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y281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漢末開元 txt-第3章 問鼎天下相伴-inh96

漢末開元
小說推薦漢末開元
在上书请求班师回朝之后,陈应也没有闲着,他一方面通过雒阳的盟友游说天子,大刷天子刘宏的好感度,一方面在暗中大力鼓动士卒,给士卒们大量灌输班师回朝后的好处。
他多次在公开场合对部下大肆封官许愿,给他们画下了一个大大的画饼,并信誓旦旦的告诉思乡心切的士卒们,他们一定能够回朝,能够衣锦还乡,能够得到应有的回报……
還珠之相守 扁素貞
就在朝廷中央争论不休的同时,陈应已经暗暗的在士卒们的心中埋下了种子,为他将来要做的事情做好了准备……
时间,就在朝廷中央的扯皮和陈应紧锣密鼓的准备中缓缓过去,到了中平五年十二月末,中央终于暂时拿出了一个方案。
那就是中央在原则上同意陈应班师回朝的请求,但是呢,因为这个并州白波谷的黄巾余孽折腾的十分厉害,地方不能制。
所以呢,朝廷命令陈应在班师回朝的时候稍稍的绕一下路,将白波谷的这股黄巾余孽给剿灭了,然后在班师回朝……
这个方案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一个缓兵之计,陈应要是答应了这次的命令,那他想要班师回朝就遥遥无期了。
要知道,此时天下可是反贼处处,剿灭了这里,还有那里,根本就是剿不胜剿,今天陈应遵守命令剿灭了白波谷,明天又要他去剿黑山贼!如此下去,他何日才能回朝?何日才能解脱?
更何况,朝廷这厢要你去剿贼,那边却又不给你任何补给,甚至暗地里下绊子使黑手,拉你的后腿,让你再这无穷无尽的剿匪中耗尽力气,最终他们找个借口,就可以兵不血刃的拿下陈应,将他打入万劫不复之地!
可是要是陈应不奉诏,那他想要班师回朝的梦想破碎不说,首先他抗旨不奉,尾大不掉的情形就暴露无遗,他心怀不轨的意图也将为天下人所知。
所以呢,这是一步狠棋,他将陈应逼入进退不得的地步,进也是错,退也是错,只要陈应还在这个棋盘内,还要在这个棋盘上下棋,那他就是进退维谷,最终难逃对手的围剿、灭杀。
幽冥鬼談 落花如塵
只是,他的对手这一招狠棋虽然走的十分精妙,但是他的格局却完全局限在棋盘上,他完全不知道陈应已经准备好了盘外招——他准备要掀桌子了……
是的,没错,陈应是要掀棋盘了,他要掀了这盘棋,重新开始,自己坐庄,下一盘大棋!
从穿越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开始,陈应便下定了决心,他要争霸天下,要成为这天下九州芸芸众生的主宰,要坐一坐那九五之尊的位子,要……
一直以来,不管是以何种面目,他的目标一直是此,从来没有变过,而他也一直在为这个目标而在努力,而此时,时机已经成熟,而他手上也有了足以掀翻棋盘的力量,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准备揭开这场大戏的帷幕,换个角色走上历史的舞台!
大汉中平五年十二月末,陈应奉诏在剿灭白波谷黄巾余孽,开始在凉州动员部队,准备出征。
剩女——豪門宅妻
中平六年一月末,经过一个多月的准备后,大汉淮阳侯、车骑将军、凉州牧兼领西域都护府大都护、三辅都尉、西京留守陈应率部十五万,号称三十万从凉州武都郡出发,打算京兆尹入河东郡,再到太原郡,去剿灭白波谷黄巾余孽郭太。
大军在雪中开拔,在开拔前,陈应在全军面前讲话,表示白波谷黄巾余孽在大军面前不堪一击,此行,不过是一次武装游行,大军不过是在班师回朝的时候,稍稍绕一下路,剿灭了白波谷黄巾余孽后,就立刻回京受赏!
在高官厚禄的刺激下,在衣锦还乡的诱惑中,大军士气高昂的出发了,或许是思乡心切,大军行动的非常快,到二月下旬,大军已经进入了京兆尹,到达了西京长安。
到长安后,陈应一反常态的没有在催促大军赶路,反而下令全军修整三天,陈应的反常举动迅速在军中产生了数种谣言,并且迅速的流传开来。
三天过后,也就是二月十七日,大军也没有立刻开拔,中军迟迟没有命令下达,众军在疑惑中度过了这一天,军中的谣言流传的越加放肆了。
时间悠悠,转眼间,二月十七日即将过去,十八日即将到来,天色到了最黑暗的时候,方圆数里的大营中,除了巡逻和值夜的士卒外,所以人都陷入了沉睡。
而就在此刻,陈应突然召集诸将,言皇后何氏勾连大将军何进等人,暗中谋害天子,意图扶皇子辩登基称帝,天子遣亲信宦官左攸挟带勤王诏书来到军中,要求他立刻率部进京,勤王救驾!
