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txt-第一百二十一章 今天還是趕出了推薦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迷途的叙事诗
这人是有毒吧?绝对是有毒吧!
远坂凛的眼角再度抽了抽,额头上浮现出了一道黑线,她严重怀疑是不是这个家伙在尝试伪装成为人类的时候,虽然在其他方面扮演得惟妙惟肖,非常逼真,生动形象——
但唯独是在这个方面出现了bug,无法正确理解人类的情感和行为的映射关系?
他是不是对“交情很好”、“尊师重道”、“很尊敬他们”这些事情,有什么误解来着?不然的话,怎么解释他一本正经说出来的这些话语和实际有着这么巨大的出入呢?
而且看上去他还一点儿都不掩饰一下,前面才说了这样的话,后脚就转眼间将实际情况说了出来,似乎一点儿都没有觉得那有什么不对的样子。
努力收敛住乱糟糟的思绪,远坂凛的神色极其怪异,她看着夏冉,上上下下的端详打量着对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片刻之后,这个黑发双马尾少女才小心翼翼的,仿佛是在试探一般的问道:“既然是这样的话,那阿尔托莉雅姐姐为什么会和你关系这么好?”
“这有什么因果关系吗?”
夏冉十分淡定的反问道,顺手拿起了桌子前的茶杯,轻轻的喝了一口。
像是有心理阴影的样子,远坂凛看了看他拿起的杯子,又看了看自己身前的杯子,抿了抿嘴唇,下意识的伸手将自己的茶杯拨弄到一边,稍稍的拉开了一些距离。
然后她定了定神,才开口不满的说道:“别装傻啊,要是阿尔托莉雅姐姐是因为威胁才跟着你的话,怎么可能会和你关系这么好?我可不认为她会是这样的性格。”
虽然是在圣杯战争期间,不得已才选择暂住柳洞寺,但是终归也相处了一段时间,所以远坂凛自然对那位骑士之王有了一定的了解。
毕竟那是一个Saber,还可能是Saber之中最强的那个。
参与了十年前的四战,持续现界到现在……
因为Saber还是她多年的执念……
因为父亲意外去世,家里遗留的相关资料不足,远坂凛根本不知道英灵的强弱其实不在于职阶的差异,而在于出身和相性,所以就像是一般的魔术师那样,抱有某种不太靠谱的认知——
「Saber面板均衡,最为优秀,被公认为最强的职阶。」
爱你还是爱自己 微笑着流泪的鱼
至少她这些年来一直都是这么觉得的,在这之前,也一直都在以自己召唤出了Saber作为前提,而对圣杯战争进行过多次的预演与计划制定……虽然说都不太靠谱。
但是毕竟心心念念了这么久,就算是现在放弃了对圣杯战争的不切实际的想法,她还是不可避免的会下意识对阿尔托莉雅多加关注。
下意识的总是忍不住的幻想,如果圣杯战争一切正常,自己又能够正好召唤出这样的最强Saber的话,会是怎么样的一番景象?
——全面板的能力参数基本上都是清一色的EX……
——还有诸如A级的“千里眼”,EX级的“世界尽头的加护”等规格外的固有技能……
——宝具也是恐怖得要命,不是尽头之枪伦戈米尼亚德,就是星之圣剑誓约胜利之剑,还有作为剑鞘的阿瓦隆居然也是达到“魔法”之域的奇迹……
说实话,这个面板真的合理吗?也就是远坂凛没见过世面,才会觉得最强Saber就应该是这样的层次而已,实际上可能是几个冠位英灵的复合面板都很难拼凑出这么破格的结果。
不过比起这些,更加让远坂凛觉得在意的,却是这个骑士王本身。
性格认真,忠诚正直,个性好强且不服输……
永驻在十五岁的那一刻的少女,竟然是流芳百世的亚瑟王的真身。想想那个耀眼的时代,那段辉煌的传说,实在让人怀疑她那瘦削的肩膀是怎么支撑起世界的黑暗和命运的不公的。
远坂凛觉得自己光是想象,就非常的难以忍受了,可以料想自己的脑补,绝对不及对方真正承受的苦难艰辛的万一。
她很佩服这位少女王者,但是也因此更加坚信,以对方的性格,是不可能屈服于威逼利诱的,就算是实在不行,也最多就是虚与委蛇,寻找机会以反击,而不可能认命的逆来顺受。
所以仔细想想,远坂凛觉得魔术师说的话不太可信,理所当然的持怀疑态度。
“这其实是有很复杂的原因的……”夏冉随口说道,那模样似乎是故意要作高深莫测的样子。
“能够有什么,总不能够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吧?”黑发双马尾的少女撇了撇嘴,很是怀疑的说道,“还是你干脆趁着这段时间,生米煮成熟饭,她和你有了个孩子什么的?”
“……”
“……”
夏冉的身体顿时就是微微一僵,表情多少有些不太自然。
这个家伙到底是真的误打误撞,还是一直都不吝于从最糟糕的角度诋毁自己,所以恰好直中靶心?
