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9ipj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雷系法師-第三章鑒賞-7hvhf

雷系法師
小說推薦雷系法師
第七章 城墙上的对话
二姑娘 欣欣向榮
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住处,我立刻进入了冥想的状态,元素如潮水般的吸入已经消耗的空淡淡的身体,不多久之后就恢复了过来。
这次菜鸟们上了战场见证了战争的残酷,见证了同伴的死亡,也身临其尽的感受到死神的逼近,他们害怕过,胆战过,也有想退缩过,但是最终因为战争的气份,同伴的坚持使得他们勇敢的面对战争面对近在只尺的死神。整整两天这群菜鸟的脸色都是惨白色的。
吃饭时没怎么喂口,女孩么、哭过、吐过,甚至没法静心的吃下饭,晚上会做恶梦,很多的恶性在战后让她们饱尝了害怕的滋味。
善后的工作一直由战士负责,他们总是面无表情,有很多伤员最后都由我们法师进法法术治疗,当我们看着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口,不管是女法师,还是男法师,甚至是我都感到惊心,如此大的伤口而战士却从没有叫过一句,喊过一声疼,他们的表情大多时候是严肃的,不拘言笑的。
我为这个国家拥有如此出色的战士感到高兴,又为我们这群菜鸟法师感到心虚,我们比战士差多了。在为他们治疗的时候,我们这群菜鸟法师,不管是女的或男的,抑或那些大魔法师都竭尽全力治疗好他们,简单的伤痕都是由我们这群菜鸟负责。重伤的则由大魔法师负责。
当一切善后都处理完后,日子开始过得平平淡淡了,大家都处于在休息的状态。
我慢无目的在城中乱逛,看着一个个战士,那铁一般坚强的臂膊,魁梧的身材,是我们这些柔弱身体的法师很羡慕。
看着他们一结束战事,过了两天的时间就投入到了正常的训练工作,那疯狂的一下一下做着或劈、或砍不厌其烦的同一个动作,就在这样的训练中,每个战士的额头上却布满了汗水,假若我是一名战士,我怕自己没有他们这样坚强的意志,和毅力,我对他们唯一的感觉就只有佩服了。
没有目的地乱逛,再一次的我重新站到了已经破碎的城墙上,此时的城墙上的士兵正忙碌的进行破损地方的修补,城外的尸体已经全被搬走埋掉了,只有战争残留下来的血迹依然在这块土地上,凝结成了整块整块的,那需要多少血啊。
好女十八嫁 花落重來
我的目光平静的扫过整个战场,和煦的白云在蓝天慢慢飘浮,仿佛战争不曾给它们留下过任何的痕迹。它们就像一群过客一样默默的看着底下发生的一切事,就好像历史的见证者,它们只负责记录发生的事情,战争与它们无关,它们也不会把曾经的历史告诉人们,它们只把这一切发生过的事情当成某个传说,留存在世。当后面的人们在某处的记载中见过这样或那样发生的事情,那时,这已经成为了传说。
“在看什么?”琦娜拉不知何时出现在我身后,不慢经心的问道。
“公主好”我转过头看着她说:“没什么,只是随便看看,想看看战争后会是个什么样子。”
“战争死了很多人”琦娜拉的目光望向远处一览无疑的平坦土地,仿佛要看透兽人所在的营地。
我点点头说道:“有战争就有死人,这很正常。”
琦娜拉触立在城墙目光一直望着远处,良久才冒出一句:“今天,你表现的很不错。”
“谢谢公主夸奖,”我有点谦虚的道:“我只是尽自己的一份力而已,也是为了自己能够更好的活下去,让更多人活下去。”
琦娜拉收回一声望向远处的目光,奇怪的看了看我,说道:“你很会说话。”
我辩解说:“这只是我心声。”
“哈哈”琦娜拉突然轻声笑了起来,伸出手说道:“很高兴能认识你。”
第一次看到公主对我笑,让我一下子有些失神,慌忙努力静下有些怦动的心,伸过手和公主握了握,柔嫩的肌肤在触到的一瞬间脸上有发烫,心跳的频率似乎一下子加快了,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忙收回还握住公主的手,对公主的话有些疑惑的问题:“我们不是早就认识了。”我不相信在学院的比赛中我们曾同台亮相过,我第一名,她第二名,我不相信她不认识我。
