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9win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笔趣-1082、摟草打兔子展示-iua74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一连抓捕两名诈骗犯,这让一切看似都很顺利,但唯独主谋高田不见了踪迹。
随后顾晨带领着大家,继续对整个仓库里外搜查了三遍,却依然没有任何高田的下落。
億萬豪門:強寵頑妻
将两名嫌犯带到仓库中间位置,顾晨找来几张木椅,大家就地坐下。
仓库临时搭建成了审讯室。
顾晨问面前两名男子:“你们这个团伙一共几个人?”
“三个。”高瘦男子弱弱的说。
“还有一个高田在哪?”顾晨又问。
高瘦男子左右看看,于是摇了摇脑袋:“这高田在哪,我真的不知道。”
“他肯定没有出仓储区。”卢薇薇肯定的道。
毕竟两个AB出口,都有自己人在那守着。
尤其是AB出口外围,还有何俊超在监控着。
没有出去,那准是躲在仓储区的某个地点。
高瘦男子微微抬头,也是实话实说道:“这高田去哪也不会告诉我们,我们只是帮他打工的。”
瞥了眼另外一名男子,那名男子顿时也道:“对,我们只是帮他打工的,他要我们怎么干,我们就怎么干,只要发工资就行。”
“扯淡。”王警官闻言,也是没好气道:“他带着你们去犯罪,你们也去?”
两名男子顿时低头不语。
王警官指着仓库门外又道:“小梁村,整个村子都是老年人,你们连老年人的钱都骗,你们还是人吗?”
“我就问问你们,你们哪个没有父母的?一把年纪的人也骗,我就没见过像你们这样缺德的。”
“是是是,警察同志说的是。”高瘦男子闻言,整个人也是脸色发青道:“这之前我们的确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高田也没告诉过我们。”
“他只是说,让我们开车把货物运过去,给这些村民发礼品,至于如何推销产品,那是他的事,我们只负责运货跟受仓库,至于诈骗什么的,我们也搞不懂他怎么操作。”
“对呀。”见高瘦男子发话,另一名男子顿时也叫苦道:“谁知道他干这个,我当时就跟他说了,你这不是骗人吗?那要是骗人我就不干了,只要把我工资发了ꓹ 你去找其他人。”
“可高田这家伙,鬼灵鬼灵的ꓹ 愣是押着我们的工资,让我们给他守仓库,我们其实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眼看自己被抓ꓹ 两名男子顿时开始疯狂与高田割席。
就想跟高田保持距离,以免引火上身。
但这些在顾晨看来ꓹ 不过是些雕虫小技。
这些人全程参与跟高田的诈骗计划,想用几句话与高田割席ꓹ 那也不现实。
不过就目前来看ꓹ 找到高田是重中之重。
帶個系統入洪荒
所有案件的关键,就在于将高田抓捕归案。
于是顾晨又问二人:“我刚才检查过,仓库有三张折叠床,说明你们三个都住在仓库,那高田平时不出门会去哪?”
“这个……”
两名男子面面相觑,相互开始犹豫起来。
王警官有些不耐烦,直接怒喝道:“你们别跟我说连这个也不知道?我告诉你们ꓹ 现在是给你们机会,能不能把握住看你们自己。”
“是是是。”高瘦男子默默点头ꓹ 也是赶紧交代道:“我们三个平时的确是住在仓库里ꓹ 但高田时长会外出。”
“你们一共有几辆车?”顾晨问。
高瘦男子伸出一根手指:“我们只有一辆货车ꓹ 还是租的。”
“那你们最后一次看见高田是什么时候?在哪里?”卢薇薇也问。
高瘦男子思考了几秒ꓹ 说道:“就在你们进入仓库前30分钟前吧?”
