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s8h0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帝世無雙 起點-第兩千二百六十四章 毀運者!!熱推-ls4e3

帝世無雙
小說推薦帝世無雙
结束了,是的,结束了…
冬季早晨时的你 阿单阿单
在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看来,这一次的战斗,基本上已经结束了。
夏紫和那尊可怕的逆天存在一战,虽然最终的结果算是两败俱伤,那尊可怕的逆天存在失去力量无力再战,而夏紫也没有多余的力量可以继续战斗下去了。
但最终的结果,实际上是等于夏紫的胜利!
因为,按照之前的布局,应当是那尊可怕的逆天存在迅速斩杀夏紫,将夏紫拿下来,而后在去帮助那些可怕的存在,斩杀那些禁忌之主,去斩杀那古苍始祖的。
可惜,那尊可怕的逆天存在终究还是没有成功,甚至被夏紫一换一的兑子了。
这样的结果,让那尊神秘的窃运者感到有些无法接受。
就算是那尊神秘的窃运者之前如何的想象,也从来没有想过夏紫的出现啊!
毕竟一个时代之中,走出夏渊这样一尊妖孽来已经是无法想象的事情了,而在加上一尊夏紫…
这简直就是无法想象的。
可事实,就是如此…
当然,更加让那尊神秘的窃运者无法想象的是,夏紫竟然也逆天到这样的程度,让那尊可怕的逆天存在无能为力。
那尊神秘的窃运者虽然心中有些愤怒,有些无奈,但是他却知道,就算是换成自己的话,那么结果也不会有多少改变的。
毕竟,他们可不是疯子啊!
他们,是无法做到之前那些疯子才会做到的程度的。
而这,已经注定他们的失败了!
深深吸了一口气,其实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很想骂一声那尊可怕的逆天存在废物的,不过最终他还是忍住了…
久远之外,那二十多尊禁忌之主已经和古苍始祖杀到了疯狂!
不过疯狂的程度也是有限的。
起码,古苍始祖和那三大禁忌,和那诸多的禁忌之主其实都是留着一部分力量的。
他们,都在关注那边的战局!
因为,这些禁忌之主和古苍始祖都是十分清楚的。
那边的战斗结果,才是真正左右一切的根源。
如果要是那尊可怕的逆天存在可以斩杀夏紫,那么一旦他加入进来,加上这些禁忌之主那么瞬间就可以将古苍始祖彻底镇压的。
可如果,要是夏紫能够拖住那尊可怕存在的话,那么他们这边…
这二十多尊禁忌之主知道,单单只是他们的存在,就算加上那三大禁忌的存在,想要将这样状态之下的古苍始祖斩杀,那也几乎是没有可能的。
当然,只是几乎,如果他们放弃一切代价,催动最终极力量的话,那么还是可以将古苍始祖斩杀的,但是他们会吗?
在这即将破封的关键时刻,他们放弃自己的生命去成全别人?
这,可能吗?!
这些禁忌之主除非面对生死的时刻,就好像是当初直面夏渊的时候,他们或者会疯狂,但现在,不会了!
因为当初的夏渊,是真的威胁到了他们的生命啊!
如果不拼命的话,那么他们就要死去了。
而现在,却并非如此…
如果单单只是这样下去的话,那么鬼知道什么时间才可以解决战斗呢…
看到这一幕,那尊神秘的窃运者脸上也是河黑了许多。
他觉得,自己真的错了,他就不应该和这些废物合作。
当然,这样的想法也只是一瞬间就消失了,因为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知道,如果不能和这些禁忌之主合作的话,那么只是他自己更加无法做到了…
似乎,战斗已经没有悬念了,一切的战斗结果,都在按照最好的方向发展!
当然这个方向,不是针对那尊神秘的窃运者这边的,而是相当于古苍始祖来说的!
现在的古苍始祖,只要继续拖下去,那么等到那尊神秘的窃运者什么时候无法支撑之后,那么就是他们的胜利了!
等待那尊神秘的窃运者无法支撑下去的一刻,这些无尽的气运就会回归到这界域战场之中,而这界域战场的本源也会重新回归。
那时候,就是最为强大的时刻,就是古苍始祖最为巅峰的时刻!
到时候的古苍始祖,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镇压天地,将这些存在全部一一镇压的!
似乎,一切就要这样结束了…
只是,只是…
只是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真的不甘心啊!
那尊神秘的窃运者谋划了无数的时代无数岁月,甚至不惜自我入局,被封印在这界域战场之中,等待的不就是这样的时刻吗?!
如果,不是为了这里的气运,如果那尊神秘的窃运者要是还和曾经的时刻一般,是完全自由的窃运者的话,那么也许这无数的岁月之中,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的气运已经鼎盛到无法想象了。
可现在,付出了这样巨大的代价——
值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只是那金色气运的存在,就是值得的!
