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六百九十九章 人間分享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呼……呼……”
阵阵寒风呼啸着,穿过街道。
渐深夜色下,盏盏路灯沿着街道亮着,
街道边的一家家店铺渐收拾着东西,熄灭了灯火。
道路上车辆渐少,街道旁的寥寥些行人,也裹紧着衣服,在寒风下,埋着头匆匆走过。
这座繁华热闹着的城市,渐在渐深夜色下,安静下来。
……
沿着街道旁,踩着路灯往地上映着的灯光,廉歌挪着脚,往前走着,看着沿途的景象。
肩上,小白鼠还立着前肢,转动着脑袋,朝着四下张望着。
“……回家喽,回家喽……”
“……跑慢点,别摔着了……”
一个男孩牵着自己父亲的手,朝前跑着,男孩的父亲跟在身后,任由男孩拽着,跟着跑着,护着自己孩子。
父子从廉歌身侧跑过,话语声在身后渐远。
“……好,我知道了……妈,你放心吧,票早就买好了,明晚上我们肯定就能到家……”
挪着脚,廉歌走过一家便利店门口,一个男人一只手里提着个摆在便利店门口的宣传招牌,一只手拿着手机,一边笑着打着电话,一边收拾着东西往便利店走着,
“……想吃什么啊……老婆!妈问你明天想吃点什么,她给你煮。”
男人走进到便利店里面,又朝着便利店门口同样收拾着东西,正往便利店里搬着空了架子的个女人喊了声,
“……吃啥都行。”
女人笑着,应着。
“那让妈煮点饺子吧……妈,你给煮点饺子吧……”
挪着脚,廉歌从这家便利店走过,随着阵阵寒风在耳边响着的话语声渐远。
“……好,我马上就回来了,你收拾完东西就睡吧,不用等我,明天还得赶车呢,我这还得要回儿才能到屋呢。”
摆在路口的个小吃摊位,摊主望了望冷清下来的街道,拿着电话打着,笑呵呵着说着,再往出摊的车上,收拾着先前摆出来的凳子,折叠桌子,
“……对了,娃想要的那个篮球你别给他忘了,上回打视频,听他讲篮球的时候,他那眼睛珠子都在放光……还有给咱妈带得那件袄子,给爸带得那件大衣……都收拾好了……好了,我挂电话了,你睡会儿吧,明早一早还得赶车……”
摊主挂点了电话,搓了搓寒风下有些被冻得发僵的手,再转过身,麻利往出摊的车上收拾好东西,开着车,从廉歌身侧驶过,在廉歌身后渐远。
……
远处,栋栋高楼里,一家家屋里的灯火渐熄灭了些。
街道上,许久才有些车辆驶过。
头顶上,被城市灯火映着有些发亮的夜幕中,月亮高悬着。
已是深夜。
“……老板,你看看……”
“……不用看了,都是熟客了,给了就成了。”
“……诶,等等,怎么还给多了,一碗面加个煎蛋也就七块钱,怎么还给了十块钱,你等等,我把多得钱退给你。”
“……不用退了,老板,在你都吃了好几年了,这马上就要过年了,你让我也大方一回,就当是过年的红包,讨个彩头。”
走至有些年头巷子的巷子口,巷子里,一家家店铺大多都已经关了门,
就剩下巷子口,一家面馆里,还往外,映着灯火。
面馆里,先是走出个年轻男人,紧跟着,店铺里的老板,一个老人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几块钱零钱,叫住了年轻男人,要退钱给他,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年轻男人笑着,摆了摆手。
“……那成,那就谢谢了啊。”
老人听着年轻男人的话,笑呵呵着,也应了声。
“……那老板我就走了啊,先提前祝你新年快乐啊。”
“……快乐,快乐……也祝你新年快乐。”
年轻男人再摆了摆手,笑着走远了。
老人笑呵呵着,应着,看着年轻男人走远,再站了站脚,将那几块钱重新收进了兜里。
转身要往店里走,看到了廉歌,又再顿住了脚,
“小伙子,要吃点什么吗?”
笑呵呵着,老人招呼了声,
没等廉歌说话,廉歌肩上,小白鼠立起了前肢,朝着店铺里张望着,眼馋着,
看了眼小白鼠,廉歌微微笑了笑,
挪着脚,廉歌走进了这面馆里,老人也跟着,重新走回了店里。
面馆里,靠着墙两侧,各摆着两张木桌子。
桌子过去,隔着道砖砌贴着瓷砖的墙,墙旁边有道门,靠着另一侧,有个窗户,
窗户窗框漆着的漆色已经有些褪去,显得有些斑驳,
透过窗户,可以看到窗户后是个不大的厨房。
窗户顶上,一个算是菜单的塑料板贴在墙上,写着些店里能做得的菜。
“来碗牛肉面吧。”
看了眼廉歌出声说了句。
“……成,小伙子,你稍微坐坐,我这就去给你下。”
老人点了点头,应了声,招呼着。
面馆里,已是深夜,除了廉歌,已经没其他顾客,
只剩下先前那顾客吃过的面碗还摆在靠里的张桌上,还没来得及收拾。
随意选了个位置,廉歌在靠门这侧的张餐桌旁坐了下来。
老人先是招呼了声,再走过去,把先前面碗收拾了,往着厨房里走了去。
……
“……小伙子,先喝口热水吧。”
把厨房里,架着锅的燃气灶火点燃,老人站了站脚,又从厨房里提了壶热水,拿了个杯子出来,放到了廉歌身前,
“谢谢了。”
廉歌道了声谢,提起水壶,往杯子里倒了杯热水。
“……小伙子你先坐,水开了,我去下面……”
老人摇了摇头,站了站脚,朝着面馆外望了望,又再回头,朝着厨房里看了看,挪着脚,朝着厨房里走了去。
走进厨房,老人从旁边抓了把面,放进了水开了的锅里,拿着双长筷子,在锅里轻轻翻着,锅里的热气往上升腾着,溢散弥漫在厨房里。
坐在桌旁,廉歌端起水杯,喝了口水,看了眼老人,再转过了视线,看了眼这面馆里,
面馆里,摆着的四张木桌已经有些老旧,带着不少坑洼,却擦拭的很干净,
两侧墙上,墙面的墙灰已经有些斑驳,地上,贴着的瓷砖也显得已经有些坑洼。
顶上的白炽灯缀着,带着些积年累月下来的黑灰油污。
往下挥洒着些灯光,往着面馆外也映着些灯火。
“……小伙子,给。”
从锅里捞起了面,放到了碗里,再从旁边锅里盛了勺臊子,老人端着面,重新走出了厨房,将面放到了廉歌桌上。
“……桌上有醋可以加,小伙子觉得味道不合适的话,厨房里也还有些其他调料,可以添。”
面溢散着热气,往上萦绕,升腾着。
老人再笑呵呵着招呼了声,站了站脚,重新往厨房里走了进去。
点了点头,廉歌拿起筷子,挑起了面碗里的面,吃了口。
永夜支配者 肃冬
厨房里,已经煮好了面,灶上的火却没关,老人又再接着忙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