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吳子雄-1043.下場相伴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小說推薦次元入侵現實地球次元入侵现实地球
1043、下场
玉皇大帝,高高在上,监管整个天庭,帝王也;
然成也如此,败也如此。
地位尊崇了,可同样不够专业。
熟知的都知道,百姓求心安也好,祈求意愿也罢,都必然有着强烈的目的,或是姻缘,或是高中等等等等;
这些祈求,都不可能前来寻找玉皇大帝解决问题,百姓都是聪明人,知道玉皇大帝管的是大事,就算求到对方身上,也绝难得到回应,与其如此,还不如将有限的功法朝着专业神仙上供;
这也造成了前来玉皇宫上香的,多以游客为主,来看看这个高高在上的玉皇大帝长的什么模样,哪怕是上香,也多半敷衍了事,这让昊天如何能爽的起来?
可不爽归不爽,却又不能如何,难道还能出面显圣,昭告天下不成?
倘若就只有他一人到来,昊天倒不是不能做,可这么多准圣前来,当真这样做的话,不仅会让其他准圣贻笑大方,自己也要面子扫地不可。
好在冷静下来之后,昊天也发现自己无需对此感叹,说到底,他也不是真需要什么香火供奉,更不需要和天庭其他仙神抢夺这些;
禁爱:霸道王爷情挑法医妃 谁家mm
他需要的,更多的还是将天庭的威仪传播下去,让这方世界的生灵知道有这么一个飞升之地,而后坐等收益即可。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而刘浩在襄阳城的布局,对他而言同样是一件大好不过的事情,紫薇大帝声明流传,他这个玉皇大帝不同样会被人间多有提及?如此,星君既有,天庭也必定是存在的了。
只不过,如何将这些想要飞升的仙人收入囊中,才是昊天真正需要去做的大事。
很快,昊天又郁闷了,事情看起来不难,实际上还真不容易,以他天人感应之下,耗费一些气力,寻找到想要飞升天庭的仙人不难,难的是如何将这些人引入洪荒天庭之中当差。
这里头,不仅仅是跨越了一方世界,还有着诸多准圣之间的协议,一旦他将许多仙人引入洪荒天庭,不就等于告诉整个洪荒,通道那一头有着无尽好处等着他们前去捞取吗?
想来想去,似乎只能逼着自己低调,先将这些人员标定起来,以待日后机缘合适之时再做计较了。
昊天的郁闷,刘浩等人不知道,就是知道了,也只会笑笑不做搭理;
他们都忙着呢,北明京城,方运缓步走入皇宫,迎着众多好奇的目光坦然而行,他一介青衣十分朴质,但凡看到的,都不会以为这是该出现在皇宫之中的人物,可这份怪异一出,似乎转眼就忘,而后便是直接将方运忽略,眼睁睁看着对方不急不缓的朝着内殿而去。
一席凉亭,两杯清茶,过不多时,就看到朱元璋出现附近;
这幅场景,却是让朱元璋惊到了,堂堂他这个皇帝办公小花园内,就这么任由一个外人悠然端坐,一帮宫女太监护卫尽皆有感,却对此听之任之;
也就是朱元璋,换一个皇帝,绝难冷静下来;
似乎察觉到朱元璋到来,凉亭之内,方运转过头颅,一抹笑容出现其上,这一抹笑容,让朱元璋感觉整个小花园似乎百花怒放,所有秋意的消杀在这一刻消失无踪,而后,他便看到那人朝着他招了招手,不由自主的,朱元璋便抬步而去,待到进入凉亭,他发现了自己的不妥,后背之上,冷汗一瞬间激涌而出,将衣衫浸湿通透。
似乎察觉朱元璋的异样,方运朝着他挥挥手,那浸染贴身的后背一瞬间被蒸腾干净,整个人仿佛更加舒爽起来。
“洪武大帝莫要担忧,吾乃百家方运是也!”
方运声音轻柔,如沐春风,也让朱元璋提起的心落下许多,冷静下来也发现眼前大能对自己无有加害之意。
“百家?”
