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5l2优美小說 無限之命運改寫 ptt-第一千五百零二章:難題鑒賞-rc035

無限之命運改寫
小說推薦無限之命運改寫
一直以来的信赖被打破,这的确是一件非常令人受伤的事情。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件好事。因为可以让人,以另外一个角度去看待。
但其中的过程是十分痛苦,让人难以接受的。此时的欧贝斯,就是这么一个状况。
她面临过不少事情,因此她明白,暴力和仇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可换句话说,欧贝斯接触最多的也就只有仇恨,并没有去经历人类这一生物的其他感情。
所以,在面对贪欲的时候,她受到了很大的打击,甚至动摇了自己的信念。
恐怕欧贝斯的眼里一直认为,圣职者和其他人是不同的。圣职者会更加的自律,更加的礼貌。相比于普通人,圣职者应该相对更好一点才是。
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
圣职者也是普通人,所有人都是普通人,都有着七情六欲。圣人不一定是圣职者,圣职者也不一定都是好人。
那么为什么,在欧贝斯以及其他人的眼中都会认为,圣职者不应该做出这种坏人才会做的事情呢?
很简单,因为眼中有着滤镜。名为“圣职”、“教会”、“善”的滤镜。
在圣职者教会还没有诞生,五圣者还在和奥兹玛对抗的时候,圣职者们就在无私的为人类而战。而在圣职者教会建立后,许多人也在遵循着圣者们的教导,无私对抗着伪装者,默默承重而行。
因此,自然而然所有人都会把“圣职者”和“善良”两个字联系起来。这就是所谓的,口碑的建立。
人们会擅自把自己的期待施加给圣职者教会,然后在圣职者教会中出现违背自己期待的事情时,又会擅自的对其失望。想着“不应该是这样”,“他们不应该会做出这种事情”。
富妻盈門
可不要忘了,除了自己之外,没有人有那个责任来回应你的期待。
你期待的不应该是别人,而应该是自己。
或许有的人会为了回应别人的期待而努力,但那从来都不是什么责任,而单纯是那个人善良、努力、认真而已。他并不是神,回应不了所有人。
谢铭是如此、欧贝斯是如此、马杰洛是如此,圣职者教会也是如此。
對面的男神看過來 反萌君
因此,谢铭在做所有事情之前,他都会问问自己的内心。
这么做,自己的内心会有愧疚感吗?
若是没有,那就放手去做。
但若是有愧疚感可必须去做的事情,他也会咬着牙也会去做。因为,往往这样的事情,都是他需要去完成的东西,是他的责任。
就如同之前位面时空隧道中那一场战斗,谢铭其实内心十分愧疚。为了完成自己的诺言,他选择了豁出性命去保护加藤惠。哪怕知道自己若是在这场战斗中死去,会让多少人伤心。
在选择面前,选择自己问心无愧的选择。在责任和愧疚前,选择责任。这,就是谢铭的行为作风。
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作风,谢铭并没有打算干预别人选择的想法。但是,当自己的朋友存在困惑时,他认为自己有必要给予对方一些提示。
意见和提示他已经给予了,接下来的事情,就全看欧贝斯自己的决定。
轻轻的合上了祷告室的房门,谢铭看向了站在走廊中等待的马杰洛。
穿越者俱樂部
马杰洛此时,正在透过窗户看着外面那繁闹又美丽的赫顿玛尔。感觉到谢铭出来,老人平静的说道。
“你到底,算计到了什么程度?”
“大主教的意思,我有些没听懂啊。”
谢铭轻笑一声,站在了马杰洛的旁边。
“还要继续装蒜吗,欧贝斯应该和你说过,拒绝将当初暗黑圣战的地址告诉你们的大主教,就是赛贝克。”
“嗯,是的。”
“而在这次的事情中,卡拉加斯派系虽然存活了下来,但失去了80%的总资产无疑让他们受到了重创。哪怕是和药剂师协会抱团,他们也很难在十年内再度有发言权。”
“这么一来,阻止你获得地址的最后一个阻碍,也彻底消失了。”马杰洛偏过脑袋,眯着的眼睛微微睁开:“难道说,这件事情没有在你的计划之内?”
