣陶陶与高凌薇同样转身离去,他笑着说道:“有点意思。”
高凌薇轻声道:“他们的意思也很明显,我们有着相同的目标,无论输赢,都不要怪罪对方。”
“咋可能嘛。”荣陶陶撇了撇嘴,心里补上了一句:我又不是那嚣张跋扈的二代叶南溪……
原來的時光
“双方学员是否准备完毕?”荣陶陶这边刚站好,裁判便转头询问道。
荣陶陶的动作,也已经成为了他开赛的招牌动作,只见他咧着嘴,露出了一口小白牙,对着裁判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咔嚓!咔嚓!咔嚓……”
荣陶陶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一个动作过后,他竟然听到了大量的相机快门声,四面八方的观众席上,闪光灯唰唰的,吓了荣陶陶一跳!
争霸古时
八强赛…真的如此与众不同么?
随着袁天日高高举手,裁判的小旗迅速落下:“嘟嘟~!”
比赛开始!
一时间,观众席上传来了一阵阵吼声:“杀呀!”
“这回可是没有怂蛋了!打起来!雪境魂武者,让其他学员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武者!!!”
“嗨呀~失望呀,荣陶陶怂了呀~”
“切!这不是怂包是什么?明显是欺软怕硬啊?揍海洋我重拳出击,遇雪境我唯唯诺诺?”
的确,此时的赛场上,一向先发制人的荣陶陶和高凌薇,这一次却是并没有前冲。
他们丢弃了一贯的“优良传统”,双人组稳稳站在东侧半场。
荣陶陶手中拎起了一杆方天画戟,一脸警惕的看着对手。
如果,我們失去了太陽 墨竹聽風
高凌薇立于荣陶陶的身后,一杆长戟,也架在了荣陶陶的肩膀之上。
场边的替补席上,夏方然看到这熟悉的“带刺铁桶”阵型,不由得连连点头。
这样的选择很明智,对方又没有全身铠甲类魂技,如果荣陶陶能凭借强大的方天画戟技艺,在防御的过程中,偷上一手,那场面就会好很多了。
想到这里,夏方然突然站起身来,背着手,像遛弯老大爷似的,站在边线外,看着一旁的边线裁判,问道:“诶,我之前没怎么执教过,我问一下,我能不能指导场上比赛的学员?”
边线裁判目不转睛的看着赛场,道:“可以,但你不能进入场地范围,而且也不允许用任何形式的魂技干扰比赛,一旦发现,会判定学员本场比赛结果为负。”
夏方然嘿嘿一笑,道:“你这规则有漏洞啊?场上都是我们松江魂武的学生,名义上,我是比赛双方的领队教师。
那我要是帮着袁家兄弟用精神攻击荣陶陶,那不就是反向助攻,把袁家兄弟送出局了么?”
裁判:“……”
夏方然仿佛找到了怒送徒弟晋级的方式,转头看向了杨春熙,道:“操作一把?”
我真是大贏家
杨春熙:???
好歹你要是个威名赫赫的大魂校!你还能要点脸吗???
为什么,我为什么会和这种人并称松魂四季……

三更,12.1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