就算是付出再多,甚至将自己曾经那无数的气运都彻底的绽放,那么也是无比值得的!
可是,可是…
可是这前提,却是他可以得到那些气运啊!
如果无法得到的话,那么这些气运就算是金色的,又能如何呢!
甚至,自己的生命都要搭在这里了…
看着面前这被无数丝线捆缚,可是却已经开始有些挣脱样子的金色气运,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眼中也出现了一抹微微疯狂的色彩!
疯狂,大家都在疯狂,那么凭什么觉得我不会疯狂呢?!
窃运者就好像是那些法师,就好像是元神一道的修炼者一般,都是无比冷静的。
但冷静,却不代表不会疯狂的。
而处于这样的时刻,如果在不疯狂的话,那么就真的没有任何的机会了!
所以,所以!
所以,那么就疯狂吧!
那么就彻底完全极致的疯狂吧!
那一瞬间,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的周身之上出现了无尽可怕璀璨的火焰,而同一时间,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的气息已经达到了一种鼎盛之中。
在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的身后,出现了无数的缩影!
那些,都是曾经无数时代的缩影!
是的,那尊神秘的窃运者是将那些气运都已经化作气运天刀用来斩杀夏渊了,但是这却不代表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就没有任何的手段。
他,除了气运之外,依然还是一尊极致圆满的永恒之王,几乎不弱于那尊九玄墟之中被封印的可怕的准皇存在!
所以此刻,当那尊神秘的窃运者也选择了这样的极致疯狂之后,他的气息也是可怕到了极致的!
瞬间,生命的气息,生命的火焰被点燃。
腹黑毒寶拖油瓶 落星辰
献祭生命!
这一刻的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已经决定了,不成功则成仁!
因为,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之路了!
身后,那无数世界的虚影开始动荡,一个个在那尊神秘的窃运者那生命力量的灌注之下,似乎已经开始变得凝实起来!
一瞬间,全部动荡,就这样朝着那金色的气运覆盖而去!
金色的气运其实就是界域苍生榜本体,代表的就是界域苍生榜!
而此刻,这无数的世界,等于是朝着那界域苍生榜镇压而去!
气势,不管是古苍始祖还是其他的那些盖世的禁忌之主,甚至哪怕就是那尊无比逆天的可怕存在,其实都不是很重视的。
虽然这金色的气运一看就是好东西,但是比起破除封印,比起他们或者走出去还是差了很多很多的。
就好像当初这些存在觊觎那金色气运的时候,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只是一句话就让这些存在放弃一般。
事实上,为了可以走出这封印,就算是将这些气运全部让给那尊神秘的窃运者,这些存在也是无所谓的。
当然,觊觎和贪婪还是一定有的,不过这些禁忌之主都是分的清楚轻重缓急,都是分的清楚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气运,这些存在不是很在乎,可是那界域苍生榜,却是所有的存在都重视的东西啊!
等待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将那些气运剥离之后,那么界域苍生榜将会完全的暴露出来。
而界域苍生榜…
一旦界域苍生榜被打碎的话,代表的就是界域战场的本源被彻底的粉碎了!
这,才是最为关键的!
鸞鳳齊鳴 玫瑰之夢
没有了那本源的存在,界域战场之中的这些规则,已经失去了供应的源泉,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等待这些规则完全消失之后,代表的就是那些禁忌之主,将会直接走出这封印之中!
这,就是破除封印的关键所在!
那些规则之力,如果没有这本源,这界域苍生榜的补充,那么真的不算什么,这些禁忌之主只是随便绽放几次,那么这封印就不复存在了。
所以,当此刻看到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竟然还有手段,竟然在针对那界域苍生榜的时候,这些存在沸腾了,诸多的存在震撼了!
甚至是,疯狂了!
是的,无尽的疯狂,诸多的存在眼中都是极致疯狂的可怕色彩。
他们明白,如果界域苍生榜真的可以成功的话,那么…
他们就要彻底的解除这封印了!
虽然,失去了那些金色的气运让这些禁忌之主有些觉得可惜,但是此刻他们却无比渴望自由!
如果要是被封印之前,那么这些禁忌之主或者不会在意。
但是如今他们已经被封印了无数的岁月了,这是无数的岁月,已经让他们彻底的疯狂了!
而如今为了自由,他们是什么都可以付出的!
看着那界域苍生榜之上金色的光芒开始退却,此刻这些禁忌之主眼中都是兴奋的色彩!
而那边的古苍始祖和夏紫,已经有些着急了。
如果,要是让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将这些气运全部吞噬之后,那么不说界域苍生榜可以强大到何种程度,只是失去了这气运的回归,只是只是去了这界域苍生榜的本源加持,那么最终的结果,肯定就是他们陨落天地之中啊!
所以,所以…
所以不能!