琦娜拉看了看我面带疑惑的眼神,微笑的解释道:“以前的你我不熟息,现在的你,我有点认识了,所以要说认识,现在才是真正的开始。”
“能得到公主的赏识,我很荣幸。”我话峰一转说道:“不过,我对公主的性情,还不了解。也就不能说认识了。但公主拥有的能力我还是很认同的,对于这点算是认识吧。”说道最后我不禁笑了起来。
“哦”琦娜拉公主轻声笑道:“我对你的感觉越来越有意思了,我会让你认识我的。”
她抬头看了看天色说道:“下次有机会在聊吧”转身就飘下了城墙,我一真望着她的身影远处,仿佛很舍不得她的离去似的。“哎”轻轻地叹口气,我抬起头望着蓝天朵朵的白云,远处的山头,处于一片晚霞的照耀,微风轻轻拂过城头,撩起我一头灰色的长发。蓝色的魔法袍在晚风中轻轻抖动。
一路飘飞回去的琦娜拉,突然觉得刚才说的话有些不妥,什么叫我会让你认识我的,好像自己正在追求别人,让别人认同自己似的。一想到这个,让自己觉得尴尬的话,就找了个借口匆匆的回来,他实在无法继续呆下去,怕让对方想到什么。琦娜拉摸了摸脸蛋,感觉有点烫,不会脸红了吧,看了看四周没人发现自己,她赶紧朝自己的房间飞去。
我一直站到城墙呆了很久,很久,看着满目疮痍的大地,想着那日疯狂的斗杀,什么时候还会在一次发生,我感到不确定,也许过不了多久,也许只有几天的时间,这里还将上演一场撕杀,敌人会死,我们的人也会死。想了很多事,我突然间发现自己是个很多惨善感的人,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拥有了这个某病,苦涩的笑了一声,看看天色渐渐暗淡了下来。我用起了飞翔术,用风元素慢慢托起身子朝着住处飘去,我想这时该吃饭了吧,摸了摸肚子似乎有点饿。
第八章 夜袭
昨晚上一夜都没睡好,今天早上起来整个人迷迷糊糊的,很想倒头在睡一觉,呼呼,深深呼吸几口气,在迷糊的状态中,偶强打精神开始了迷糊的码字。
妻限99天:撒旦老公太霸道 疼胖胖
当夜,城中的军营一片灯火通明,菜鸟们聚集在了一起,围做在火堆缭绕的周边,每个人心思的似乎有些沉重,还有很大疑问,公主把她们叫出来有什么事吗?他们的心中似乎同样在问着这样一句话。
不多时,当公主和几位大魔法师一同出现后,菜鸟们齐刷刷的望向走来的公主。
琦娜拉的目光显得有些凝重,她环顾了下四周,看着一张张满是稚嫩的面庞带着疑惑的目光望着自己。她走到人群的正中央,火堆的亮光,在夜风的轻轻吹拂之下,微微的摇摆起来,映着琦娜拉的身子有些不真实,也有些虚幻,注视了人群良久之后,她终于朗朗的开口了,清亮的声音在火光映衬中传进了每个人的耳际:“刚刚收到了消失,我们的几个军营,将要准备在今晚开始偷袭兽人的营地,所以……”她吸了口气猛地提高音量:“所以我将在你们这群人中选出一伴的人手,有谁自愿去的就给我站起来。”她的目光一一的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
寂静,良久的寂静,我望着周遭的人,只见他们的目光在闪烁不定,有激动,有害怕,也有迷蒙。他们在想什么?我不知道,我的目光隔着比较远的距离,看着琦娜拉站在那里,火光一晃一晃的摆动着,她的身子显得有些单薄,蓝色的法师袍似乎没能够掩盖她的瘦弱。隔着遥远的距离,我似乎能够触到她的坚定目光,不知为何,我就这样从人群中站了出来,一下子显得特别的引人注目,所有的目光一下子全部集中到我身上,我坚定的一字一顿的大声喊道:“我-愿-意。我愿意跟随公主一起前去。”
这声大喊连公主也愣了下,才转过头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由于距离比较远,还是晚上的原故,她没能看清他长得模样,不过,这不仿碍她对他的嘉奖,向着对方微微点了下头,轻声说出两个字:“很好”声音虽然不大,但在这个静地哪怕掉下一根针都能够让人听到的时刻,她的声音依然是能够准确传到对方的耳中。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顿,公主的目光一直望着我,虽然不能看清全貌,但也是对对方的一种鼓励吧,听着公主轻轻说出的两个字,在良久的注视,我就这样直视着她,在有些昏暗的一晃一明的星空底下,我的目光变得炙热,炯炯的眼神仿佛穿越了黑暗带来的束缚,仿佛迈过了遥远的距离落到公主的身上。