“然也!百家之道,本是炎黄子孙特有文明;
昔春秋之时,百家思想勃发;
秦皇选取法家治国,后经由汉武独尊儒术,百家融入儒家;
然百家经义却从未消失,不过融入世家门阀而已;
唐太宗当政之时,儒家为截取更多权益,诓骗李世民,致使儒家独大;
后虽武则天打压门阀,然武周终归不过一代而已,不能持久,世家门阀再起,虽经由黄巢绞杀,可儒家却化作儒门;
宋一朝便是最大例证;
吾知你对儒家身怀戒备,然你却要知晓,儒门非儒家也!更非百家之道,作为皇帝,一家独大才是真正的忌讳!”
方运之所以前来寻找朱元璋喝茶,也是出于对朱元璋的信任,历史上,朱元璋绝对是整个炎黄有数的可靠皇帝之一,加上灵气复苏,朱元璋也不会如原来历史那般过个十几二十年之后就嗝屁,未来这家伙当政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日;
故而,与其一个人四处传播百家之道,还不如借助朱元璋来得好一些,如此,既可以借助朱元璋这个皇帝实力快速推广百家之道,又不会因为百家的快速勃发使得朱元璋对百家产生堤防心思。
今日方运到来,便是存了说服之旅,陈述利弊,由得对方自己做出选择。
作为一个皇帝,朱元璋同样想着他老朱家万代流传,皇朝永固;
对此,原本他还有些自信,可经由龙国给他看过的史料之后,朱元璋哪里还不明白这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
一个家族出现的人才,又怎么可能和一个族群出现的天才相媲美?
这种事不是想想就能做到的,哪怕他成仙得道,也不认为自己就能镇压万古,总会又风流人物出现,推动社会变革;
也是因此,方运方才言语之中的一个词汇让他感悟,那就是‘平衡’,一旦各方势力出现,维序一个平衡之时,各方就会自行内斗,皇帝的宝座反而要安全许多。
皇后朕错了 染瑾汐
熟读历史的朱元璋看清楚,开国皇帝权限最大,越往后,皇帝的权利越小,与之相反,臣权就会放大,一旦某一个权臣权利过大之时,王朝就危险了,或是被篡权或是引起王朝动荡,这很难避免;
与其如此,还不如实现就将臣权分散,百家似乎还真是一个绝好的选择。
方运说服朱元璋并没有想象之中那么难,而后,太学被方运接管也变得顺理成章起来。
每个人都在落子,场面最大的依旧是刘浩;
襄阳,这些时日里,有着众多的江湖人士聚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数量越来越大,到最后,朱元璋不得不将六扇门派遣到来,维护秩序,这也让江湖人士知晓了北明多了一个专门和武林打交道的组织,心中也多了一分忌讳,谁也不想在这样一个关口被拿来杀鸡儆猴。
这一日,城门口走进了两道身影,一个身穿尼姑僧袍,一个虽白衣翩翩,但看久了反而觉得十分素雅,这女子眉心之中一点红痣,无不说明对方身份使然;
来者,正是一路风尘到来的灭绝师太和周芷若是也。
二人到来,也没有事先和郭靖黄蓉打招呼,进城之后,二人沿着大街,随意寻了一个酒店落座,清茶淡水,反倒更显出尘;
可这酒店虽不大,却也因襄阳城涌入众多江湖人士,吵吵闹闹依旧不可避免;
“听说了吗?福州林家完了!”
“当真是青城派所为?”
“那还做的了假?听闻青城派余沧海亲自出的手,就为了一本什么剑法!”
“这就奇怪了,不就是一本剑法吗?青城派好歹也是有名的仙门,至于吗?又不是十几年前!”
“听说这本剑法叫做‘辟邪剑谱’,这带着一个‘邪’字,莫非能推演出‘诛邪’的道法不成?”
“你这一说,还真有可能!”
“如今这世道越发艰难了,功法的差距大到没边,那青城派也是没落了,没收到天资绝佳的弟子,功法推演也必定高不到哪去,这不得不病急乱投医了吧?”
“谁说不是?哎,想张真人那样的绝世天才能有几个?”
“大明皇帝都下旨召张真人入朝掌管钦天监了,足可见人家的厉害,还需要你说?”
一群人唉声叹气的,不时传来怒骂抱怨之声,但很快又被其他话题淹没下去;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飞速进入酒馆,还没进入大门,声音就已经传了进来;
“最新消息,华山派和青城派打起来了!”
