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4046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天啓預報笔趣-第九百一十章 溫室相伴-rmofk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
现境时间2112年11月27日下午16点06分。
地点:统辖局架空楼层所属机密边境——冻土沃伦。
边境封锁管理局分局β01。
永恒的风暴中,苍白的雪粉迎面吹来。在远方,只有庞大建筑隐隐浮现,漆黑的建筑撑起了宏伟的轮廓,在永恒的低温和严寒之中塑造出了一片温暖如春的乐土。
而乐土之外,便只有宛如极地的恐怖低温,和永不休止的狂风和降雪。
“B4就位。”
“A1出了点问题,能解决,五分钟。”
“B6就位。”
此刻,就在管理局分部之外的苍白雪原中,有一个又一个舞动的斑点浮现,娴熟的绕过了一切摄像头和探测装置。
在白色的斗篷和热量的封锁之下,他们匍匐在雪地中,隐藏在无人察觉的黑暗里。
遵从着来自远方的指挥,向着中央的建筑缓缓靠拢。
在最后方,雪洞之下临时撑起的帐篷里,指挥官往手指上哈了一口气,端起刚刚沸腾的水壶,倒进杯子里。
“条件有限,希望艾秘书你不要介意。”
“起码还呆在帐篷里,不用趴雪地,有口热水就可以了。”艾晴捧着茶杯,口鼻中升起白色的热气:“又不是去露营,哪里有那么多可讲究的。”
她整个人都裹在厚重的防寒服里,裸露出的面孔和十指冻得发白,只有嘴唇是还带着一点血色。
原暗军团的指挥官叹了口气,看着监控屏幕上那一座缓缓放大的建筑,忍不住骂了一句:“那群狗日的还能吹空调,真羡慕啊。”
“正常。”艾晴抿了一口迅速失温的热水,“封锁管理局的待遇,从来是同级单位里最好的。”
“这我可就太清楚了。”
提到这个,指挥官顿时眉飞色舞:“我原本是打算,退役之后去封锁管理局干两年,整天什么事情都不用干,远离枪林弹雨,上班泡杯茶,打一打连连看,一打就可以打一天……可最后待了一段时间,还是受不了,找了个机会又跑回来了。”
軍長難過前妻關
艾晴抬头看了一眼屏幕前那个老男人,“是不甘寂寞么?”
指挥官苦笑,摇头:“不,也没到那种程度,但……也太寂寞了一些。”
他叹息着,掏出烟盒向艾晴征求同意。
看到艾晴摆手,并不介意之后,便哆嗦着手拔出一根来,凑到油炉前面,深吸了一口,才缓过气儿来,叹息。
全民学霸 飞奔的链条
“我想要过宁静的生活,可那里除了宁静之外,根本一无所有。就和监狱没什么两样,有的人二十多岁进去,九十多岁死在那里,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
指挥官无奈的感慨:“如果不出问题,他们的人生就不为人知,如果出了问题,他们的人生就变得毫无意义……简直就像是地狱。”
作为架空楼层的下属机构,和原暗军团一系的保密单位,封锁管理局的职责就是看管或者处理一些威胁重大的隐患,以减轻存续院的收容压力。
因此,从入职的第一天开始起,你这个人就已经从现境消失掉了。
没有退役和离职的说法,哪怕工作年限到了,也不过是转到其他的保密单位去,死了之后也只有一块墓碑,有些人甚至连名字都不允许写在上面。
哪怕报偿丰厚,允许内部婚配,对于家人还有巨大补贴,依旧应者寥寥。
“待遇好一点是应该的。”
指挥官夹着快要熄灭的烟,缓缓说道:“待遇再不好一点,恐怕就真干不下去了。”
如此说着,他的心情却不甚美妙。
倒不如说糟糕。
否则,也不会在任务开始之前的短暂空隙里,和其他人说这么多话。
毕竟,一旦原暗军团都要出动,就意味着……封锁管理局内部的情况已经恶化到了极限,需要面临清洗了。
“抱歉,是我罗嗦了。”他耸肩笑了笑,“太不专业了。”
“这和专业无关。”
艾晴并没有安慰,也没有再表示什么——对于原暗军团的杀人机器们来说,这样的同情和怜悯实在太过可笑。
她只是平静的转移了话题:“β01里封锁的是什么?”