不知过了多久,我觉得很漫长,又觉得很短暂,我就这样直直挺挺的站立着,直到听到一声两声无数声的“我愿意”,然后就看到一个人站起两个人站起很多个人站了起来。我笑了,灿烂的笑了,透过眼前挡住我目光的人群,我似乎能够感到公主的心在笑,她的脸上带着笑。
琦娜拉在这群人点了数目,由于人手过多,她减掉了很多实力较弱的,一群人在简单的按排后,带了些该准备的东西就出发了。从公主断断续续的话语中,我渐渐了解到这次偷袭的主要成员大多数是魔法师,和其它几个营相比我们的实力最弱的,但是人手却是最多的。而武士则会在我们出发后,跟随在后面,慢慢靠近兽人的营地,如果法师偷袭成功,那么他们将成为最后收割头颅的死神。
我们借着黑色的掩护,飘浮在黑暗的夜空,没有发出任何声音,静悄悄地前往兽人营地,在我们飞行了半个小时后,终于过了平原,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座座山峰,夜晚的大山完成笼罩在黑暗的怀抱中,一眼看去,仿佛是一只潜伏的怪兽,正等待着猎物的到来。我们这五千人一进入到大山的沟壑,便一点声息也没有的全部溶入了黑暗中,成为了黑暗中的一份子。
我们在大山的深沟中转来转来,也不知飞行了多久,最后莫名其妙的停在了这片树林中,经过短暂的休息,我们就又低低的飞了起来,在越过眼前的茂盛杂草丛,远处的黑暗忽然出现了隐隐的亮光,我们开始很慢的接近那亮光的源头,在隔着一段距离后,我们能够看清一个巨大天然盆地,那盆地中点燃着一盏盏火焰,随着一个个在前头带路的法师降落在地面,然后所有的菜鸟们都落地了,在接近不远的敌人部落的地方,我们的心相当接张,此刻没有人发出声响。怕一点点的响动就能够惊动兽人前来攻击,这是所有人都不愿面对的。
菜鸟们乖巧的做在草丛中,或休息,或睁着眼看着兽人部落。菜鸟们在来的时候就被告知,他们是来偷袭的,在这期间不准交头接耳,不准发出任何不必要的声音,还有一点最重要的就是我们是后发部队,只有等到其它营来的法师经过攻击,之后我们才能够发起攻击,理由很简单,因为我们这群人中的大部分是菜鸟,先头的杀伤力很差。
我和大多数菜鸟那样,睁着眼盯着兽人部落中,那些在营地中走来走去的傻乎乎的兽人,他们的营地很大,比起我们的军营都要来的大,这一点从空中俯瞰的时候就看到了。
一直以来我和海德都很少分开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一起,这个时候,自然也是了,看看这小子现在的眼珠,就像老鼠一样咪得小小得齿着牙目不转盯的望向那群兽人。这一次,来的大部分人中只有很少几位是女性法师,对于女法师本来就稀少,就更不能让她们参加这种事了。
此时的我离公主那边的距离很近,即使在这黑暗中我依然能捕捉到她的紧张心情。她不停的望着兽人领地,望望黑色的夜空,又看看这群菜鸟,对于这个年纪的她想必会有很大的压力吧。我心中暗暗的想道。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一会看看兽人那边的情况,一会又望向公主那边看看她在做什么。
就在这时,黑色的夜空,突然一瞬间变的通红,所有的菜鸟一下子惊醒过来,齐刷刷的望向兽人营地的上空那呈现着火红的光芒,领地内的兽人顿时慌乱成了一团。我看到成片成片的红云,如同一朵巨大的红色绵花糠一样相聚在了不高的天空,红云滚滚在翻腾不休,整个天空只一会的功夫就成了红霞满天,还没来的及感慨或震憾这个魔法的威力,它就已经在一瞬间进行了诸多变化。在我们惊心的眼神中,火焰像花朵,像球形,像各种动物的形状在顷刻间如同暴雨般在兽人领地的上空倾泻而下。
往如世界末日般,涛天的火焰一朵朵地落下,落在帐蓬上,落在兽人身上,落在地表上,兽人的领地仿佛在一瞬间成了地狱般的景像,到处是燃烧的火焰,天上地下皆有火。黑夜在瞬间离我们远去,留在眼前的只有红色,只有火一样的红光。倾听着兽人领地内那此起彼伏的痛苦哀嚎和凄凉的惨叫声,看着兽人们四散而逃,远远地逃离着火的领地,朝着外围的方向奔涌而去。