话音落下,所有人面面相觑。
王警官也道:“那应该还在仓储区ꓹ 他不可能出去。”
“不一定。”顾晨摇了摇脑袋ꓹ 说道:“我们现在进行了抓捕行动ꓹ 高田这家伙如果不傻,要么肯定躲起来ꓹ 要么可能趁着夜色逃出了仓储区。”
“但不管是哪一个,最起码他肯定知道仓库被我们给端了。”
“那可就麻烦了。”卢薇薇黛眉微蹙,又道:“现在只能去仓库物业办公室了,看看能不能在仓储区找到线索,或许他们那头的仓储区监控,能够告诉我们一切。”
“那还等什么?”顾晨也有这打算。
火影我是宇智波斑
卢薇薇这么一说,顾晨当即转身要走,并随口吩咐其他几名警员道:“看住这两个人,别让他们跑了。”
“是。”几名三级警司齐声应道。
离开高田的仓库,整个仓储区忽然安静下来。
根据顾晨对这块区域的了解,凌晨到第二天清晨,是这个仓储区最为忙碌和热闹的时候。
因为这时候,许多从外地拉蔬菜的货车就要进入仓库,到时候下货又是一番忙碌景象。
所以安静只是暂时的。
当顾晨趁着夜色,找到了物业办公室,却发现办公室内,只有两名坐班保安。
一人五十出头,一人六十好几。
顾晨大概询问了一下监控情况,五十岁左右的保安,立马将顾晨所需要的监控画面调取出来。
“警察同志,这里是我们仓储区所有的监控范围,根据你的时间要求,你可要把监控倒回到你们想要的时间。”
“我来。”王警官撸起袖子,亲自操作。
很快根据保安的指导,找到的高田仓库的监控区域。
再将时间倒回到抓捕之前的半个钟头。
此时此刻,画面一目了然。
高田的仓库门口,高田正和两名同伴交流着工作。
然而没过多久,高田便独自离开,去往仓储区一处公共厕所。
而就在不久之后,顾晨发现自己所带领的小队已经赶到,开始对整个仓储区进行排查。
也就在此时,从公共厕所出来的高田,瞬间发现仓储区出现大量警察。
谨慎的高田,顿时有意向后一躲,借助着公共厕所墙壁的掩护,观察顾晨等人的一举一动。
而就在顾晨小队找到那辆套牌的货车之后,确定了高田的仓库。
此刻的高田,似乎惊慌失措。
但此时的大家并没有发现高田。
高田开始小心谨慎的往出口走去。
可就在准备出门的瞬间,他忽然又停住脚步,下意识的躲在暗处观察门口的动静。
果然好巧不巧,高田利用一处死角的漏洞,发现了门口潜伏的警察。
小白癡,我要你! 紫鈴葫蘆
此时仓库正在被警方搜查,出口也被警方封锁。
高田一时间乱了阵角,开始在围墙下仿佛思考。
可仓储区的围墙很高,足足有4米多高。
再加上围墙上有铁丝网,即便翻上了围墙,想要跨越也有难度。
更何况围墙的每处拐角位置,还安装有摄像头监控。
眼看自己成了瓮中之鳖,可能要被警察抓捕于仓储区。
人神 南朝陳
可就在此时,好巧不巧,一辆装满蔬菜的小货车,正好装车完毕,准备开出仓储区。
高田假装一个不经意,沿着小货车来时的方向慢走过去。
待小货车进行转弯时,忽然抓住后箱护栏,利用自己的身高优势,顺势爬上了货车后箱,让自己躲在蔬菜堆里,成功混出了仓储区。
而留守在门口的自己人,也只是简单查看了一下驾驶室人员后,便将车辆放行。
看到这里的卢薇薇,大呼卧槽:“就这么让他给跑了?”
“立刻通知何师兄,让他紧盯那辆车,看看那辆车现在在什么位置?或许我们还有机会。”
顾晨感觉还是慢了一步,主要是这个高田够狡猾,让他逃出了仓储区。
卢薇薇有些迫不及待,赶紧将手机掏出,一个电话打给了正在办公室偷吃自己零食的何俊超。
“何俊超,一辆车牌尾号为331的本地蓝色货车从仓储区开出去,你看见没?”
