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aubl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神聖羅馬帝國 線上看-第一百零三章、諜海風雲熱推-ovwhh

神聖羅馬帝國
小說推薦神聖羅馬帝國
任何公开的秘密,那都不是秘密。囤积普通的战略物资,贴上援俄的标签也就罢了,军舰这种大家伙根本就保不了密。
关注公众号:书粉基地,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藥醫的悠然生活(完結)
找个隐蔽港口,秘密生产更是笑话。今时不同往日,现在的战列舰动则上万吨,需要调动的人力、物力一大堆。
除非神罗玩儿闭关锁国,要不然正常的商品流动一旦上了规模,根本就保不了密。
藏着掖着,那都是小孩子的想法。在现实中,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自由贸易时代,加快了商品、资本的流通速度,同时也为间谍潜伏创造了条件。
自从俄奥海军协定签订,神罗各大造船厂就成为了间谍们关注的重点。
直接入内查看,自然是不可能的。这么蠢的间谍,早就在上个世纪被淘汰了。
现在大家都学会了从旁侧击,比如说:通过统计每天进出船厂的工人数量、运输车辆,原材料市场的价格波动,进行分析得出结论。
准确率自不用说,比猜谜语高不了多少。原材料是运进去了,可是究竟拿来干了什么,这就不是外界能够知道的了。
造船厂不光造军舰,同样也会造商船。就算是造军舰,同样无法确定要建造什么规格的军舰。
因为情报失误,做出错误判断,不列颠也不是经历一次两次了。除了少数时候是真失误,更多的时候都是皇家海军故意失误。
遥想前面的几次军备竞赛,维也纳政府每次都有一个野心勃勃的造舰计划,虽然没有虎头蛇尾,但是造舰时间都会延长那么“亿点点”。
同样的造舰计划,用两三年完成和用十几年完成,那完全是截然不同的概念。
技术是不断进步的,军舰这玩意儿,那是越晚建造,性能越优异。
在某一段时间,扎堆建造军舰,看似很威风,实则却是放弃了优化军舰性能的机会。
吃一堑,长一智。
上当的次数多了,英国政府也吸取了教训。不管皇家海军说得多么严重,伦敦政府都要先调查清楚,再决定是否跟进。
这次也不例外,在收到俄奥两国签订的海军条约后,英国政府第一时间下令——查。
……
汉堡,自从神圣罗马帝国完成统一后,这座古老的港口城市,就一跃成为了神罗的造船中心之一。
尤其是神罗组建北海舰队之后,汉堡的重要性更是进一步提高,成为了北海舰队的军舰生产和养护地。
战略地位上去了,关注的目光也就多了。作为海军情报处的一员,卡巴就被派驻到了汉堡自由市,搜集神罗海军的军舰建造情报。
毫无疑问,相对于绝大多数同行而言,卡巴负责的搜集军舰建造情报,这绝对是一份美差。
不同于一般人,卡巴没有直接去盯着造船厂,而是选择在钢铁批发市场开了一家咖啡馆。
刚开始的时候,卡巴还是非常认真的记录资料,仔细研究分析。结果因为判断失误,递交的情报失真,被上级批得狗血淋头。
连续几次失败之后,受到打击的卡巴,也消极怠工了起来。提前做出判断风险太大,那就干脆等军舰下水了再汇报。
消息确实滞后了一点点,但是准确率却达到了百分之百。何况再慢,那也比伦敦的报纸快不是么?
虽然没有得到过表扬,但是卡巴也没有在挨过批。意识到了在上级眼中,无过便是功后,卡巴的斗志彻底没了。
受益于神罗经济的快速发展,卡巴在情报搜集上没有多少建树,反倒是经营的咖啡馆生意兴隆。
如果不是海军情报处还发着一份补贴,隔一段时间需要汇报一次消息,估计他都快要忘了自己是一名情报人员。
可惜事情总是事与愿违,当卡巴不想努力的时候,上级的命令却来了。
理论上来说,如果俄奥海军条约是真的,为了方便交付,那么军舰建造地多半应该在北边。
作为派驻汉堡的情报人员,卡巴接到的命令就是:搞清楚当地几家造船厂,是否有承接军舰建造,以及军舰的规格。
总之,情报那是越详细越好。至于怎么搞到情报,那是下面情报人员的事,上级是一概不管。
合上了圣经,烧了翻译出来的小纸条,卡巴只剩下满脸的苦涩。
在汉堡这么多年,他自然也不是白过的。下线自然发展的有,只不过从来都没有启用过。
我的疯狂游戏史 我是小超
确切的说,这些下线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不列颠情报人员。和卡巴之间的联系,那也只是普通朋友关系。
唯一的不同之处,在于这些人大都船厂的工作人员,或者是因为各种原因能够进出船厂的人员。
好吧,就是为了多领几分薪水。干情报工作的,一般都是单线联系,下面具体有多少人,伦敦根本就不清楚。
想要核实都做不到,因为一查就会导致潜伏的人员身份泄露。稍微头脑灵活点儿的,都会多领几份薪水。
造假一起爽,事后火葬场。
现在卡巴就有点儿赶赴“火葬场”的感觉,或许是因为平常表现的太过优异,以至于上级高估了他的能力,下达了这份近乎不可能的完成的命令。
汉堡的造船厂,有没有承接军舰建造任务?