“而且,你又是怎么知道卡拉加斯的底线数值的?为了这件事,你到底做了多少的准备。”
“……大主教是觉得我的计划不好么?”
谢铭挑了挑眉头,淡淡的说道:“受害者得到了补偿,加害者付出了代价,所有人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这样的计划,有什么不对的?”
“所有人,也包括了你自己。”
“是的,也包括我自己。”谢铭承认道:“我可从来没有,把我自己排除到‘所有人’的范围外。”
“所以哪怕没有囧克这件事情,你迟早也会对卡拉加斯派系动手?”
“是的。”
谢铭平静的看向了马杰洛:“我自然,会为了自己的计划而排除计划的阻碍。”
“但我也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的凑巧。卡拉加斯这群人,会刚好撞到我的枪口上。那么,以这件事为头来排除阻碍,对我来说何乐而不为呢?”
在当初让蕾莎琳和米内特留下帮助欧贝斯调查的时候,谢铭就拜托她们两人,去调查一下圣职者教会中阻扰他们的那个派系的情况。
而两人在调查这个派系的时候,居然能和这次的医疗欺诈关联起来,的确是纯粹的意外之喜。
原本谢铭的计划,就是曝光卡拉加斯派系的黑料来削减他们在圣职者教会的影响力。当然,更简单的做法就是直接去威胁。
但他不屑去做那种事情,光一个卡拉加斯派系,还不足以让谢铭做这种有着后患的事情。而且威胁,对卡拉加斯派系也不一定能起到什么用。
在调查的途中顺便查出的卡拉加斯派系的各种情况:资产、人员分布、各种黑历史等等。这些,都是谢铭留下来准备当作手牌打出的。
有谁还记得当时米内特主动说出的那句:“但是留下了备份。备份在我这里。”
混元至尊
这个备份,其实还有着“黑料已经全部调查清楚了”的意思。
不过比起医疗欺诈这个超级大黑料来说,那些其他黑料都显得有些不太够分量。不过,存在即有用。
明面上,马杰洛压制。暗地中,谢铭则是用这些小黑料,通过暗精灵的渠道来削弱卡拉加斯派系在他们派系的控制区域中的影响力。
双重打击下,赛贝克不得不吞下这口气。不然,他们怎么可能赔偿出80%的总资产?
峣峣者易折皎皎者易污
详细的情况自然是更加复杂,所以这里就不一一说明了。但没想到,马杰洛居然会如此敏感。通过一点事情就能猜到。
姜,还是老的辣啊。
“……..欧贝斯和我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对吧?”
“我没有骗人的习惯,也没有那个必要。”
“罢了…..就算我说不给你,你也有着其他办法。但在得到地址后,你的那个备份和底牌,就烧掉吧。”
马杰洛叹了口气,缓缓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当然,我又不姓卡拉加斯。”谢铭耸耸肩,跟了上去:“诚信两个字的重要性,大主教您和我,都应该非常清楚。”
“哼,当然。”
——————————
整个圣职者教会中,唯有四大圣者的直系,以及少部分人清楚,奥兹玛其实并不是像外界宣传的那样,是被五圣者给消灭的。
米歇尔的下落,也并不是真正的下落不明。毕竟大家都不是什么傻子,况且欧贝斯也和马杰洛说过这些。
联想到最初见面时谢铭口中的奥兹玛、米歇尔,再想想现在谢铭得到封印奥兹玛的异次元裂缝地址,米歇尔在哪里还不好推断出吗?
