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暴虐之蛇-Turn257.原因、還價與陰暗之下閲讀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路过游戏王世界的打牌神
King的话再次让众人陷入了震惊之中。
震惊的原因各有不同,游作会震惊,完全是因为他之前还在想着要如何对付稻草人,而现在就有一条路能帮助他直接与稻草人对抗。
而汉诺骑士首领鸿上了见震惊的原因,是因为稻草人曾经与SOL公司共事过,甚至曾经是SOL公司的雇佣兵。
焚魂者震惊,完全是因为不知道稻草人为什么会被SOL公司当做威胁。
红龙咆哮 切玉
艾震惊的原因则有些匪夷所思,“等一下!为什么你刚刚叫了莱特宁我是说光之伊格尼斯的名字?”
“是为了将其区分开,防止我们的合同造成某些方面的误差,”King说道,“我要追杀的是名为莱特宁的光之伊格尼斯,而不仅仅是光之伊格尼斯本人而已。”
“啊,这样啊,”艾说道,“不过莱特宁的话,不用你说我们也会去对付的,为什么非得你雇佣我们去对付呢?”
“因为SOL公司的话,”King回答道,“我们虽然能应付光之伊格尼斯莱特宁,但是我们更希望,你们,能够通过这次的行动洗白。”
“开玩笑,”艾插着腰,皱着眉头对King怒目而视,“我们与莱特宁虽然有着立场上的不同,但是我是不可能会受到人类的雇佣去戕害同胞的,这是底线问题!”
“那么,SOL公司也依然可以自己行动,不过到时候,从他们的身上缴获的什么东西,那就归SOL公司所有了。”
“缴获的东西?”艾愣了一下。
啊,是莱特宁的数据和程序?
不止如此,还有鲍曼……和他体内的阿库娅和厄斯!
游作似乎也想到了这个门道,似乎发现了眼前的King已经吃定了自己等人,于是眉头皱了皱。
狼少枭宠呆萌妻
这种一举一动被掌握在别人手中的感觉真不好。
“噫!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我们吧!”艾连忙摆手,“戕害同族啊不,是对付伊格尼斯自己人中的败类,还是交给同样作为伊格尼斯的我,还有我的帮手playmaker跟汉诺骑士们吧!”
“别把我和你们相提并论起来,”某个冷酷无情的左轮人说道,“你和莱特宁在我严重并没有区别,都是要清理的对象。”
艾:“……”
啊,这家伙,一如既往的意志坚定。
“虽然,莱特宁和鲍曼,作为两个恐怖分子,俨然成了link vrains中玩家们的心腹大患,只要他们存在一天,那么所有人都会处在another程序的威胁之下。”
“等一下!”
鸿上了见打断了King的话,“关于这一点,还有一些疑问……”
说着,鸿上了见看天空中那个皇帝棋子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了,“你说是莱特宁制造了another程序对吗?”
“没错。”
“但是据我所知,那种东西,就连伊格尼斯都解不开。”说着,鸿上了见的目光看向了在一旁的艾和游作。
艾摊着手摇了摇头,表示他确实对another程序毫无头绪。
确实,如果连伊格尼斯都不能对another程序做什么,那么就从另一个层面说明了another的诡异,仿佛那根本不是网络世界的产物。
“哼哼哼……”King忽然间低沉的笑了起来,“的确,我不能十足十的告诉你们,another程序确实来自于伊格尼斯,但是却能十足十的告诉你们,一旦你们打败了光之伊格尼斯莱特宁和他的造物鲍曼,那么,SOL公司就能得到唤醒草薙翔一等对你们十分重要的人的意识。”
天后进化论
“……”
场面寂静了几秒钟,随后所有人的表情都变得怒不可遏起来。
国医 庞友财
“你这家伙!!!”
King的话释放了一个对所有人而言都不友好的信号,那就是King拥有着解除another的方法。
但是,another这种东西就算是伊格尼斯也不可能解开,连SOL公司的安全部门竭尽全力也解不开的东西,King拿什么来保证呢?
那么答案只有一个了……
蒼空
果然是他!果然是SOL公司……或者说是King放出了another病毒!
但是……为什么!?
为了没事寻找刺激?
“我什么?”King笑着说道,“我只是保证,只要抓住了莱特宁,就有办法唤醒,但是现在的SOL公司却没有十足十的把握。”
阴谋家!
“这个说法太狡猾了!!”艾喊道。
“哪怕我们现在让你交出那个方法,你也会推脱没有对吧?”鸿上了见说道,“当初,给予我another程序的,不是我父亲,而是你!对吧!?”