之前,他们安稳,而现在古苍始祖和夏紫,真的额已经有些激动,真的已经开始无比的着急了…
古苍始祖的力量开始动荡,一瞬间似乎要突破天地,而这一刻的古苍始祖身体之上,竟然出现了璀璨夺目的光彩。
那是,一种种可怕的力量震荡,那是生命献祭的力量!
如今,就连古苍始祖也是选择了生命的献祭!
确实,古苍始祖一瞬间的献祭,是可以摆脱这些禁忌之主的!
但前提,却是这些禁忌之主,依然那还是处于之前的状态之下。
只是如今,这些禁忌之主,那三大禁忌的存在,已经看到了希望,他们知道胜利就在眼前了!
当然前提就是不要让古苍始祖却打扰这一切,所以之前不曾燃烧生命,但此刻这些禁忌之主却没有丝毫犹豫的,燃烧了。
瞬间,整个天地之中都是这种可怕的震荡,都是这种疯狂极致燃烧的火焰!
璀璨无比,奢华无比!
那尊逆天的存在看到这一幕,心中也是微微动荡。
这,就算是当初封印他的那一战之中,也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可怕一幕啊 !
这,甚至已经不能用可怕来形容了。
无上之上…
这些禁忌之主都是无上之上的存在,任何一尊一旦燃烧生命那么都是惊天动地,都是足以惊动时空长河的。
而对方这足足二十多尊禁忌之主,甚至其中还有四尊永恒之王也选择献祭的时刻,就算是那时空长河也是动荡到了极致。
可怕,真的无比的可怕!
但是更加可怕的,还在后面!
因为,那一刻夏紫,同样燃烧了。
虽然已经看不到任何的希望,但是夏紫不会放弃!
因为,夏紫从夏渊的身上看到过自己曾经缺少的。
那就是,不会绝望!
永远不要去绝望!
就算是已经无望,看不到任何的希望,也不要去绝望!
如果,夏渊要是每一次动荡之后就绝望的话,那么夏渊也无法走到如今,也无法成为现在的夏渊了!
所以,不能绝望!
绝对,绝对不能有着任何的绝望!
夏紫,同样选择了璀璨无比的极致升华,而他的对手,那尊可怕的逆天存在,也是如此选择…
因为现在,他为了对抗夏紫之前的永恒之剑,已经没有任何的力量了…
燃烧,那么就燃烧吧!
为了可以自由,就算是燃烧生命又能如何呢!
为了可以离开这捆缚了他们无穷无尽岁月的地方,就算是付出再多,又能如何呢!
整个天地之中,都是那种可怕的生命燃烧火焰,都是那种璀璨到极致的升华场面。
可这只是开始,并非结束!
之前的时候,除了夏紫和那尊可怕的逆天存在之外,其他的存在战斗虽然不能说小大小闹,但大家都是存在一个拖下去的想法!
但现在,已经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了,如果继续拖下去,那么一切就要失败了。
所以,如今他们之间的战斗,都是最为疯狂血腥的杀伐,都是最为极致可怕的对抗。
天地被打碎了!
整个界域战场,处于了从未有过的动荡之中!
一种种极致可怕的光芒,璀璨的杀伐,何种古老的异象,各种惊世的造化至宝不断出现。
那边的夏紫重新和那尊逆天存在战斗在了一起,而同样都是燃烧之后,夏紫已经不是那尊可怕逆天存在的对手了。
夏紫被压制,而古苍始祖,已经无法脱离那些禁忌之主的纠缠了。
似乎,一切就要这样结束了!
因为,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在不断的抽取,抽取那无尽的气运存在!
虽然,抽取的速度很慢很慢。
但是如果这样下去,他还是可以成功的!
当然,这所谓的慢,也只是相较于那界域苍生榜之上无数的金色气运而言的。
实际上,这样的速度真的已经不是很慢了,已经足够快了!
已经足够可怕足够疯狂了。
可,还是不行!
那尊神秘的窃运者虽然此刻在不断的抽取界域苍生榜之上的气运,虽然已经明显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提升,感受到自己一种本源之上的蜕变,但是不知道,此刻他的心中却充满了一种危机感!
作为窃运者,那尊神秘的窃运者本身就是对于那些命运有着莫名感触的存在!
而一般情况下来说,出现这样的感觉之后他最应该的,就是逃走。
虽然未必自己的感觉就是正确的,可一般出现这样的感觉之后,十次里面还是有着七八次是正确的!
七八次,已经足够了!
七八成的正确率。
要知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万分之一的几率都害怕遇到,都不想遇到,而现在却足足七八成,这足以让那些窃运者在感受到命运危机的时候,选择直接逃走了!
可是,可是…
可是此刻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却不想这样放弃。
是的,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真的不想放弃这些!
他,不舍得。
好不容易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好不容易成为了如此的存在,那尊神秘的窃运者是真的不想就这样随随便便放弃自己的成功的!