而谢铭寻找奥兹玛和米歇尔的目的,马杰洛也从欧贝斯口中知道了。
魔界、使徒、赫尔德、艾丽丝,再联想起之前封印奥兹玛的神秘女性身影,得出答案并不难。
虽然因为囧克这件事情,马杰洛对谢铭的印象差了不少。可是,对谢铭的信任反而加深了。
这两件事并不冲突。
用句不好听的话来说,以恶治恶才是最方便,最容易的方法。面对算计那么久,隐藏这么深的赫尔德,要是谢铭是一个傻白甜,那么只会是带着自己的队友去送死而已。
相反,正是因为谢铭的算计很深,所以马杰洛才会放心的去协助他。
因为他的算计,只是针对敌人,而不是针对自己的朋友。
虽然不知道最后的结果到底鹿死谁手,可从目前来看,让谢铭去处理这件事的确是最佳的。
而圣职者教会这边,也会在这段时间里做好各种准备来以防万一。至于资金,自然是用刚从药剂师协会和卡拉加斯派系捞过来的钱。
这么一大笔钱,已经足够圣职者教会再打一场暗黑圣战了。不过这一次,圣职者们的敌人可能不再是伪装者,而是帝国。
这些都是马杰洛需要担心的事情,谢铭自然是不会去管太多。他现在需要头疼的,是从马杰洛那里得到的异次元封印的地理坐标。
当初奥兹玛是为了向帝国复仇,所以才散发的血之诅咒。理所当然,暗黑圣战发生的地方,自然也是当时佩鲁斯帝国。
也就是说,谢铭几人可能要进入到帝国境内一趟,才可能找到封印的入口。
不过若是找对方法的话,可能并不需要那么大费周折。
毕竟当初奥兹玛和他的手下,是和暗黑圣战的场地:黑色大地一起被封印到了异次元当中。那么,只要找到封印的异次元坐标,谢铭便可以直接从赫顿玛尔进入到里面。
可空间坐标在哪?谁知道?
但若是进入到帝国境内,危险同样也不小。那里可以说是百分百的敌营,而且各种戒备检查都十分的严格。甚至,还会对你的实力进行测定。
囚爱:盛宠契约情人
以谢铭这一行人的实力进去,必然会受到帝国极大的重视。
这也是为什么,很少有冒险家去到德洛斯帝国境内进行冒险。谁愿意随便给人检查自己的实力和装备啊,那可都是自己出门在外的底牌。
甚至在DNF游戏当中,都没有出现过帝国境内的地图。所以那里对于谢铭等人来说,是真正的未知。
不,应该也不算吧。
毕竟蕾莎琳,就是德洛斯帝国出身。
可问题在于,她其实对帝国境内也并没有那么了解啊。当初一路逃亡贝尔玛尔公国,她哪有那个心情游山玩水记地方。
在逃亡之前蕾莎琳甚至连那个贵族的领地都没有出去过,回去复仇的时候,也是直接乘坐圣者之鸣号来个天降正义。
不过这些问题都不算太严重,都属于可以解决的范围。但有一个问题,是无论如何都逃不过去的。
将奥兹玛和黑色大地一起封印到异次元的是谁?
是艾丽丝(赫尔德)。
那么,谢铭几人想要穿过异次元封印进去找奥兹玛和米歇尔的话,会不会惊动到艾丽丝,进而让赫尔德察觉?
答案是:YES。
想要对抗赫尔德的阴谋,那么米歇尔和奥兹玛的力量是必不可缺的。但想要进去见这两名使徒,又必然会惊动到赫尔德。
不要忘了,现在众人在赫尔德和艾丽丝的眼中,是已经被暗精灵王国给处死了。
原本应该已经死亡的人却进入到了被自己封印的异次元当中,这会发生什么问题?
影游夜谈 影承均纯
暗精灵王国已经脱离掌控的事情会被暴露,谢铭几人也会被暴露。甚至很有可能,化为武器的希洛克和还在空间布袋中的巴卡尔,都会暴露在赫尔德的眼皮子底下。
事情,进入到了死局当中。
“这下该怎么办才好呢…..”
盘膝坐在G.S.D的道场里,手指轻轻敲击着布满裂痕,却维持着动弹稳定的木制地板,谢铭喃喃的说道。
如何去,其实很好解决。现在自己和革命军虽然关系很冷淡,但有着斯卡迪女王和蕾莎琳这两层关系,让他们送自己等人去一趟帝国境内并不是什么问题。
真正的问题,还是在于如何在不惊扰艾丽丝的情况下,也就是不触动封印,进入到奥兹玛和黑色大地所在的异次元当中。
“难道,开启更强的状态?”
不行,得不偿失。
“去魔法师协会请求次元行者们的协助。”
也不行,次元行者们恐怕还没有那样的实力。
那么,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