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棺山太保 無名本尊-第六百章出不去了熱推

棺山太保
小說推薦棺山太保棺山太保
对于古风能认出我手中的精绝手镯我是一点也不好奇。
作为魔鬼之城的主人。
对于西域一带的任何城池应该都有所了解。
精绝手镯作为能看破一切虚妄的东西。
那么自然不仅仅只是能分清幻境与现实的区别了。
而古风也仅仅是多看了两眼后便开始忙活自己的事情了。
他把一切的准备好之后,就开始念动了咒语。
关于招魂一事。
在场的人,或多或少都能会做。
但是会做与做到完全是两码事。
“唰唰……”
随着古风念动咒语的同时。
屋内的温度也猛然间下降了下来。
插在冷月华身边的招魂旗,也开始发出了一阵阵凛冽的响彻之声。
古风全神贯注没有一丝的懈怠。
最后,双手之中散出一片烟雾笼罩住了冷月华的身体。
而在精绝之眼的照射下。
可以看到在黑雾之中出现了一幅画面。
那画面很是扭曲。
也像是被人打了马赛克一样模糊。
那是一处充满昏暗的地方。
哪里有数不清的阴兵。
也有无数双从地上伸出的手臂。
我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心中不由得有些疑问。
难道这就是地狱吗?
很快,画面中又变了样子。
一位双眼比较迷离的女人抬头看着她的头顶。
嫡女凶猛
而她的头顶便是我们现在低头看下去的黑雾。
此人的面貌正是冷月华。
里面的冷月华好似是发现了什么。
然后开始缓缓地朝着我们这边走来。
一步……两步……
当她即将接触黑雾的刹那。
一道灰白色的气息从那无数双手中散发出来。
灰白色的气息在触碰到冷月华魂体的时候。
后者发出了一声尖叫。
身体猛然间崩溃。
而在桌子上躺着的冷月华本体也猛然地一阵抽搐。
古风的脸色顿时变得很是难看。
因为他在释放烟雾的那一刹那后,便把双眼给闭上了。
所以他并未能看到黑雾之中里面的场景。
可这丝毫不影响他能感知到黑雾之中发生了什么。
在冷月华的魂魄在那处不知道什么空间之中崩溃掉的时候。
伴随着冷鱼月华本体的一阵抽搐,古风脸色猛然一变。
睁开眼睛的时候,黑雾也刹那间崩溃。
“招魂失败,明天再继续试……!”
古风缓缓的松了口气道:“这比我想象中的难。”
“但也没有关系,等明天的时候,我必然能把这招魂仪式给进行下去。”
这一下子,是谁都没有想到的。
本来大家都以为。
以古风的能力,救治冷月华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但没有想到,第一次进行招魂,古风就失败了。
因为这几天一系列的事情,睡觉我肯定是睡不着的。
当我走出房间。
走到院子里面的时候,发现冷月如跟诺天言都在院子里。
而胖子则是没有在。
而我们现在所住的院子是古风专门为我们准备的。
独家专宠:青梅萌妻休想逃
见我从房间之中出来,诺天言转头冲我笑了一声。
他一副早就知道我会出来的表情。
所以,在我走到院子里面的时候。
他都没有说多余的废话。
而是直接问道:“你对白天的事情怎么看?”
我想了一下。
刚准备说这件事情很正常的时候。
诺天言再次说道:“你如果想说很正常的话,那就当我什么都没有问。”
一听此言,我就知道诺天言又知道了什么。
随即也不着急回答了。
而是反问冷月如与诺天言道:“那你们对白天的事情到底是怎么看的呢?”
诺天言抬手道:“我没什么好看的,他跟我师叔有关系……!”
“使用过的也是上古的巫术,他今天是故意失败的……!”
故意地失败?
我被诺天言说的话给搞得一怔。
不知道,诺天言为什么要这么说。
因为,这根本没有道理啊。
古风需要我们的帮助。
他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
但诺天言族却说:“我虽然不会那移魂大法,但我却知道,所谓的移魂大法不过是更高级别的障眼法罢了!”
“一种能瞒过我们这种人眼睛的障眼法……!”
“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问,就是师叔告诉我的……!”
我点了点头。
我倒不是不相信诺天言的说法。
毕竟他是大巫师,而我不是。
就算诺天言说的超级对。
但我不相信这世间还有什么高级的障眼法能满的过专门针对虚妄的精绝之眼。
这时,冷月如走到我的跟前道:“你难道就不好奇,那古风为什么在即将动手的时候,问一句谁会看破虚妄的神通秘法吗?”
被冷月如这么已提醒,我问道:“月如,你的意思是说。”
“他这时故意这么干的?就是害怕没有提前知道我们之中谁会看破虚妄之法,看破了他的诡计?”
诺天言替冷月如回答了我的疑问。
他说:“目前,现在来看是这样的。”
“只是当时咱们都被他给唬住了,不管是我,还是你,都在那种环境之下有何保留。”
“月如姑娘担心她姐姐的安危……!”
“而你则担心月如姑娘,以及想要把事情赶快解决。”
“至于我,我目前还做不到,作为一个旁观者就能看破一切虚妄的能力……!”
“至于胖子,算了……!”
诺天言话都没有说完,便是话锋直接一转。
“现在说再多也没什么用了,咱们出不了这个院子……!”
“出不了这个院子?”
三途川客栈 木绣球
我抬头看了看头顶,又看了看出口的位置。
这才发现了异样。
在我们的头顶是岩石穹顶,上面有很多小型颗粒,犹如夜明珠一样的石子镶嵌在上面。
而出口的位置则是站着两名哨兵。
本来这哨兵是正常的。
现在被诺天言这么提醒还真有点不晒那么的正常了。
我看了看冷月如。
后者明白我的意思。
“我是可以出去,但出去之后我能做什么?”
“咱们跟古风拼命?”
“在场的有是古风的对手吗?”
“更何况那子母罗盘就在他的手中……!”
“没有罗盘的话,大家谁也出不去……!”
冷月如这么一说,反倒是我显的有点傻.逼了。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这两天所发生的事情,同时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最后沉声道:“月如,我还是建议你出去一趟……!”
“或者,你帮我悄无声息的制服那两个哨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