要知道,为了今天那尊神秘的窃运者付出了何等的代价,如果此刻就放弃的话,那么他真的不甘心!
况且,这是金色的气运,一旦错过了这一次,还不知道以后是否还有机会呢!
这,就是他的宿命,是他人生之中,唯一的一次机会!
所以,最终那尊神秘的窃运者还是没有放弃!
他选择——
拼了!
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已经知道,当自己选择入局的时刻,当他替代钧天王成为这界域战场之中规则之主的时刻,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他,已经将自己最后的道路全部断绝了!
所以此刻,只能继续,只有继续!
“我不相信!!”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会倒霉的!
所以,所以!
继续吞噬!
此刻那界域苍生榜之上的金色光芒已经越来越虚弱,当然这虚弱是比起之前曾经最为巅峰的时刻而言的,那璀璨的光芒还是无比醒目。
金色的光芒不断的动荡,而此刻那尊神秘的窃运者身体之上已经金光无数了。
只是,吞噬那么一点点的气运,就让那尊神秘的窃运者金光璀璨,似乎进入到了也给无法理解的境界之中,而如果要是等待他将全部的气运融合之后呢?!
之前是疯狂,而现在——
就是疯子!
是的,如今的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已经成为了一个疯子!
因为他知道,自己一旦真的将这时代的气运彻底的吞噬的话,那么他必然可以进入到用准皇的境界之中!
甚至,甚至…
甚至他已经有着通往半皇的资格了!!
就是,这样的!!
这一刻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周身之上,更加璀璨的光芒出现了!
那是,光芒,却并非就是一些金色的光芒。
那些光芒代表的,是献祭!
天价傻妃 南湖微风
此刻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已经开始献祭自己的存在了。
现在他更加疯狂了。
无数的生命之力化作可怕的力量,而这无数的力量不断注入到那无数的世界缩影之上。
而此刻,这些世界缩影得到强大力量的供应,更加可怕,更加震撼的开始吞噬!
界域苍生榜之上,那金色光芒流失的速度已经越拉越快了,似乎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真的就要成功了…

那一瞬间,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双眼之中出现了惊悚的色彩!
他的预感,已经成为了实质!
果然,是真的!
那危机,终究还是降临了!
那么,这危机究竟是什么呢?!
那尊神秘的窃运者不知道,不清楚!
难道,是夏渊吗?!
除了夏渊之外,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已经想不到其他的可能了。
唯有夏渊的存在,才会给他如此可怕的危机之感啊!
只是,不应该啊!
如今的夏渊,已经被放逐到了无尽时空之中,他不应该可以这样快速返回的!
可是,除了夏渊之外,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已经想不到其他的存在了…
轰隆——
震撼的波动,出现了!
那一道光芒,出现了!
整个天地之间,彻底的撕裂了!
不,不是一道光芒。
第二道光芒出现,第二道裂缝,出现了!
然后,是第三道,第四道,第五道!
就这样短短的时间之中,已经有着足足数十道光芒出现了!
每一道光芒的出现,伴随的都是震撼天地的恐怖波动,都是一道道时空的裂缝,不断在这界域战场之中蔓延!
刹那之后,从这二十多道时空裂缝之中,出现了各种惊悚强横的气息。
每一道气息的存在,都是如此的可怕,都是如此的恐怖,让人不寒而栗!
这其中也有着强弱之分,可就算是最弱小的气息,甚至都堪比那三大禁忌,甚至超越了那三大禁忌的存在啊!
无数的存在,呆滞茫然。
此刻整个界域战场之中,亿万万的生灵,无穷无尽的存在,都是呆呆的看着,看着那无尽苍穹之中出现的这二十多道时空裂缝,一尊尊已经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震撼吗?
是的,从未有过的震撼!
因为此刻出现的这无尽的气息,这无数可怕极致的气息,都是远远超过了那些顶尖的存在,都是足以比肩那三大禁忌之主的存在啊!
除了,那尊神秘的窃运者之外,除了那尊九玄墟之中的镇压逆天存在之外,再也没有任何的气息,是可以和这些时空裂缝之中出现的气息相比了。
重生之前妻難寵 朝陽
甚至…
冷艳女王:报复恶少不手软
在这时空裂缝之中,出现的一些气息,强大的程度丝毫不弱于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和那尊逆天的存在!
可怕吗?
震撼吗?
是的,是的!
这已经不是言语可以形容了!
什么时候,这界域战场之中竟然出现了这样一些可怕的存在,甚至嘶吼着和界域战场之中竟然存在了如此逆天的强者!
如果只是一尊两尊,那么或者那些禁忌之主还不会说什么,最多只是感到疑惑而已。
可如今,这足足二十多尊,这竟然是二十多尊这样的存在啊!!
这意味着什么没有任何的存在不知道。
出现的这二十七尊存在——
全部,全部都是永恒之王级别的存在!!