众将顿时哗然,经过一番激烈的争论后,陈应率先拍板决定,决定奉诏勤王,同时下令软禁傅燮、盖勋等死硬份子,剥夺其兵权。
经过一夜激烈的斗争后,全军达成了一致认识,要进京勤王救驾!
统一全军认识后,陈应立刻采取举动,在天亮后,突然派兵入城,控制了西京长安,然后以西京留守的名义召集了在长安的大小官吏,宣读了天子的勤王密诏,下令奉诏勤王!
霎时,众议纷纷,但是都在陈应的兵马和天子的诏书面前沉默低首,甚至有人踊跃参加。
陈应搞定长安官吏后,吞并了长安的一万多兵马,留下一部分自己的军队看守长安后,打着奉诏勤王的旗号率军出发。
紫極天下
消息传出,天下震惊!朝廷中央极力否认陈应的说法,并指责他是拥兵反叛,同时以朝廷中央的没有明诏天下讨伐陈应。
但是因为天子刘宏已经长时间没有上朝露面,同时传出重病的原因,朝野对于朝廷中央的说法也是半信半疑,不乏有人要求天子刘宏出面解释。
但此时刘宏重病缠身,又怎能出面解释?一时间,朝廷中央和陈应都是互相指责,奉自己为正统,指责别人是反贼。
在双方口水仗打的飞起的时候,陈应的大军却是势如破竹的打向雒阳,沿路上的城池不是出城投降,表示拥护勤王,便是被陈应扣上反贼的帽子,打破城池后身首异处。
在一片纷纷扰扰中,时间到中平六年三月,一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传出,天子刘宏驾崩了……
本来,何皇后打算遮掩天子刘宏驾崩的消息,但是谁料就在天子刘宏驾崩的前一刻,有朝官结队闯宫,要求面见天子,恰好看见天子刘宏的尸体。
瞬间,整个天下都被这个消息引爆了,人们纷纷猜测何皇后等人是看见事情不可挽回后,索性鱼死网破,害死了天子刘宏,一时间,何皇后和大将军何进百口莫辩。
虽然众说纷纭,但是大家都没有证据,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何皇后和大将军何进在灵前扶皇子辩登上大位,成为了大汉新一任的皇帝。
皇子辩登基后,下诏大赦天下,赦免了包括陈应在内的所以勤王人士,同时重用士人,给各地豪强士族封官许愿,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一时间,陈应进军的步伐缓慢了起来,前方抵抗他的人变的多了起来,尤其是一个人的出现,让陈应进军的步伐彻底的停了下来。
新任的车骑将军皇甫嵩带着三万大军挡在了陈应大军面前,挡住了陈应进军的步伐,让原先一面倒的战争进入了僵持的状态。
而就在皇甫嵩挡在陈应的进军步伐后,并州的董卓突袭了陈应的后路,给陈应造成了很大的麻烦,而益州的刘焉也没有闲着,他发动益州忠于朝廷的势力,死死的纠缠住了陈应麾下的大将臧霸,没有给他支援陈应的机会。
转眼间,随着新皇的登基,陈应势如破竹的势头被打压了下来,陷入了苦战之中,而整个天下的舆论,也在新皇登基后转向了朝廷,对陈应越来越不利起来。
随着新皇的登基,朝廷的颓势好像在一夜之间便扭转了过来,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而就在此时,一个十分劲爆的消息传了出来,何皇后下令让人鸠杀了董太后!而先帝刘宏生前的亲信上军校尉蹇硕带着皇子协出逃了……
这个消息传出后,外面还在抵抗陈应,忠于朝廷的官员们纷纷倒戈,投降了陈应,饶是皇甫嵩堪称名将,但是也难敌这天下大势,在人心涣散后被陈应击败,通往雒阳的大道顿时展开,而天下的局势也在瞬间大变。
大汉中平六年五月,历经三个月后,陈应率着麾下二十五万大军抵达了雒阳,包围了这座大汉都城。
猛龍過江
中平六年五月二十七日,陈应大军包围雒阳的第二天,雒阳守军杀死了大将军何进,开城投降,陈应作为一个胜利者再次进入了雒阳城。
中平六年六月中,陈应立皇子协为帝,改元建安。
建安五年,经过五年的过度和征讨不服后,已经被封为秦王的陈应接受天子刘协的禅让,登基称帝,改国号为成,改元开元!
大成普立,便有数州前朝遗老起兵造反,天下顿时动荡不安,天子陈应遣麾下大军四处出击,经过三年的战乱后,各州的叛乱平定,天下进入了安定的休生养息时期。
开元十四年,天下休养生息十余年后,天子以北方诸胡侵扰不息为由,举兵北征,派出数十万大军进入草原,一路犁庭扫穴,将草原上日渐壮大的鲜卑等部一举剿灭,在草原上设立了都护府,经过数十年的经营后,终于将草原纳入了帝国的统治!
在平定初步草原后,陈应又将目光投向了南方,他一面大力发展内政,努力种田攀科技树,一面用小股军队向南方渗透,经过数十年的发展,到了开元五十二年时,帝国的触角经过遍布中南半岛,成功将其纳入版图……
大成开元五十三年,大成太祖陈应,崩……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