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txt-第二百六十三章 沈亦驍出院讀書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小說推薦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艾希基金。
这可是靳珩深送她的新年礼物,她必然会加倍珍惜,而且会将他做的更好。
看着靳珩深笑意盈盈的眉眼,夏岑兮不由得有些害羞。她下意识的,垂下了眼眸。
忽然,她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放下了手里的合同,往房间里跑去。
这丫头是去干什么了,这么着急?靳珩深有些不解,但是依然站在客厅等她回来。
很快,夏岑兮脸上带着笑容,从楼上走了下来,手里捧着一个精致的盒子。
“还好,之前的阿姨没有把他处理掉。”夏岑兮一边笑着,一边举着那个盒子,仿佛里面放着什么珍贵的东西。“礼物这种东西,是双向奔赴的,所以……你也有礼物。”
我也有?靳珩深有些意外,但更多的是惊喜。他的眼睛扫过了夏岑兮手上拖着的盒子,心里也有疑问。
这段时间,周转于这么多事情,夏岑兮几乎没有出去逛过街,这礼物是什么时候准备的?
而且一看,就是准备了很久的。
看出了靳珩深眼里的疑惑,夏岑兮有些不太自然,脸色微微红了起来:“这礼物是之前买好的,但是没来得及给你……”她的声音越说越小,脸色也涨得通红,这还是她第一次给靳珩深送礼物,也是第一次送男性礼物,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看着夏岑兮脸上带着娇羞,靳珩深嘴角微微扬起,接过了她手上的盒子。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还能拥有一份夏岑兮精心准备的礼物。他的心里也有这隐隐的期待,不知道这盒子里面的东西会是什么。一打开,盒子里面放着的是一枚梦迪亚的高定手表。
夏岑兮之前就有注意到过,虽然靳珩深一向准时,可是手上从来没有带过手表。
那段时间,二人感情不断升温,卓沁给他出建议,说送手表会好一些,让男人更知道时间观念,早点回来陪老婆和孩子。
夏岑兮当时怀着孕,娇羞的花大价钱买了回来,还没来得及送给靳珩深,结果忽然出现了变故,这个手表,也一直没来得及送的出去。
靳珩深看着盒子里精致的手表,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梦迪亚本就是全球一流的奢侈手表品牌,夏岑兮选的这一款,也是高定制作出来的版本,应该是自己设计的,全球独一无二的一款,最特别的是,它的表盘上还有一串碎钻的设计。
靳珩深细致的观察到,在手表的背部有两个小小的字母镌刻在上面。
是他和夏岑兮姓氏的缩写。
一想到曾经的夏岑兮带着欢喜的心情给他挑选礼物,结果自己却在暗中密谋着毁灭,他的心头就是说不上来的心酸。
自己欠她的太多了,日后,他一定不会再次辜负夏岑兮,而且还要给她更多更多。
一向不容易被感动的靳珩深,此时竟然觉得鼻尖有些微微发酸。
看着他面无表情,夏岑兮心里有些发慌,语气也开始变得谨慎:“怎么?是不喜欢吗,如果你觉得不适合你的话也没关系……等以后,我再去挑一块别的……”
“不用,我很喜欢。”靳珩深强行压下了心头轻快的喜悦,这才让自己感动表现的不是那么明显。
之后,他在夏岑兮的注视下将手表取了出来,直接的戴在了右手腕上。
“从今以后,我决不会摘下这块手表。”这语气格外郑重,像是在发誓。
“你喜欢就好,其实我长这么大也没送过男性什么礼物,还担心你会不喜欢……”
夏岑兮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模样,心里更是害羞。
靳珩深微微抬眸,看着面前的这个女子。
他靳珩深何德何能,这辈子能遇见一个这么用心对他好的女子?
虽然,他知道自己深陷了泥沼,不过他并不打算离开。这辈子,也不打算再脱身了。
没等夏岑兮把话说完,他一把将夏岑兮拽进了怀里,下巴地着她的肩头。
“夏岑兮,我说,我很喜欢。”
“这是我收到过的最有意义的礼物。”
“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欢。”
夏岑兮猝不及防,两个人的距离一下子拉得如此之近,她有些躲闪不及。
感受着耳边微微吹来的气息,夏岑兮有些不太自然,耳朵也开始泛红。
“你……你喜欢就好……”
看着怀里娇羞的夏岑兮,靳珩深起了一丝冲动。
他已经欲罢不能。
看着她微微翘起的嘴唇,低头,便吻了上去。
夏岑兮愣了一下,并没有躲闪。这是他们二人产生矛盾以来,两人第一次亲昵。
靳珩深有些小心翼翼,轻轻的点着她的唇瓣,随即慢慢深入。
夏岑兮心头也是一阵荡漾,仿佛两人都对这个吻,期待已久……
沈亦骁这边。
观察一段时间,医生还是没办法给个合理的解决方案,最终,卓沁准备带沈亦骁回家静养,说不定还能有什么办法。
出院的那一天,沈亦骁格外的兴奋,像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孩子。他一脸激动的和医院里每一个护士和医生告别。
“护士姐姐拜拜!医生再见!不对,再也不见!”看着这张帅气的脸做着和他长相不符合的行为,众人觉得很荒诞,不过倒也都没有拒绝。
看着沈亦骁这么欢乐,卓沁却是暗暗的发愁,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过?
回到沈亦骁家里,庭院里早就是一片荒芜。之前沈亦骁给她解闷而找来的花花草草,早就是因为没有人照顾,而变得乱糟糟的。
卓沁进了家门,简单的打扫了一番,看着庭院里的一切,心里也许无尽的感慨。
之前不久还是沈亦骁担忧她的病情,结果这么快就来了这样的反转。
她刚把沈亦骁安置在房间里,哄他睡着,就取了修理剪和其他的修剪工具,来到了庭院中。或许,修剪这些花花草草能让他的心平静下来。
她一个人倒也是心情放松,简单的给那些蓬勃生长的花草们去除着杂草。
這 日子 沒 法 過 了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
“阿沁,你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