“什么给予你another?当初散布another病毒的是你们汉诺骑士,我才是想要问你们,another病毒的解除方法是什么。”
“如果我们在这里拒绝你的要求呢?”playmaker问道,“你会怎么做?”
“当然,每个人都有拒绝的权利……但是这其中不包括你们。”
说完,几段游作他们登录link vrains时候的视频以及他们的ID身份的图片被折叠成了信封的样式。
“想想看吧,几位,你们能出现在这里,完全是因为你们对SOL公司有价值,但是现在,如果你们拒绝的话,我想,我有必要替SOL公司解决一些安保方面的问题。”
King的声音逐渐冰冷。
刚刚还在谈笑风生,但是众人一旦露出了对于King的任务不感兴趣的样子,那么King就会毫不犹豫的摆出另一副面孔。
“你这是在胁迫我们!”艾喊道。
“没错,我的确是在胁迫你们,”King说道,“但是选择权在你们,不是吗?”
众人再度沉默了下来,仅仅是一瞬间暴露出了对King的敌意,King就将刀子递了下来,压在了他们的肩膀上。
同意,自己就能作为各自的虚拟形象继续活跃,不带任何附加条件。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不同意,那么自己的下半辈子就要在监狱中度过,以鸿上了见为首的汉诺骑士那恐怖分子的行径,一旦被扭送检察机关,是死是活还是两说。
自己似乎只有同意一条路,然而,在他们看来,以King那有些阴沉而且对合作者毫不留情的态度,对那些人出手似乎另有所图。
“等一下你们,”艾玛忽然间喊道,“你们难道就不在意另一个条件吗?要对付的不只是莱特宁和鲍曼,还有……”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三个人几乎异口同声。
“这是当然的。”游作忽然间说道。
“这种问题不用讨论。”鸿上了见也跟着插口说道。
“确实,不过这倒是个好的拒绝理由。”
“诶?什么?”艾玛还没有反应过来,“不是个难题吗?”
“确实是个难题,所以第一个任务我们没有拒绝的理由,但是第二个,”鸿上了见看向King,“恕我们实在是办不到。”
“我们曾与稻草人交过手,”穗村尊说道,“但是失败了,而且还是惨败。”
“稻草人的实力过于深不可测,他以分身的形式与我们交手,但是却同时将我们所有人一起打败。”
回想起败给稻草人的一幕幕,游作无言以对,虽然的确很想打败稻草人,但是自己却不得不承认,稻草人是一个强大的决斗者。
哪怕他在因为莫名的原因滥杀无辜。
“这一点你们无须在意,”King说道,“我为你们准备了专门的通道,可以打破稻草人的决斗领域封锁。”
“然后呢?”鸿上了见说道。
“然后对link vrains的基础程序进行一些小小的改变,”King回答道,“到那个时候,你们就会感受到能接近稻草人那个层次的决斗。”
“那又是什么?”
“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King还是卖了个关子,“现在,接下这两个任务,或者是拒绝?权利在你们手上,也许不在。”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对稻草人出手。”鸿上了见说道。
所有人都对稻草人的恐怖有所了解之后,那就应该离稻草人有多远走多远,但是King却偏偏跑去招惹对方。
这对他有什么好处吗?
“因为他杀了人,一百多人呢。”King笑了笑,抛出了一个很严肃的话题,但是语气轻松,仿佛一百多人对他只是个数字。
天空中出现了大屏幕,显示的是SOL公司员工与稻草人对决的场景,一个又一个,足足有一百多个视频。
在其中,还包括了游作认识的漆原,以及游作心中的同伴泰瑞斯。
游作的手不自觉的攥紧了。
“他的行径有些恐怖和残忍,而且,他的行动方式诡异得不像是人类……”King点到即止,若是抛出了过于夸张的话题,这些人是不会相信的。
鸿上了见点点头,理由是充足的,可是……
又低下了头思考,King究竟打着什么主意。
Link vrains的基础程序是SOL公司赖以为生的命根子,他不敢相信King会这么好心的将SOL公司的命门展现在汉诺骑士面前。
风险就意味着回报。
但是鸿上了见却没看到这个巨大风险背后隐藏着怎样的回报。
而艾玛的脑海中浑浑噩噩的,某些记忆就要浮现出来,但是一些关键的人物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
自己的记忆仿佛被挖去了重要的一块拼图,就像是电路板缺了中心的一块,再也拼接不上。
“这个任务我接下了。”就在鸿上了见陷入沉思的时候,游作反而一反常态的肯首了。
“什么?”鸿上一愣。
“我可以担保,哪怕稻草人的外表是人类,他的内心也绝对不可能是人类。”游作的话让其余三个人跟着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