“一个‘谎言’。”
指挥官开始对来自决策室的代表进行简报:“在这之前,是由石釜学会发现并且通报天文会的危险物品,自毁灭要素·吹笛人的作品。
看起来像是一张从便签本上撕下来的纸条,不过阅读上面的内容和试图查探都是禁忌事项。”
意料之內外
“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艾晴问。
“有可能是最内侧的封存设施——原本在转交给封锁管理局的时候,是由大宗师加兰德亲自在上面施加了秘仪封锁。
根据推测,有可能是大宗师去世,导致秘仪封锁也出现了不稳定,连带着中层和外层的封锁设施也一并出现了泄露。”
指挥官叹息:“等架空楼层收到消息后开始逐一排查时,β01就再没有任何回应了。”
在对讲机里,传来了沙哑的声音:“C6接近维护井,一路畅通,已经获得了内部信号,是否接入?”
“接过来。”
于是,瞬间,地狱一样的场景,出现在屏幕上。
触目所见的一切,只有一片血肉模糊,无数猩红的色彩在墙壁上蔓延,如同脉搏一般的拨动着。
原本温暖如春的乐土,变成了令人头皮发麻的诡异世界。
无数诡异的符号在墙壁之上蠕动着,阴影无视的物理规则,在灯光之下蔓延,可灯光里也不断有诡异的泡影浮现。
一个个已经快要分不清人形轮廓的蠕动物体在摄像头之下舞动着,蹒跚的行走在曾经的办公室里。
“深度化已经结束了,已经形成了地狱循环。”
stop,再見
指挥官沉默了片刻,因为一切已经无可挽回。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看文基地】,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他拿起对讲机,命令:“开始架设‘净化之泉’。”
“等一下——”
艾晴忽然说:“刚刚的那个点位的摄像,切回来。”
在她所指的画面,是内部的花园。
如今恶毒的花长出了野兽的牙齿,已经开始啃食,就在花园的角落里,两个血肉模糊的畸变体倚靠在墙上。
有模糊的声音传来。
“……打呼噜……烦死了……更换……有没有办法……”
“忍忍吧……你不也……”
寂静里,带着尖锐噪声的交谈渐渐结束,两个畸变体转身分头离去,帐篷里一片死寂。
“看来他们还留有理智。”艾晴说。
“不,比这更遭。”
指挥官揉着鼻梁,嘲弄的轻笑起来:“他们甚至还不知道自己已经畸变了,说不定,在他们看来,一切如常。”
他们早已经和自己的世界一起,落入了地狱里。
“至少具备交流的可能,不是吗?”
艾晴沉吟片刻,忽然说:“我来之前配备了暗码和所有权限指令,或许,还可以尝试。”
“可能性不大。”
总裁的惹火新娘 羽伊殇
指挥官摇头:“恕我直言,畸变已经不可挽回了。”
“净化之泉的打击有可能会造成更恶劣的后果,这是为了封锁物品进行的考量。”艾晴说:“必须确保封锁物的绝对稳定,可但凡有可能,总要试一试。”
指挥官沉思片刻,直白的说道:“这是你的使命,艾秘书,如果你要做,我们不会阻拦,可你要明白,我们也有任务。如果你失败了的话,我们不会救援。”
“嗯,到时候就连同我一起,把目标炸成灰就好了。”
艾晴赞同的颔首,提起了身旁的公文箱,撑着手杖起身,在道别之前,最后回头致以谢意。
“多谢支持。”
“艾秘书——”
指挥官忍不住喊住了她,认真的提醒:“他们没得救了,你所做的根本毫无意义。”
“我知道。”艾晴平静的回眸,“你就当做我想在升职考察的时候多赚点分吧。”
“只是因为这个?”指挥官狐疑。
“不然呢?”艾晴不解,“除此之外,对于统辖局的政治生物来说,难道还有什么高尚的理由么?”
指挥官摇头,只是笑了笑,缓缓起身:“那么,我来进行援护的职责吧,必要的时候,我会保护你的安全。”
“不必了。”
艾晴抬起手杖。
收鬼錄
那一瞬间,狭窄的帐篷之外,冰天雪地中,骤然有狰狞的轮廓浮现,稍纵即逝,却又令人胆寒。
像是有无形的怪物隐藏在她的阴影中一样。
凶意狰狞。
“技术部的‘自律机械·刻耳柏洛斯’?”指挥官哑然:“没见过的款式啊,最新型么?”
“不,普通的版本,只不过住进去一个麻烦的家伙而已。”
艾晴微微一笑,在猛兽的护卫之下,消失在风雪之中。
只有大地之上的一行灼痕,许久不散。
.
.
十五分钟后,巨大的要塞建筑前方。
经历了虹膜验证和架空楼层的密钥检验之后,沉重的大门在她面前缓缓开启,有温暖的风裹挟着恶臭的气息扑面而来。
紧接着,从大门后,有一个血肉模糊的物体缓缓的蠕动着,就像是巨人被斩首之后的尸骸一样,肿胀的躯壳上有好几条蠕动的触须,发出一阵阵含糊的声音。
“欢迎……欢迎到来……我是……安保主任……帕杰罗……”那个诡异的畸变物问:“为什么……会有统辖局的人……来?”
