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說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txt-第五百一十章 跳個舞!分享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小說推薦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感悟大道,便意味着步入入道灵尊之境,成为仅次于圣人的最强修炼者。
这无疑是钟文梦寐以求的事情。
然而,他却蛋疼地发现,感悟的究竟是何种大道,竟然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譬如林芝韵在悟道之后,便知道自己的大道名为“博爱”,上官君怡在接受了“霸道之书”的灌顶之后,也成功领悟了“霸碎之道”。
此外,还有冷无霜的“瞬光之道”,南宫灵的“胧月之道”,柳柒柒的“绝情剑道”,以及郑玥婷的“断穹之道”。
这么算来,从宫主、长老到弟子,拢共才十余人的飘花宫,竟然已有六人感悟了大道,单以比例而论,可谓惊世骇俗,前所未有。
然而,所有这悟道的六个人,都能够毫不犹豫地说出自身大道的名称。
钟文望着挡在身前的白色光人,明知对方定然与自己的“道”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却又完全不明白个中详情。
因而,他也并不清楚,入道之后的自己,究竟有何不同,又到底能够做些什么。
“轰!”
凌霄圣人释放出来的光团,不出所料地撞在了白色光人身上,迅速炸裂开来,爆发出一道震天巨响。
随后,在钟文期待的目光之中,同时加持了“灵纹炼体诀”与“紫气东来”,看起来牛批哄哄的白色光人,竟然毫无抵抗之力,直接被光团炸得片片碎裂,拼都拼不起来的那种。
钟文:“……”
裤子都脱了,你就让我看这个?
或许是白色光人的出场方式太过诡异且震撼,使得钟文对他抱持了过多的期待,此时见光人的表现同样不堪一击,甚至比自己还要不如,强烈的心理落差令他一时有些难以接受。
总算光人纵使不堪,却也代替钟文挡下了圣人一击,爆炸产生的余波虽然威势惊人,可还伤不到肉身再次得到增强的钟文。
“咦?”凌霄圣人脸上再次流露出讶异之色,显然未曾料到,自己几乎使出了九成力量的一击,居然没能将钟文送往那个世界。
堂堂圣人三番两次出手,竟然没能干掉一个少年,饶是他心志坚毅,却还是感觉脸上有些挂不住。
定了定心神,凌霄圣人再次挥动手掌,射出一个白色光团,直追钟文而去。
无论体积还是速度,这个光团较之前一个都要更胜一筹,给钟文带来的压力,自然要强了不少。
在“域”的作用下,钟文依旧无法闪避,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光团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凡事么,习惯就好!
挨揍挨得多了,钟文的心态在不知不觉间有了质的飞跃,面对圣人恐怖的攻势,已不如先前那般大惊小怪,心慌意乱。
然而,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原本被凌霄圣人轰得四分五裂,碎成点点光屑的白色光人,竟然以难以想象的速度飞快聚拢,再次恢复人形,重新挡在了钟文身前。
“轰!”
伴随着一道巨响,白色光人毫不意外地又一次被光团炸成碎片,化作点点白光,飘散于天地之间。
难道……他可以复活?
眼见白色光人又替自己挡下一招,钟文心中一动,隐隐有了些猜测。
果不其然,散落空中的白色光点纷纷朝着一处聚拢,很快便再次化作一道人影,也许是有了“死”过一次的经验,这一回白色光人“复活”的速度,比前一次竟然还要快上一倍。
真的可以!
钟文眼中露出狂喜之色,自从凌霄圣人出现以来,他脑中第一次生出“未必会死”的想法。
然而,他脸上的喜色,很快就被惊愕所替代。
只因挡在面前的白色光人居然转过头来,冲着他微微一笑,露出上下两排莹光闪闪的牙齿。
看清光人的容貌,钟文浑身一个激灵,如遇鬼魅,吓得险些从空中掉落下来。
这个白色光人,竟然和他长得一模一样。
难道我的大道,是“分身”?
好不容易才镇定心神,钟文脑筋急转,不住思索,试图为白色光人的存在,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再次受挫,凌霄圣人眼中隐隐闪过一丝焦躁之色,周身的气息骤然一变,将圣人独有的“域”催发到了极致。
钟文只觉浑身一紧,如同有数道铁墙从四面八方推来,将他挤压的动弹不得,连呼吸都无比困难。
“扑通!扑通!扑通!”