甚至,这其中竟然,也有着近乎准皇级别的存在。
虽然未必是准皇,但其中有几道气息,已经是无限的接近准皇的领域了啊!
那些禁忌之主茫然无比的看着那尊神秘的窃运者,而此刻就算是古苍始祖,就算是那尊可怕逆天的存在,就算是夏紫的存在也是如此。
他们都是无比茫然看着古苍始祖,眼神之中都是带着迷茫的色彩。
难道,这就是那尊神秘的窃运者最终的手段?
可是,可是…
可是如果有着如此之多的手段,那么那尊神秘的窃运者为何还要等待现在的时刻呢!
如果这样的力量出现,那么只是那些古苍始祖,只是夏紫两尊存在,是完全无法对抗的!
甚至,如此逆天的阵容,就算是面对夏渊,是那逆天时刻极致的夏渊,也不是没有一战的能力了啊!
为何,要隐藏呢?
为何要隐藏…
其实,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很想告诉这些存在,他不是想要隐藏的。
甚至…
就算是他的存在,也不知道这一切为何会出现…
也许其他的存在不知道,他们不明白这些存在的身份,只是认为那是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其中之一的手段或者说底蕴而已,可是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却清楚这些存在的身份啊!
那是,那是——
窃运者!
是的,那些存在,都是窃运者,都是和自己一般的窃运者啊!
他们,他们…
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终于知道,自己那最大的危机究竟来自什么地方了!
原来,或者说果然不是夏渊…
夏渊,估计已经重生了。
可就算是重生之后,夏渊想要在这时间之中回到这里,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不是夏渊。
他真正的危机,真正那种生死时刻的危机,其实是来源于这些存在,这些和自己一般,同为窃运者的存在!
不,不是窃运者!
他们…
是毁运者!
是的,毁运者!
在时空嫦娥号之中,不仅仅只是且有着窃运者的存在,同样还存在毁运者!
而毁运者和窃运者,是完全相同,却又完全不同的两种存在!
一个,是窃取无尽气运成为自己的气运,一个是毁灭无尽的气运,得到天地本源奖励!
没错,毁灭气运,是可以得到天地本源,也就是那无上规则的奖励!
每一个时代之中,都会有着无尽时空赐予的本源气运存在。
这些气运,都是属于时代赋予的本质,都是这一切规则本源的一种承认!
每个时代开始的时刻,赋予这个时代气运,而一旦当这个时代终结之后,这些气运也会随之湮灭,回归于一切的本源之中。
可是,有些气运也并非会全部回归到一切本源之中,回归那至高规则的怀抱之中!
这个时代之中,还是有着一些残留的,比方说——
这个时代之中有什么存在是可以万古长存的,他们携带的都是这个时代之中的无上气运!
又或者是,这个时代之中曾经凝练了什么极致可怕的传承之物,而这些同样,同样也是会镌刻时代气运存在。
就算是时代毁灭,可他们的存在却依然还是不会覆灭,依然还是做到了万古长存。
这些气运,就这样被保留了下来。
鐵血雇傭兵 與世浮沈
当然也有更加逆天的存在,他们会施展出可怕的力量,将一切时代的气运完全封锁,或者说将大部分的气运封锁起来。
而这样,最终回归到那至高规则本源之中的气运,比起当初付出的来,就要少很多了。
这也是为何,越是原始的时代,气运越是雄厚!
而气运越是雄厚,那么可以诞生出来的盖世妖孽就越多,而那些妖孽可以成就的境界,就越是夸张恐怖了!
曾经的原始时代之中——
不说原始时代,就算是后来的那些时代,甚至是神话时代之中,走出的顶尖强者数量也不再少数。
如果放眼真正的世界之中,而不是他们这区区虚幻世界的话,那么就算是无上之上的强者数量也是多到无法想象,可如今的时代之中!
就好像是他们这虚幻时代之中,一尊无上神皇都不曾诞生…
这,就是气运!
如今那至高本源规则的气运,已经不足以诞生出那些逆天的存在来了。
每一个时代之中,都会有所截留,让那无上原始气运无法回归到至高规则本源之中。
所以,时代气运就会越来越少。
其实严格来说,这些窃运者就就算是一些截留时代气运的存在,他们本身不能说邪恶,但对于那至高本源规则来说,他们就是祸害!
因此,除了窃运者之外,还诞生了一些可怕的存在。
而这些存在,就是毁运者了!
他们,负责将那些已经消失的时代气运寻找,负责将那些承载了曾经时代汽运的,不管是生灵也好,还是那些汇聚了时代气运的装备器物等等,都是他们寻找的对象。
而一旦找到之后…
自然就是彻底的粉碎了!
一旦这些拥有气运的生灵或者承载了那些截留的时代气运的存在都消失之后,那么这些气运就会回归到至高本源规则的怀抱之中了!
