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j3yg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上仙你又來了笔趣-第一百四十二章 你是希望-yo9q3

上仙你又來了
小說推薦上仙你又來了
鬼曼童微不可见的皱眉,张口威胁道:“你不用期盼陈叟的人了,我既然能甩掉他们,也就能杀死他们。”
“啊。”彩萱笑,回过头看了他一眼,纯美清新,“去杀了他们吧,我不会插手的。”
“站住!”鬼曼童有些气急败坏的吼了一声,抬脚追去。
武俠世界碎虛空 逍遙賢者
身后脚步声越来越近,彩萱却笑了,加快了脚步,突然奔跑起来,朝着远方的群山。
紫衫树那么美,群山连绵,可她却找不到了自己的位置。
她是这样,迥然一身,红印也是这样。
他很快就会消失,化为虚无,叫她再也无法从那张熟悉的笑脸找寻一丝当初的印记。
那么,一无所有以后,她为什么还要沉浮于人世,苟且偷生呢?
走吧,都走吧,自己也跟着离开吧。
对于这里,她已经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
在悬崖的边上,她一跃而起,似乎并没有听到耳后那撕心裂肺的呼喊,因为,她是一个人。
只剩她一个人。
——————————————————————————————————————
闭上眼睛,所有的一切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昨天,那个人还笑着说,笑着对她说,他会马上搬进她的宅子。
“呐,霓裳,我还没有被女人养过呢,你这算是金屋藏娇吗?”
他嘻嘻的笑着,却惊人的说出了端坐在京城时不可能出口的玩笑。
“呀,怎么能算,金屋藏娇,起码那些美人,对自家主子可是一颗真心呀。”
混元武帝 空空哥
“也是,我的心,我自己都不知道它在哪儿……”
“你胡说,哼。”
銀河第一紀元 迷路的龍
霓裳转过头,恨恨的不理他。
看她翻脸,沈言只有苦笑,半晌,就在他以为这个任性的大小姐会就此拂袖而去的时候,她却突然转过身来,对着他信誓旦旦,“公子,你的心,早晚会回到我这儿,时至今日,我已经不能回头,就一定会叫你爱上我!”
彼时沈言淡笑,“你可能,等不到那一天了。”
“我可以!”
殿上歡
妖孽王妃桃花多
霓裳趴在桌子上,一杯一杯的倒酒,一口一口的喝。
酒是什么东西?一醉解千愁的宝贝!
可是,为什么,不管喝下去多少,她脑中还是不停的回荡着那一句,自己当时那一句,不知天高地厚的,“我可以!”
“可以吗?” 霓裳醉眼朦胧,痴笑着问自己。
“当然,当然是,不,行……”
她放肆的笑起来,消瘦的身子剧烈的颤抖。
“你不行,你不行的,你不行……” 一遍遍不知疲倦的重复,她连沈珂的异常都发现不了,凭什么还信誓旦旦的说爱他?
是她蠢,愚笨,那样骄傲的人,怎么会将一切说放下就放下?若不是他在京城便已知道自己身患顽疾,不可治愈,又怎么会义无反顾的任由沈珂去胡闹,不顾一些的为他圆场? 只是时日无多,所以才放任自己无法无天的宠着他吧? 霓裳痴笑,心中悲痛,却又难免憎恨。
仙路爭霸
沈言,你那么关心你的弟弟,那么喜欢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你可以为他们做那么多,可为什么?就偏偏对如此优秀努力的我,视而不见呢?
是不是你任性的去做大无畏的牺牲,一个尽心尽力的合格兄长,一个不敢言爱的痴情公子,这一切的一切,凭什么,最后只有我最痛苦?凭什么,徒留我撕心裂肺,懊悔不已?
“呵呵……”
霓裳痴痴的笑,门被推开,来人皱着眉头忍受漫天的酒气,一双眼犀利的射向她。
“霓裳……”
“嗯?”她吃力的转过头,模模糊糊的看清了来人面容,“是你呀……”
沈珂蹙眉,看她的样子像是于心不忍,又像是感同身受,他开口,语气尽量放轻,“哥哥的后事已经置办妥当,你要跟我一起去灵堂吗?”
“后事?”霓裳眯着眼睛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嗤之以鼻,“他心里,到死都没有我,想必我去或不去,也没什么区别吧。”
“你别这样说。”沈珂有些头疼了,霓裳的感受,他理解,可是哥哥,哥哥走的那么孤单,一生风云,他是唯一的亲人,霓裳,恐怕也是唯一的知己了。
“哥哥会希望你去的。”沈珂说完这句话,趴在桌子上身子一震,良久,沈珂补充了一句,“至少到死,哥哥身边,都只有你一个女人。”
他说完这句话,霓裳突然像是嘲讽一般哈哈大笑起来,原本温雅贤淑的女子,到这一刻,却像是所有忍耐的力气都已经用尽,连脸色都变了。
“可是有什么用,他从来都不爱我,从来不爱!”
歇斯底里的喊出这句话,霓裳整个人被抽空一般,伏在桌子上,失声痛哭。
沈珂静静的看着她,看了很久很久,最后有些欣慰的说了一句,“幸好,他身边,还能有一个人,像你这样爱他。”
这句话像是感慨,又像是失落,话语过后口中那一抹苦涩,来的不明不白。
沈珂转过身,准备走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霓裳沙哑的声音。
她脸上都是泪水,头发凌乱不堪,整个人酒气熏天,可说出的这句话,却异常清晰。
她说,“沈珂,你和我一样悲惨,你大哥爱上的,可是你的女人。”
她的话,像是拥有定格时间的魔力,叫沈珂跨出去的步子,倏地,停在了半空中。
霓裳满眼的嘲讽,嘴角挂着讥笑,她想看看,若是知道了一切,沈言这个最疼爱的弟弟,还有心情去劝解别人吗?