仅仅被“域”的边缘波及,下方诸人便觉呼吸困难,四肢僵硬,仿佛连血管都要被挤爆一般,忍不住跪倒在地,抗压能力弱一些的,更是直接躺平,再也无法起身。
连始终悬立空中,未曾参战的郭长老等人也不能幸免,一个个灵力失控,纷纷跌落在地,看上去十分狼狈。
“灭却指*灵!”
凌霄圣人口中轻喝一声,右手食指虚空疾点,指尖射出一道橘红色的灵光,直奔钟文面门而去。
“噗!”
伴随着一声轻响,挡在钟文面前的白色光人被击碎了头颅,随即,他那七零八落的脑袋又在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内重新汇聚到了一起,变得神采奕奕,生龙活虎,哪有半分受伤的模样?
他到底做了什么?
凌霄圣人眼中的焦躁之意更浓,指尖忽然调转方向,对准了钟文右侧的空档处轻轻一点,口中喝道:“灭却指*回!”
又一道橘红色光芒划破天际,在右侧与钟文擦肩而过,射向了远方。
打偏了?
钟文没料到堂堂圣人施展出来的灵技,竟然也会打偏,正想出言讽刺两句,却见凌霄圣人右手食指轻轻一勾。
白色光人转头凝视着橘红色光芒的轨迹,眉头微微一皱,露出凝重的神情。
此时,钟文忽然惊奇地发现,自己分明目视前方,却不知为何,能够清晰地看见身后那道橘红色指力正十分灵性地掉头飞了回来,悄无声息地打向自己后背。
不好!
他面色一变,待要侧身躲闪,却被凌霄圣人的“域”牢牢锁住,丝毫无法动弹。
一时倾慕万劫不复 红袖1996
这时候,原本位于身前的白色光人忽然跨出一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钟文冲了过去。
眼看着双方就要相撞,钟文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然而,想象中的巨力冲撞并未发生,秉承着“两点之间,直线最短”的原则,白色光人竟然如同幽灵一般,直接从钟文的身上“穿”了过去,以最高效的路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凌霄圣人这一招迂回偷袭的灵技,最终未能达成目的,反而与白色光人激情碰撞,将他整个右半身击得粉碎。
“呼!”
钟文长出了一口气,额头直冒冷汗,感觉自己又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这种完全无法掌控命运的感觉,令他无比憋屈,几欲发狂。
“你做了什么?”
凌霄圣人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语气生硬地问道。
身为当世最强修炼者之一,却久久拿不下一个还未满二十岁的少年,当着一众圣地长老的面,凌霄圣人感觉自己的老脸已然无处安放,却还是忍不住对钟文的手段感到好奇。
两人四目相对,钟文忽然意识到,凌霄圣人的视线始终落在自己身上,对于身后的白色光人,却连看都不看一眼。
“我做了什么,你看不明白么?”他心中一动,试探性地说道。
“故弄玄虚!”凌霄圣人冷哼一声,右掌凌空一挥,射出一团体积堪比篮球的白色光团。
光团不停地快速旋转着,表面气流乱蹿,带着“嘶嘶”声响,挟着毁天灭地的恐怖气势,直奔钟文面门而去。
拜托了!
钟文尝试着用意念与白色光人沟通。
仿佛听到了他的心声,那个亮闪闪的“钟文”再次化作“幽灵”,从他的背后钻了进去,又自身前出现,脚下健步如飞,朝着白色光团猛冲了过去。
“轰!”
伴随着一道震耳欲聋的惊天巨响,白色光团尚未推进过半,就和白色光人狠狠撞在了一起,恐怖的爆炸场面令天地失色,日月无光,激得周围灵力乱蹿,气流横飞。
若非白色光人冲出很远一段距离,提前阻截了凌霄圣人释放出来的光球,仅仅这一次爆炸所产生冲击力,只怕就够钟文喝一壶的。
然而,他却丝毫不受爆炸影响,反而全神贯注地观察着凌霄圣人的眼睛。
如他所料,凌霄圣人依旧紧紧凝视着他所在的方位,对于拦截了光团的白色光人,并没有投入任何关注。
跳个舞!
