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b9c好看的都市异能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起點-第511章 公道推薦-lzyny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罗文勋爵,弗丁公然弑君,罪恶滔天,人神共愤,你此刻出手相救,有没有把我们洛丹伦律法放在眼里,真当库尔提拉斯王国在联盟只手遮天了!”雷诺喊住了准备出手的噬渊奴仆,遏制局势继续向内战爆发演变。
眼下罗文无论是在舆论还是道义上,都处于劣势,现在动手,费尽心机筹划的布局,将前功尽弃,功亏一篑。
阿尔萨斯摆摆手,坐看罗文将提里奥·弗丁救走。
熔铸死亡铭刻的噬魂之火,已经传遍弗丁全身,虽还有一息尚存,但实际已经是一具尸体。
灵魂割裂,是早晚的事。
“打的好算盘啊,阿尔萨斯。我是没想到,你身边还有一个出色的智囊。”罗文瞥了雷诺一眼,心道阿尔萨斯被自己两次截胡出使大使,将塔伦米尔的洛丹伦行会成员全部抓走,竟一点都不愤怒,反而很有耐心的演着加冕典礼这场荒谬大戏。
阿尔萨斯轻蔑一笑,可怜兮兮的望向弗丁的躯体:“我不需要多少智谋,更不需要付出多少精力,时间久了,你就无法维护自己的谎言,暴露本性了。弗丁如此卖力的阻止我登上王位,甚至不惜向我行刺,而你又对这罪人加以维护,我很难想象,你们之间到底有多少不可告人的交易。”
“万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会看到你和恶魔合作,侵占我洛丹伦的土地;用一时的富裕欺骗民众,欺骗他们的信任;时间会给联盟各国一个答案,究竟是谁的狼子野心,在谋划整个联盟。”阿尔萨斯大言不惭,占据道德值高点,把污名全部丢到罗文头上。
吉安娜气的发抖,她连续为自己施加宁神术,但还是忍不住调动奥能,想一把火把这混蛋给扬了。
罗文拍了拍吉安娜的纤腰,心平气和的说道:“你说我做的都是谎言?那你阿尔萨斯王子,又为万民做了什么?”
“民众一日三餐是否富足,你是否关心过?贵族侵占土地,种植棉花香料,耕地减少,大家连饭都吃不上的时候,你在何处?天灾瘟疫时期,我库尔提拉斯商会频频调运粮食,洛丹伦王庭又有什么作为?后来天灾北伐,你阿尔萨斯在最后关头,背叛联盟,开启通往暗影国度的大门,带走了半数白银之手骑士团的战士,如今他们以渊誓士兵的模样归来,又有多少曾经的记忆?你口口声声说我们做的都是谎言,而你甚至连谎言都不会说,更不会去做!”罗文作为纯粹的唯物主义者,他不相信信仰,只尊崇行动和现实。
加冕庆典的数十万民众,听着被扩音之后的交谈,陷入深深的沉默。
说实话,洛丹伦的民众,没有国家情怀,他们本就是在洛丹伦土地上生活的土著。阿拉索帝国分裂之后,来自激流堡的富商,带着军队和财产,占地为王,成立洛丹伦王国。
王国建立不过几百年历史,前期民众还有土地耕种,后期,随着贵族势力的膨胀,土地兼并情况屡禁不止。
王国赋税依旧按人头纳税,摊丁入亩(赋税只收拥有土地的人的税粮)难以推行,民众生活一天比一天疾苦。
民众连饭都吃不饱,何谈爱国?
王城的民众开始反思,反思他们在两年中经历了什么,生活改变了什么。
有些话罗文不提,大部分人都认为这是理所当然地。
却不知,有些东西别人不给,他们可能还一直生活在三餐不饱的时候。
阿尔萨斯被怼的哑口无言,强行岔开话题说道:“现在说的是你和恶魔谋划我洛丹伦,不是我们王庭是否做了什么?”
