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j6ki精品玄幻小說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第二百四十四章:以你爲恥推薦-ehiq2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小說推薦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看到她额头渐渐渗出汗水,洛飞在一旁着急得不行。
就连此时化身成小黑蛇的小黑,也特别的着急在被子上,眼睛盯着洛轻舞,生怕她会出什么问题。
一书封神
直到一阵剧痛过后,洛轻舞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诺飞把一旁的B超拿过来给洛轻舞检查了一下发现暂时没什么问题,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你丫下次再敢这么找死,我就直接弄死你算了。”
这时洛轻舞也不敢大意了,因为刚刚的疼痛加上胎像不稳,现在恐怕都得好好养着。
这要是再出点什么岔子,肚子里面的小家伙就该出问题了。
这是自己与南宫冥的第一个宝宝, 一定不能让他出事。
等到洛飞找来一些药物给洛轻舞吃了以后感觉舒服了,如今我这才闪身出了空间。
出空间朝着山洞口走去,就听到山洞内传来急急的脚步声。
刚转一个弯,就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瞬间朝着自己奔来。
等到黑色身影接近的时候,一下将洛轻舞搂在了怀里面。
感觉到这熟悉的味道和这宽阔的肩膀,洛轻舞舒服的在这胸膛上蹭了蹭。
声音有些委屈:“阿冥,你怎么来了?”
南宫冥的声音甚至都带着一些紧张的颤抖。
“你怎么样?有没有事?”
洛轻舞心虚地缩了缩脖子,不过为了不让南宫冥担心,她还是扯谎道。
“我没事,他们感染了,所以我将他们送到空间里面,因为跟洛飞商量事情,所以耽误了一点时间才出来。”
南宫冥轻抚着洛轻舞的后背,天知道刚刚他有多害怕。
原本去做事情的收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赶回来了,然而却发现洛轻舞不在这询问后,才得知她带着人来了这里。
带着人过来只看到影子,他们的时候南宫冥觉得心都快跳出来了。
天知道自己现在有多害怕失去这个小东西。
天知道刚刚那一刻自己有多么的害怕天知道刚刚的那一刻自己有多么的着急。
生怕自己一进来会看到她受伤的模样,生怕一进来自己会看到她冰冷的躺在地上。
一切都没事还好,这小女人还能在自己怀里撒娇。
不过一想到她这么不听话,南宫冥瞬间就阴沉了脸。
将怀里的洛轻舞推出来:“我不是让你好好的呆着吗?为什么要过来?”
这是洛轻舞第一次看到南宫冥这么生气,一时之间更加心虚了,这一心虚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能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低下了头。
武煉天地行 降落凡塵
看着她低头委屈的小模样,南宫冥总是知道这丫头是装的。
可是还是忍不住有些心疼,但是想起这一次她这样犯险,刚刚柔软的心立刻就化为乌有,强硬的转过头。
率先朝着山洞外走去, 洛轻舞见他不理会自己,独自往外走。
心中也清楚,这一次南宫冥是真的生气了,赶紧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
可是南宫冥走路有点快,他加快步伐的时候就感觉肚子有些疼。
不过咬牙顶着,只是不敢走得那么快了,前面走着的南宫云,自然是随时注意着身后的小女人。
听着脚步声变慢了,以为这丫头是故意的,也就自己主动放慢了脚步。
不过逐渐听着后面的脚步声有些舒服,心猛的就提了起来,转头看去的时候就见她唇色有些苍白。
脚尖一点立刻来,到了洛轻舞的身边张大拦腰抱起。
紧张的问道:“娘子你怎么样了?哪里疼?”
洛轻舞现在疼痛也稍微减缓了一些,故作轻松的笑道:“我不疼,我只是刚刚见你不理我,所以故意这样的,我的演技是不是很厉害?”
然而南宫冥跟他这么多年自然清楚,现在的洛轻舞绝对不是她所说的那样。
一张脸瞬间就黑了,带着怒火的声音道:“你确定现在还要继续隐瞒我吗?”