钟文再次尝试着向白色光人传递意念。
仿佛能够感知到他心中所想,白色光人竟然真的做出了回应。
挺胸左放胯!
挺胸右放胯……
只见亮闪闪的“钟文”站在凌霄圣人跟前不远处,不停地扭动着臀部,摆出一个个魔性的舞蹈动作。
我是傀儡皇帝
然而,面对白色光人怪异的举止,凌霄圣人却视若无睹,依旧紧紧盯视着远处的钟文。
钟文眼神扫视下方,见钟无烟等人紧张地注视着自己,对于搔首弄姿、扭腰摆胯的白色光人亦是视而不见。
果然,他们都看不见!
至此,钟文终于确信无疑,知道白色光人的存在,只有自己可以看见。
这就厉害了呀!
在脑中简单梳理了白色光人的能力,钟文脸上渐渐露出喜色,意识到自己的“大道”,简直牛批大发了。
仅就这短短片刻时间的观察,钟文便总结出,眼前的白色光人可以施展自己学过的灵技,能够穿越实体,听从意念指挥,不死不灭,和自己共享视野,在圣人的“域”中行动自如,还不为他人所见。
咦?能够穿墙,可以共享视野,别人还看不见他……
若是我让他跑到女浴室去,岂不是……
钟文脑中浮想联翩,嘿嘿坏笑着,嘴角不觉流下一丝涎液。
这个念头才刚刚萌芽,便有一股强烈的排斥意念涌入脑中,正在疯狂扭臀的白色光人忽然停了下来,转头狠狠瞪了他一眼,脸上满是鄙夷之色。
居然还有自主意识?
望着白色光人鲜活生动的表情,钟文不觉又是吃惊,又是沮丧,心知自己利用“大道”窥视女浴室的计划,被扼杀在了摇篮之中。
这到底是个啥?
他心中疑窦重重,百思不得其解,险些忘记了眼前的困境。
“灭却指*极!”
凌霄圣人再次发出一声轻喝,右手食指对着钟文一点,指尖射出一道粗壮的橘红色灵光。
“噗!”
然而,这道灵光尚未射出几步,便在距离凌霄圣人不远处炸裂开来。
却原来是白色光人又朝他靠近了不少,硬生生将这招灵技堵在了家门口。
怎么会这样!
从未遇到过这般诡异的现象,饶是凌霄圣人见多识广,却还是不自觉地生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举手投足之间,再也没有了先前的淡定和从容。
“我、我没看错吧?”
红头发的郭长老瞪大了眼睛,支支吾吾地对着身旁的另一位长老问道,“居然连圣人都奈何不了这个小子?”
那名长老亦是目瞪口呆,张了张嘴,却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觉今日所见,实在太过玄幻,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梦是醒。
九重韶华 看泉听风
钟无烟双眸之中闪耀着惊喜的泪光,完全预料不到钟文竟然能和圣人纠缠这么长时间。
她只觉自己恍如梦中,却又希望永远不要从这样的美梦中清醒过来。
“这么多年了,你是第一个不到圣人境界,却能赢得我尊重的对手。”凌霄圣人缓缓举起右手,掌心闪耀着夺目的光芒,似乎在积蓄力量一般,口中缓缓说道,“接下来这一招,我会使出十成功力。”
随着他掌心的光芒越来越亮,一股难以形容的压迫感瞬间弥漫在所有人心头,这是一种发自本能,源于灵魂的恐惧和压抑,就仿佛有一个声音在耳边轻声诉说着毁灭的到来,描绘着生命的尽头与彼岸的繁花。
这是至强的圣人,是无敌的伟力。
他只是高举右手,站在原地,却令人丝毫生不出反抗的心思,只想对命运妥协,向力量屈服。
打他!
钟文并不理睬圣人的感慨,更不想傻乎乎地承受圣人的“敬意”。
因而,他用意念对白色光人发出了指令。
白色光人眼中闪过一丝兴奋,猛地挥起拳头,朝着正在蓄力的凌霄圣人捶了过去!
“砰!”
伴随着一声巨响,他的拳头竟然毫无阻碍地砸在了圣人的右脸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