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緣定你-【鎖】 該章節已被鎖定鑒賞

緣定你
小說推薦緣定你缘定你
疾控中心每天进出大门上下班的工作人员特别多,那会儿司华悦才来这里上班还不到一个月,对林护士这样一个普通的护士,她并不曾过多关注。
林护士最初给司华悦留下印象是因为她在外面租房住,再有就是她鼻梁上那颗异于常人的红色的痣。
那颗痣很难不让人注意,因为一般人面上的痣多为黑色,而她的这颗痣像是从皮肤下渗出的一滴血。
与人对视时,对方的视线一般都会先看向那颗痣,然后再看她的眼睛。
除了这颗痣比较引人注意外,林护士身上再无异于常人之处,普通的长相,普通的身材。
眼前的林护士跟司华悦印象中的那个人的形象大相径庭。
以前的林护士身材纤细,可眼下这个人却身材臃肿,一身的赘肉看着少说也有一百八十斤,而她的身高却仅有一米六。
所以,整个人看起来像一个大肉团立在洗手间里。
如果不是因为看到了那颗痣,司华悦差点没认出来这人是谁。
“她没有恶意。”仲安妮小声说,然后低头抚摸笑天狼,阻止它冲洗手间露出凶相而让头顶的监控发现异常。
司华悦扭头与仲安妮对视了眼,仲安妮微点了下头,示意她可以放心进去跟林护士交谈。
“我上趟厕所。”司华悦说完便闪身进入洗手间并将门关闭。
“我以为你死了,”进去后,司华悦站在盥洗台前,看着眼前的林护士,很直白地说。
“有什么话赶紧说,我只听重点和实话,别啰嗦,别撒谎。”
林护士沉默了少顷后说:“先前加害仲安妮的男人已经死了,我来,是想来寻求你的帮助。”
瘦猴男这么容易就死了?司华悦有些不敢相信,问:“怎么死的?”
“被他自己研制出的解药毒死的。”林护士说。
“尸体呢?”司华悦问。
“在郊外的一间仓库里放着。”
“你怎么变成现在这副德行?别告诉我你也中毒了。”司华悦接着问。
“是的,但你放心,我体内的毒并不具有传染性,不然我也不会来这里找你。”
“继续说。”司华悦催促。
司华悦觉得这个人应该交给顾颐处理,她不善于审问和诱导对方说出更多的细节,毕竟此刻因为甄本的原因,她有些心不在焉。
网游之杀神传说 梦碎已逝
“你愿意帮我吗?”林护士恳切地问。
镜花传
“帮你?凭什么?凭你与瘦猴男勾结加害我的朋友?”司华悦用嘲弄的口吻问。
“不,我从未有过害人之心,如果那天不是因为他们用我父母的命要挟我就范,我甚至想过报警。”林护士说。
司华悦嗤笑了声。
不善于审问,不代表没有脑子。
单位提供免费食宿,她却要出去租房住,奉舜房价高居全国首位,租房的价格也很高。
所以,这个人从来疾控中心上班的那一天开始,就带有明显的目的性。
至于她当日为何要暗地里提醒仲安妮,或许是她预见到了今天的这一步,给她自己留下一条退路,让今日的司华悦承她当日的情。
这说明她是一个有远见和心机,且聪明的女人。
可她却低估了司华悦的智商和应变能力。
司华悦乐于助人,但却从不帮助失去良知的人。
“那你现在不该来找我,应该向警方或者闫主任求助,我既不是警察,又不是医生,我帮不了你。”
司华悦说着拿出手机调出顾颐的号码。
“别!”林护士慌忙阻止。
“怎么了?瘦猴男已经死了,你还怕什么?”司华悦冷嗤了声,问。
网游之所向披靡 七颗蓝莓
“要挟我的,并非是他,他只是一个奉命行事的小喽啰。”林护士的神情有些黯然。
“对不起,我不想帮你。”司华悦不想在这里继续听她撒谎,“看在当日你曾暗示过安妮的份上,我不报警抓你,你走吧。”
“我……除了这里,我已经没有别的去处。”林护士垂首前,司华悦见到她的眼圈红了,似乎想哭。
“慌撒得越多,对你生命的侵蚀越大,奉劝你最好实话实说,不然,你的退路只有黄泉。”
司华悦的耐心告罄,伸手拉开洗手间的门。
“我身上带着一副母毒。”林护士在司华悦转身前,语速极快地说出这句话。
砰——
洗手间门再次关闭,因用力过猛而发出巨大的声响。
司华悦返身将毫无防备的林护士双手反剪摁压到盥洗台上。
“你要干嘛?”林护士面现惊慌地问。
“东西放在哪儿?你最好不要让我动手搜,不然你会很难堪。”
司华悦手大,力气大,林护士再胖,她也能单手制住她,腾出另外一只手搜身。
“呵呵……”林护士放弃挣扎,软软地趴在盥洗台上,“你搜不到的。”
刚才的动静太大,外面的仲安妮不放心地开门准备进来。
当看到眼前这一幕,她不禁呆愣住,“华悦。”
“安妮,出去,她中毒了,防止传染,立即让闫主任过来。”
说完,司华悦想起还在抢救中的甄本,遂改口道:“你先出去等着,一会儿我亲自打电话。”
即将立夏,所有人都穿着单衣,市里一些爱美的男女甚至早已穿出了夏装。
可林护士身上依然穿着冬衣,外面是一件薄棉衣,里面一身加厚的保暖衣。
她很怕冷!
