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小說 靈契之主-第七百八十四章 四道刻有魔紋的祭祀符陣展示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半个时辰已到,大荒北部,擎天宗中,潘驭干燥的嘴唇有些龟裂。但就是这样一张嘴,下达着一道关乎两千万人性命的命令!
“动手!”
他说的云淡风轻,不痛不痒。当即,斟鄩外,一道结着印的魔道男子收起符阵,冲进城中,朝宫城一处撞去。
殿前,毫无察觉的夏婉喊道:
“让开!让开!”
萧蓉在一边,招呼着让大家让路。可不等众多百姓走开,一道魔光已至,突如其来,没有半点预兆,可冲击力十足。
顿时,无数百姓已成没有生命的死尸,脸上还带着之前的凝重表情,很快飞上了天。萧蓉和夏婉也在一道巨力中飞出,很快,两股破碎的魔道纹路形成一道符阵,在其泛起的波动下,一道气浪砰的一声卷出,令所及之人皆成灰烬。
一切只发生在瞬间,一道千丈长的符阵辗转而出,将整个斟鄩,连同城外的避难营都覆盖。而后,符阵中的力量开始毫不客气的吸纳生灵之气,并将它们聚集,一瞬如山洪,回荡在空空如也的城市间。
廖赛本想来看看,可瞬间受到魔气的威胁,上升千米。
璀璨 王牌
站在高空,廖赛将整个斟鄩连同四周都收入眼中,其中已没几道人影。唯独剩下的,是一些身体健壮之人,此时朝天空伸出手,可他用元气去拉时,他们的血肉大幅度消散,变成一具干尸,而生灵之气飘散而出,被聚集在斟鄩中心,也就是皇宫上。
数百万的干尸令廖赛面孔恐慌,他该怎么办?该如何向教皇大人及天下人交代?这般情况,是之前根本预料不到的。可进了寂静世界,其中还是空空如也,甚至连繁多符阵都消失,干尸的颜色也只是变得淡些。除此之外,和外界没什么变化。
廖赛表情复杂,结印时联系起教皇大人,可那边爆发着激烈的战斗,令其只能单独面对这等生灵涂炭之景。城中顿时空了,没有半点生灵可言,唯一的活人在皇宫正殿前,可他吐着血,很快也消逝,不再留于世间。
廖赛站在空中,这个时候,他若离去还好,可单独活着,无论愧疚之情还是压力,都令其直不起腰。但最终,在其束手无策,可又联系不到清寻子时,眼前升起一道极为强横的生灵之气。
这股生灵之气极粗,令廖赛不断后退,直到斟鄩外。他望着这股力量,内心复杂。这可是足以撑天的大柱,可以将一切支撑而起。但它并未支撑正道,而是偏向魔道,为其输送去一大股力量,令廖赛皱眉时有些纠结。
最终,这个走首教会的管事,相当于副教皇的存在,还是丢弃空荡荡的斟鄩,向北境长城而去。现在已无传送符阵,他便靠自身元气,和管仲易一样,快速在空中划过。途中,他不断呼唤着清寻子,希望得到些帮助,可始终联系不到。
被遗弃的斟鄩中,最后一人也散为灰烬,只剩皮包骨的极瘦身躯。他站在原地,朝苍穹伸去手臂,就此没了性命。可这并不是结束,而是地狱人间的开端,因为同一时间,又有两个魔道人死去。取而代之的,是道道极大的符阵辗转开。
当初潘驭将半道魔纹留在龙葵体内,是因为斟鄩有不少强者,他怕其中的强者阻拦,便以这样的方式,让两者能快速融为一体,从而令魔纹祭祀符阵快速形成,将整片区域的活物变成纯粹的生灵之气。可其他三处,魔纹符阵都存在于他们体内。
除了战场上的黑衣人潘琦,南商帝国和天蒙国外的潘家人,都已蛰伏在地底深处,就是为了等潘驭一声令下。此时,后者下令,南商帝国外,一道壮硕的人影从层层地狱下来,于一道喝声下为自己壮胆,同时冲进城中。
就连警惕性最强的大夏人都没有反应,心高气傲的南商人能发现什么?他们还没有半点察觉,一道魔纹符阵已辗转开。
其下,一切生物皆有灰烬般的东西离身体而去,可那些东西乃生灵之气,很快升腾而起,朝天空升去,无形中穿越空间,前往魔纹祭祀符阵的母阵。
这一番下来,南商帝国的帝都已成一个鬼城,其中干尸无数,就是没有一个活人。这些干尸皆在原地,或卖着菜,或喝着酒,想在浑浑噩噩中面临末世。那样的存在还算成功,在醉酒时离世,又在清醒时回到人世。可大多数现实的南商人,皆在想另一件事。
南商从数十年前开始,就与征服六国的野心挂钩。这些年,他们进攻过大夏,离间过大夏和南国,以及射列,更进攻过天蒙国,可都没有成功。此次,在进攻大夏的途中,眼看就要成功,却突然钻出一个上善。
南商帝王承认,看到自己的军队在北境长城外战斗很是兴奋和自豪。他南商军队的纪律,乃大荒军队中最高。因此,展现出的战斗力也最强。可又有些失望,因为这般损失下,他真的有可能再称霸大荒,统一七国吗?