而有的则朝着我们这边而来。
面对着潮水般而来的兽人,突然琦娜拉的声音高亢的晌起:“功击”
第九章
五千余个菜鸟魔法师和十来个大魔法师,飘浮到了空中,凝望着远处如地狱般的火海,火焰如下雨般不停的从红云中撒落下来,仿佛永无止尽似的,底下的兽人经受着火焰的洗礼,燃到兽人身上的火他们不停的用手拍打,或在地上滚动,而有的则干脆已经成为了一具被火焰燃烧后成了焦黑的尸体。而更多的兽人是不停的往外挤,往山上跑,往林中跑,尽可能的离开这个即将要被火焰所笼罩的盆地。
即使离的如此远的距离,菜鸟们依然能够感到补面而来的高温,他们望着圆盆中往外跑的如蚂蚁般的兽人。看着跑向远方或跑向自己这边来。菜鸟们没有被眼前的这一切所震惊的呆愣,没有被这个巨大的魔法所影响到接下来的工作,当他们看到有兽人朝着自己这边来。菜鸟们就开始准备起了自己威力比较大的魔法,从上一次的战斗中,他们已经吸取到了应有的经验,在这个时候**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啊。
当一切都已准备就续后,一声功击的命令回响在菜鸟们的耳中,看着陆陆续续跑来的兽人,菜鸟们举起了手中已准备许久的魔法,火系的魔法,红色的火焰,这种比较强的杀伤力的魔法是菜鸟们最为喜欢的,很多的如巨蛇般的火焰,在空中起伏的奔向底下涌来的兽人,立时跑在前头的兽人首先就遭到了毁灭性的攻击,哀嚎的痛哼声顿时响成了一片,被火焰攻击到的立刻变成一团焦黑倒下了,但后面却有更多的兽人向他们冲来。
菜鸟们没有因为第一个魔法就如此成功而放松下来,反而是快速的用起不需要长时间准备的魔法,一个个火球被菜鸟们
拋向了兽人,在短短的十几妙时间里,就有成千上万个火球从菜鸟们的手中飞出,飞向了底下的兽人,如此多又如此密集的火球聚在一起,所展现出来的杀伤力是相当恐怖的,在菜鸟们拼命的毫不停顿的扔着火球,终于,他们成功的阻挡住了兽人们前进的步伐,把兽人永远的扼杀在前无进路,后无退路的地步,一个个兽人凄凉的倒下菜鸟们共同施展出来的火球中。
那一抹青春的消逝 滄客天
持续的不断的,放出火球,击杀兽人,菜鸟们不知道时间已经过了多久,只觉得手臂有点麻,底下的兽人被一个个的杀死,他们没有数自己发出的火球有多少个了,杀死的敌人有多少个了,因为菜鸟们知道自己所要做的仅仅只要尽可能多的放出魔法,能不能打中敌人他们不管,也根本不用管,因为这是他们所不用担心的,在下方的敌人实在是太多了,这让菜鸟们根本就不用瞄准,只要拼命的扔魔法就行。
兽人们惊恐的发现,不管跑到哪里都有人类的影子出现,他们就像死神的代言人一样,挥舞着镰刀,正等着自己亲手送上门,送上自己的头颅。死神的大门仿佛已经开启了,只为了迎接他们的到来。
这是一场有意谋有组织的偷袭。
经过了一段时间,兽人们渐渐恢复了冷静,虽然笨拙的大脑并不能够为他们带来什么有效的手段,但他们的萨满却是有智慧,有力量的,兽人们把希望全部寄托到了萨满手中,很快在有领导的组织下兽人开始了有效的反击,萨满的魔法与人类的魔法再次对决上了。
以盆地为中心,在四面八方处的任何地方此刻都上演了一场魔法的对决战,不同光亮的颜色在天空闪现,此刻的黑夜仿佛正盛放着烟火,在空中爆出了各种各样美丽而迷人的画面,那是能够至人以死地的烟火,虽美丽却危险。
在混乱的兽人群中,一群十多个身着图腾服饰的萨满,在层层兽人的保护下,望着外面正打得热火朝天的场面。
这群兽人中的一个愤怒的道:“人类真够狡猾的,竟然在这个时候来突袭。”
“不用抱怨什么,我们早应该想到人类的狡猾,早应该布置好这一切本应不该发生的事。”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我们还是想想怎么突围出去吧,怎么给人类来个反击吧。”
“那我们该怎么办”
老者看着这群年轻的萨满在不停得嘀咕着,抬头看着远处战火纷飞的地方,说道:“找个弱地来打吧”
“弱的”几个年轻的萨满同时看向这个一直沉默不语的长老说道。
老者抬起干枯的手臂指着远处的一个地方说道:“你们看看那里,再看看其它地方,有什么不同吗。”
一群年轻的萨满望着远处密集的火焰,再看看其它几次感觉不出哪里不对劲,摇了摇道:“没什么不同啊!”