“今天是加冕庆典,阿尔萨斯王子,难道身为万民之主,洛丹伦王国新任君主,不应该谈要如何福佑万民么?还是说你根本没想过如何善待自己的子民,只想着成为国王?”罗文抓住主要矛盾,重拳出击,根本不给阿尔萨斯狡辩的机会。
看着阿尔萨斯面色僵硬,怒火烧起,一言不发。
罗文轻笑继续说道。
“说说吧,阿尔萨斯王子,你要为万民许下什么谎言,又能做多少谎言之内的行动。联盟诸国代表可都看着呢。”罗文追问。
阿尔萨斯被逼无奈,望向雷诺,帮自己解围。
忽悠这些贱民,对付混蛋罗文,阿尔萨斯确实不擅长。
——————
雷诺自知无法在如何福佑万民的问题跟罗文交手,罗文构建的政体基础,就是以民众为基础。
罗文连自己的贵族都不当了,将自己当成彻底的普通人,他们这些以贵族为统治工具的王庭一派,又如何跟罗文叫板争辩?
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此,继续争论,只能是再次被舆论扳倒,深陷失去威信的泥潭。
雷诺很清楚这次加冕庆典的目的,他要帮助阿尔萨斯挽留洛丹伦一国民众的信任,让他们不要倒向罗文,不然罗文的力量,他那完整的工业体系,将会顺利吸纳洛丹伦王国的民众,再次强化他的力量。
“罗文勋爵,王子加冕自然会优待万民。我们承认,在发展经济和工业体系的建设,洛丹伦还远远落后于库尔提拉斯。但我们保证,在阿尔萨斯王子登基之后,一定会向您的库国多加学习。两国进一步交流,推动洛丹伦国内的发展,为民众创造更多的利益。不仅如此,我们还会遏制土地兼并恶化,分散贵族的领地,把土地重新分给民众。我们落后,但我们会为了民众的权益,向前迈步。还请罗文勋爵对我们洛丹伦多加照顾,两国修好,才是王道。合作共赢嘛,还请罗文勋爵不要阻拦阿尔萨斯王子登基。我相信,王子殿下,也不愿意跟联盟最强大的王国,库尔提拉斯为敌。”雷诺示弱,又把库尔提拉斯称呼为最强的联盟国家。把洛丹伦描述为一个小国,把罗文和阿尔萨斯之间的立场问题,说成个人恩怨。
库尔提拉斯做大做强,但也不能一手遮天,不让洛丹伦发展。
洛丹伦王庭有自己的尊严,我们可以做你们的小弟,但你们不能让我们死啊。
剑斩龙渊
紅繡鞋的故事 竹天123
雷诺压了压手,望向阿尔萨斯。
戏都演到现在了,不差认怂这一次。
阿尔萨斯冷哼一声:“雷诺将军说的句句在理,但我洛丹伦王国也不是玩物。一些必要的问题,我们还是要问清楚的。库国和恶魔的问题,现在还没有搞明白,怎么能翻篇?”
罗文平视雷诺,对这曾经的跳梁小丑,刮目相看。
老莫格莱尼领主,怀特迈恩的舔狗,竟然还有这种才气和见识。
“说的太好了,如果城外的渊誓大军没有将洛丹伦王城团团围住,我还真信了你们的鬼话。说白了,你们不过是想拉拢人心,不想洛丹伦王国的民众倒向库尔提拉斯,加入一个完整的工业体系,害怕人人都能奉献自己的力量,守护艾泽拉斯。”
罗文的目的是保护一国民众,现在阿尔萨斯铁心拉拢本国民众与他抗衡,这跟他的目标重合,还算是不错的结局。
“弗丁大领主我是一定要带走,你们好好演戏,至少演的像样一点。”
天蓝色光辉在广场中央亮起,库尔提拉斯代表尽数离开,大典重新安静下来。
混元劍尊 月色緋人
“仪式继续进行。”礼官喝道,沉默许久的泰瑞纳斯国王,面容消沉,颤颤巍巍的起身,为他的儿子加冕。
庆典隆重的乐声依旧在王城回荡,洛丹伦王都的民众,心情五味杂陈。
民众虽看不清罗文和阿尔萨斯背后的立场,但衣食住行的改变,他们感受的真真切切。
加冕仪式最终顺利完成,但万民却再也没有那份庆典之前的期待感。
大家就像是参加了一次过场,何时开始,又如何结束,毫不关心。
魔极圣尊
傍晚,落日余晖染红了浅绿色的宫墙。
年迈的泰瑞纳斯披着棉袍,踱步走到阿尔萨斯身后。
“孩子,我知道你的心不在这里,但无论你将来要做什么。你都不能伤害我们的国民。”泰瑞纳斯摘下王冠之后,仿佛苍老了十岁,宛若耄耋之年的老者,垂垂老矣,再无当初精神矍铄的体态。
阿尔萨斯默然望向冷冷清清的街道,沉声道:“父亲,你该去休息了。”
飞仙问道
泰瑞纳斯早已在他的孩子身上感受不到任何亲情,不过事已至此,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泰瑞纳斯在侍卫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回到宫廷,步入那灰暗纵深的甬道,再没回头。
加冕大殿结束两个小时,王城的民众已经坐不住了。
在这简短的时间内,至少有4000余人,出城探亲。
極品風流保鏢 x日月星辰
法瑞亚将消息带了回来,阿尔萨斯的情绪,彻底爆发。
“这些愚蠢的贱民,不配拥有仁慈的统治。告诉海拉,让她打开戈尔格亚·聚魂之河。我们北方斯坦索姆开始,收割灵魂。”阿尔萨斯知道拉不回这些贱民的信任,一味的讨好,还不如直截了当的将他们全部送入噬渊。
江湖之亦然 淡淡紅茶
俘获他们的灵魂,他们才能成为忠诚的奴仆,接受自己的统治。
“斯坦索姆的士兵?”
