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我師傅是林正英-第八百零二章 無解絕境閲讀

我師傅是林正英
小說推薦我師傅是林正英我师傅是林正英
战斗空前激烈。
三百多人,本士气高昂。
这个时候,却只剩下了五十来人。
而且其中一半重伤,另外一边,也在勉强支撑。
被完全屠杀,只是这几分钟的事情罢了。
南辰、上官榕惠、小玉、嘉乐、文才等,没有一人不带伤的。
小玉虽强,但也架不住对手的人海战术。
而且,对方有很多地阶强者。
面对这样的攻势,众人已然无力。
九叔,被一掌拍翻十多米,生死未知。
花木子也露出兴奋的笑意,没有往九叔而去。
而是望向文才,以及他手中的九菊法杖。
文才,则在不断低吼:
“快啊,快啊,九菊之力,你快出现啊!”
奈何他根本无法主动使用九菊之力,只能干着急……
另外一边。
四目道长,被九菊一派的樱花长老一大刀劈伤。
胸口的那股气,也在这个时候泄掉。
没了这股气,四目道长就没了战斗力。
被人家一个天阶余威,直接震得口吐鲜血,难以起身。
加上请神术副作用,四目道长失去战斗力。
九指神尼,一人更是独木难支。
纵使服用了秘制丹药,提升自身玄气,也无法招架两个使用了魔化术的天阶强者。
也被一道剑气震翻,当场昏迷。
但这二人,竟然没下杀手,而是用符咒,定住了二人。
他们之所以如此,是要炼制天阶尸傀。
只有活人,才能炼制出这样强大的傀儡。
因此,九指神尼和四目道长,都暂时的保住了一条性命。
剩余的道盟五十多人,见到这场面。
全都露出艰难之色,每个人都对眼前的妖道,恨之入骨。
同时,也在期待他们心中的援军。
“道盟援军,还没到吗?”
“贫道,真就要殉道于此?”
“既然是死,贫道与你们拼了,火解符……”
“……”
突然,一名施展火解符的同道,浑身火气。
直接冲入了人群之中,与一群扶桑阴阳师,同归于尽。
而奄奄一息的永明道长,此时终于说出了真相:
“我、我们,没有、没有援军……”
“师傅,你说什么?我们没有援军?”
武义捂着永明道长的断臂,惊讶的开口。
其余人也纷纷露出惊愕之色。
永明道长点头:
“是的,这一战,不打也得打,打也得打!
为了提升士气和信念。
贫道,骗了诸位……”
很多人看着永明道长奄奄一息的模样,心里难言滋味。
那一抹希望,也在这一刻破灭了。
攻入龙王城内的水鹤师太,也没有回援。
这一战,终将要,败了吗?
要死在这里了吗?
每个人,都这么想。
每个人,都在这一瞬间,露出绝望。
南辰一剑劈死一名扶桑阴阳师,单手扶着上官榕惠:
“该死的,挡不住了……”
上官榕惠见南辰扶着她,却突然笑了:
“南辰,我们,终将还是回不去了……”
这是一抹苦笑,绝望的笑。
而一边血战的小玉,却突然开口道:
“南辰,我护卫你杀出重围。”
说罢!利爪挥出,寒流阵阵。
小玉,也到了极限,已是强弩之末。
南辰看着上官榕惠的模样,小玉不断决战的模样。
以及文才的焦急,嘉乐的死战等等。
他,必须做出决定。
做出一个,他不想,却又不得不做出的决定。
继续吸食妖力,让自身,继续妖化。
唯有如此,方能改变。
想到这里,南辰的目光变得坚定。
他对着身边的上官榕惠,以及血战的小玉摇头道:
“不小玉,我不会独自离开。
榕惠,我们也绝对能够回去。
今日,我们都不会死在此地。”
话音刚落,南辰望向手中的十狐剑。
一咬舌尖,一股粘稠的暖流,充斥整个口腔。
他没有任何犹豫,对着十狐剑一喷。
“噗呲!”
一口鲜血,全都喷洒在了十狐剑之上。
十狐剑这一刻,突然变得明亮起来,散发出了淡淡红光。
十颗狐印,开始吸食南辰的鲜血,变得鲜活妖异起来。
十狐剑内,沉睡的十凶狐和剑灵前辈,忽然之间被唤醒。
“南辰,你又在大战吗?”
“南辰,你们好似要败了!”
“快吸取我们的力量吧!”
“我们可以,让你变得强大……”
“……”
十凶狐瞬间激动起来。
它们作为凶狐,非常希望南辰使用它们的力量。
如此,南辰的妖化速度会加快。
自身实力,也会提速。
只要南辰早日达到天阶修为,它们才可能早日,离开那十狐剑内,重获自由。
更为重要的是,妖源能影响南辰心智,侵蚀他的内心。
让他,变得负面,憎恨。
这般,更容易被它们十凶狐所控制。
剑灵前辈没有说话,他的力量,全都加固了封印。
他无法外放力量帮助南辰,只是长长的一声叹息。
南辰脑海里响起十凶狐的声音之后,他没有任何犹豫。
当即开口道:
“给我力量,我要杀光这些扶桑阴阳师……”
“嘿嘿,好的!”
“这就对了!”
“杀光他们!”
“哈哈哈,杀杀杀!”
“只有杀戮,才是真理,才能让你兴奋。”
“……”
十凶狐在十狐剑内,激动兴奋,不断开口。
与此同时,十狐剑忽然红光大盛。
一股狂暴妖狐气息,突然至十狐剑内涌现。
滚滚妖能,通过南辰体内的妖源,不断的注入其身体之内。
靈異 刺青
南辰那枯竭丹田,在这一刻变得充盈起来。
那狂暴的妖气,冲天而起,好似海啸一般,震荡四方。
“轰轰轰!”
一波接着一波,让周围的所有的修士,全都露出惊愕之色。
纷纷望向南辰。
开荒记 萧轻
看到南辰浑身血红,妖气冲天。
后背更是出现妖狐虚影,全都瞠目结舌。
在南辰身边的上官榕惠,也露出错愕之色。
看着南辰的眼眸,逐渐变得血红,如同妖狐赤瞳,下意识的张大了嘴巴。
“南、南辰,你、你这是,这是怎么了?”
南辰看向身边的上官榕惠,却是勾起一抹邪魅的微笑:
“我,很好。很舒服,我现在,要、杀光他们……”
南辰言语变得兴奋,这一刻好似变了一个人似的。
如果仔细查看,可以发现南辰的后背,已经妖化。
长出了一根根的红色狐毛,指甲也逐渐的变成了妖狐般的爪子。
“师弟,你、你的手!”
文才见到了这一幕,惊恐开口。
“南辰,你、你在妖变……”
嘉乐附和,被南辰妖变的场景吓到了。
可南辰,在十狐之力下,心性全变。
这个时候哪管啥妖变不妖变。
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字“杀”。
正如同妖狐所言,杀戮,才能让他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