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第1105章 討價還價真買賣(上)相伴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夜深了,邺南城一间不大的宅院内,神策军将领斛律世达伸了个懒腰,今日的事情终于忙完了,晚上还看了一卷兵书,温故而知新,收获很大。
他的家眷,都不在邺城,而是在幽州城里。因为他不是斛律家的话事人,所以他的家眷在哪里,高伯逸并不是很看重。
就算他的老婆儿子都在邺城,斛律光一句话让他反叛,他也没办法抗拒,这就是家族的力量。
“阿郎……外面有人找你,要请进来么?”
下仆在书房门外问道,那声音略微有点大,惹得斛律世达一阵不快。一个人在外面张罗一个家,真是不容易。哪怕请个下仆,好多规矩又不懂,用起来不那么得心应手。
诡异女友的秘密 龙无须
而他实在是很想摆脱家族的束缚,不想家里派下人来服侍。
“是什么人,你问了么?”
斛律世达火气一阵阵的往外面冒,语气已然相当不好。
“没有,那人不肯说。就是个子高高的像个竹竿一样……”
这位下仆还没说完,斛律世达就推门而出,风风火火的朝着前厅的方向走去,根本懒得再去看他一眼。
当斛律世达来到前厅的时候,就见竹竿矗在大厅中央的位置,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你们怎么做事的,人来了也不知道倒茶?是不是要气死我才甘心?”
“斛律将军,不必客气,等会你跟我一起去见大都督即可,茶就不必喝了。”
竹竿淡然说道,脸上看不出喜怒。说实话,这厮很能打,斛律世达单独跟这个人在一起,还有点怵。
“好说好说,那在下这就去换个衣服?”
我的青葱需要逆袭
斛律世达现在还穿着居家的锦袍(睡衣),这打扮去见高伯逸,有点不妥吧?
“大都督说此事十万火急,斛律将军不必在意这些细节,大都督不会怪罪的。”
竹竿像是面瘫一样,脸上的表情居然没有任何变化。
斛律世达想想高伯逸平日里穿着也挺随意的,于是点点头道:“也好,我这就随你去吧。”
两人一路朝着楚王府走去,斛律世达总是感觉眼皮狂跳,心中很是不安。
他试探性的问道:“呃,大都督有没有说找在下所为何事?”
“没有。”
竹竿回了两个字,直接把对话堵死了。
斛律世达半天都没回过神来,他实在是搞不定,对方这样情商如此之低的人,是怎么在高伯逸身边形影不离的?此刻斛律世达都有些怀疑高伯逸这个人的喜好,是不是非常特别。
比如说,特别喜欢有人跟自己杠着来?
非常难受的走完这一路,其间遇到禁军巡夜,这些人见到竹竿,都是直接敬而远之,就像是看不到他们二人一样。这让斛律世达对高伯逸的权威,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很显然,这些人的领头之人,都是认识竹竿的,他们不敢过来盘问,则是高伯逸已经完全控制住城内巡防体系的证明。
取而代之?
斛律世达脑子里蹦出这四个字来。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高伯逸现在做的很多小动作,其实逃不过明眼人的目光,那些套路可以说是一环套一环,一点点的卡位。
来到楚王府,斛律世达发现里面居然灯火通明,像是要发生大事一样!
他不由得想起鸿门宴啊,专诸刺吴王啊这一类的典故,不过转念又想,高伯逸若是要对付自己,貌似不需要这么大阵仗吧?
就他斛律世达这样的“小虾米”,也配么?
心事重重的被竹竿带到书房里,斛律世达就看到高伯逸正拿着油灯,看桌案上的地图。
“别站着,过来坐,大家都是在一个锅里吃饭的,不用这么客气。”
高伯逸热情的对着斛律世达招招手。
大概是没事了吧?
斛律世达小心翼翼的坐到高伯逸对面,身体都是紧绷着的。
“周国今年可能会出兵洛阳,这事儿你知道么?”
高伯逸举着油灯,低头看着地图问道,看上去漫不经心,但斛律世达知道,这应该就是对方今夜召唤自己过来的原因,至少是主要原因。
“略有耳闻。不过属下只是带兵打仗,不是总览全局之人。大都督让属下打谁,属下就打谁,无论是周国还是陈国都是如此,别无二话。”
斛律世达不动声色的表了一回忠心。
“别紧张,你也算是神策军的老人了,浴血厮杀多次,我岂能信不过你。”
花 幽 山 月
高伯逸放下油灯,看着斛律世达继续说道:“我想问问你,如果你是周国皇帝,要怎么攻打洛阳呢?”
怎么攻打洛阳?
我他喵的怎么知道啊,那不是你的事情么?要不你让我坐一下大都督的位置?
寄生兽 电车㈥狼
此刻斛律世达被高伯逸呛得不行,这个问题不好回答,不回答又不行,简直是强人所难。
“那个……属下才智有限,实在是猜不透。”
斛律世达老老实实的说道,并未天花乱坠的胡侃。
“不知道啊……那可就难办了呢,我还打算派你去晋阳主持大局,你连这个都没有想好,我如何把重任交给你呀!”
高伯逸夸张的摇头叹息说道。
“这样吧,今夜你回去想想,明天,明天你想到办法了,再来跟我说吧,我考虑一下,要不要任命你为并省大都督。”
这……假的吧?
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太大,一不小心,把斛律世达砸晕了。
并省大都督,这是什么概念?说白了,这是可以在晋阳造反的位置,极为要害。斛律世达扪心自问,他无论是能力还是关系,都不够硬。
排在他前面的人选,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多到数不完。
用一句话说,就是自己何德何能?
晕晕乎乎的回到家,斛律世达用冷水洗了把脸,越想越是感觉有些不对劲。
高伯逸若是想安排自己当并省大都督,一句话就行,没必要心急火燎的晚上招自己去。
如果只是试探……对方有什么需要试探的呢?
斛律世达想了半天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会不会,是大都督想让叔父担任并省都督?”
斛律世达脑中忽然冒出一个非常合乎逻辑的答案。
叔父斛律光是斛律家的话事人,更是会打仗,而且很熟悉晋阳那边的情况。周国攻打平阳晋阳一路,叔父出马是最好的选择。
“难道,大都督只是想让我传个话?”
斛律世达对于自己成为了一个莫得感情的传话筒,感觉有些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