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魔君你又失憶了 齙牙兔子-第兩百零三章 城主巡遊三熱推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女人的声音破空而来,带着前所未有的绝望与痛苦。声音中的愤怒却又显得那么的无可奈何。
闻之,让人不免跟着悲怆,跟着愤怒。甚至生出了些许同情与怜悯。
而这声音的主人,却又神秘的隐藏不见。
大家纷纷猜测,这个女人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敢露面,或者说是害怕遭到报复。
而且这个女人说毁她贞洁…谁毁的?怎么毁的?这里面似乎有很大的可挖掘性的故事,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但是,不管怎样猜测,这话的矛头都直指新任的城主,墨君羽。
时间仿佛停止,空气却是安静。
墨君羽对那声音仿佛充耳不闻,不回答,不质问,亦不表态。
但他不出声,自有人替他出声。
骑于马背上的墨林眸光冷厉如利刃,快迅的往四方扫射一番,但是那人却狡猾如狐狸,竟是连他都没有发觉到。
“南宫静雅,魔族之女,在这里装神弄鬼,很好玩吗?上次让你逃了,不好好躲着,现在偏偏又来自投罗网。”
墨林的话道出了那女人的身份,也给那些胡乱猜测的人提了个醒。
她是魔族人之女,说的话,自然不能信。
还有一个意思是想彻底激怒那南宫静雅。人在极致的愤怒中,难免会失去理智,露出破绽。
不得不说,这一招确实有用。
南宫静雅听到魔族之女几个字,心中的郁气,怨恨,愤怒统统跑了出来。
她本是个城主千金,矜贵无人能比。却无端端的跑出来个人,杀死了他父亲,还指出他父亲是魔族人。
不,要不是墨君羽造反,她父亲的身份也不会被人发现。那她还就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
所有的一切都是墨君羽造成的,她那么爱他,甚至连他害死了她的父亲,她都没有怨恨他,还是一心想要嫁给他。
可他却伤害她,对她不屑一顾,毁她清白,使她受尽耻辱。
她好恨,好怨,好愤。
无路可走 无路可走
不甘,不平,不公。
“哈哈哈,可笑至极!你说我是魔族之女,有什么证据,说我父亲是魔族人,有什么凭证。”南宫静雅笑的癫狂,狂中带怒,怒中带悲,悲中带凉。
墨林沉默。
这他还真没证据。
当时,说南宫翎是魔族人的是那位神秘的彦辰大人。
他气场太过强大,以至于所有人都没有怀疑过他说的话。反过来说,就是他那样的人说的话不容置疑,像圣旨一样,神圣不可侵犯。
而且南宫翎一剑就被他给杀死了,死的太快,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哪还有什么时间留意他是不是魔族人。
墨林的沉默使南宫静雅以为胜券在握,“怎么,没有证据对吗?哈哈,你们当然没有证据,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是你们的阴谋,为你们谋权夺位找的借口。你们就是乱臣贼子。”
“南宫静雅,你父亲是魔族人,想必你身上也流着魔族血脉,是不是魔族人出来一验不就知道了。”他虽然瞧不出南宫静雅是不是魔族人,但是像莫空大师那样的高人想必还是能够看出来的。
可是…
“林护卫,南宫静雅身上可没有魔族血脉。”凰久儿含笑提醒他。
南宫静雅身体里若真有魔族血脉,小娃不可能不知道。所以,她只可能人族人。
虽然,现在出声有点拆台的可疑,但事实就是事实。她不希望等下闹个乌龙,更加下不了台。
凰久儿的声音不大,但莫名的就是有种威慑力。
该听到的人听到了,不该听到的人也听到了。
墨君羽凝视着她,没有说话。
凰久儿挑眉回看他。
墨君羽将头扭开不去看她。
凰久儿:…这是什么意思?
“哈哈哈!听见了吧,你们的人自己招了……”南宫静雅疯狂得意的大笑,但是话没说全……
凰久儿眉心微皱,手轻轻一扬,一缕劲风直逼她而去,聒噪,藏在暗处的小丑,让人生厌。
她其实早就发现南宫静雅的藏身之处,只不过一直按兵不动。
这个人还真是有点小聪明,安排了几个影子,打一枪换个地方。看来她还有同伙啊。
只是,墨君羽这个家伙似乎也早有准备。看他整日无所事事的样子,没想到暗地里居然什么都安排好了。
看来,也就她自己一个人挺闲的,明明最不该闲着的就是她。
藏在某阁楼上的南宫静雅被凰久儿击中,心中大惊,快速转身,往门口奔去。
不料,被清风带人堵住。
“南宫小姐,藏的可真够隐蔽的。”
前路被堵,只能后退。南宫静雅一步一步又退至刚刚所呆的位置。
旁边就是一扇窗户,窗台下边就是墨君羽巡游的大街。
她刚才就是藏在这里,看着那豪华的马车由远及近,离她越来越近。
她的心也随之越来越激动,带着丝渴望的跃跃欲试,渴望见到他,又怨恨见到他。
呵,到了现在自己居然对他还抱有希望,真是没出息的很啦。
但也只是一瞬,仇恨就战胜那仅存的渴望。
她朝楼下望去,那马车早已停止前进。离她很近,近在咫尺。阴沉的眼里凶光一闪而过。
她快步的越过窗台,以迅雷不了人埯耳之势,挥剑朝马车内的人袭去。
清风在心里咒骂一声,“卧槽,没天理。这么好在主子面前秀肌肉的机会,又落到墨林头上了。”
他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快速奔至窗边。然而接来的一幕让他心理平衡了。
那南宫静雅刚跳下去,姿势都还没摆好,就被凰久儿定在空中,再往下一拉,直直的跌落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那姿势别提有多难看了。
凰久儿邀功似的朝墨君羽眨眨眼,明亮又清澈的双眼仿佛在说:看我厉害不,有我在,没有哪个女人能近你的身。
墨君羽面无表情的别开脸,但是,转过脸后,嘴角缓缓的扬起一丝愉快的弧度,一瞬又恢复成面无表情。
速度太快,凰久儿没有捕捉到,以至于她还在苦恼,墨君羽还在生气。
要不要这么小气,也就让他露了下脸,何至于这么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