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5g1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重生之捉鬼續命 悲催的空然-0311 過橋花鑒賞-zlp7y

重生之捉鬼續命
小說推薦重生之捉鬼續命
在司马同昭感慨中,两辆地铁不知不觉到站了。
我敢肯定末法时代来临对不管是阳间还是地府都有很多改变,这种改变又是不可逆转的,否则司马同昭不会在语气中怀念曾经有各方大神坐镇的地府。
“走吧,这一道很远呢。”
司马同昭带我走上第二辆特快地铁,这辆直达奈何桥,不会在酆都城其他地铁站进行停留。
毒後養成史
车厢内部装饰没有稀奇地方,只是照比阳间的亮堂灯光要暗淡许多,呈昏黄色。还没有车扶手,两边座位不是铁质而是木头板凳。
排队上车之后,司马同昭习惯性把座位礼让给瞅着岁数很大的老奶奶冥鬼,与我站在车厢连接处,无所事事的闲聊:“你体验孟婆可以,但是千万不能把孟婆汤当饮料喝咯!否则就算是秦广王殿下来了也救不了你。”
“知道啊!我也不傻!”
我怎么可能喝孟婆汤,不都说喝完那玩意就会丧失记忆嘛!哥们我又没啥想特意回避的记忆,毕竟每一段经历可以充当成长的故事,是充实自己所见所谓的证据。
接下来将近两个小时时间。
阴婚不散:冥夫找上门 许思存
司马同昭为我介绍一下奈何桥附近的常识以及孟婆。按照他的意思来看奈何桥两边的河水流域是不一样的,左边为黄泉河,右边为三途河。两者交汇之地也就是奈何桥下面的河水叫做奈河水。
孟婆酿制的孟婆汤就是取三途,黄泉,奈河三种水液再加上彼岸花花粉和孟婆眼泪等材料共同炼制而成,喝了的鬼不仅会遗忘记忆,还会抹清七情六欲,等过了奈何桥走过三生路投进轮回井之后到达阳间受众生浊气污染才会重新拥有七情六欲。
而且孟婆因为这些年流水线作业早就不耐烦了,一直吵吵着让管理十大主城区的阎罗们投票给她放假。可惜始终没有合适人选能替代孟婆来酿制孟婆汤,所以只能一拖再拖,五百年拖一千年的拖到现在。
地府为挽留孟婆也在奈何桥附近做了些改变,不再让孟婆进行流水线作业,至少让行动变得丰富多彩不少。但是那些改变必须到达奈何桥现场才能看清楚。
如果我去担当一天孟婆,孟婆只需要把孟婆汤储存的够量,就可以出门逍遥快活一天。
为此,我特意给此次行动想出个响亮的口号。
“拯救孟婆计划!”
听得司马同昭苦笑连连。
等到第三个小时,不停穿梭的地铁终于来到奈何桥终点站,同时还剩下不少要去投胎的冥鬼停留在车厢踌躇着不肯下车。
他们眼神写满犹豫。
魔幻手機之3088
说句实在话,地府的生活还算可以,但究其根本自己还不是活人啊!一直当鬼也不是个好办法啊!
这一点就很奇怪。
活着时候吧,想死。
死了时候吧,想活。
尖兵之王 九姑良
马上要活的时候又开始三思而后行。
可是到了这里由不得他们自己捏定主意,十殿阎罗派过来的手下组成的阴差大队冲进车厢开始轻点投胎冥鬼的数量,三五成群的做起心理辅导,硬生生把这些冥鬼劝下车。
瑞雲公主
我和司马同昭并肩跟在鬼群后面下车。
坐电梯来到地面上的地铁站出口,有的冥鬼已经癫狂挣扎起来,且在大喊大叫:“我不要投胎啊!放我回去!放我回去!当人太累了!我不想当人!”
誓约之言
也有看得开的老者在阴差搀扶下缓慢前进,轻声诉说着生前的美好:“其实活着也挺好……就是不知道下辈子还能不能看见我那胖乎乎的乖孙子了!我儿子过日子马马虎虎的,不知道能不能把我儿媳妇和我乖孙子照顾好……我要是没死,还能帮衬帮衬他们一家子。”
“下辈子!我一定要考上大学!”
“下辈子我一定要为人民服务!当个好的父母官!”