所以,这些毁运者,在帮助那些气运回归本源之后,也会得到这至高规则的奖励!
毁运者和窃运者,都是冲着那气运而来的,只是他们选择的方式不同而已。
自然,每一个时代之中可以截留气运的人或者说器物等等,都是无比强大的了,而想要斩杀或者说毁灭这些存在,需要的实力简直就是惊悚的!
因此,这些窃运者和那些毁运者比起来,丝毫不占据任何优势,甚至反而是处于一定的劣势。
本身,这些窃运者就是那些毁运者追杀的对象。
毫不夸张的说,任何一尊毁运者,都是无上可怕的存在,同那些窃运者一般,这些毁运者最差也都是永恒之王的存在。
而且…
他们这些永恒之王的存在,可不是一般的永恒之王,在同样境界之中,有着至高本源规则的赋予,他们的实力都是无敌的。
只是一尊毁运者出现,甚至哪怕就是实力最小的毁运者在此刻出现,那尊神秘的窃运者都会感到头疼无比。
而如今,出现的却只是足足二十七尊!
那是,二十七尊无敌的毁运者啊!
果然…
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嘴角出现了一抹绝望的色彩。
之前那种危机出现的时刻,他就应该逃走的!
他,应该放弃这一切的!
只是可惜,贪婪战胜了那种对于危机的警惕,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始终还是不肯放弃这里的金色气运,始终还是抱着侥幸的心里。
而结果…

瞬间,降临了…
可怕的存在,无尽恐怖的动荡!
这些毁运者,最少都是永恒之王的存在,甚至是已经达到了永恒之王中的强横程度!
而这二十七尊毁运者之中,最为可怕的存在甚至已经达到了那无敌的程度!
那尊可怕的逆天存在看着这些气运,面容之上也是出现了一种扭曲的色彩。
毁运者,他也是知道的。
壹吻沈歡:馴服惡魔老公 明夕
作为时代之中的霸主存在,他也是知道毁运者的!
可知道,却不曾想到,自己会在这样的时刻遇到这些毁运者!
如果只是这个时代之中诞生的生灵,那么无所谓这些毁运者,因为这些毁运者不会对这个时代之中诞生的存在动手。
可如果,是其他时代呢?!
魂回墓葬 暴走的木乃伊
甚至,就算是上一个时代之中,紧紧相连的一个时代之中的存在,不管是谁,只要是截留了气运的存在,那么就是他们斩杀的对象!
可是,能够活过一个时代崩灭的存在,又有哪一尊不是无上可怕的存在呢!
他们,本身就是具备了自己时代之中最为逆天的气运,而当时代结束之后,他们不死的话,那么这些气运就等于是保留了下来,依然还是存在于他们的身体之中!
所以,这些毁运者,基本上可以说是任何古老强者最害怕看到的。
永恒之王啊…
这些毁运者之中最差的,都是永恒之王级别的存在,而且他们在永恒之王境界中,几乎都是看成无敌的。
有着至高本源规则赋予的力量和对于规则的掌控,他们的强大程度无法想象。
就算是那些已经达到了永恒之王的无上存在,也无法对抗这样的存在啊…
绝望吗?
是的,此刻那尊可怕的逆天存在,眼中也出现了绝望的色彩!
就算是当初的他都无法将自己斩杀,只能选择封印在这里,可是如今那尊可怕存在却知道,自己会陨落,真的会被这些毁运者斩杀的…
从那九玄墟的封印之中,好不容易挣脱而出,要在这个时代之中彻底的绽放自己,然而却没有想到…
最终的结果,却是如此…
二十七尊…
那是足足二十七尊毁运者啊!
就算是这其中最为弱小的毁运者,也是几乎不弱于他的存在!
如果,要是自己还处于巅峰的时刻,那么或者还是存在一战之力的,但现在…
完全,没有任何的可能!
虽然,这二十七尊毁运者之中,达到了极致永恒之王的存在也仅仅只有四尊,可他们一旦爆发出极致之力来,甚至都是可以短暂的比肩那些准皇!
而自己曾经,确实是一尊准皇,但那是曾经!
无数时代岁月的削弱,已经让他失去了曾经的巅峰威能,不然如果现在他还是处于那种巅峰之中的话,那么那尊神秘的窃运者也不敢和他合作吧。
他也不曾想到,自己竟然会遇到毁运者!
要知道,这些毁运者应为本身的特性,和那些窃运者是完全不同的。
无数的强者,可能不在意那些窃运者,但是却在意这些毁运者!
因为这些毁运者代表的,本身就是一切强者的死敌!
甚至,哪怕就是如今处于自己的时代之中,可一些极致顶尖的存在一道遇到可以斩杀的毁运者,那么也是会毫不犹豫就直接强势出手的!