“看见了。”可能是吃薯片的动静太大,何俊超赶紧调整了一下,又道:“怎么了?”
“盯住那辆车,看看那辆车现在在哪?还有,看看后排车厢有没有人跳车?高田就在爱那后车厢。”
“啥?你们怎么让他给跑了?那你们等一下。”
何俊超并没有挂断电话,而是根据卢薇薇提供的这一线索,迅速利用监控追踪那辆。
很快何俊超拿起手机回复道:“那辆车现在在竹山路红绿灯方向,开往东城区,目前来看,并没有人跳车,但是中间有盲区。”
“知道了。”了解到情况的卢薇薇,赶紧将这些线索报告给顾晨:“顾师弟,何俊超说那辆车在竹山路红绿灯,是前往东城区方向,目前没有跳车的迹象,但有短暂的监控盲区。”
“赶紧出发。”顾晨是个急性子,知道人在哪,那必须第一时间追过去。
安排了一下其他人,将那两名嫌疑人押回警局后,顾晨带着王警官,卢薇薇和袁莎莎,一起开车追赶过去。
由于天色已晚,道路比之前来说,也疏松了不少,因此堵车的情况并不多。
一路上,顾晨随时根据何俊超的通报调整方位,加上警笛开道,在前往东城区的一条高架桥路口,终于还是将那辆运送蔬菜的货车逼停。
然而大家对车厢反复搜查,却并没有高田的踪迹,这让所有人颇感失望。
顾晨走到司机面前,也是与他握手抱歉:“实在不好意思,耽误你时间了。”
“没关系的警察同志。”司机师傅很好说话,也是笑孜孜道:“真不知道,我这车后边还藏着一位诈骗犯呢?要不是你们警察追过来将我拦截,我还真是蒙在鼓里。”
“嗯。”顾晨微微点头,也是实话实说道:“人没有找到,但是从监控画面来看,他的确是躲在你的货车后边出了仓储区。”
“只不过路上有监控盲区,也行是在监控盲区跳下车的。”
“那还需要我配合吗?”司机问。
顾晨摆摆手:“你可以走了。”
丹凰
“谢谢警察同志。”见警方放行,司机也是客气的笑笑,随后驾驶车辆离开现场。
袁莎莎走过来道:“顾师兄,高田跑了,那现在怎么办?”
“轰!”
就在袁莎莎话音刚落,天空在一道闪电之后,忽然雷声大作。
顾晨叹息一声:“快下雨了,先回警局吧,我让何师兄再找找看,一定会有高田线索的。”
“是啊。”卢薇薇也道:“反正现在我们知道他是高田,只要知道他的真实身份,那要找到他,无非就是时间问题,迟早的事。”
顾晨也是默默点头:“再说了,我们不是还抓到两个高田的同伙吗?带回去好好审审,看看他们最近都有骗过那些地方。”
“也是哦。”听闻顾晨的说辞,袁莎莎便也不再纠结这些,跟大家调侃几句,坐上警车一起返回芙蓉分局。
……
……
夜里8点。
对两名高田同伙的审讯随即展开。
顾晨利用自己的审讯经验,仅仅在很短时间内,便知道高田团伙最近的活动范围。
可以说,高田是从年初开始走上诈骗这条道路。
而这两名男子,都是他半路招募过来给自己干活的。
用两名男子自己的口吻来说,大家知道这是欺诈,但高田说了,凡事他担着,其他二人负责当助手。
大家分工明确,各司其职。
这也符合顾晨在小梁村调查所知,全程都是高田在演讲,在蛊惑。
而这两名助手,只负责发放礼品,货物运输,以及看守仓库。
根据顾晨的调查深入,从这两名男子口中得知,到目前为止,高田总共作案11起,非法吸金100多万元。
虽然数额算不上非常巨大,但是这100多万元赃款中,大多都是老年人存款。
因此涉及被骗人数众多。
整个晚上,顾晨一直忙碌到凌晨,主要是登记这些作案细节,整理作案明细。
两名嫌疑人也还算配合,基本交代了所有情况。
顾晨只需要根据这些被骗地点,逐一核实,就能找到那些受害人。
虽然诈骗途径和网络已经搞清楚,但是还有一个最重要环节,那就是抓捕高田。
因为作为诈骗团伙的主谋,所有赃款都在高田身上。
不找到他,这些被骗老人的钱财就无法追回。
因此在凌晨之后,顾晨还特地打电话询问了何俊超的调查情况。
但得到的结果却是毫无头绪。
“轰隆!”