“下辈子一定让我遇上她了……我好想她啊!我那老伴死的太早……投胎也没等到我……这让我下辈子怎么找她啊!老伴啊!我想你啊!”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恨不能相逢!”
总裁的心尖蜜宠 九九归依
那些即将投胎的冥鬼,有在怀念生前亲情的,有在怀念生前爱情的,也有在为自己下辈子定下励志绝望的,还有那高高兴兴唱着歌,吹着口哨的开朗冥鬼。
不安中带着温馨,温馨中带着不舍,不舍中又拥有足够多对于美好未来的向往。
重活一世,谁不想着更好一些呢?
我和司马同昭最后走出地铁出口,来到奈何桥范围内,亲眼所见的没有书中描写的那般血腥暴力。
三途河,黄泉河蜿蜒曲折,连绵不绝。
长看不见尾,宽估计有二十米。
而奈何桥是一座黑色石拱桥立在两边岸沿,右侧河岸有看不穿的雾气笼罩仿佛进入其中如同让人置身仙境,根本猜不透其中会有何等变化。
但这雾气只停留在对岸,没有侵扰过来。
左侧河岸到是清风朗月,除去有少许冥鬼扔在不甘挣扎,剩下冥鬼眼神,或是麻木,或是期待,或是痛苦,或是惆怅……把所有情绪都肉眼可见的摆在明面。
值得我注意的是,河岸左侧的岸沿有红白两色彼岸花,花枝招展盛开的要比在阳间所看到的要艳丽太多。彼岸花下面有类似蒲公英的花朵,只不过没随着清风而飘散,亭亭玉立当做彼岸花的陪衬。
彼岸花我自然知道,这花朵没见过。
所以我问起在前面领路的司马同昭:“那跟阳间蒲公英类似的花叫啥名啊!?我咋没听说过呢?”
“花名很普通,叫做过桥。”
司马同昭背着手,很熟悉奈何桥的道路:“地府每逢三月初三,九月初九就会挂大风。到时候大风呼啸而过就会带走这过桥花的花瓣,花瓣又会神奇的融入两条河水,往两条河水中添加生机。”
“还有另一个功能。”
“过桥花花瓣是会迷住在奈何桥上行驶的冥鬼眼睛,凡是被过桥花花瓣迷住的冥鬼,在转世投胎之后就会拥有民间所说的阴阳眼。但是话说回来,好几千年以来,过桥花迷住眼睛的冥鬼屈指可数,想想也挺奇怪的。”
司马同昭揉揉这具后天打造肉身的眼睛,沉默半分钟继续说道:“我生前就是阴阳眼,后来殿下跟我说,我这阴阳眼就是被过桥花给迷住了才有的。”
“阴阳眼不是天生的吗?!”
阴阳眼可以说是家喻户晓的本领,对于那些喜欢灵异故事的中二少年来说,拥有一双阴阳眼就似乎拥有全世界,且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出门能装逼。
恃寵而嬌:指定娃娃王妃 笨袋袋
“勉强算是吧。”
司马同昭没有过多解释。
我点点头大概了解他的意思,便又问道:“那你生前是干啥的啊?有阴阳眼肯定是命中注定修道啊!”
“凡夫俗子,乡野匹夫。”
司马同昭用两个四字成语描述自己生前不堪的回忆,而后苦笑着自嘲:“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生前真啥本事没有,还因为有阴阳眼天天见鬼导致身体特别虚弱。后来有一天晚上起夜上厕所,被鬼给吓死了。”
“你说啥?!”
“我说我是被鬼给吓死的!”
“你闹呢吧!?”
“我没闹!”
司马同昭难得卸下一身气势,吐露真言:“我这个死法挺奇葩的,也算是横死吧。后来被当地的道士给超度来到地府,秦广王对我很喜欢,一步一步把我提拔到今天的位置。当年我也觉得干阴差太没前途,差点走上奈何桥转世投胎。只不过又阴差阳错留下了,直到现在当上了阴帅。”
敢说他弱吗?!
反正我是不敢。
第一次正式见面,我连他设下的幻境都看不破,怎敢再言其他呢?
但是尼玛这个死法太憋屈了啊!
在阴帅这个层次绝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该说不说……想想都差点乐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