庶女謀,我本有毒 喵了個魚的
不用脑子想,卡巴都可以回答——有。每年都会军舰订单,区别只在于订单规模大小。
甚至要搞清楚,建造军舰的数量都不难,从周边入手总会有蛛丝马迹流露出来。
麻烦是在于搞清楚军舰的规格参数,这玩意儿就没法弄了。估计不等把参数打听出来,警察就先找上门了。
莫说是外面的,就算是造船厂的工人,也不知道军舰的具体参数。在军舰下水之前,知情者都是个位数,想要收买都知道该从何下手。
困难再怎么大,卡巴也必须要去查,这是死命令。
领了海军军情处这么多年的俸禄,现在到了为不列颠抛头颅、洒热血的时候,怎么可能容许他退缩。
望着熟睡的妻儿,卡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躲不过去了,对待叛徒任何组织都不会手软。
一夜无眠。
次日,卡巴强打起精神,重新捡起被荒废了旧业,开始留心车辆的进出。
可惜今时不同于往日,伴随着航海业的蓬勃发展,造船业也跟着水涨船高。
最为突出的就是对钢铁需求量,汉堡钢铁批发中心,每天都有成上千吨的钢铁出入,其中大部分都流入了造船厂。
时至今日民用商船也在大量使用钢铁,纯粹从钢铁消耗量,判断是否建造军舰,早就已经不合时宜。
情报工作最忌讳心浮气躁,倒底是接受过专业训练的,卡巴的心态还是很平和的。
……
抱着小儿子,逗弄了一会儿,卡巴故作淡定的说道:“亲爱的,晚上有个酒会,需要应酬一下,不用给我留饭了。”
往常的时候,这种社交应酬他都是带着妻子一起去的。不过现在不行,重操起了旧业,卡巴可不想把家人也牵连进去。
明末不求生 宇文郡主
虽然有些疑惑,不过看了看孩子,妻子没有说什么,只是嘱咐道:“早点回来,莫要喝太多。”
“知道了。”
卡巴回答道。
中年夫妻的感情,往往就是这么朴实无华。简简单单的几句对话,实则饱含了无尽的关心。
驾驶着爱车缓缓驶出,卡巴的心不平静了。汉堡虽然是自由市,但是不等于神罗的反间谍能力就弱了。
所有人都知道,现在是神罗和不列颠争锋的关键时刻。赢了大家一起享受红利,输了那就要一起过苦日子。
某种意义上来说,现在也是神圣罗马帝国最团结的时候,社会各阶层都在等待着接收不列颠的遗产。
自由市也不能例外,许多错过了神罗大发展的人,都在磨拳擦掌,准备在这最后一波中大展拳脚。
在这种大背景下,间谍的日子自然不好过。一旦露出了蛛丝马迹,随时都有可能被人拿去换功劳。
要知道在神圣罗马帝国功勋是可以积累的,这玩意儿绝对没有人会嫌多。
再好的朋友,也经不起利益诱惑,尤其牵扯到了国家民族利益,那就更不用说了。
伴随着夜幕降临,酒会也拉开了帷幕。心不在焉的卡巴,端着酒杯一动不动,仿佛是陷入了魔怔一般。
“砰”。
酒杯碰撞声,将卡巴拉回了现实世界。耳边已经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怎么了,我的朋友。你今天的精神状态非常不对,莫非是遇到了麻烦?”