很简单,太简单了,因为他们注定都是活过末日浩劫的存在,注定最终都是会走到这些毁运者对立面的存在。
提前出手,只是为了防止自己以后遇到。
在无尽时空之中,毁运者可以说是人人喊打的存在。
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和那尊盖世的存在都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遇到毁运者!
甚至,是足足二十七尊毁运者…

完蛋了,真的是完蛋了。
一瞬间,这些禁忌之主的脑海之中已经响起了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的话语,已经知道了这二十七尊存在,都是一些什么了!
毁运者!
这些,都是毁运者!
而对于那些顶尖强者来说,对于那些曾经时代之中活下来的盖世存在来说,毁运者就是天生的死敌。
此刻这些禁忌之主已经选择了停手,不在和古苍始祖他们对抗了。
这里诸多的存在,都是那些毁运者要斩杀的对象!
除了夏紫之外,其他的存在都是!
继续和古苍始祖战斗下去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就算是他们可以直接将古苍始祖斩杀,但是又能如何呢!
就算是他们,可以脱离这封印的存在,那么又能如何呢…
遇到毁运者,他们还是必死无疑的…
而且,古苍始祖本身,如今也算是他们的助力了…
时间,在这一刻凝滞了…
虚空之中,那二十七尊可怕的毁运者,瞬间从无数的角落之中汇聚而来,只是一瞬间,就这样降临了!
携带了无尽可怕极致的气息,拥有了恐怖到极致的震颤!
出现了,那种恐怖的威能,让整个时空,都在开始震颤!
“金色气运啊…”
一尊毁运者缓缓走出,眼中带着一种动荡的色彩。
此刻他的身后明暗交织,一道道璀璨的光华不断流转。
“难怪,我们走入这里,竟然也要被这里的规则压制!”
“这里,应当和原始时代,有关系吧…”
此话一出,诸多的禁忌之主都是一愣。
虽然他们所在的时代,是原始时代之后诞生的时代,距离原始时代的时间不算太过久远,可要说到有关系…
这些存在也不是很清楚的。
况且,如果要是真的和原始时代有关系的话,那么…
没有等这些禁忌之主在思考什么,那尊可怕到极致的毁运者轻轻一笑,摇了摇头。
“算了,这样的秘密,不是你们这些废物可以知道的…”
转身,相隔无尽久远的距离,那尊毁运者就这样看向了其他的毁运者,那其他的二十六尊毁运者。
“这里,竟然可以将我们也压制,只能被动的遵守此地的规则…”
那尊毁运者微微顿了一下,似乎有些不可思议的样子。
“实在,太震撼了啊!”
是的,就是震撼,其实不仅仅是那尊毁运者震撼,其他的二十六尊毁运者同样震撼,而且他们也是应该震撼的!
作为毁运者,他们都是秉承了这无尽至高本源规则庇护的存在,所以他们几乎可以无视任何的规则,强势到令人发指。
很多地方的规则,就算是那些同样永恒之王级别的存在都要受到影响,甚至是需要被迫的遵守,可他们却能够做到完全的无视!
就是,如此的可怕!
但是,此刻在这里,他们却发现自己等人,也许要遵守这里的规则。
“不过,也无所谓了…”
“规则,就规则吧…”
那尊毁运者看着面前那不到三十尊的禁忌之主,最终目光落在了那尊逆天的可怕存在和那尊神秘的窃运者之上。
明显,当这尊毁运者看到那尊九玄墟之中走出的可怕存在时候,眼中闪过了一丝的忌惮。
只是当他看到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的时候,眼中却爆发出了璀璨的光芒!
“没想到,竟然可以在这里遇到这样一条大鱼!”
是的,大鱼!
在毁运者眼中,那就是大鱼!
是无法想象的大鱼存在!
那些窃运者,在毁运者眼中才是动/乱一切的根本。
而且,这些窃运者的身上,汇聚的都是几十几百甚至数百时代之中的气运!
斩杀一尊窃运者,比起斩杀十尊甚至数十尊顶尖的时代强者,得到的奖励还要丰厚许多!
之前,这二十七尊毁运者降临这里的时候,在看到那金色气运之前,还是感到十分的无语。
是的就是无语!
因为,这样一个小小残破的时代遗留世界,就算是可以破灭之后又会得到多少的奖励呢?!
况且,这一次竟然是足足二十七尊毁运者找到了这里!
这样一分摊,更加是几乎什么都没有了。
可现在,却不同了。
因为,他们看到了金色的气运!
金色气运啊,那可是属于宛若传说一般的金色气运啊!
别说是之前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就算是他们这些毁运者也不曾见识过金色气运的存在。
粉碎这一方世界,让这些金色气运彻底的回归于无尽本源意志规则之中,那么他们可以得到的好处,将会是难以想象的。
哪怕就是足足二十七尊毁运者,但每一尊得到的好处也是逆天无比的!