“不,是整个城市!”阿尔萨斯更正法瑞亚说道。
……
北流海岸。
银松森林之战后,城镇废墟中渐渐有了烟火气。
北流镇的难民们,返乡了。
伊露希亚把洛丹伦行会的老家伙们押送到伯拉勒斯,她便即刻返程,来到银松森林工作。
阿尔萨斯强行叫停两大家族的商业贸易,征收了家族的工厂和产业。
致使大量工人闲置在家,无事可做。
除此之外,北流镇的民众同样面临无处谋生的窘迫,而且在战后,城镇未经修缮,连个住处都没有。
伊露希亚为解决民众面临的难题,决定在斯托颂谷地修建新的家园,将大家全部接过去。
工厂被征收可以重建,但人力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培育出来的资源。
伊露希亚嗅觉敏锐,她很快找到了互惠共赢的机会。
血煉天末
伊露希亚在渡口镇的十字路口和两处小镇的入口,设置了招募工人的临时营地。
所有闲置在家,可以劳动、耕种的人都可以前来闻讯,并且经过录用,还能拖家带口,一起前往库尔提拉斯。
招募开始前两天,一直冷冷清清的,一是战后人本来就不多;二是背井离乡,没人带头,这事大家心里都没底。
“两天了,才二十人报名,就这速度,什么时候才能达到一万人的预期。”卡波妮娅闲来无聊,捣弄着手里的符文宝珠,满脸后悔。
早知道自己就应该留在附魔研究所,做些强化火器的研究,而不是出来在这荒野消磨时间。
伊露希亚也开始打退堂鼓,两天二十人的数目,跟她心中的预期相差巨大。
“不应该啊,这要放在以前,大家都跟着我们走了。”
“还不是因为阿尔萨斯王子归来,给了民众希望,大家都希望生活可以过的更好。他们现在正寄希望于新晋的国王陛下,可以给他们更优渥的生活呢。”卡波妮娅一针见血,暗中讽刺银松森林民众愚昧,看不清楚局势。
伊露希亚能理解大家的心思,可是联盟的资源就这么多。现如今阿尔萨斯要与库尔提拉斯割裂。
仅靠洛丹伦的老旧工业生态,大家生活质量肯定会一落千丈。
“你用这种语气说普通民众,罗文听到,又要说你了。”
“我也是普通民众,为什么说我。我只是在反省一部分人的短视而已。”卡波妮娅挑眉,轻叹一声说道。
伊露希亚没有接话,她看了一眼时间,准备傍晚回到港口,前往南海镇碰碰运气。
卡波妮娅继续捣弄宝珠,联通另一个宝珠,在短距离传递不同视角的光影。
另一个宝珠捕捉的魔法影像,可以通过当前宝珠投影展现出来。
这项技术现在还很稚嫩,但卡波妮娅当作消遣时间的玩具,还是挺有意思的。
“伊露希亚会长,卡波妮娅魔导师,前面来了大量探亲的民众。看方向,像是洛丹伦王城那边过来的。”斥候快马加鞭,将芬里斯湖畔附近的消息,送达至商会临时驻扎的营地。
伊露希亚和卡波妮娅面面相觑,两人心中同时升起一个问号,‘探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