这等忧愁伴随南商帝王许久,他不知如何解决。当前,更是直接成了干尸,坐在帝王的宝座上,却和庶民一样一瞬没了性命。
所谓的天子,只是假装被天选中,然后在众人簇拥下,拥有控制更多人的权力。可实际上与常人无异,甚至落得一身病,死亡时和常人无异。
养狐为妃:高冷摄政王夫君 夜莫
这是一种极端的安乐死,也是强迫之举,乃一瞬间的事,上一刻不知自己为何难受,这一瞬便已消失在人世,就此与喜怒哀乐告别,成为远离人间琐事的亡灵。
比起大夏斟鄩,南商的魔纹祭祀符阵中人更少些,可那根粗大的生灵之气光束依旧承接乾坤。它无比巨大,起于地表,消失于天际,却通向一处少有人去的地方,显得极为神秘。
第三道符阵于天蒙国辗转开,它的帝都永安城曾换过数个名字。可前些年定为永安,寓意为永久平安,曾经的确平安,没有天灾,没有人祸,一切皆很和谐。可现在不同,这个偏僻且一度让人产生误解,觉得它很弱的国度,瞬间呈一生灵之气的光束向上。
生灵之气乃众多活人的精气神,也是他们的寿命,可潘驭成了收购这等东西的商贩,昧着自己的良心,就要将两千万的生灵之气吸收。
所有生灵之气中,第四道来的速度最慢,可潘琦作为四人中唯一一个上了战场的人,吸收了不少生灵之气。因此,他绕过北境长城,到达勾龙邦氏的帝都王庭,施展藏于体内的魔纹祭祀符阵后未死,而是在其催动的一瞬退后千里。
吐出几口殷红的血,潘琦看着一道光束升起,庆幸自己没有死。可自从那天在地牢中尝到甜头后,他便知道了生灵之气的重要,现在加大对它的重视也并不算晚,便将光束中的一部分生灵之气剥夺而出,开始吸收。
吸食生灵之气犹如品尝美味的佳肴,那种充实的感觉,令潘琦难以言喻。他痴迷其中,犹如上瘾般不断吸食,且不满于此,便上前几步,欲要继续剥离元气。可不料,一股吸力将其朝魔纹祭祀符阵中吸去。
“我错了,饶了我吧,潘老!”
潘琦知道,能控制魔纹祭祀符阵的,当今世上只有他。连黑煌都搞不懂的存在,被其坠入魔道后,仅仅只用半个月的时间便参悟出来。而潘驭现在,显然是想将自己置于死地,原因自然是因为自己吸食了其中近万人的生灵之气。
这里的生灵之气即便过万,也不如数十位修行者的生灵之气。普通人的寿命不过六、七十,再之上,已是少数。过百岁者,更是少之又少。可修行者能运用元气,感应大荒,因修行有异而寿命不同,可潘琦一时间,撕心裂肺的喊道:
魔君大人请宽衣
“潘老,饶命,饶命啊!”
潘琦不断如此,可没有任何用。很快,在一道惨叫声中被吸进魔纹祭祀符阵,成为一具干尸,而一道强悍的生灵之气也被吸入,随光柱消失在原地,窜上九天云霄,又消失在其中。
大荒中,四道符阵凭空而起,强大的生灵之气足以两千万人而成。
这等人数堪称夸张,可四道符阵的确令这么多人,甚至更多丧命。但更为恐怖的是,当前北境长城的存在还不知发生了什么。就算廖赛前去,汇报斟鄩中的情况,对其他三国的情况也一无所知。
当前,三国中没有任何一个修行者,这本是该夸赞的现象,因为所有修行者都认识到自己的使命,实属难得。但没了修行者,便失了联系。当前就算有些特殊的存在还在三国中,也和他们取得不了半点联系。
谁能想到,只不过四道符阵,便令整个大荒当即人心惶惶。就连清寻子的亿纹符阵,乃至学院的护山大阵,都没有这样强悍的能力。但如今,一切皆已发生,且无法悔改,只剩生灵之气在空中不断蒸腾,向北而去。那等速度,快到出奇,令人无法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