见南宫冥是真的,着急的上火了赶紧弱弱的开口:“刚刚我在追你的时候太快了,所以肚子感觉不是很舒服。”
仙劍奇緣之浮生劫
“不过你不用担心,我给自己把货卖了,只是稍微有些单向不稳,我回去好好躺着休息就可以了。”
一听洛轻舞说胎像有些不稳,再加上今天这么惊险的事情,遇到的时候,自己还跟她置气。
南宫冥愧疚极了,抱着他一步一步轻轻的往外走,生怕小人儿在自己的身上会颠簸着。
“对不起,我刚刚太过心急了。”
看着南宫冥这个样子,洛轻舞也有些心疼更加愧疚,都是自己太过成了,不然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
不过就算是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洛轻舞也不会坐视不理。
如果这一次不是自己来而是南宫民来的话,那么受伤的就会是南宫民,毕竟那人蛊确实和洛飞所说的一样。
只要能够保证南宫冥他们不被这,人蛊祸害洛轻舞觉得这一趟虽然危险,但绝对的值得。
南宫冥抱着洛轻舞回到山洞口,影子他们着急地凑到前面。
南宫冥冷冷的环视他们一眼:“以后你们不用跟着我了。”
说完不管这些暗卫是什么样的表情,立刻就大步朝着山下走去。
等回到洛氏集团的时候,赵无言也收到了消息,急匆匆的就赶回来。
到了房间看到洛轻舞满脸苍白的时候一身的气质,立刻就变得冰冷无比。
一代女相:巾帼王妃 轻尘如风
武霸九霄
开门见夫 梦魇殿下
转头看向坐在一旁的南宫冥:“他为何会变成这样?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南宫冥皱了皱眉抬起头:“好像我与轻舞之间的事情轮不到你赵公子也来管。”
不过看着洛轻舞在睡觉他们的声音都是故意的压低,不想吵到床上睡觉的人。
此时的赵无言根本就不想要在这里跟南宫冥废话。
直接走过去,抓着南宫冥的衣领将他拽着出了房间。
原本南宫冥也可以反抗,但是看着洛轻舞躺在床上正休息,怕吵醒她,所以拍掉赵无言的手,跟着他一起出去。
刚到了走廊门口,南宫民把房门合上后,赵无延就瞬间朝着南宫民攻了过来。
两人一直从走廊打到了后院之中,下人们已经将这里疏散得干干净净。
而两人都没有用内力也没有用什么花呀,直接就是你一拳我一拳的拳拳到肉。
一时之间这后面都是拳头打在肉上的声音。
直到天黑的时候洛轻舞才睁开眼睛,看着房间里面没人。
正准备叫人的时候,就听到房门被人推开。
走进来的一袭红衣洛轻舞,哪怕还迷迷糊糊的,也能知道这就是那骚包赵无言了。
索性安稳的闭上眼睛,躺在舒服的枕头上问道:“你不会也是来跟我说教的吧?”
赵无言见她闭上眼,也就将遮住脸的手拿了下来,大呲呲的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声音和平时没什么变化:“哟,你也知道我要骂你呀?”
“既然知道你还去找死,你不在意自己,你也不能让我的干女儿去冒险吧?”
洛轻舞无奈的将头捂进枕头里,从回来开始听到最多的就是这个,虽然都知道他们是关心自己,可是这听多了实在有些头疼。
“好了赵大妈,你不要再说了,我现在非常清楚我的处境,我以后不去冒险了,还不行吗?”
赵无言看着他将自己窝在被子里面,走过去将埋在被子里面的小脑袋掰出来。
“你一直埋在里面不怕憋死憋死你倒是没什么,别憋坏了我的干女儿。”
其实刚刚赵无言也忘了自己遮住脸,反而将洛轻舞一掰出来的时候,就见她眼神定定的盯着自己的脸。
洛轻舞满脸见鬼的表情,眨巴着眼睛问:“赵文妍,你这是让谁打成这个样子了?”
不怪洛轻舞太好奇,尤其是现在赵无言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尤其是眼睛,这简直就是一对熊猫眼。
那么帅气邪魅的赵无言居然变成此时这个模样,怎么可能让洛轻舞不震惊?
