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4mf扣人心弦的小說 靈契之主 愛下-第七百二十一章 一殿三君共批文鑒賞-jcctc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
春日的黎明本是平静时候,吃早饭时几句闲谈才属正常,普通人家一块窝窝头,一碗泡菜,半碗菜汤皆是标配。可现在无论懒人富人都已起床,且忙碌许久。这等反常之事,现在的人却司空见惯。危难面前只有活命,哪还有什么娱乐磨叽的时间?
大夏中无数修行者从破晓之前便开始干活,至此已有两个时辰,和南国射列国的修行者一起致力于生命之墙的建造。这是大夏历史上主持最大的工程,耗费三国之力,近有万丈高,倒下的阴影,将半个斟鄩掩盖。
这是大修行者也短时间完成不了的庞大之物,在其前方的三万米平地上,修行者们搬石插木,钢筋根根成柱,以此在骇世海啸到来前卸掉一部分力。可这些足有数十人怀抱粗的石柱钢柱,令任命掌管这些的走首教会管事心里微寒。
这些东西真的能挡住那等海啸吗?管事总觉得钢柱会折断,石柱会破碎,续而朝生命之墙砸来。这等担忧令其运用元气,将已完成的钢柱石柱再压下几分,可心里还是不安,因为整片大陆都会变得不安全。再厚实之地,都会被大海包围。
南商那边,小和尚们百般劝导且跪于殿前,令南商帝王主动联系起大夏,并停止对天蒙国的侵略战争。这番动作迅速引来天蒙国注意,他们并不相信南商,也不相信大夏,可通过皇子常仁杰在学院得到的消息,他们也迅速得知严重性。
而后,本高高挂起,事不关己的勾龙邦氏人得到东部海岸异常的消息,且受到学院的通知,被迫考虑起合作的事。这件事太大,他们怕自己跟不上节奏,被甩在安全之后,因此派公主先行,以和平使者的身份和朝中大臣一起前往临近的大夏。
无论哪国,都没有未出阁的公主四处乱走的习惯。可当前正是大乱之时,即便大夏和勾龙邦氏时代结仇,也该不计前嫌,因此姒易尽展大国之风,派将军前去燕城边关迎接,护公主安全,接来斟鄩,同商御敌要事。
斟鄩将是这场大战的指挥中心,因此也是最安全之地。而且离擎天宗和荒兽大森林较远,有走首教会在此不说,距宁神学院和冒险者工会也很近。
确定安全后,便是姒易这个大夏圣上发挥作用的时候,他将把大夏搬上大荒这个最大的舞台,所有事,他也都要参与。这般下来,今后谁还敢对他大夏不敬?
大是大非中的私人情绪只要不耽误总体计划便不为过,姒易岂会不懂这等规矩?因此令斟鄩的人都忙碌起来,响应号召,加入后勤也好,出钱也罢,总之都得动起来,要么就腾出房屋,前往后方。这一城留下的,将是有用之才,庸才草包他不要。
姒易要做的,就是令斟鄩成为经受得住考验的大城,将这庄 严皇城的雄风,展现给每一个人!
姒易命令一下,少有官员连夜迁走,倒是大小街道中的所有人都呈现出空前团结之心。素来谨慎的大夏人知道,如今这一走,想再回来就难,且共渡难关,向来就是他们铁打般意识里的一项重要组成要素。
快穿炮灰女配逆襲
今古奇緣之藝戀情
因此,经过短暂动乱期的斟鄩无论大小人家,皆不藏家中粮,不留空房。各处难民除了城西临时搭建的住所,大小官员的府邸也尽数打开,南国射列中的大臣将领皆有去处,以此留在第一线。
起初,这样不成体统的提议遭到不少人拒绝。可不管是大夏东部的难民还是南国射列,都以斟鄩为中心聚集。要想不分散到其他城市,就得在此扎下。普通居民还好,可以退到后方,可修行者只有在斟鄩才能发挥作用,因此两国皆同意。就连皇宫,都出现三君共批文的现象,意在加快效率和加强交流。
此间,姒易的气度一度被吹捧上天。
姒易年轻,比南国君主和射列国王都要小一辈,可做事大胆不迂腐,甚至过分大气。就那些老臣来言,他这样无疑是不懂礼数,可就走首教会管事的看法,只要使用就好,何必那般守旧?