老者摸了摸发白的山羊胡须,款款地解释道:“虽然几处地方的魔法都很密集,但是他们的危力却大不相同,你看看那个,再看看这个……”被这一提醒年青的萨满顿时豁然开来,原来有一处地方的魔法的组成部分都是低阶的。
一个年青的萨满高兴的道:“我们去消灭掉这支弱的吧,这是唯一能够弥补我们被人类偷袭的损失。”
几个年青的萨满同时点头,看老者没有反对的意思,年青的萨满聚集起了人手,兴匆匆的朝着那个地方而去。
在我们开始攻击后不久,我们的战士就已经从后方赶来加入到杀敌的行例,这一场偷袭竟然如此的出色,令我都不敢想象,但更让我惊讶的事,却是有如此多的法师在各个地方进行着阻截战,我一边放着魔法一边望着远处的激烈战斗。
“幸好,幸好我们这边都只是兽人,却没有碰到兽人中的法师。”我感慨的想道。望着下方即将要溃败的兽人,这一次堪称完美的战斗,在我想来很看就要完成了。
也许经过这一次的偷袭,会使兽人们受到严重的创伤,使他们再也没有能力聚集足够多的人手进行攻击,也许今夜的这一战,将会成为战争的落幕曲。
眼看着将要把底下不多的兽人统统都干掉,眼看着胜利的曙光即将出现。我的脸上也出现了即将胜利的笑容。
好像所有的菜鸟们看着底下都没有怎么反击能力的兽人,都能够感觉到这场战斗即将要结束,他们的攻击速也不在开始的那么猛烈了。
仿佛所有人都看到了,即将出现的胜利的曙光。
第十章 闪电风暴
可是,事实上当人类面对这种状态,都以为自己将会成功时,他们都难以想象,也许成功与失败只是一道线的差距而已。也因此,当我们面对即将要胜利的天平时,远处的杂草丛中,高大的兽人又潮水般的踏着地面奔涌而来,看到这种现像菜鸟们的头皮开始有点发麻了,不过,他们并不会因此而胆怯的放弃功击,反而是把松懈下来的魔法再次提高速度。
当远远的那群兽人奔涌而来,就立刻加入到了和我方这边战士的殊死搏斗,肉搏战往往是最直接和血腥的,残不忍睹的画面是法师们的魔法永远无法比拟的,热血的场面更是被演义的淋漓尽致,往往一个简单的劈砍动作,就能使鲜血横流,血肉横飞。
当这群菜鸟们继续着自己的施放魔法时,突然他们都有默契的抬起头来,很熟悉的画面又再次上演,那是兽人的法师即将放出魔法的征兆,不过,菜鸟们并不担心,从以往的角度上看,我方的大魔法师在一般情况都能够有效阻击兽人魔法的降落,没看到大魔法师在攻击开始前就一直没有施放魔法,反而都围拢在公主的身边,观察着战场上的变化,他们是最后的保命牌,怎么随随便便就一起和菜鸟法师一起上战场,拼命的用魔法,这不是浪费魔力吗,而在上次的战斗中,这群大魔法师可是起到很好的保护作用,因而这次他们并没有出击。
兽人的魔法生效了,跟前次一样,这一次出现的是落石魔法,不过很可惜兽人的这次魔法并没有作出应有的贡献,就被大魔法师给合力破坏的干净,我方一个损失也没有出现。
也许是看出自己魔法就这么被破坏掉了,兽人那边仿佛呆愣住了一下,就接着开始使用魔法,闪电和火焰相继出现,不过最终的结果却并没有和兽人那边的想法一样,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甚至可以说毫无作用,面对这一结果,那群萨满法师脸色变得很难看。
“没想到会出现这种结果,哎!”老者轻叹了一声。
年青的萨满都看向了长者,中间一个说道:“长老我们该怎么办,如果不突围出去,怕是……”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后面的话,他们都明白那代表了什么意思。
老者抬起头来看向人类的那边,良久,他才把目光收了回来,再看下自己身边围着的一群还很稚嫩的年青的萨满。仿佛是下定了什么决心,眼神中烔烔的发出光芒,可是他的身子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岁,围在长者身边的年青萨满,眼神游离不定的看着长者,仿佛看出了什么似的,一个年青萨满颤栗的道:“老师……”