而且,这里还有着一尊如此顶尖可怕的窃运者!
这,已经足够了!
足以让他们,感到疯狂了。
眼中,都是动荡无比的色彩,此刻这些存在一尊尊身体之上都是开始出现各种朦胧交织的色彩!
瞬间之后,这朦胧消失,完全的和身体彻底的融合了。
这是,将自己融于这无尽本源之中,他们已经彻底的化作了这一方世界之中的一份子了!
这,就和之前的那尊神秘的窃运者一般,选择成为了这里的存在。
不过唯一不同的,是他们想要离开的话,那么只需要脱离这里的本源就可以了,但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却不同,如果可以轻松离开的话,那么他也无需布局无数的岁月了…
这,就是那些毁运者的特权,是至高本源规则赋予他们的力量。
可怕吗?
是的,无尽可怕,毁运者,都是无尽可怕的存在。
一瞬间,这些毁运者的身体之上,当那朦胧光晕消失的时刻,他们的气息完全爆发了!
虽然,被压制了一切,但是如今就算是处于这一方世界本源的规则之下,他们的威能也是无法想象的。
任何一尊走出,都是不弱于那三大禁忌之主的存在,甚至如果要是对抗的话,那么他们将会更加的强大!
不说这些毁运者之中,那四尊最为逆天的存在,就在还是其他的二十三尊永恒之王境界的毁运者,他们一旦完全绽放,也不是这些禁忌之主可以对抗的。
或者,在这一片天地之中,如今可以对抗那些毁运者之中最弱小存在的,只有三大禁忌之主,只有那尊九玄墟之中走出的逆天存在,只有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只有夏紫,只有沧古始祖这七尊存在了。
除了这七尊,其他的那些禁忌之主——
瞬间,崩灭了…
之前始终开口的那尊可怕的毁运者,已经瞬间出现在了一尊禁忌之主的面前!
此刻,这尊禁忌之主面容上闪了一丝绝望和疯狂的色彩!
他知道,自己不是这些毁运者的对手,按照之前那尊神秘的窃运者所说,自己面对的,等于是前三的禁忌之主,甚至还是那三大禁忌之主中,最强大的存在。
而且,这些毁运者本身就是携带了无上之力,可以轻松的破除一切,以规则之力将自己轻松的诛杀!
所以,所以…
所以更加不是对手,完全不是对手!
面对这样绝杀的时刻,那尊禁忌之主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
甘心吗?
自然,是不甘心的…
等待了无数的岁月,终于等到了今天,终于可以脱离封印,终于可以得到自由了!
结果就在最后的关头,却遇到了毁运者…
一切,就要这样结束了…
那一刻,那尊禁忌之主将自己最后的力量,全部绽放了!
毁运者出现的太快,只是瞬间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甚至让那尊禁忌之主连继续燃烧的机会都没有了。
如今唯一可以去做的,就是将自己全部的力量,将自己这仅剩的全部的力量爆发出来了!
而那一瞬间的璀璨,那一瞬间的辉煌,简直就是无法形容,无法想象的。
瞬间,虚无一切,瞬间覆灭一切。
只是可惜,此刻那尊禁忌之主面对的,是一尊可怕的毁运者,是毁运者之中都属于顶尖的存在。
所以…
轰然间,更加可怕的力量从那尊毁运者身体之上出现!
霸明 男人与海
而后,彻底的消失了…
一切,就这样简单无比的结束了。
其他的那些禁忌之主呆滞了,而后面容之上出现了一种叫做骇然的色彩!
是的,骇然,简直骇然到了极致!
出手的那尊禁忌之主,虽然和三大禁忌比起来还是有着一定差距,但是除了那三大禁忌之外,在如今这二十多尊禁忌之主中,已经算是比较巅峰的存在了。
可,即便如此,依然还是在瞬间被彻底的虚无了。
那些毁运者的实力,本身就是碾压一般的存在,而且现在这些毁运者,都是得到了最终至高本源的恩赐,掌控了一种无上之力。
这种力量,对付正常时代之中的那些强者,也只是一种简单的力量而已,可是用在这些曾经时代之中的存在身上,那威能甚至不亚于禁忌之力!
这,就是那些毁运者的根本底牌,也是那些毁运者,同样境界之中可以称之为无敌的根源存在!
那些无上之上的禁忌之主,确实不是弱者,能够在之前的战斗之中,甚至在和夏渊一战之中活下来,除了运气好之外,也足以说明他们的实力了。
可现在…
境界上的压制,本身就是巨大的。
面对这些可怕的毁运者,那些无上之上的禁忌之主,甚至就连一丝还手的力量都没有。
只是短短的瞬间,就被直接打爆!
最为悲哀的还是这些禁忌之主,就连让自己极致献祭,爆发出永恒一击的机会都没有…
这,就是毁运者吗?
这,就是毁运者的实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