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otm0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靈瀾俠影 線上看-第139章:靈兒隱匿莫明語。鑒賞-3w1g2

靈瀾俠影
小說推薦靈瀾俠影
梨花苑外围山道中途,一人影飞奔而来,先发制人,落在陆灵儿身前二十余步停下,转过身来,发出一声话语,语气阴冷而坚决。
“站住!”
“沈铎?怎会是你?你想怎样?”
陆灵儿见来人正是沈铎,站在原地,愣住了。
她不用思量,就知道沈铎为何而来,她甚至能预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她庆幸的是,沈铎只是单纯的为了杀父和杀兄长之仇而来。
异界之道魔龙战士 刀枪剑戟
而没有掺杂江湖中人的利欲熏心,试图从她身上夺得至高武功绝学《沧澜诀》。
“陆灵儿,我看你这次往哪逃?”
沈铎没有过多言语,每一句都是那样坚决。
“沈铎,你若是来找我寻仇,我告诉你,我现在没空,你请便吧!”
陆灵儿不想因为这突如其来的阻挠,影响自己的进程。
言语虽出,却是冷若冰霜。
“陆灵儿,我看你怕了吧!我实话告诉你,我此次下山就是为了找你报杀父杀兄之仇,你识相的话,就出招吧!”
沈铎开门见山,已然暗自提气,试图打陆灵儿一个措手不及,他手中长剑,更是跃跃欲试。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简思
“是吗?沈少侠好大的口气,你确定有把握赢我?”
陆灵儿原本想置之不理,但沈铎步步紧逼,她只好应战了。
“那还废什么话!看招!”
沈铎话音刚落,已运气而起,化剑杀出,朝陆灵儿杀将过来。
陆灵儿见沈铎剑招急急杀出,剑气破风而至。
陆灵儿运气化掌而起,将浮影剑握在手中,不曾拔剑,与沈铎在半空中激战。
护花天王
掌影交合,剑影漫漫。
一招一影,不可断绝。
陆灵儿在化掌间,将沈铎的剑招各个击破,使其向后退了六七步,让沈铎一阵苦恼。
官人官事2
可沈铎岂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副本大玩家
只闻沈铎冷冷而语:
“陆灵儿,看招!”
一招剑影击杀过来,剑影变幻莫测。
沈铎接连下了三剑,每一剑皆透着一股萧杀之力,让陆灵儿不敢大意,运气化掌而出,试图与之一战,奈何沈铎的剑招厉害非常,陆灵儿掌力开合,却被沈铎的剑气荡开,不得已退了五六步。
沈铎见时机成熟,一招剑影击杀而去,剑招之力,远比当初一战时更具杀伤力,内力更是精进不少,一招一式,逼迫陆灵儿退无可退,只好不得不后退两步,化剑杀出。
这是她第三次不得已拔剑,重伤沈铎并非她所愿,但此刻她已顾不得这么多了,她必须尽快摆脱沈铎的纠缠,她更知道自己的内力时力有限。
思及至此,陆灵儿只好快速舞剑朝沈铎杀去,其时剑光闪闪,剑影变幻无穷。
巨大的剑影,散发着红色光影,在半空中肆意横行。
沈铎见状,不敢大意,运足气力,化着巨大无比的剑影杀将而来,只在招招对垒间,冲破陆灵儿的剑影,陆灵儿分身幻影,剑气荡开,沈铎被气力所伤,倒在地上,吐出一大口鲜血来。
陆灵儿见状即刻收回剑招,不等沈铎反应,运气而起,直奔梨花苑而去。
看着陆灵儿消失的踪影,沈铎这才缓缓站起,用手拭去嘴角的血迹,这才恶狠狠而言:
“陆灵儿,总有一天,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为我爹和兄长报仇雪恨,否则我沈铎誓不为人……”
不想沈铎话音刚落,一声音恰如其分的穿插而入:
“那到未必!就你这武功想杀了陆灵儿,我看难……”
话语虽短,却透着一股巨大的气墙之力,足见此人内力深厚。
沈铎闻言连忙唤道:
“谁?阁下是谁?给我出来?”
奈何沈铎将四周寻了个遍,却始终不见其人影。
沈铎见无人影,只好自言自语道:
“莫非是我身体虚弱的缘故,出现幻觉了?”
“沈少侠,以你现在的武功,在江湖年轻人中已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存在了,但要想跟陆灵儿抗衡,还差一大截呢……”
那声音传来,这次被沈铎听得一清二楚。
“前辈所言甚是,恳请前辈委身一见,收我为徒,如何?”
沈铎说话间,已然暗自提气,将周围的一切都拿捏在心里。
“收你为徒?不可不可!你们沧龙山庄高绝的武功多得是。远的不说,就拿现在江湖中人正如火如荼,追寻的《沧澜诀》,就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那声音透过内力感知穿透而来,速度之快,让沈铎竟无法得知他现身在何处。
沈铎闻言只好道:
“前辈所言句句皆合我意,但如今我爹爹被陆灵儿设计杀害,《沧澜诀》亦不知所踪。我虽在思过崖上勤练武功,自以为剑术得到很大进步,不曾想适才与陆灵儿一战,我还是毫无意外的败下来了,前辈,能否为我指点迷津,好让我早日得偿所愿……”
“其实你的剑法已然得天独厚,但陆灵儿的剑法更加出神入化,所以你想要以剑法胜她,那就要加强自己的内力修为,只有你的内力足够深厚,在剑招变幻中,你才不会永远处于被动局面,进而在剑法上夺得先机,有朝一日打败陆灵儿,不是不能实现。”
那声音再次穿透而来,他似乎对陆灵儿和沈铎的武功轻车熟路,或者说他精通江湖中各门各派的武学,以至于在与沈铎的话语间,永远透着一股不可逾越的力量,让沈铎更加深信不疑。
“前辈所言极是,但我要达到那样的内力修为,谈何容易,还请前辈指点一二!”
沈铎几次想邀请其人现身,却不曾见其身影,只好转变思路,或许这样,他才能获得更有效的帮助。
“这样吧!只要你现在放下心中的仇恨,不再找陆灵儿报仇,而后直奔听风阁,想尽一切办法,让谢遥收你为徒,成为关门弟子,届时功力大成,别说一个陆灵儿,你的武功修为,足以问鼎天下……”
声音传来,让沈铎听得一知半解。
“前辈,这怎么可能?我作为沧龙山庄堂堂的二少主,怎能轻易转投其他门派?再说了,就算我愿意投奔听风阁,他谢掌门凭什么会收我为徒,这让晚辈十分不解……”
这让沈铎觉得有些异想天开了!
“沈少侠,俗话说,事在人为,我想只要你愿意放下你沧龙山庄二少主的身段,在谢遥面前展现你的诚意,我想他谢遥定会收你为徒的!”
其人话语传来,似乎他对谢遥此人的脾气秉性十分了解。
“多谢前辈指点,但我要怎样才能表现诚意呢?再者说了,前辈您为何对此事如此轻车熟路,莫非前辈与谢掌门是旧时相识?”
沈铎思量说着。
“听风阁少主不是正在通往洛州城的途中嘛!如果我所料不错,他此去必有一劫,只要你勇于抓住机会,我想届时你转投听风阁,会顺利的多……”
声音传来,依旧不见人影。
“多谢前辈!”
沈铎闻言作揖以礼。
想再说些什么,不曾想其人已不再周围了。
让沈铎听在耳里,想在心里。
沈铎顾不得陆灵儿逃往何处,亦顾不得身体疼痛,转身直奔洛州城方向赶去。
不一会儿便消失在茫茫山道尽头,不见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