这一声老师喊出几个年青的萨满脸色顿时出现变化,老者看向年青萨满露出担忧的眼神,突然笑出了声来,说道:“以后带领族人就看你们了,不用多说了,我们开始吧,多一刻,就能少让族人少死一些。”
年青的萨满看着老者坚定的眼神,也不再多说什么,他们齐齐的把长者围在中间,伸直手臂掌心面对长者,以一种缓慢的步伐绕着长者走动起来,边在中中念着一堆莫名的东西,低沉的声音慢慢变得高亢,绕了一圈声音就大上一点,就这么一直持续了下去,也不知转到了多少圈。
老者站定在中间,微闭着眼睛,垂下的手猛的抬起伸直了手臂掌心朝天,口中也念念有词起来,一种由如来自远古时代的宏亮声音在夜空回荡,突然微闭着眼睛的老者,猛的睁开眼,一声大喝从口脱出:“闪电风暴”
由如一声闷雷震响,围绕在老者身边的年青萨满,胸口仿佛被巨石敲中,都震退了一步嘴角边浴出了一口血丝,捂着胸口弯下了腰,他们艰难的抬起头,望向依然高举双臂的老者,仿佛一具雕像一样久久的竖立在那里。
“老师”年青的萨满哭喊一声,跑了过去,摇晃着老师,摇晃这个已经如同雕像一样的老师。年青的萨满抱着老师痛哭,没有耽搁时间,年青的萨满抬起了老师的尸体迅速的开始撤退。
夜晚的星空,在很多明亮光束的照耀下,变得美轮美奂,仿佛披上了一件新娘的架衣,所有的光芒都是为了她而照耀。可当老者的这一声喊出后,所有光芒在一瞬间暗淡了下来,就连星辰也无奈的躲进黑布后面。
黑色的云朵从四面八方聚拢了过来,一层层的黑云笼罩在了所有目所能及的上空,电光在云层中不时的冒出,像一条条蛇在云中滚动。
风,没有一丝的风,静,寂静的有些可怕,仿佛是暴风雨前来的那一刻短暂宁静。
压抑,沉重的压抑感笼罩在所有人的心头,此刻我感觉连飘浮在空中都觉得吃力,而菜鸟法师身子都摇摇晃晃的,连站在空中都感到困难。跟随着在琦娜拉公主身边的大魔法师脸色变得非常凝重,他抬着头望着那片厚重的黑云,突然大吼了一声,“撤退,撤出这片区域。”说完,他拉起脸色变得煞白的公主,及忙的往外飘去,所有的菜鸟法师,所有的武士,在大魔法师的一声吼叫中清醒过来并且迅速的作出反应转头前外面飞去。
空中的黑云越聚越多,也越聚越厚,电光在云中频繁的冒出,它不紧不慢的积蓄着力量,仿佛对底下逃跑的众人一无所觉似的。
我拉着海德及忙往外飞,在飞出了一段距离,感觉离头顶上的黑云已经快要出去了,就在这时,我感到了一丝丝的风,其实在空中快速的飞翔,有风是件在正常不过的事,可我却突然感觉有一丝的不妙,也许是我的感觉灵验了。
那一丝丝凉风,突然间狂暴了起来,我只感到有一阵强烈的旋风袭来,海德和我一下子被刮上了天空,不停的在旋转整个头一阵晕眩,都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此刻,由于狂风的炸然而起,黑云也迅速的开始了变化,整个云层夹带着丝丝电光盘旋而起,不多时,那整块整块的云层,被狂暴的旋风卷成了一个圆锥形状的物体,而头顶上的一小片空地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东西存在,仿佛成了一块真空的地带。
那电光在锥形的中间缠绕着,强烈的旋风把那此飘浮着物体,都卷上了天空,而底下的士兵,则统统趴在了地面,终于,这个如此强大,覆盖的范围如此广的魔法,开始发挥出了它的强大威力,从那盘旋的云层中,相互缠绕已久的电光,由如山洪暴发,堤坝塌方一样在一瞬间倾泻而下。
