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h7d超棒的都市言情 闢道立心 線上看-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夢境之會,新約之議熱推-vttym

闢道立心
小說推薦闢道立心
姜琦皇子出中都城,冒风雪,涉山川,收灾民千万之巨,使得这场前所未有的寒潮的影响减弱到最小的程度。
姜琦皇子不畏艰险,于国有大功,于其自身而言,民心所向,众望所归,为自己日后登基铺平道路,如今关于他资历不高,生长于深宫之中的经历也不再有人提及。
这等程度的天灾,即便是换做久经沙场的老将,纵横捭阖的丞相,也未必能够如姜琦皇子这般,不生大乱。
但是在中都城发生变乱之后,关于姜琦皇子骄奢淫逸,故意克扣粮食使灾民饿死的消息也传了出来。
民心所向,众望所归,必然为某些人所嫉恨,少不得要加以抹黑,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如是而已。
饿死人自然不假,但是这等程度的天灾,想要一个人也不死,你在做梦呢?即便是再好的医生也不敢担保能够将所有的患者救回来。
很多人连两利相权取其重都无法做到,更何况是两害相权取其轻,轻重不分,大小不论,这是蠢。
不过更多的人是明白这个道理的,但是他们装糊涂,目的明确,就是为了搞黑姜琦皇子,这是坏,为了一己私心,不顾现实人情。
换做其他时候,遇上这等天灾,之后的发展结果,一定是灾民四处游荡,各地州府也不开仓放粮,而后灾民之中有人振臂一呼,开始武装反抗朝廷的征程,搅乱天下局势。
事实上,如果没有姜琦皇子的出面维持,事情也的确是依照这个发展轨迹变动的。姜琦皇子敏锐地看出这场天灾是他自身最好的机会,甘冒风险,毅然出征,方才改变这个大局。
事实才是说服所有人都最好方式,嘴上说说谁都会,谁知道你是不是赵括之流,只会纸上谈兵。
经此一事,姜琦皇子证明了自己,将自己展露在了天下舞台中央,在天子驾崩之后,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主角,众望所归。
但是此番救灾,姜琦皇子身上最大的短板并没有补全,便是对军队的掌控力度,谁也没有料想到天子驾崩地如此突然,以至于不得不让人心生遐想。
天子令姜琦皇子在一旁参政,分了一些政权,但是军权一直没有分出来,军权是皇权的基础,在天子没有暗示的前提下,姜琦皇子也不敢贸然插手军中之事。结果便是今日之被动,中都城之事,几乎没有一点办法。
盛大的光环之下,掩盖着无穷无尽的杀机,便是稍稍露出一道缝隙来,都惊世骇俗。
在这等境地之下,姜琦皇子数夜将睡未睡,生怕一朝睡去,就再也醒不来了。而这一回,困倦至极的姜琦皇子终于进入了梦乡,吴毅没有放过这个机会,神念如丝绪一样,飘入姜琦皇子的梦境之中。
在梦境之中,吴毅以帝王之象出现在姜琦皇子面前。
“你是何人?”姜琦皇子见到吴毅突兀出现,只觉无比地熟悉,又无比地陌生,第一感觉除却警惕之外,还有说不上来的厌恶与反感,甚至于有杀机酝酿。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粉基地】抽红包!
毕竟,吴毅昔日可是夺了他的气运,才能够在大极王朝之中闹出如此多风浪来,若是没有磅礴气运庇佑在身,不知道要死多少次。若不是吴毅夺了姜琦皇子的气运,天命轮转,姜琦皇子早就出生了。
夺气运的仇人,这便是姜琦皇子心目之中,对吴毅生出莫名其妙的反感甚至于杀机的缘由。
反感归反感,生长在帝王之家,气运回归之后,姜琦皇子也有收获,便是继承了吴毅的心智,心中杀机再强,面上也是不露声色,伪装地极佳。
“吾乃西海之主,昔日与大极天子有约,今大极天子已死,需另立新约!”
來小靜:女推拿師 蘇州李明誠
锋行三国 苍山浅陌
姜琦皇子眉头微皱,西海有神主出现,这事他是明白的,但是是否与先皇有约,他就不敢确定了!
吴毅知其心意,张开大袖,法力运转,将前番自己与先皇对话的情形再现在姜琦皇子面前,情形九真一假。
“安知非诈我耶?”姜琦皇子一脸的质疑,吴毅挥袖这么一展,谁知道真假,难不成找到先皇残魂求其授予前事吗?
異世霸天錄
“你若是不信,我自与他人订立新约!”吴毅嘴角上扬,在这场谈判之中,他是主角,姜琦皇子连位置都没有坐上去,谈判的资格严格来说都没有。
时间间隙之三重世界 孽小米
自己这个时候来找他,背后深层的意思,便是支持他为新皇,这拥立之功,不知道姜琦皇子愿意付出什么代价来?
言罢,吴毅身子逐渐变得暗淡下来,如烟似雾,有离去之象,只有吴毅嘴角那自信从容的笑容,镌刻在姜琦皇子的心中,挥洒不去。
聞香識鬼
姜琦皇子眼见吴毅就要从梦境之中离去,哪怕是明知道吴毅这是故意为之,要加价,哪怕是明知道这个时候谁先开口谁就输了一半,但也无有他法。
穿越之绝色妖妃 君子颜
正如之前所言,他连大位尚且未曾坐得,这个谈判资格都很勉强,吴毅愿意和他谈可以,不愿意和他谈,换一个选择也是随意至极。
以其影响力,未必主宰胜负手,却是一个重要的砝码,不说倒向敌人,至少要维持中立才是。
在吴毅的身影几乎消散无形的时候,姜琦皇子开口了,“父皇与你订立了什么条约?”
只是,等了许久,也没有得到回应,仿佛吴毅真的放弃他了一样。
欲擒故纵,姜琦皇子也不急,静静等候,作为弱势的一方,就需要明白自己的地位才是。
撂了姜琦皇子一刻左右功夫,吴毅才再次显化而出,这一次,吴毅在姜琦皇子的脸上,看不出一丝不满,甚至连猜忌提防的姿态都没有,好像老友再见一样。
这般心机,忍辱至此,何愁大事不成?在心头夸了姜琦皇子几句,但是并不会改变吴毅的想法,作为邻居,这个时候可以空手套白狼,而日后想要获取这种利益不太现实。
机不可失呀!
得罪便得罪了,本就是交易而已,吴毅支持姜琦皇子同样是要付出代价的,要点好处才是常理,不要好处反而让人觉得心怀不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