憎恨,对于沈珂,对于彩萱。
哈利波特之文明崛起 啜泣
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这两个人,享受着别人牺牲换来的便利,为所欲为,不知珍惜。
他又有什么理由,来劝解自己这个一直守候在沈言身边的人呢?就连赎罪,他们都已经做不到了呀!
霓裳等着,静静的等,沈珂终于有了反应,他轻轻将脚放在地上,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你……”霓裳大怒,追出门去,大喊:“你不问吗?不问为什么,不问清楚吗?被尊敬的哥哥背叛,你又剩下什么呢?”
狐惑
盛嫁
沈珂头也没有回,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你问的,我一直都知道。”
他的一句话,叫霓裳脸上的愤怒,戛然而止。
“沈珂。”
霓裳突然高声叫道:“我还知道你不知道的事。”
沈珂摆摆手,似乎已经十分疲倦。
霓裳嘴角弯起,淡淡的说了一句,“她从来没有背叛你。”
——————————————————————————————————
耳边是呼呼的风声。
彩萱闭上眼,下坠的速度唤来坚硬冰冷的风刀,割在脸上。
听说,这样的死法,灵魂会坠入十八层地狱,经受刀山拔舌之苦。
可那又有什么呢?
就这样吧,她已经折腾光了所有精神,无力回天了。
“萱儿!”
耳边传来焦急的呼喊,一贯温柔的嗓音都变了调子。
彩萱猛然睁眼,红印的身子直直坠下,以比她下降快几倍的速度,顷刻来到她的身边。
她瞪大眼睛望着他,呆滞的开口,“你……” 红印伸出手,一把将她的身子揽进怀里,彩萱狠狠撞到的胸膛,一时头有些发蒙。
“砰!!!”
摔在草坪上,仿佛灵魂都被震出了身体。
彩萱眼前一片白光,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能勉强动动身子。
她侧过头,红印静静的躺在一边。
彩萱凝视着他,他一动不动,鲜艳的红,突兀的顺着他侧过来的半张脸滑落。
“红印!” 彩萱颤抖着,用尽全身的力气,伸出手去推他。
可是那人,一动不动……
夢幻世界 黃金伯爵
“唔……”她迷茫无措的望着他,想过去,身体却剧痛,就连简单的翻个身都做不到,她在旁边抽噎着哭,远远的崖顶上,有什么东西微微晃动。
“真是……”
耳边突然响起声音,彩萱呆滞的望着他的侧脸,红印的手指动了一下,身体弹了弹,却没能起身。
他连脸都没有转过来,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没有他们,你根本就活不下去是吗?”
彩萱不知道他怎么想,只是沉溺于惊喜之中没有回过神来。
鬼曼童苦笑:“他影响我太多了,我可以对你恶语相向,却不能不救你。”
彩萱沉默了,鬼曼童休息了一会儿,身上的力气恢复了一些,摔碎的胳膊和腿上,伤口开始慢慢复原。
他勉强抬起一只手,轻轻抚上心脏。
那里不跳了。
“唉……”他叹了口气,问身边的人,“你知道重新长出一颗心脏,要多长时间吗?” 彩萱颤抖着,担忧压过心悸,回问了一句,“我可以给你找心脏。可以吗?”
鬼曼童突然静默了。
就在彩萱以为他不会再说话的时候,他突然笑了,笑声牵动了胸口,他又忍不住咳嗽了两声,缓过劲儿来,他侧过头,彩萱惊骇的看着他血肉模糊的半张脸。
“我不要你的帮助。”他平静的说道,“你明知道,没有心脏,我就永远无法摆脱他的控制,继续和你在一起,你关心我,对我好,我会越来越爱你,在你们的感情中沦陷的越来越深,那样,我就不可能真正的变成人,变成,我自己。”
“红印……”彩萱绝望的叫他,仿佛能够从他这番话中预知些什么。
“我会走。”鬼曼童爬起来,断掉的腿上,鲜血潺潺而出,浸湿了他的裤子。
他用那尚且完好的半张脸对着她,温柔一笑,“萱儿,不妨告诉你,沈珂,那个人没有死,他还活着。”
“!”彩萱的眼睛猛地睁大,满眼的不可置信。
“去找他吧。”鬼曼童苦笑一声,艰难的继续口中的话,“他活着,我未成人形前,和红印一起吸食他的精气而活,我能感受到,那天晚上,城郊那股熟悉的味道。”
远处传来呼喊声和人的嘈杂,彩萱知道,是陈叟的人找来了。
她忽然转过头,定定看着红印的侧脸,哀求般的说,“不要走。”
那个人一愣,目视前方,良久,淡淡一笑,最终还是慢慢离开了。
彩萱目送着他,拖着沉重的身体,钻进密林,一点点消失在视野尽头。
一滴眼泪,顺着眼角滑落。
她看着蔚蓝的天空,鼻翼间传来青草腥味和花香。
真好,她又找到了活下去的理由。
一滴泪,在微烫的眼眶凝聚成型,最后顺着脸颊滑落。
这是无声的送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