几百条的粗壮闪电同时降落了下去,顿时,响起了一声声轰隆的连续炸响声,地面上立刻被闪电炸出了一个个坑形。在这个方圆几十公里的地带,密集的闪电,毫无停息的降下,仿佛世界末日降临了。身临在中间的人听不到痛苦的哀嚎,听不到任何同伴的声音,只有风声,只有雷电声,只有闪电落下炸起的声响。除了这两样这个世界已经再也无法容下其它的声音了。
在空中被旋风刮上空中的法师,不幸的则被落下的闪电击中顿时成了一具焦炭,连一丝声音都没来的及发出,就落了下去。而趴在地面的士兵,同样经受着闪电的考验,不幸的就成了焦炭。
逆血江湖 3顆石頭
就在这样的考验中,战士们和法师们,都在一分一妙处在死亡的边缘。
许久,许久之后,当天上的朝阳露出了明亮的光线照耀着大地,这一片凄凉的土地上,已经被昨晚的闪电炸的千穿百孔,满目疮痍,没有一棵树是直立的,没有一片空地是完整的,这里仿佛成了一片死地,没有声息的土地。
可是,真的如此吗,只见在这个空地中,突然有人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蹒跚的迈出步伐,紧接着又有人吐了吐碎抹站起,朝阳下,陆陆续续有人站了起来,很快,在这片死地一样的地带,站起了很多人,可是这些人,和昨晚的人数比起来,如同苍海一栗,是那么的不值一提。
他们望向场地的目光只有迷蒙,只有恐惧,还带着点庆幸,但更多的是浓浓的哀伤,因为他们知道有很多的战友不会在站起来了。
第十一章 琦娜拉的心思
望着眼前的这一切,菜鸟们的眼睛湿润了,五千个法师队友,就这么一下子去了一伴有余,望着那一个个被整齐的排例成几排的焦黑尸体,他们无法忍受心中纠缠在一起的心。
曾经熟悉相知的伙伴,曾一起笑过,一起哭过,一起玩过,一起并肩作战过,可就这一个晚上,他们就去了,就这么去了。
菜鸟们的心理很不好受,看着满目疮痍的战场,看着如此多具的尸体,他们同时想到了一句话:“战争啊,战争,你让我们相熟的伙伴永远离开了,我们憎恨你,是你让我们的心揪的如此之痛。我们永永远远不欢迎您,我们痛恨您……好在,好在,如今的战争已经结束了。”
经过这场战,活下来的菜鸟成熟了,是战争使他们快速的成长,是战争让他们懂得了生命的可贵,让他们更加珍爱自己,珍爱生命。
我们相信,菜鸟们的翅膀已经长硬了,他们可以自由的腾飞了,可以不受别人的约束来管束自己的生活,因他们已经成熟了。虽然稚嫩的脸上依然会带着羞怯,但他们已经拥有了一颗坚强的心。
海德在一觉醒过来后,他就不停的在找洛维,可是在活的人中,他没有找到,在死去的人中他依然没有找到,他究竟去了哪里?洛维的心理不停的在问着这句话。一直好几天了,他甚至都没有离开过这片战场,他在不停的找,不停的找只想找到洛维,在十几公里外他都去找过,他想会不会被飓风刮走了,于是他顺着风性的方向一直顺着找去,直到到达了海边,海德依然没有得到任何消失,在这期间琦娜拉来找过自己,问自己知道洛维的情况不?当时他看着公主好像也挺关心自己的好友的,不过,他的回答只是摇头,不停的摇头,找了这么久都没能找到,他的心也有些死了。不过,海德相信洛维一定活着,总有一天他相信和洛维还是能够相见的,于是在以后的日子里他拼命的练习着洛维曾经交他的训练魔法的方式,就这样用了好几年,最终让他成为了大魔法师的级别,这时的他才真正见到了昔日的好友,一瞬间他泪流满目。
琦娜拉公主对于洛维的关心虽然没有海德来的直接,和疯狂,但她也派了好多人在一片狼藉的战场上寻找,可结果却和海德查找的一样,连一点关于他的消失都没有。为什么公主会如此关心洛维,因为在那一晚上,他救了她,如果不是他,琦娜拉公主相信自己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是他,是他把自己从死亡的边缘中救了回来,可是,他却为自己承受了雷电的全部袭击,他能在那个电击中活下来吗,琦娜拉公主的眼神有些迷蒙,她甚至认为那些焦黑的尸体当中就有他的一具,虽然有些不确定,最后公主把那些尸体轰轰烈烈的埋藏了,举国为他们哀悼,只因为他们是战场上的英雄,是保家卫国的英雄,只这一点就需要国家为他们做点什么了。