打量了一下来人,卡巴镇定的回答道:“没事,我只不过昨天晚上没睡好,今天状态不佳。
不比从前了,人这一上了年纪,干什么都精力不济。
想当年熬上三天三夜,我都能够打起精神来,现在一个晚上都顶不住。
对了,怀特。你最近在忙些什么,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看到你了。”
经过这么一打岔,怀特也不好意思刨根问底:“那你可要保重身体,人到中年我们已经折腾不起了。
你看我,再忙都不忘休假。最近船厂的任务,那是一个比一个急,我不还是抽时间出来放松一下。”
言者无心,听着有意。
一句“船厂任务重”,让卡巴联想到了很多。只不过他清楚这位看似大大咧咧的朋友,一旦涉及到了保密条款,口风那是绝对的紧。
为了不引人怀疑,卡巴故作外行的试探道:“放心吧,我可知道注意身体。要不是孩子半夜闹腾,我也不至于失眠。
反倒是你,工作任务重,那就多分给徒弟们干。
正好年轻人需要锻炼的机会,多给他们点儿机会,你也能够轻松一些。
不要搞得紧张兮兮,连日常活动,都不参加了。”
把工作分给徒弟们干,怀特也想这么干。甩手掌柜谁都想当,可惜现实是残酷的。
刚刚从学校毕业的学生,没有任何工作经验,重要工作任务,怀特可不放心交给这些初出茅庐的小子。
翻了翻白眼,怀特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你意味是冲咖啡啊,是个人都能干。
我的工作是造船,建造全世界最先进的船。采用的每一项技术、每一份方案,那都是经过多次验证、推敲之后,才最终确定的。
莫说是那帮小子了,就连我这个老工程师,很多时候都只能跟着打打酱油,负责一些简单的工序。
……”
不等怀特把话说完,卡巴就打断道:“别说了,和我扯这些专业性的东西,没有任何意义。
有这些功夫,我们还不如研究一下……”
提前结束了话题,那是能够打听出来的消息,现在都知道了,更深层次的东西怀特根本就不会说。
与其冒着暴露的风险深入探讨,还不如见好就收,继续扮演好他这位咖啡馆老板的角色。
至于任务,把刚才的谈话深入解读一下,已经足够写一篇报告了。
结交了这么多年,对怀特在造船厂的地位,卡巴还是有几分了解的。
虽然不是数一数二的大人物,那也是绝对的核心工程师。绝大部分船舶,怀特都是独立主持建造。
要他这位核心工程师打下手,那只有一种情况——建造军舰,并且还不是一般的军舰。
确定了一艘超级战列舰的建造地点,这份情报已经足够应付一阵子的。至于具体参数,那完全可以推说“尚未确定”。
不是开玩笑,很多军舰在建造之初,参数性能就只有设计师和海军部高层知道,船厂的工程师们最多也就根据经验进行大致判断。
经验这玩意儿,无疑是不靠谱的。造船技术在进步,同样的军舰块头,排水量往往也是天差地别。
涉及到了吨位利用率,哪怕只是提高几个百分点,最后军舰的参数都是天差地别。
卡巴可以负责任的说,找专业人士进行分析判断,准确率也不会比他这个二把刀推算的高多少。
回到家中,进行了一番抓耳捞腮的深思后,卡巴在纸上写下了克鲁特造船厂,疑似接到超级战列舰订单一艘,排水量大约在“25000吨~28000吨”。
停顿了片刻功夫后,卡巴又将排水量判断划掉了,只留下疑似超级战列舰一艘。
情报嘛,肯定不能一次性全部递交上去。只有细水长流,才能够让上级知道他们一线的苦。
不求拿到多少奖金,卡巴只是期待着少接几个任务,减少自己暴露的风险,以便能够平安的退下来。
至于在内部经常受到表彰的“情报精英”,看起来确实是风光无限、前途无量,可是卡巴清楚这些情报之星,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换人。
虽然上面没有给出解释,卡巴也知道是怎么回事,无非是工作的时候太过卖力,在搜集情报过程中给暴露了。
作为一个见不光的组织,情报人员一旦暴露身份,不仅仅只是意味着任务失败,同样也意味着生命终止。
如果是小国、弱国,凭借不列颠的名头,还有可能被捞出来。
要是落到了大国手中,除非是遇上了有良知的老大,或许还有可能在情报人员交换过程中回国,否则就是什么时候踏入地狱之门的问题。
在多年的情报生涯中,卡巴已经见到了太多人世间的残酷,不想把命运交给别人。
……
有咸鱼情报人员,同样也有奋斗型情报人员。伴随着伦敦政府的一声令下,不列颠的几大情报组织,都活跃了起来。
具体表现就是,在最近一段时间里,神罗警方逮捕的间谍数量屡创新高。
事实再一次证明了,“多做多错,不做不错”的真理。
莫说是在20世纪初,纵使到了21世纪,间谍潜伏也是非常容易的。
可以说只要不搞事情,根本就没有办法鉴别谁是间谍。暴露往往只有一种原因,那就是“动了”。
有付出就有回报,虽然情报人员暴露了不少,但是对比传回去的情报而言,还是值得的。
唐宁街,首相官邸中。
望着手中那从各地汇聚而来的情报,坎贝尔首相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了起来。
最担心的情况还是发生了,神罗确实开始了疯狂造舰,只不过建造数量不是明面上的8艘超级战列舰,而是13艘。
飞驰小子
这个数字的真假,一时半会儿还没有办法核实。但无论是8艘、还是13艘,这么多超级战列舰一旦服役,都会打破不列颠的海权优势。
神罗和不列颠不一样,作为一个陆权国家,只要有五分把握,维也纳政府就敢在海上玩儿梭哈。
赌赢了世界霸权,赌输了大不了窝在地中海努力五年,再来第二次决战。
这是不列颠万万不行的,莫说是皇家海军战败,哪怕只是两败俱伤,不列颠都会从天堂跌落到地狱。
在确定神罗开始爆军舰之后,留给英国政府的选择就只有一条路——跟进。
不光要跟上,并且还要建造更多的军舰出来,以保障皇家海军的优势地位。
至于俄奥海军协定,坎贝尔直接当是放屁。就算是协定是真的,维也纳政府也按照约定履行。
可一旦霸权战争爆发,神罗海军也可以先行征用,等打完了再移交给俄国人,难道沙皇政府还能够说“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