联想到当日的瘦猴男也惧冷,司华悦内心一凛,暗道不好。
刚才光顾着去分析她话里的水分了,没有留意到她异常的穿戴。
林护士冷笑了声说:“司华悦,如果我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就不会轻易过来这里找你。”
飞红万点 海峰
司华悦粗鲁地将她的外套扯下来,“从进洗手间我就跟你说过,让你说实话,可你偏要用你低廉的智商来考验我的耐心。”
一边说,司华悦一边撕扯她的衣服。
保暖衣是套头的,司华悦用膝盖顶住她的腰身,防止她挣脱,双手并用将她的保暖衣扯下来。
谁知,随着保暖衣一起脱下来的竟然还有她的假发套。
看到眼前的林护士,不禁会让人联想到《功夫》里的火云邪神那一头稀疏凌乱的枯发。
整个头顶都是秃的,只有鬓边和脑后有丝丝缕缕的头发。秃的部分头皮油亮,明显是发根死亡,再无生发的可能。
保暖衣里她还穿着一身紧身的秋衣裤,而此时的她已经开始冷得发抖。
每脱下一件衣服或者裤子,明知不会轻易找到,但司华悦依然会用手仔细地捋一遍。
从里到外,从上到下,甚至连袜子和鞋子都搜了,也没找到。
司华悦一度怀疑她是否在撒谎骗她,真希望现在马哈在。
赤足站在地上的林护士浑身抖索得跟筛糠一样,话都说不全了,“我、我、你、你把、衣服……”
司华悦留意到,她的双臂始终环抱着那两颗硕大的篮球。
见司华悦在盯着她的篮球看,她微侧了下身,躲过司华悦的视线。
司华悦脑中灵光一闪,近前,蛮横地抓住她的两只胳膊,在她颤声怒骂和挣扎中,将她的双臂抬起。
当看到她腋下并不怎么明显的一道疤痕时,司华悦嘴角扯出一丝嘲讽的笑意。
手机振动,司华悦松开抓着林护士胳膊的手,将手机从兜里掏出,闫主任的。
林护士冷得牙齿打颤声从嘴角溢出,她知道司华悦已经发现了,她颤抖着双手,从地上捡起衣服,一件件地往身上穿。
“怎么还没过来?”闫主任少有的大嗓门。
“我在仲安妮病房,林护士在这里,她中毒了,跟当初那个瘦猴男一样,怕冷,她说她身上有一副母毒,我正在搜身。”
司华悦言简意赅地将自己未能过去的原因讲给闫主任听。
“我马上带人过去。”闫主任一听有母毒,立马来了兴致,也不管甄本的死活,直接喊了他的亲信往仲安妮这边赶。
“主任,那个老外如果死了,会影响我们两国……”一个身穿防护服的医生快步追赶上闫主任,附在他耳边小声提醒。
“放心,他还能再撑半个小时,这时间足够用了。”闫主任说完,直接跑起来,可防护服局限了他的步速。
拿出手机,他一边往外跑一边拨通顾颐的电话,“顾队长,来了条大鱼,身上有母毒。”
顾颐被闫主任说得有些糊涂,“什么大鱼?”
“林护士回来了,正在仲安妮的病房里,说是身上带着母毒,小司正在搜身。”闫主任气喘吁吁的声音里带着难掩的兴奋。
顾颐略一沉吟,问:“是她自己过去的?”
“可能吧,我还没见到人,刚接了小司的电话。”
“她是怎么进去的?你们不是已经将她的指纹和虹膜记录都抹掉了吗?她进出大门是走着进去的,还是随车进去的?如果是走着进去的,门卫没发现?如果是随车进去的,乘坐的是谁的车?”顾颐快速提醒。
已经走到重症区门口的闫主任放慢脚步,被顾颐这一提醒,他突然觉得不好。
“立即封锁疾控中心所有的出入口,禁止任何人出入!”顾颐说:“给外面的驻军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