琦娜拉站在墓碑前很久,一直盯着已经被安葬在里面的尸体,眼神迷离,她正在回忆着过往的一切,思绪一时间回到了和他相见的那一点点日子。虽然和他见面的机会不多,虽然他是那样的普通的一个人,那样的平凡的一个。第一次见到他是在造房子比赛中的获奖台上,第一次公主听到一个佰生的名字,第一次公主见到了他,看着他呆愣的走上奖台,她就站在他的旁边,可他却一眼都看她,可他却一盯着他看,看着他兴奋的挥舞着手中拿到的奖励,他笑的是那样开心,笑的那样灿烂,以至自己在当时都觉得有些嫉妒,她当时就想为什么他会如此开心,笑的那样的自然。
大神醫 落地為仙
第二次见到他是在哪里,是在战场上,她看见他一直盯着战场手中挥舞的魔法一直没有停息过,是那样的专注,是那样迷人,虽然他很平凡,可是不知为什么,从那时起她开始就注意起他了,哦,应该说从比赛的第一眼看他就开始注意了,那时她在想为什么这么优秀的人,她以前没见过哪怕连听都没听过,难道他一直故意隐藏自己,可为什么他在那到奖励,是如此激动,笑的是如此灿烂,可能过于好奇才会对感兴趣吧。
第三次,她记得最清楚,是在城墙上,当时他正在专注的看着战争后留下的痕迹,他的眉毛从看着城墙外的地面就一直没有松懈过,为何,为何他会皱着眉头,他很想知道他当时正在想什么,于是,她上前和他聊了起来,第一次她和他聊上了,听着有趣的回话,公主在那一刻不禁然的笑了,于是她认识他,想知道他想什么,为什么会和别人那么不一样,可是,聊天的途中不知道什么竟然自己莫明其妙的说出那样的话,顿感尴尬,于是挥手和他告别了,可是,没想到事隔今日,那日的对话已成永别。
第四次,是在那晚的偷袭计划上,是他第一个站起来,大声的说出我愿意,她当时对这人很佩服,又对这人投以感谢的目光,对点点头说出俩个很好以示对他的感谢,当时,她并没有看清那人是谁,长得是如此模样,可是她今日想起来,是他,没错,一定是他,公主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肯定,在当时的那种光亮,那种距离,为何今日会如此肯定,她把这种感觉说成女人的第六感,这是母亲常对自己说的,她肯定没会错的。她相信她母亲曾对她说的话,她一直相信母亲是博学的好母亲。
第五次,她在那一场末日般的浩劫中,他抱了她,他救了她,在他被电中的时候,他就松开了那只紧抱着她的温柔有力的手,她看着失去意识的他,就那么随风飘向远处,她流着泪伸出手,努力的向他伸去,可是,他就这么在眼前慢慢的飘走了,被风吹走了,她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回想着这一切,不知何时,琦娜拉公主的脸颊已经流出了泪来,仅仅几次的见面,他竟然给自己留下了抹不去的深刻印记,为何,为何短暂的相识,却是永别的开始,她的心一定会在以后的岁月中,一直想念着,他的那一张笑脸,他的那对皱起的眉毛,还有他为了救自己,所展现出来的迫力,还有他闭上眼睛的那一瞬间。
琦娜拉公主抬起头,望着蓝天白云,轻声叹道:“他占了我的心”
蜜戰100天:冷梟寵妻如命
在离遗望大陆遥远的海洋中,在这片不知明的海域里,有一个身影静静的一动不动的飘浮在水中,一上一下缓慢的随着波涛起伏飘向遥远的地方。
他还活着吗?
惡魔總裁的定制寵婚
本来这卷写完了这只是一篇曾经写过的当外篇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