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我想留下來 愛下-三百零三鑒賞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若不是在这儿看到赵颖,真没发现时间过得如此快。十多年,悄悄地没了。
“谢谢你,你可以走了。”回到家,萧邦正与小宝一起做游戏。小宝的脸红扑扑的。“小宝,过来妈妈摸摸身上是不是出了汗。”
“奥,我刚给他背上垫了一块吸汗巾,应该没凉到。”萧邦急忙解释。小宝有很严重的过敏性鼻炎,没得良药医治,唯一的办法就是提前预防,比如不能接触过敏源,不能着凉感冒。
天冷的时候和两季节交替换季的时候是我过得最提心吊胆的时候,我每天都会担心小宝的身体。小宝走近我,我摸了下,他的背上,没什么汗,还好,还好。“谢谢。”我对萧邦说。
“小宝是我儿子,我对他的心思与你一样。行了,既然你回来了,那我也该走了。”萧邦换上鞋子,“儿子,再见!”
“爸爸,你可不可以不走?再陪我玩一会儿嘛!”小宝央求。萧邦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小宝。“爸爸不在,要听妈妈话,好吗?等下次,爸爸再陪你玩。”
“妈妈,妈妈,可不可以不要让爸爸走?我还想跟爸爸一起玩,他是我最好的爸爸,求你了,妈妈!”小宝跑来央求我,他抱着我的腿,不停的摇晃。我不知道该如何做决定,萧邦见小宝如此哀求我,我依旧无动于衷,他站起身,推开门。
妙手神农
“那好吧,就让爸爸再陪你玩一会让,等他吃过晚饭,再走,行吗?”
“太好了,妈妈。你真是我的好妈妈!爸爸,快来换鞋子,咱们继续去玩。妈妈,你要把晚饭做得美味一些哦!走吧,爸爸!”小宝拉着萧邦的,往他的玩具赛车处走去。
作为父亲,萧邦从未有一天是不称职的。就算他对我冷言冷语的那段日子,他对小宝依旧父爱不减。或许,他是真的喜欢孩子吧!“看着啊,儿子,不要眨眼哦,嗖!跑起!”萧邦喊着,小宝在一旁高兴的手舞足蹈。“爸爸,你真牛!”他对萧邦竖起大拇指,父子俩的欢声笑语,让这个家,瞬间温暖了许多。
冰箱里,食材很多。本想做自己喜欢吃的西红柿鸡蛋面,其实,小宝也爱吃。我却不只拿了西红柿、鸡蛋,还拿了胡萝卜、山药、西兰花。
萧邦不爱吃面食,他一直都不爱吃面食。他是每顿饭都离不开米饭、炒菜和汤的人。真是搞笑,怎么还会记得他的饮食喜好?我洗着食材,无奈的笑了笑,摇摇头。
小宝是我和他爱的结晶,我一直这么认为。曾经,我们一家三口,有那么一段日子,过得简直幸福得冒泡。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们会分道扬镳得如此快。他有他的生活,滋润、甜蜜。我有我的烟火,满地鸡毛,身心俱疲。可就算那样,我不也是熬过来了吗?现在,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祝福他,也祝愿我,各自安好。
“洗手吃饭啦!”我开心的喊。
“哇,妈妈做的菜好丰盛哦,小宝,你要多吃些,不挑食,才能身体棒棒!”萧邦的话,几分真几分假,我尚不知。曾经他也是这样夸我做的菜多好吃的。后来,他不是说,我做的饭菜难以下咽吗?他还当着我和小宝的面,直接将碗筷都摔掉地上呢!
“我想通了,我答应你。”我低头吃着碗里的菜,并没有看他。
“什么?”他放下筷子。
“我答应离婚。”我看着他说。“我承认之前是我一直在怄气,我就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惩罚你,惩罚她。可是慢慢的我发现,这样做对你们丝毫没有影响,反而令我更加的难以释怀。既然你不属于我了,与其死皮赖脸的一直紧紧攥着不放手,不如放开你,还你自由。”
重生炮灰军嫂逆袭记
“温贝,你,”萧邦愕然。
“下周找个空闲,咱们就去把手续办了吧!趁我现在突然想通了,又好说话。”
“我不离,”萧邦斩钉截铁的说。
“你说什么?”我冷笑,“萧邦,你是在玩我吗?”
“没有,我不离。我知道之前是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但是我已经在改了。我承认之前是我鬼迷心窍,我犯糊涂,我该死。我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跟她真的早就不联系了。不信你可以为我身边朋友,他们可以为我作证。小贝,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不想毁了这个家。”
“妈妈,我今晚可以跟爸爸睡吗?”
我扭头,抹了一下眼角的泪,又装作开心模样,我笑着对小宝说,“好像不行啊,爸爸一会儿又该赶车了,他要出差。”
“爸爸说他不出差了。爸爸说只要我想爸爸了,他会一直在。妈妈,就让爸爸陪我睡吧,我想和爸爸妈妈一起睡。”
“小宝,先吃饭,”我看了一眼萧邦,又往小宝碗里夹了些菜。
饭后,萧邦依旧没有要走的意思。
我,要为了小宝原谅他吗?男人犯了一次错,就会再犯第二次错,第三次,第四次……我不相信萧邦会改。可小宝的话,听得我又心里难受至极。
“小宝,今晚爸爸不走了,但是,你要是想跟爸爸睡的话,那你们俩睡这边的房间。”
小宝看了看萧邦,萧邦一脸胜利的喜悦,他冲小宝点点头。“好呀,妈妈!你真是个好妈妈!”他想我竖起大拇指。这样暖心的举动,应该是萧邦教的吧!
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我只担心这小宝有没有踢被子,有没有将自己的睡袋拉链拉开。萧邦那样宠他,他万一答应了小宝,那小宝半夜岂不是要被冻着了?我干脆起身,跑去那个房间,一探究竟。
客厅的沙发上,萧邦正腰板挺得直直的坐在那儿,他的目光一直看着我。“我出来看看小宝有没有踢被子。”我淡淡的说。
“他睡得很香,没踢被子,也没讲睡袋拉链解开。我答应他,只要乖乖睡觉,以后都会与他一起睡。”萧邦起身。
“你松手!”我尽量压低声音,奈何使了最大的力气,还是挣脱不掉萧邦的双手。“你再不松手,我喊人了!”
“我不松,小贝,对不起…”萧邦紧紧的抱着我,他的头低垂着,靠在我的肩颈处,小声呢喃。“对不起,我错了,真的对不起,我发誓,以后,我一定不再犯浑,不再惹你生气,小贝,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