“突击检验。”
艾晴无视了眼前蠕动的触须,展示手中的凭证,“我代表决策室前来,对封锁物品进行检查。”
“等一下,我看看……在哪儿呢?在哪儿?”
那一具蠕动的躯壳像是在摸索什么,最终,在破破烂烂的口袋里,找到一个早已经被触须寄生了的验证器,从艾晴的凭证上扫过。
验证器的背后,那一张嘴巴顿时发出了尖锐的嘶鸣。
或许,那是验证成功的滴滴声也说不定。
艾晴平静的等待。
直到一条触须在她面前停下来,悬空,粘稠的滴落,等待。
時光困住青春
肿胀的人张口,嘶哑的说:“欢迎……您的……到来……”
艾晴伸手握上去,微微摇晃了一下,松开。
曾经属于安保主管的那个东西转过身,在前面蠕动着带路,“午餐……时间……到了……需要先……”
“在检查过封锁物品之后吧。”艾晴说。
“没……没关系……”
‘安保主管’含糊的回复,带着她,穿过了大门和走廊,走进了悬挂着无数巨大腐烂内脏的大厅。
一路向下。
在那些畸变物的阴影中,无数粘稠的气泡升起,像是有什么不定型的东西在其中爬行。可当艾晴的影子扫过时,便有稍纵即逝的火光隐隐浮现,虚空中便传来隐约的惨烈嘶鸣。
在她的脚下,有愤怒的燃烧之牛投下了狰狞的轮廓。
“……嗯?”蠕动的‘安保主管’停了一下:“什么……声音……奇怪……真奇怪……从前几天开始……就,就……一直奇怪……”
“没什么可奇怪的。”
艾晴平静的跟在后面,跨过了遍布霉菌和眼珠的地板,告诉他:“一切正常。”
“正常……正常……”
很快,些许的茫然便消散在在畸变之后渐渐混沌的思维里,只有最后的职责残存。
一重验证,二重验证,三重验证。
来自架空楼层的密钥顺畅无阻的行进在地下设施中,穿过了早已经面目全非的魔境,一路,深入核心。
直到最后,安保主管停留在缓缓升起的闸门之外。
“我会……在这里……等待……”
它含糊的说,“职职责所限限限……还请……见见谅……”
“好的。”
艾晴抬起手,扶了一下眼前的平光眼镜,越过了身旁的肿胀物,走进那片连灯光照不亮的黑暗里。
无穷尽的幻影从黑暗里浮现了,带着难以听清的呼唤。
就连来自技术部的眼镜都无法屏蔽的幻觉,渐渐渗入了灵魂,侵入大脑。
可艾晴默数着步伐,对比着记忆中的地图,一步步向前。
越过了槐诗的笑容,还有自己的尸首,以及更多数之不尽的幻象,同自己的母亲擦肩而过。
眼镜过载运行带来的高热维持着她一线残存的理智。
她终于看到幻象之后的轮廓。
那一座如同心脏一般在缓缓搏动着的庞大囚笼,每一根触须都在愤怒的挥洒着,想要伸进她的脊髓中,将她的灵魂扯出来。
九世惊宠:妖妻惊天下 芳华若梦
可是却无法阻挡她的前进,有更多的防护从她的躯壳和灵魂之中浮现,难以在短时间内攻破和侵蚀。
只能任由她一步步根据操作守则,打开了自己的要害。
就像是手术一样。
冷酷的将核心从其中剥落。
最终,那一具古老的铜匣被精准的放入了公文箱的内侧,当公文箱合拢,三重铭刻着繁复矩阵的搭扣合拢。
内外,再度隔绝!
在恍惚中,像是有嘶鸣的声音响起。
可仔细倾听,却再也听不见了。
直到此时,艾晴依旧不为所动,只是低头凝视着自己的腕表,默数着时间,一直到五分钟后,再次通过探针和试纸确定自己意识清醒之后,才终于长出了一口气,汗流浃背。
就连提起公文箱的力气都没有了。
“封锁物品再收容完毕——”
几乎是紧贴着预定引爆的倒计时边缘,对外发出了讯息。
“收到,请准备撤出。”
来自指挥官的回复依旧简练,“情况有点不对,你需要小心。”
当失去了那个谎言的支撑之后,一切隐藏在幻象之下的苦痛都将迎来坍塌。
只是,在坍塌之前,她是否有足够的时间撤出?
指挥官拿起对讲机,低声命令:“B3,随时准备突入救援——”
远方,暴风雪之中,堡垒依旧沉默着。
如此静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