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fwd3優秀都市言情 芝加哥1990 ptt-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尋找敵人讀書-r9ehs

芝加哥1990
小說推薦芝加哥1990
对了……
三亿现金在手,宋亚闭目翻起了小本本,纽约这边除了卡尔伊坎,还记着位华尔街投资人爱德华呢,在巴恩案里东戳一下西戳一下,十分讨厌。
之前他打听过,爱德华没赶上近年的股票牛市,但实力随着同样火热的房市有所上升,目前还是玩以前在沃伦兄弟合成器公司和巴恩化工的老一套,和华尔街同行结伙,对新泽西一座旧船厂进行收购分拆,然后在原址上建地产项目。
“爱德华,爱德华,七年了,你就不会干点别的吗?”
去年巴恩案刚结束后他找人了解过大概,那个项目已经进入了尾声,收购加新建商住地产,总资金规模是十亿级别的,爱德华只是参与者之一,甚至不占主导地位,贸然去坏事会开罪那个项目其他相关投资人。
百鬼眾魅圖 紙皮青蛙
宋亚喃喃自语地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一时却不知道该向谁打听具体消息,往常想干坏事找古德曼和迪莱就可以,但现在……
宋则成没什么社会能量,斯隆又有太多事要忙。
是不是该成立一个复仇小组之类的组织了?负责盯着自己的仇人,时刻寻找破绽。
“你刚在说什么?”
枕边的斯隆执笔在稿纸上删删改改。
“很晚了。”宋亚躺回被窝,“我明天就要回芝加哥……好不容易找到一整晚的机会。”
“马上好。”
名天師陰十三
斯隆嘴上答应,但仍专注的继续工作,不时还翻阅下她那边床头柜上的参考书。
“大棋局:米国的首要地位及其地缘战略,布热津斯基?”
宋亚随手拿过来一本,布热津斯基是著名的米国外交和地缘战略学者,“他的新书?”
“去年刊行的,是他上一本‘竞赛方案’后应对新国际局势的新思维总集。”
斯隆回答:“我过几天要参加外交杂志的一个研讨会,可能会被邀请上台演讲,但……你知道我已经很久没关注米国以外的地方了,布热津斯基当过三边委员会的第一任主席。”
“临时抱佛脚哈。”
宋亚知道,即使有自己弄来的门票,如果斯隆想被米国对外关系协会这类高级外交智库接纳,肯定要在学术方面拿出她自己的敲门砖,参考外交战略大佬布热津斯基的思路是个省时省力的办法。
“不要和我说话的时候突然撂中文。”斯隆抱怨,“安静一点,快写完了。”
末世霸主 雲法尊
“哦。”
宋亚乖乖的不再打扰她,两人并排坐在床上,穿着各自的睡衣照着各自的台灯ꓹ 卧室里只剩下翻书写字的声音。
在成为唯一的超级大国后,米国这些有忧患意识的学者近年同样在寻找潜在的挑战者ꓹ 布热津斯基在这本书里展望了米国如果构建自己的新型霸权,将优势长期保持下去,并在地缘战略层面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米国在欧亚地缘战略目标是要防止出现一个能够主导欧洲或亚洲从而向米国提出挑战的大囯ꓹ 还要防止欧亚主要国家相互间形成排斥米国的联盟。米国应使欧亚力量均衡,有利于保持我们的政治仲裁者地位……”
“华国并非全球性而是地区性的国家……”
宋亚一目十行的简单看了看ꓹ “感觉布热津斯基仍然对大毛充满戒备。”他评价,“即使现在已经解体ꓹ 经济也满目疮痍了。”
“波兰犹太裔嘛。”
斯隆把她手里的稿纸塞过来ꓹ “我的演讲也是关于大毛的,给点意见?”
“三头鹰,全球暖化时代大毛在北冰洋方向的扩张?”
背包十年
網遊都市之神級土豪系統
宋亚认真看下去,斯隆跟随了最近非常火热的环保议题,她将北极的融化趋势和大毛在这个方向的军事动作联系了起来,传统上大毛的地缘战略可以比作国家象征的双头鹰,一头在欧洲ꓹ 一头在亚洲,现在可以再加上一个从北边直接触摸到加拿大的说法了……
“感觉在哪看过到类似说法。”宋亚领会到斯隆的主题思想后质疑。
“确实不新鲜ꓹ 但用来应付一场演讲应该够了。”
斯隆回答:“我又不是那方面的专业人士ꓹ 大家对我的期望不高。”
“嗯。”
捞张入场券而已ꓹ 这也算某种程度上的洗稿了ꓹ 谁也不会奢望一位前国会山说客真的抛出什么精彩的国际大战略构想。
“你觉得呢?”斯隆又问。
“我也不懂……”
宋亚直觉这类理论对华国是好事,全球霸主生怕有人对自己的地位构成威胁ꓹ 从九一年CCCP解体和本子经济疲软后正睁大眼睛寻找新的对手呢ꓹ 目前看即使CCCP变成了大毛ꓹ 这边的理论界对它依然充满了防范心理,然后就是不断制造恐怖事件的中东文明。
“好吧ꓹ 我的错,是我对你要求太高了。”斯隆把稿纸从他手中抽回去。
盤龍之變異輪回 糖簇李橘
“哼哼,你等着。”
背後的第三只手
我不懂但我可以问人啊,十亿富翁还怕请不到专业理论家?宋亚抄起电话,想了想拨出一个号码,“则成啊……”
“嗯,嗯,嗯……”
宋亚对着话筒连连答应,斯隆则在一旁继续润色她的演讲稿。
“好了吗?”良久之后,她打了个哈欠问道。
“把三改成四,如何?”
宋亚现学现卖,反正大毛再背一个锅也不嫌多。
“怎么说?”
“除了欧亚与北极,大毛还可以和他们南方的中东油壕们结盟,加上利比亚、委内瑞拉,进而掌握大量全球石油出口资源,对石油米元造成威胁,引发新一轮的石油危机?”
宋亚回答。
“呃……”斯隆沉吟了一会儿,“不提我们和欧洲对中东的控制力,而且我们的地底下仍然有油,只是开采不划算,不环保而已。如果出现了新的经济层面的缺油国强敌,我们其实还有一个选择,和大毛联手制定歧视性定价,精确打压对方的经济。”
“是……是吗?”宋亚第一时间想到……
“嗯,比如本子。”
斯隆指向布热津斯基的书,“他也认为本子是一个全球性国家,还有华国,九三年也转为了石油净进口国。”
“呃……呵呵,华国领土和我们一样大,地底下难说哪天就发现了新油田。”
宋亚转移她注意力。
“也是,不过四头鹰的说法我很喜欢,有点新意。”
斯隆不疑有他,把演讲题目里的三改成四,然后增删正文内容。
宋亚打了个哈欠躺下,思绪转回到小本本,爱德华一时没机会下手,那其他人呢?
最后他挑中了目前处境最不利的雪莉兰辛,派拉蒙影业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