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b0de精彩都市异能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愛下-第九百九十三章 落日黃昏分享-0l6f9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小說推薦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啊——!!”
战士们咆哮。
他们不甘!不服!
难道真的要灭亡了吗?!
战场中,嫆流着泪不断汲取凶兽的生命力,然后奋力把生命力投入到身边的族人身上。
现在就只有她还能施展巫术了,但她看起来比城墙上的巫们还要无助凄怆,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手在不停发抖,根本控制不住的抖。
芯片的戰爭 颶有梗
为什么她不能救下更多的人?
为什么刚救下的人转头就死了?
美女如雲之國際閑人
重生逆袭:肥妻大作战 木清音
她所熟悉的人在一个个死去,而她救不了他们!
酋长死了,单叶死了,雉目死了,全都死了……为什么,为什么!
“轰——!!!”
身后传来震天撼地的巨响。
嫆惊愕回头,看到羲城的城墙彻底塌了。
浑身的血液似乎在倒流。
嫆大脑嗡鸣,一瞬间都忘记自己在哪在干什么,直到被身边的战士扯过躲过凶兽的撞击,才恢复意识。
叶羲也看到了羲城城墙垮塌的一幕。
梦中的一切似在变成现实。
“嗤。”
红色石刀没入一头旱地巨章的脑袋。
又杀死一头头领兽,叶羲甩了甩发麻的虎口,回头却发现远处的蛟蛟被凶兽潮淹没,两头巨大无比的大荒真种在合攻蛟蛟。
墨色巨蟒被咬住七寸和尾部,尾巴断裂,血流如瀑。
“蛟蛟!”
叶羲怒吼。
刚一转身一股大力自背后袭来。
那是一根像矛一样粗的巨大毒刺,他刺穿叶羲破损的皮甲,刺入叶羲的后腰,然后力道不减,把叶羲整个人带得飞了起来,最后被猛地钉到一头巨兽的腹部。
.
穿越火線之生化槍神 辣椒雪碧
遥远的海岛。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看文基地】,现金/点币等你拿!
鸟语花香的森林畔,小花的根须泡在清澈的溪水中,开开心心地弯腰捡着漂亮金石。
岸上已经堆了好多堆金色宝石。
又是一块金色石头被掀开。
“咦?”
小花惊讶地发现石头底下的淤泥里埋着什么东西。
它几根藤蔓并用,将淤泥刨开,最终从底下挖出一个不小的石箱。
小花愣了愣,藤蔓尖灵活地把石箱打开,然后被里面的东西惊到了。
好多东西……嗯,几个青铜壶,打开塞子,里面装的都是异泉水?还有还多凶兽核,竟然还有一块包着蚕布的源石?
蚕布被掀开时,源石的气息泄露出来,有几只黑漆漆的鸟俯冲下来抢,小花挥舞起藤蔓,把这些敢跟它抢东西的鸟全部赶跑。
“哼!”
小花得意地哼了声,盖上石箱,小碎步轻快地跑上岸,把石箱放到岸上。
岸上全是金灿灿的宝石,把朴素的石箱也映得金光灿灿的。
一根翠绿藤蔓放在石箱上,像手指般一下一下戳着这个一看就是羲城出品的石箱,花盘不自觉望向天空。
它很快就要把金色石头捡完了。
说好捡完了石头来接它,也该来接它了吧?
这里虽然好,但它有点想家了……
骤然间,一阵难以忍受的剧痛袭来,猝不及防之下小花狠狠摔倒,它站在溪流畔,摔倒时花盘向下狼狈地砸到溪水中。
同一个契约下,战兽互相之间也有微妙联系。
它感知到,这股剧痛是蛟蛟生命垂危时传递过来的。
潺潺溪水中混杂了一滩绿液,很快又被冲干净。
小花的花盘从溪水中抬起,吐着绿色的血,身体匍匐在溪水中茫然地望着周围,然后看到那个石箱,对了,里面好像有能疗伤的异泉水。
还未等小花缓过劲来从溪水中爬起,又是一阵深入灵魂的剧痛,这一击更痛,是从它的主人叶羲传来的……
它的主人好像快死了。
“哇——!!”
小花吓得哇地大叫,声音像是尖利的哭泣声。
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它只想去找叶羲,去找蛟蛟。
它撒开根须,往小岛边上蹒跚地拼命奔跑。
一边奔跑,一边发出尖利的歇斯底里的大叫。
夕阳的光照下,小花悲伤无措的身影,惶恐得像是个快要失去家的孩子。
.
混乱血腥的战场。
叶羲被巨型毒刺贯胸而过,钉在一头鳞甲巨兽的腹部,看起来凄惨不已。
他咬紧牙关,握住胸口的毒刺,低吼一声然后一把将它拔出。
鲜血狂涌。
脊背渗出冷汗,额头青筋微凸。
身体向下落去。
快穿攻略:黑化男神,追到底
曜火記 吵吵鬧鬧
落到地上后,叶羲足尖用力一点,跳跃到鳞甲巨兽的脊背。他来不及处理贯穿胸膛的伤口,也来不及避开雨点般向他暴射而来的其它毒刺,只抡起胳膊,将红色石刀掷向那头咬住蛟蛟七寸的巨兽。
红色石刀化作一道红色流光,向巨兽疾射而去。
“嗤!”
巨兽眼睛被红色石刀刺中,发出震天痛鸣。
咬着七寸的大口松了松。
墨色巨蟒抓住机会,曲起身体避开这头巨兽,咬向另一头咬着它尾巴的巨兽。
蛟蛟的危机暂时缓解,叶羲却被那轮毒刺刺中了左臂和右腿,跪倒在了鳞甲巨兽的背上,然后被鳞甲巨兽掀飞出去。
“唳——!”
鸑鷟发出凄厉刺耳的鸣叫,向地面俯冲而来。
巨大的双翼铲飞了那些永远也杀不完的凶兽,在凶兽潮中准确地抓起蛟蛟和叶羲,然后一扇翅膀,向天空冲去。
叶羲用最后的力气,从鸑鷟的爪子爬到背上。
躺在鸑鷟宽阔温热的脊背上。
叶羲艰难地拔出自己左臂上和大腿上的毒刺,黑色的毒液泂泂涌出,染脏了鸑鷟的羽毛。
这毒刺上的毒是见血封喉的剧毒。
不过恙部落给的解毒虫在不停发挥作用,所以没一下子毒死他。
叶羲给自己喂了一大把解毒的豆子,见自己的巫力恢复了些,开始用巫力治疗自己。
他体表漫起朦胧的翡色曦光。
胸口、左臂、大腿上的血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弥合。
鸑鷟展开双翼,在天空缓慢滑翔。
底下是震天撼地的凶兽怒吼声,残酷的满目疮痍的战场,是破碎的家园,是大吼着不愿放弃的战士,是不断死去的人类和战兽。
意识海中的火点……一簇簇地熄灭。
雪崩般的无力感席卷过来,将叶羲淹没。
他疲倦地躺在鸑鷟背上。
此时正是黄昏,辉煌壮丽的落日一点点往下沉,血色一层层将天空晕染。
叶羲看着看着自嘲地笑了笑。
“可真应景啊……”
战友重逢 莫言
他闭上了眼睛。
或许,这就是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