臣子百姓的误解被走首教会一句话化解,因此在黎明时,三人点灯坐于殿中,一同处理当前要面对的事。
清桐 岑小孟
因为这是在大夏,南商和射列两位君主处理的大多都是自己国家的事,可姒易要过问的则是三国之事。这令他要面对的问题极难,因此苏忠谋夏婉等人皆贴身陪伴其旁。
南国谢氏君主见一殿三君共批文,已无前些日子的抵触,就是看向坐在自己和射列国王中间的姒易时,有些为后者的冷静折服。虽说南国向来与大夏交好,可两国君主皆没相见,他只知姒易年龄小,虽也知他年少有为,乃一代明君,可他此时的做事效率,显然高的有些出奇。还有夏婉,这个嫁到他南国的女子,平日待在府中读书赏花,却没想到除了在之前的军事方面,于内政上,也有这么多独到的见解,倒是他失算了。
夏婉在南国一直遭到谢河林及其母妃针对,因此足不出户,即便博览群书,谢氏君主也没过多在意。他南国多的是舞文弄墨的诗人,谁不是文曲降世之才?可她一次又一次展现出的天赋,令其对她产生些忌惮,更没想到那夏家既这般厉害。
小人物的星空之旅
父亲夏惊鸿,一路高升至二品武将,这样的存在,在大夏有极为重要的地位和话语权。膝下三子,夏旭成熟老练,未至而立,却已是四品忠武将军。夏萧身份特殊,闹得大荒动乱。本以为二女是个平凡人,可虎父无犬子,铁血将军又岂会生出庸人?
99度深愛:早安,竹馬先生
南国君主并未注视太久,便微微扭了扭肩膀,继续投目于手中奏折。姒易并未发现他的目光,只是为眼前奏折沉思。
勾龙邦氏派出公主和大臣起来议事是之前就商量好的事,可他们也提出要派出一支修行者,加入这边的队伍。这个队伍不用太多人数,但起码得保护住公主,这样才能不耽误他们的人手,且能匀些人手给他们使用。可根据探子来报,不过三位修行者能做什么?真的以为他们此次来是做客,每日只喝喝茶,尝尝他大夏举世闻名的糕点那么简单?
大荒当前的处境已很显然,听走首教会管事说,宁神学院的教员已与清寻子商量好计划,就要派人前往荒兽大森林和勾龙邦氏。他们嗅到的危险来自兽族和擎天宗,后者的反常,令他们准备提前去看看。他们原先想等夏萧归来,然后再重新制定计划,可现在时间紧张,必须有所行动,不能等真正开战那天再手忙脚乱的前去防守。可勾龙邦氏就算要携手宁神学院,这样也太过分了些。
眉头一皱,这样毫无诚意的行为,实在令其高兴不起来。不过就算他们来,也只有像平民一样,想受到公主的待遇根本不可能。姒易向来如此,你敬我一尺,我便还你一丈,可他先前再三强调的事勾龙邦氏却没放在心上,他岂用再那么客气?
丢下手中奏折,姒易丝毫没有好脸色,虽说动静极小,可苏忠谋和夏婉皆停下手中笔,收袖对视一眼。他们坐在圣上身后,替其过目众多大臣拟写的稿件,或加以批改,可这好端端的,怎么生起气来了?
姒易身边摆满了卷轴奏折,他闭眼片刻,将先前看过的奏折扔进废纸篓中,淡淡道:
“没事。”
昊天至尊 陳逆天
苏忠谋和夏婉微微点头,回头令众大臣继续忙自己的事,比起大夏的百人办事规模,南国和射列的人数要少一半左右,可他们事情也不少,一刻也停息不得,否则挑灯到子时也不一定能处理完那些事。
这样的时间战,他们已经历过好多次。幸亏是在春日,若早几个月,估计怎样都受不了。
一直忙碌还好,一旦停下,夏婉就不禁想起自己那不知在何处的弟弟。他被追赶至魔鬼平原的事她已得知,没被杀死被黑暗带走的事也有耳闻,就是不知当今在何方。当前大荒逃的逃,走的走,只有少数像他们这样觉得坚持下去便能得到救赎。可真正的结果究竟怎样却难得知,但就算是以失败收尾,她也希望自己的萧儿能回来,也免得娘一直牵挂,再多银发。
夏萧此时还在远方,经过一夜飞行的他十分乏累,根本扇不动翅膀。可看四周,一个人都没有,为了不耽误赶路,他想找个人带着自己南下,以此恢复自身状态。虽说难有那么合适的人选,可他想试试运气,可这一路,根本没人,更别说挑选。
好运或许就要到头,夏萧不断下降自身所处的高度,眼中的草原越来越近,可还是没人。若在这倒下,一觉睡醒不知到何时,所以他还是借风滑翔,并想着把晓冉叫出来。他一晕倒,四灵兽皆被关在空间,且会精神低靡,不过他还有晓冉在身边。只要她在,夏萧就能做到不耽误时间。
晓冉出现前,十余道魔影从夏萧眼中划过,朝南方而去。他顿时精神振作,这是提前开始行动,还是在追赶什么东西?夏萧跟在后头,死鱼眼随时有可能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