角落里,一道修长的身影豁然而起,不是令狐冲又是哪个?
“快说,怎么回事?”
“那君子剑岳不群和余沧海打起来了,二人拼杀一场,谁也没落到好处!”
“都伤者了?”
令狐冲手中大碗紧紧抓起,耳朵竖得老高,唯恐少听了半字。
“那到没有,据说双方都很控制!”
“切……还以为有好处可捞呢,一个个没伤没病的,没劲!”
这个声音引得令狐冲眉头皱起,冷冷的看向对方,但身形却依旧没有动弹,似乎要将这个想着落井下石的家伙记在心里,以待日后再做计较,但心里头,却是松了口气,想着并没有因为自己的擅离职守而让自家师傅等人出现大碍。
“看来那‘辟邪剑谱’定然十分不简单了,岳不群这君子剑有些名副其实啊!”
“那少林寺还是出家人呢?人家不同样要花钱啊?”
这家伙倒是说了句实话,就是令狐冲也不好抓住对方不放。
“师傅,莫非这‘辟邪剑谱’当真不简单?”
另一个角落,周芷若抬头有些好奇的问起,灭绝师太眉头也微微皱起;
青城派和峨眉派距离真不远,说是近邻也不为过,可要说两个门派这如邻居一般相好,那也是不可能的;
表明上,大家都是名门正派,你好我好的,但私底下的暗斗绝不会少到哪去,就一个收取弟子资源的重复性就足以让两个门派发生许多龌龊了。
灵气复苏,天资聪颖的弟子,已然成为各大门派争相示好的对象,这就好比高校在争夺生源一般,各种好处拉拢人才,为的就是让这些天赋高潮的弟子们日后参悟功法的时候能够推演出更精深的修仙功法来。
也是因此,青城派和峨眉派这几年越发冲突,若非出于名门正派的面子,两个大派或许早就横刀相向了;
也是因为峨眉派的强势,迫使青城派不得不疯狂在外收拢功法,这不,一听说‘辟邪剑谱’之事,连余沧海这个掌门都亲自出手了。
这事,作为峨眉首席弟子的周芷若再清楚不过,他看不上青城派,但不代表会乐意让‘辟邪剑谱’落入竞争对手手中,故而才有此一问,但也知道自家师傅多半给不出答案来。
“此事日后再做计较,有华山派加入其中,余沧海也不见得能够得到‘辟邪剑谱’。”
灭绝师太也知道路途遥远,无法控制,眼前‘紫薇大帝’之事才是最关键的,好歹自己峨眉也贡献了倚天剑,当真对方是‘紫薇大帝’的话,多少也该给点好处吧?
二人的对话已然掩埋在嗡嗡的讨论声中,那令狐冲听到无碍,左思右想之后也落座下来,都已经到了襄阳,这家伙凑热闹的心思早就升起,这个时间段还真不想离去。
门口,又来了一群人,一个个身穿锦衣华服,腰缠绣春刀,他们一出现,大堂内嗡嗡的讨论声立马降低了几十个分贝,这些人都清楚,来者乃大明锦衣卫门下六扇门官府中人,天然上就有些禁忌。
“见过师太!郭城主得知师太师徒驾临,特遣吾等前来迎接!”
“哦?”
灭绝师太有些不喜,作为江湖中人,天然上不喜欢和官府打交道,可一想到郭靖黄蓉此时的身份,又不得不收起心思,微微点头,跟着这群六扇门离去。
等他们离开,大堂内哗然之声大起,一个个捶胸顿足的,恨自己为何没有早发现大鱼就在身旁,哪怕是捞不到好处,打声招呼,留个印象也好。
也别以为这些江湖杂鱼们攀高枝的心思就是错误,灵气复苏之前,名门大派本就是旗帜,但想要加入的还要少一些,可如今,哪个不知道这些大派的修仙功法远超江湖上那些流传?一个个早恨不得加入其中,每一个可能的机会都必须抓住才行。
角落里,令狐冲也多看了一眼离去方向,眼神恍惚,不知在想些什么,他哪里发现,在这个小酒馆之内,似乎还有一人对他产生了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