赵无言这才意识到自己,这是让他看到了你。
皱皱眉,随后却突然一脸委屈的表情,盯着洛轻舞。
“你男人把我打成这样,你要不要心疼一下?你看看你找的男人真的不是好东西。”
谁知道刚说完话呢洛轻舞就眼睛一下瞪得更大了。
说出来的话,显息让赵无言受内伤。
“你是不是也打阿冥了?那你伤的这么重,阿冥有没有伤到哪里?”
赵无言捂着自己的胸口,最后几步瘫坐在沙发上。
一脸生无可恋的道:“你觉得他得多无害?明明我比他伤的更重好吗?”
深閨 蝴蝶藍
雲玖 夜雨陳酒
“你这没良心的丫头,能不能不要把注意力永远放在那个男人的身上?”
这时门被推开,南宫冥从外面走进来,他除了嘴角有一点淤青,脸上倒是看不出什么。
“我的女人注意力不在我的身上,你觉得可能性有多大?”
“还有麻烦赵公子,不要时时刻刻将你的眼睛放在我的女人身上盯着好吗?”
洛轻舞看到南宫冥嘴角那一点淤青,有些心疼。
刚想要做妾身南宫冥,却伸手将她的肩膀按了下去。
“你现在应该好好休息。”
“可是…”洛轻舞才说了一两个字就被南宫冥打断了。
“没什么,可是我并没有受多少的伤,你看我跟他的脸当然是他伤的比我重。”
洛轻舞疑惑地问:“你们俩怎么会打架?”
边上的赵无言冷嗤一声:“还能为了什么,当然是为了你这个没良心的小丫头呗。”
“我打他当然是因为他没有把你照顾好。”
其实听到赵无言这么说的时候,诺青我心中也有些感动,转过头的时候面色好了不少。
“这件事情跟阿冥没有关系,是我自己决定要去的。”
“你们俩不要再闹了,我知道你们都为我好,可是你们俩不管伤了任何人,我心里都会愧疚。”
“阿冥是我的男人,而在我心里面你和大哥哥一样,你是我的亲人,你们对我来说都同样重要。”
其实洛轻舞也不明白,为何赵文艳这么多年依旧是围着自己转,不愿意去接受别的女人。
对于赵无言洛轻舞也是有一些愧疚的,不过他不说洛轻舞也就不点名。
毕竟喜欢与否都是一个人的问题,自己隐晦的表达过很多,阻止不了那么洛轻舞,就不能给他任何希望。
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洛轻舞一直喜欢在赵文艳的面前去表演,自己有多么在意南宫冥。
最主要就是想让大家看清楚自己的心里面只有南宫冥容不下第二个人,也不可能容下第二个人。
迪拜戀人 酒澈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赵无言这么多年依旧是对自己如初,虽然说想要自己跟着他,却从来都不会在其中做小动作。
他自己成亲的时候,他也是带着祝福,就像大哥哥一样,将自己交到了南宫冥的手上。
可是越这样诺心,我的愧疚也就越多,哪怕这不是自己能够左右的,但也是因自己而思有一句话怎么说的,你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
也许赵无言和自己的关系也就和这句话是一样的。
看着洛轻舞脸上愧疚的表情赵无言,故作轻松地翘着二郎腿。
“你要是真对我那么愧疚的话,不如就对我好一点,将这个死腹黑给甩了如何?”
“我保证将你的孩子当做自己亲生的,毕竟他也是我的干女儿嘛。”
说完还眨巴着自己的凤眼问道:“怎么样?你要不要考虑考虑这个条件?”
南宫冥冷冷的斜睨他一眼:“我的女人还轮不到你养,而且我的孩子也没有必要像你这种没人要的男人一样四处晃荡,小心被你教坏了。”
“都三十来岁的人了,还不知道成家立业,成天跟着别人的娘子跑,说出去也不嫌丢人。”
“也就是我比较善良,不然的话像你这种人早该打死千遍万遍了。”
洛轻舞将自己缩成一个蜗牛,这两人的战争自己是绝对不能插手。
而赵无言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却冷笑回:“是啊,有的人有本事,只是连自己的女人都保证不好,成天就知道吃软饭。”
“不过也是,像你这种人嘛,也就只有吃软饭和演戏的本事了,我以你为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