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爛柯棋緣笔趣-第920章 衡山之神熱推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烂柯棋缘
等尊主的气息消失了,沈介才缓缓闭上眼睛,站在原地向着事情。
刚才尊主和计缘一番论道,讲了很多事情,本以为尊主可能只是敷衍一下,没想到一些秘闻竟然毫无保留的托出,显然不只是为了天灵石了,是真的在向计缘表露诚意,有意拉拢计缘。
‘连尊主都这么看重计缘……’
沈介对计缘一直耿耿于怀,但现在看来,想要报仇是越来越难了。
这时候,有御灵宗的修士靠近沈介,低声询问道。
“掌教真人,现在我们该如何做?”
沈介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来者,再看向遭受了灾难的御灵宗,山门大阵不光是一个保护山门的禁制,更是制造出御灵宗圣地灵秀道场的基础,牵动群山之势,汇聚天地元气。
可如今被天倾剑势一击而破,原本钟灵秀美的御灵宗道场,早已灵气外泄更兼残破不堪,除了一些楼阁上尚有灵光,已经难算什么修仙圣地了。
“要设法山门禁制,不过在此之前,让门人施法布雾迷踪,不要让那些樵夫山客误入宗门禁地。”
“是!”
旁人退下,但沈介身后又出现两人,正是此前一直躲藏在地穴深处的中年美妇和九尾狐妖涂欣。
“计缘走了?尊主打算怎么处置他?”
这会计缘离开已经够久了,也不至于怕直呼其名被他感应到了。
涂欣这么问了一句,沈介回头看看两人,简单将之前外头发生的事讲了讲。
“什么?尊主和计缘说了这么多?这计缘乃是当今仙道之中的顶尖人物,怎能让他知道这么多?”
沈介皱了皱眉头,看向说话的涂欣。
“尊主做事,还需要你来指点?”
“是妾身失言乐了……”
中年美妇倒是对此并无太多意外,带着笑意道。
“沈师兄也不必太过介怀,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计缘和和气气的离开,御灵宗只需要考虑如何应对玉怀山就好了,而若是计缘真的能最终站在我们这边,对于我们来说绝对难以想象的助力!”
涂欣冷笑一声。
“哦?你没和计缘对上过,倒是对他评价甚高嘛?”
中年美妇掩嘴轻笑一声,回答道。
“就冲涂夫人此前怕得要死的反应,我也不会对计缘评价太低,嗯,沈师兄,我还有事,就不帮你重建山门了,还有涂夫人,先行告辞!”
女子行了一礼,等沈介拱了拱手算是回礼之后,也不在意涂欣没有回礼,直接起身飞走。
而涂欣等中年美妇飞走了一会之后,也同样想告辞了,但还是多劝了几句。
“沈道友,你和计缘的过节甚深,和他接触千万要小心,此人看似风轻云淡恬静随和,实则万分危险,若他介意的事情,有再大阻隔亦是绝不放过,当初涂思烟躲在玉狐洞天,外有三位狐道友牵制,内有我亲自看顾,而涂思烟自己虽然元气大损但也并非泥捏的,却依然不明不白的死在我的面前,实在令人心悸!”
涂欣说这话是真心实意的,令沈介叹了口气。
“涂夫人所言沈某会记下的,再是不济,沈某还有恩师可以依靠,只是这御灵宗的基业,不到万不得已沈某是不会舍弃的。”
说着,沈介话语顿了下,才继续道。
“听说,那一次,计缘是在梦中杀了涂思烟?”
自诩为计缘老对手的沈介,其实对计缘的一切都很在意,但是计缘这人行踪飘忽不定,又擅长遮蔽天机,与他相关的事情实在难测,传闻很多,能落实的关键很少,这次涂欣在,正好也能问问。
涂欣很不想回忆当初的事情,但既然沈介问了,还是低声说道。
“究竟是不是梦中并不知晓,但说实话,当初计缘与涂逸论剑,又任由酒劲游走,饮酒千坛后是真的醉了,并且就酣睡在距离我不足二十丈的地方,醉卧之时神形俱在,在场四人皆修为高绝之辈,更无一人感受到任何施法气息,真不知道计缘如何出的手……”
涂欣当时就坐在涂思烟的对面,现在想起这事还是不寒而栗,不知道那会涂思烟死的时候,是不是计缘念头一歪,就会连她一起带走。
“梦斩九尾狐……”
沈介喃喃着,而涂欣也已经行礼告辞。
……
另一边,计缘带着玉怀山的三人直接往衡山西南丘方向疾飞,毕竟关和是去那边的相元宗搬救兵的,不可能不理他。
在飞出山外后没多久,计缘的法云就超过了此前两个修士的法云,尚依依清晰地看到之前那两个修士这会正停下法云,恭恭敬敬站在云头朝这边行礼,显然应该是见识过了之前的斗法。
“计先生,那人和你论道,论的是什么东西?”
