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超次元卡牌對決》-第八百四十三章 雪景相伴

超次元卡牌對決
小說推薦超次元卡牌對決超次元卡牌对决
有句话,叫同病相怜。
当然,现在的这两个人可不单单只是在交流病情。
对于刃心来说,如果这个时候他一定要去找某个人说说话,可能这个时候的人选,反而是耀光最适合不过。
毕竟是辉夜的话,总觉得事情立刻就变得奇怪起来。
如果是吕玲绮,可能终归是太亲近了一些。
以至于要是谈论有些问题,反而会有些见外的话,那现在刃心现在的选择,也是情有可原的。
在这样的一个夜晚,刃心怎么能说,这是一个平静的夜晚。
当耀光就在他对面的时候,虽然这个时候已经不是在外面了,房间里相对来说还是很暖和的,除了炉火之外,对比外面的冰天雪地,其实说不定现在才能回觉过来,其实整个荒城虽然被冰雪所笼罩覆盖,但实际上,还没有到那种多么酷寒的地步。
就好像仅仅只是一种示意而已。
现在的刃心,其实也是差不多就是这么一种情况了。
他发现真正来到了这里之后,依然是有些不知所措的。
不知道干什么,还是因为没有什么确切的目的。
老实说,他对于耀光,如果什么都没有,那肯定是不现实的,可如果有什么,那到底有什么?
“请用。”
等一会儿之后,耀光给刃心端来茶水。
“谢谢。”
刃心结果后,仿佛一时之间还能感受到上面的余温。
怎么看,这其实都不太像是平常的耀光,亦或者,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耀光太过于清秀了,有的时候,总是会给人以一些错觉,包括这个房间也是一样的。
“说起来,这里只有耀光一个人。”
刃心总是在说一些,违背了常规逻辑,并且很容易引起人误会,然而却在他自己看来似乎很正常,一点都不违和的话。
这大概是耀光虽然明显有些生气,但这一刻竟然难得没有发什么火,只是强忍了下来。
“……”
片刻之后。
“嗯。”
后面就几乎只有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似乎是觉得沉默的也有些久了,耀光这才开口:“刃心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这样的话题问出来时,刃心才察觉到,自己一直面临的一个问题。
他来耀光这里,严格来说没有什么目的,似乎只是心神恍惚之间来到的一个归所。
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情,刃心至今也不清楚。
“哈……刚才所有人都没怎么说话,所以……”
但半强迫性质的,刃心还是很快的找到了理由。
的确是如此。
他在这种时候是找不到什么人沟通的,因此耀光似乎成为了唯一的人选。
毕竟整个龙人军团中,一共三支队伍其他的不说,只是刃心这里,难道耀光占的比重,不是在有些地方,就是要比吕玲绮更大一些?
而且两者意义是不同的。
吕玲绮代表的到底还是刃心这边,完全属于自己人,吕玲绮是只会为刃心着想的,这没什么大问题,但在某些事情,必然也会产生一些对应的不必要的麻烦。
这是不可忽略的。
任何的事情,如果都没有完美到,只有好处的时候,那么坏处是不言而喻的。
刃心可以只和吕玲绮商量,但这样一样,耀光和辉夜就似乎被天然的拒之门外,所以如果去找耀光,多少在三人当中,已经代表了两个的样子。
三分之二和三分之一的区别,不言而喻。
因此在耀光和辉夜之间,选择耀光就很正常。
刃心不需要面对来自辉夜那边的某种压力,而耀光应该恰好又对这件事情会有兴趣。
这种猜想就算是毫无征兆的臆想,一旦成功的话,那也是两全其美的。
还有就是,耀光是这一次的大功臣。
以及,他所面临的问题,其实同时也是刃心所面临的。
“所以刃心就选择来找我了?”
这个回答,中规中矩,就刃心的反应来说。
没什么出人意料的,也就是对于耀光,没有失落,同样没有惊喜。
绿茵梦想
“是,打扰了。”
刃心这个时候从耀光那边是什么都看不出来的,但还是下意识的察觉到了一些不妥。
可很快,那种转变很快:“没事,能够在这个时候被想到,也是一种荣幸呢。”
耀光笑着,在刃心的忐忑之中站起身阿里:“被需要,在很多时候就是存在的意义。”
这种话,耀光应该是不会多任何人这么轻易说出口。
以至于刃心听到后,也是察觉的有所体会了吧:“是……”
“深有同感。”
刃心这么想着也这么说出来,可接下来的转折令他感到奇怪:“不,刃心应该是不懂的。”
这点,刃心反而是不太认同的。
只不过他似乎并没有立刻反驳耀光的几乎,耀光起身后没有停留,直接向着前面走去。
刃心起身跟上,不觉来到身后,来到了房屋后面的阳台上。
外面雪势已经小了很多,耀光倚着栏杆,在看着天穹上的星空。
“刃心是被人需要的。”
耀光这么说着,今天的他果然是有些不太一样的。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也许白天的那场对决,正如刃心所多想的,那不是他多想,而是有些事情确实存在。
当信仰在某些时候不是信仰,而成为一种需要和实际的利益相摩擦对撞,甚至于在这样的分毫当中权衡的时候,怎么能说,这不是一种痛苦呢?
因为在很多时候来看,黑的是黑的,白的就是白的。
可是当选择白的时候还要考虑,黑的是不是也在一个适合的程度,不能放弃,只是因为,除了信仰之外,现实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也开始充满了魅力,那种诱惑令人无法舍弃。
那不是寻常上的诱惑,而正如眼前的这个男人一样,是某种,一点逊色于那种信念的吸引力。
情不自禁,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情不自禁,无法控制的。
穿越之家有小夫郎 夜悠
“我吗?”
弱女修仙记
刃心的回应多少有些苦涩之意,是可以这么说,但耀光其实又是不了解刃心的,如果得到真的完全抵消失去,那现在的刃心,可能也就不用这么拼命了。
他在前进的路上,也许收获了许多,但最初的失去的,至今仍然是他难以忘怀的。
刃心最大的一个特点,他并不是一个顽固不化的人,在某种程度上是这样。
他对于最初的失去,依然会耿耿于怀,但这样的一个理想主义者,他同时又是现实的。
对于他来说,很显然,可能现在位于眼前的这种人会更加重要。
可,这好像也说明不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