他有些怀疑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少女,迟疑了一下,还是没有捕捉对方在空中散发的思绪,剖析其浅层思维和心理活动。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咦?你这反应……很可疑啊!”远坂凛却是敏锐的捕捉到了魔术师的不自然,她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就用一种看什么脏东西的眼神,鄙视的盯着对方。
“等、等等!不、不会吧,难道说你真的做了这么下作的事情?!”
“没有!还有不要用那么失礼的视线看着我。”魔术师果断的矢口否认,同时指出远坂凛看自己的眼神很失礼的这件事。
“我不信,你这样的举动明显就是心里有鬼!”少女却是一脸觉得自己已经看清了真相的表情,她摆出一个侦探动画里的经典姿势,伸手指着他,大声的喝道。
“你不信就不信……反正就是没有这样的事情。”魔术师思忖了一下,觉得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犯不着和这个问题儿童纠结。
总裁的隐婚前妻 漠七七
远坂凛鼓起脸颊,下意识的四下张望,正好听到玄关处传来的动静,抬头看去便看见金发碧眸的骑士少女,牵着一只银发小萝莉的手走了进来。
阿尔托莉雅脸上满是柔和之色,她低着头温言的安慰着伊莉雅,正在说些什么。
而伊莉雅则是显得魂不守舍,她的眼眶也是一片通红,似乎刚刚哭过一次,而且被阿尔托莉雅牵着走进来的时候,也是禁不住的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的模样。
似乎是在玄关尽头的门口那里,有什么让她魂牵梦萦的事物存在。
“阿尔托莉雅姐姐!”远坂凛果断的叫道。
……
……
让我们镜头转到玄关这里,并且稍微将时间往前回溯个两三分钟的样子。
“你不是……妈妈……?”放开手的伊莉雅,抬起小脑袋,红着眼眶,颤颤巍巍的这么说道,语气像是在询问,又像是已经确认,更加像是已然绝望了的样子。
其实她应该知道的,眼前的这个人怎么可能会是妈妈呢……
妈妈已经死了,就在十年前,就在这座城市里,和爸爸一起在那个冬天出来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去……
窗外是寒冷的风雪,狂风呼啸而过,熟悉的雪景反复循环着,往后十年的光阴里,幼小的伊莉雅一直都独自呆在严冬之城里,度过了自己最后的童年。
可是……眼前的这个人真的是太像了!太像太像了,哪怕明知道不可能,伊莉雅还是无法遏制内心深处迸发出来的火热情感,然后……希望破灭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更深沉的绝望。
“我叫夏洛特。”
面容如同人偶一般精致的女仆小姐,平淡的回答了大萝莉的问题。
她已经从刚刚的那股异样的情愫之中,摆脱了出来,虽然多多少少还是受到了一些影响,让她的内心变得柔和了许多,但是却不足以使得她在这种事情上说什么善意的谎言。
“但是……为什么会和妈妈一样……”伊莉雅红着眼眶,虽然接受了这冰冷的现实,可是内心深处仍有着一丝丝的希冀和疑惑。
“伊莉雅?”
伴随着轻盈的脚步声,又有一个金发披肩,有着翠绿色的漂亮眼眸,飒爽而又英气的女孩子从起居室的客厅里走了出来,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处的伊莉雅。
“是、是的……”大萝莉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回答道,“你……你认识我?你是这里的主人吗?”
她满怀希冀的打量着阿尔托莉雅,虽然并不认识对方,但是却能够感觉得到对方身上的那种超规格的庞大魔力,即使隐藏了起来,可是因为她自身的特殊性,还是能够隐约感觉得到——
那平静的背后是何等庞大的波涛,犹如撕裂大地连系天空的永恒风暴。
只要不再约束,肆意的释放出来,就能够轻松的吞没整个常世的怒涛。
不是正常的人类,但是也绝对不是英灵从者的等级可以相提并论的存在,至少就从魔术的角度来说,伊莉雅觉得这一位大概就是和「神灵」相同的存在了。
所以说……这个就是此地的主人?降临到这个世界,造就了冬木市圣杯战争异变的元凶?
“我不是,Master才是……”阿尔托莉雅已经来到她的身前,闻言却是摇了摇头。
“M、Master?”大萝莉完全呆住了,难道说这个宛若神灵一般的存在,竟然也只是从者一样的定位,在她背后还有一个主人?
“你和你的母亲……很像呢。”仔细打量着银发赤瞳的大萝莉,阿尔托莉雅忍不住的瞥了一眼边上的女仆长,然后发出了这样的感慨,一晃眼之间,不知不觉就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
但是当初的那段经历,她仍然是印象深刻,没有能够保护住那个像是天使一样纯洁善良的公主,是她最大的遗憾。
虽然说,当初的那种情况本来就不是她所能够干涉的了,被设计成圣杯之器的爱丽丝菲尔,就算是不被外力而杀害,也会因为圣杯战争的进度推进而死。
“你、你认识我的妈妈?”伊莉雅不敢置信的张了张口。
“认识,我当初参与了第四次圣杯战争,就是你的父母召唤了我……”阿尔托莉雅轻轻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神色之中带着一丝丝显而易见的哀色,“只是后来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我没有能够保护好爱丽她……”
伊莉雅完全愣住了,居然是这样的吗?