紫玉真人和阳明真人服下了尚依依带着的丹药,身体好受了许多,此刻忍不住将心中的话问了出来。
计缘看看紫玉真人再看看阳明和尚依依,显然他们也很渴望知道。
邪 王 嗜 寵
子 時
“此事干系太大,不方便直言,只能说和那天灵石并无什么关联,紫玉道友可以放心。”
“呃,呵呵呵……还没郑重谢过计先生搭救之恩呢!”
紫玉真人干笑两声,但计缘只是看了他一眼,轻声说了一句“不必客气”,就站在云头默默施法,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师父,计先生心事重重的样子,此前那人说的事可能挺要紧的。”
绝色老师 不坏没人爱
“多想无益,先收心吧。”
阳明自知凭他的道行还是不要掺和的为好,也让尚依依不要多想。
几人的法云在三天之后,遇上了与关和一起赶来的相元宗修士,这相元宗倒也仗义,平日里和玉怀山交情似水,但这会却派出了二十多名修为不俗的修士一起前来,其中就有曾经招请过金甲的昆木成。
相会之后一番诉说,玉怀山的几人自然皆大欢喜,打算一起在相元宗道场调养一阵子,那边地处衡山南丘,乃是山岳正神管辖之地,也是稳定南荒洲的重要基石所在,也不怕出什么事。
而计缘则以还有事为由,先行离开了,令一直以为计缘会追查天灵石的紫玉真人颇为诧异。
不过计缘这有事并不是敷衍,而是真的有事,因为他才到达衡山南丘,就感受到了一股神念随着山风而来。
几十年前,计缘曾经在云山十分中二地追着风想要神念化入,没想到如今遇着传说中的正版了。
大概在离开相元宗又飞了大半天,计缘才在巍峨的衡山深处看到了一座云雾缠绕的巨峰,但计缘并未上这山峰之上,而是站在云头向着这山峰一丝不苟地行礼。
“衡山大神当面,计缘有礼了!”
片刻后,山峰之上云雾抖动,整座山上更是有不少禽鸟被惊飞,仿佛山峰都在轻微颤动,一种如同滚石的巨大声响从山峰那边传来。
“计先生不必多礼,久闻先生大名,今日终得一见,实乃幸事,还望计先生勿怪老夫没有亲自去迎……隆隆隆……”
云雾逐渐散去,飞鸟有徘徊有落下,让计缘看得清楚,这巨大的山峰竟然有面目位于其上。
“怎敢劳烦一岳正神,计缘一介山野闲修,散漫惯了,太郑重反而不习惯。”
“哈哈哈哈哈……”
夏茗悠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山峰的震动隆隆作响,但飞禽走兽惊则惊矣,却并不仓皇逃窜。
“计先生莫要谦虚了,你一来我衡山,所过之处污浊尽退,山中灵风自亲近,小涧清泉有欢鸣,此乃真得道之相,我所见仙人之中,无人可及。”
计缘摇头笑了笑,收起礼节。
“山神大人,我们勿要相互吹捧了,此番要计某前来,究竟是有何要事相商?”
这衡山山神计缘以前从没打过交道,听说是一个挺顽固的正神,同修士和妖魔都很少打交道,也不知找他什么事。
“既然计先生开门见山,那老夫也就直说了,见计先生之前我尚有犹豫,然此刻却能心安,山中灵韵是不会骗我的……”
衡山之神在天下山神之中都是极为罕见的存在,已经修到了同山之灵不分彼此,一定程度上能与天地感同身受,哪怕外头都传他脾气怪异,但看见计缘是怎么看怎么顺眼。
“计缘洗耳恭听!”
城中暗潮 余欢不在家
计缘的回应始终平静,而山神在沉默片刻之后,声音稍微低沉地开口了。
“计先生,老夫怕是要压制不住南荒了,近年来那南荒大山之中不断新生变故,老夫能感觉到里头出了一个足以惊天动地的妖魔,然此獠依旧暗暗蛰伏,绝非善类,恍惚之中似听得猿鸣……”
计缘面露古怪之色,这山神说的,不会是朱厌吧?不过听到山神接下来的话,计缘的神色很快又郑重起来。
“然那猿鸣之声并非一霸绝唱,有无穷嘈杂之声饱含戾气,仿佛要撕裂一切,更令老夫在意的是,衡山之下镇压有一幽泉,其泉眼仿若无中生有,非正非邪乃却正阳之反,阴寒之气逐日壮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