一道闪电划过夜空,雷声大作,大雨并没有减弱的趋势,反而越下越大。
走出审讯室的顾晨,也不禁感受到一丝降温的含义。
穿越之遇重生
“顾师兄,下一步怎么办?”感觉审讯工作还算顺利,袁莎莎请教着道。
顾晨摇摇脑袋:“先回去睡觉吧,找高田的事情,一时半会也急不来。”
“尤其是他知道自己的仓库被我们警方查封,同伙也被我们警方抓捕。”
“高田现在是逃犯,他现在要处处小心谨慎,估计现在要找他,或许有些困难。”
“那我们可以调查他的老家住所之类的,或许能有发现。”卢薇薇说。
顾晨默默点头:“这个可以有。”
低头看了眼手表,顾晨又道:“今天大家累了一天,就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我们重点根据高田的老家住所展开调查。”
“行,下这么大雨呢。”
“那我去办公室拿伞。”
“记得帮我带一把。”
几人站在走廊闲聊了几句,袁莎莎从办公室取来几把雨伞,大家趁着夜色返回警员宿舍。
……
……
翌日清晨。
在经过一夜暴雨后,许多道路都开始出现了积水。
罪臣之女的錦繡芳華
顾晨和大家早早来到办公室,继续昨天未完成的工作。
卢薇薇拿着自己仅剩的两包零食质问何俊超:“我说何俊超,你昨天是不是偷吃我零食了?”
仙路之蹤 神遊太虛
“有吗?没有吧?”何俊超不看卢薇薇,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卢薇薇黛眉微蹙:“明明昨天还有三包薯片,现在就两包。”
“而且两包我也忍了,关键那两包薯片的底部还被挖开一个小洞,薯片分量也少了很多。”
“啊?是吗?那也不知道是谁干的,下次你自己锁好吧。”何俊超继续假装努力工作,并没有看卢薇薇。
卢薇薇心知肚明,直接走到何俊超面前,一把捏住了何俊超右耳。
“哎呦,你这是干什么?”何俊超疼得嗷嗷直叫,赶紧护住自己的耳朵。
卢薇薇则是没好气道:“下次吃了就吃了,买齐补上就行,别吃了还给我耍小心机。”
“我告诉你何俊超,一包薯片得净重多少,我一拿在手里就知道,你还骗得了我?昨晚在办公室就你一个人,除了你还会有谁?”
星界王者
“那值班的小赵和小廖,他们也来过办公室啊。”何俊超赶紧转移话题。
卢薇薇冷哼一声:“小赵跟小廖?你就吹吧?就是我借他们两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偷我的虾仁味薯片,肯定就是你何俊超干的。”
何俊超顿时也急了,反驳道:“你又没证据?”
“你……”感觉何俊超是有所准备的,偷吃之后,肯定销毁了证据。
卢薇薇顿时头大,感觉下次一定要找机会,好好教训一下何俊超。
也在就两人为了薯片喋喋不休时,顾晨直接问何俊超:“高田那边有消息吗?”
“没有,我正在大范围排查。”何俊超操作电脑,也是不由分说道。
顾晨思考几秒后,又道:“把高田的信息整理一下,发给其他兄弟单位,让他们格外注意一下,咱们搂草打兔子,碰碰运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