爸爸妈妈十年前召唤的从者?直到现在都还停留在这个世界?
这期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为什么又会再度出现在十年后的冬木市之中,这一次的圣杯战争变成这个样子,她在其中又扮演了怎么样的角色?
大萝莉有太多太多的不解与困惑,她内心之中充满了彷徨与忐忑,既觉得似乎有了希望,又下意识的保持怀疑与警惕,不敢轻易相信阿尔托莉雅的话。
谁知道对方说的是真是假?
况且就算是真的也好,可是在十年前的圣杯战争里,自己的父母都出了事,唯独他们召唤的从者却活了下来,谁又知道其中有没有什么隐情……
阿尔托莉雅叹了口气,她看出了伊莉雅的复杂心情,知道这个大萝莉到底在想些什么,毕竟她持有A级的千里眼,即使是稍许的未来视或者读心也是可以做到的。
对此她又是无奈又是心疼。
只是当初的情况太过复杂,一时间也解释不清楚,不过她的确没有背叛爱丽丝菲尔他们,而且现在也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帮爱丽好好的照顾一下伊莉雅。
她迟疑了一下,轻轻的伸手摸了摸大萝莉的脑袋,感受着那柔顺的银亮头发,轻声的说道:“你的来意我大概已经知道了,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会帮你的……”
伊莉雅身体一颤,她刚刚才下意识的想要挣开对方的手,就听到了这样的一句话,顿时觉得自己的心脏都漏跳了一拍!
大萝莉猛然抬头,死死的盯着比自己高不了多少的少女,声音都变得颤抖了起来,宛若是在哀求,又好像是在祈祷,如此做着确认——
“真的吗?真的可以吗?!”
“没问题的,虽然可能和你想象的有些出入……”骑士王轻轻点头,她思忖了一下,觉得就算是以自己的知识储备来说,都没有什么问题。
虽然不可能是完全的死者复活,而且卫宫切嗣和爱丽丝菲尔两人的情况都有些出入……
“拜托……拜托你……”伊莉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整个人都结结巴巴了起来,声音带着哭腔。
她的两只小手死死的抓住眼前的少女,不肯松手,生怕自己一松手就会从梦中醒来似的。
“别担心,先跟我进来吧,去看看Master怎么说……”阿尔托莉雅宽慰的对她露出温和的笑容,主动的牵着她的小手,就往客厅里走去。
伊莉雅亦步亦趋的紧紧跟着,接着又想到了什么,不断回头看向一言不发的女仆长。
一向神色平静到可以说是淡漠的夏洛特,也难得的对她温和的笑了笑,这让大萝莉多少感到心安。
我们的MC生活 冷语炽焰
“阿尔托莉雅姐姐!”
刚刚从玄关走进客厅,就听到了一声大喝。
骑士王正在闻言宽慰着伊莉雅,闻声下意识的抬起头来,就看到了在沙发上的远坂凛,正目光炯炯的盯着自己。
“什么?”
“我想问一下,关于你和这家伙的孩子的情况,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远坂凛稍微玩了个文字游戏,她没有问对方是不是和魔术师有了孩子,而是先假定这件事就是真的,直接向阿尔托莉雅询问具体的情况。
这样的突然袭击,往往才能够诈出真相!
“你……你怎么知道?”金发碧眸的骑士少女顿时就有些慌张起来,她又气又急的转眸看向自己的御主,“Master!是不是你透露出来的!”
承认了莫德雷德,并且和御主分别扮演父母亲的角色……
这件事情对她而言,依然是羞于启齿,不想让外人知道的!
“唉……”
魔术师叹了口气,不想说话的看向了客厅的其他方向。
“呵!果然是这样!”远坂凛冷笑着,觉得自己终于确认了事实真相,冷冷的吐字如剑:“人渣!”
“不是这么一回事……”夏冉有气无力的回答道。
“你还不肯承认?!”
“这不是承认不承认的问题,主要是有着很复杂的原因的……”
“阿尔……哼!会喜欢你的女孩子真是瞎了眼!”远坂凛本来想说阿尔托莉雅的,但是又觉得不能够这么直白,所以冷冷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喂,无凭无据你别胡说八道啊……”魔术师有些不忿,什么叫做会喜欢自己的女孩子真是瞎了眼。
“不是吗?像你这样的渣男,纯粹就是靠下作手段玩弄女孩子的感情……”黑发双马尾少女切换到鄙视模式,同时更加坚定了一定要阻止樱的想法。“你能够说出喜欢你的女孩子的超过十个优点吗?”
“虽然我说不出喜欢我的女孩子的超过十个的优点,但是我能够说出超过十个喜欢我的女孩子啊……”魔术师无力的看了她一眼,干脆破罐子破摔的回答道。
反正自己怎么说都好,她都肯定会往最糟糕的方向来对自己进行猜疑的。
“……”
“……”
远坂凛沉默了,这不是更渣了吗?
(PS:今天四点多又被叫出去铲土,说是沙石水泥遮盖住了附近练车场的黄线,让我去收拾好……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