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7pxi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人間苦討論-第1153章 龍少的名譽-fbba9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蔡根小小的替龙少操了一下心,神色一怔,人家已经做出了选择,也相当配合,自己还有啥犹豫的?
“哎,真怕你们挑花了眼,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不是难为我吗?
算了,上天有好生之德,你我之间刨除所有其他人的瓜葛,本来也就是强买强卖的过节,还真不算什么死仇。
大不了你杀人抢刀,或者被我护刀诛杀,那样就都痛快了,也不用这么复杂。
过去的事情咱们不提了,就说眼前。
何奈子,你让我把村民们救回来,安置好,不要阻拦。
我办完这件事以后,与你明火执仗的斗上一斗。
我灵你死,接下来的事情跟你无关。
你灵我也不死,你不是想要天罚吗?
我让天罚劈个够,劈到你满意为止。
从此这里的事情,随便你搞,我不掺和了。
咋样?给句痛快话,别墨迹了,一会天都亮了。
初三我还一堆事呢。”
恩,这条路还算是比较顺何奈子的心意。
完全控制着保你安然无恙大阵,受着祖灵的庇佑,何奈子与刚才在山坡的实力不可同日而语,虽然也没过去一天,反正是有着天差地别的变化。
对于战胜蔡根他们一伙,何奈子无比自信。
至于村民们,也不能当人质,那是死是活没有一点意义,根本不在何奈子的考虑范围。
心里面就想同意,只是还有点不放心,何奈子犹豫了。
看到那边没有给个明确的答复,蔡根决定加刚了。
“对了,你不是惦记大山吗?
你不是想要山神吗?
只要你赢了,我让小二跟你回家,你说咋地就咋地。”
听到蔡根这么轻易的就做出了承诺,胡小草不干了,那是自己的二小哥,还没有拜堂成亲呢,咋就给出去了?
再说了,也没有征求二小哥的意见啊,太草率了吧?
可是感受着小二手上的力道,明显是让自己不要多嘴,胡小草千言万语堵在了嘴边,没有敢张口。
何奈子听到大山,眼前一亮,不可置信的求证。
“山神能听你的话吗?
山神是你家的啊?”
一样的质疑,一样的态度,与刚才质疑蔡根对天罚的控制力度一模一样。
所以,小二也只能像是天罚一样表态了。
“何奈子,只要老板让我跟你走,我绝对没有二话,也绝对不会反抗,这是山神的承诺。”
咦?
何奈子心花怒放了,本来条件就挺优厚了,蔡根竟然还开始加码了,这明明是最好的一条路嘛,咋就不先说呢?
早这么说,自己还用得着纠结那么半天吗?
刚想开口同意,转念一想,拿嘴出溜画大饼的事情,自己以前没少干啊,这蔡根是不是能守信用呢?
“蔡根,你我第二次见面,记得第一次的时候,你连自己的名字都说的假名,让我怎么信你?”
晕,这何奈子咋这么烦人呢?
明明心里喜欢的不行,还这么能够沉得住气,看样她这个教主也不是扔鞋选的呢?
蔡根左右思量,该如何证明自己是个守信的人呢?
让一个人守信与考验人性是一个道理,没有任何稳妥的办法,咋说都不保准啊?
好像感觉到了蔡根的为难,龙少毅然的站了出来。
“何奈子,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蔡老板在这一片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从来都是诚信为本,一言九鼎。
小时候弹玻璃球都没骗过小朋友,我们这里人尽皆知,传成佳话。
各家各户都用蔡老板诚实守信的光荣事迹教育自家小孩,绝对的金字招牌,不信你可以打听打听,这一片没有不知道的。
我都敢拿…敢拿我龙少的名誉担保。”
一开始蔡根听龙少说的挺好,后来扯出弹玻璃球就有点下道了,最后龙少祭出了自己的名誉,蔡根差点没笑出来。
这波助攻可以啊,反正龙少也没有名誉,担保个球啊?
何奈子看着龙少坚定地眼神,不再犹豫,用力的点了点头。
“小龙龙,我相信你。
蔡根,赶紧救这些村民吧,我不阻拦。
然后,我们光明正大的战斗。”
其实,也不是说何奈子有多信任龙少,在这自己完全控制的大阵里,连天罚都能抗过去,还收拾不了蔡根几个人。
即使蔡根说假话,到时候抓住蔡根当人质,威胁天罚不是也一样?
就怕蔡根不过招,不接招,那就真的什么办法都没有了。
听到事情已经谈妥了,段晓红觉得不说点啥,对不起这样的机会,小声的朝着蔡根嘀咕。
“呀,菜帮子,你还有这样的光辉事迹呢?
输了多少玻璃球才建立起的好名声啊?
我小时候,咋没受过关于你的教育呢?”
蔡根同样小声的回怼段晓红。
“那是你家大人觉得没必要在你身上浪费教育资源。
行了,段土豆,别扯犊子了,赶紧把村民都搬过来,集中救治,省着一会打起来,受到牵连。”
蔡根话音未落,小孙的九个兄弟就都召唤出来了,连体力不支的贞水茵也开始动手了,所有人都明白,要珍惜蔡根忽悠这么半天得来的机会,此时再出什么岔头,蔡根会很闹心。
人上一百,形形色色,被众人小心翼翼的摆在了大阵的边缘,虽然姿势各不相同,都被一字排开躺在了地上。
一个两个没啥感觉,这么多人男女老幼一动不动的躺在那,还是很有视觉冲击力的,别人咋想不知道,反正蔡根开始走心了。
这要是全都交待在这,自己得做噩梦,成宿成宿的做噩梦。
“小天,赶紧的吧,别愣着了。”
啸天猫走在村民中,看看这个,摸摸那个,最后走到蔡根的身边,一抬头,露出了一个自信的表情。
“主人,确定了,他们都是被死气蒙蔽了胎光,我的判断没有错,都是一个毛病,再有个两三个小时,全都死定了。”
蔡根抬腿就是一脚,把啸天猫踢起来一米多高,重重的摔在了冰上。
“时间不多了,你还判断个毛线啊?
赶紧救人啊,又没外人,跟我装啥犊子?”
啸天猫是脸着的地,也不知道是故意卖惨,还是没留神,鼻血都摔出来了。
“主人,诊断我在行,救人我做不到啊,爱宠真的做不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