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qm6k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首輔嬌娘-361 虐太妃(三更)看書-loouv

首輔嬌娘
小說推薦首輔嬌娘
“陛下,陛下您叫奴才?”
魏公公端着一盆水自门外走来,方才他去庵堂的小厨房让人给陛下准备热水了,伺候皇帝这么多年,明白皇帝这个时辰差不多要醒了。
侧妃不承欢(盗妃天下) 月出云
就算自己不醒来他也得把皇帝叫起来,不然呢?得早朝呢。
“陛下?”
魏公公进了屋,忽然察觉气氛有点怪,他看看皇帝,又看看静太妃。
呃……
是他的错觉吗?
怎么俩人之间像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似的?陛下的脸色很冰冷,静太妃的脸色也不大好看。
“陛、陛下?”
魏公公放轻了声音,端着热水小心翼翼地走过去。
皇帝捂住额头,他仍有些头昏脑涨的,好似脑子里被人强行塞进了一团棉花。
炼金时代 沙椤
魏公公又壮胆看了静太妃一眼,而静太妃只是看着皇帝不说话,好似被皇帝的样子震惊到了,魏公公心道,难道陛下头痛得厉害吗?都把太妃娘娘吓到了。
魏公公跪下来,将热水放在身边的地板上,小声问道:“陛下您是头痛吗?奴才去宣御医。”
皇帝放下摁着额头的手:“不用,要早朝了。”
魏公公被皇帝这陌生的语气弄得心口一惊,他又不动声色地看了看静太妃,今天早上……真的很奇怪啊。
皇帝洗漱完毕,回华清宫换了龙袍去上朝。
蔡嬷嬷被放回来了,是皇帝昨晚下达的命令,因此无人阻拦她。
她从华清宫的刑房跌跌撞撞地出来,看见皇帝她心头一喜,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奴婢叩见陛……”
皇帝面无表情地从她面前走过去了。
蔡嬷嬷一怔。
陛下既放了她,那就是相信太妃娘娘的,为何会待她如此冷淡?
蔡嬷嬷忙拖着一身伤回了庵堂。
静太妃静静地坐在自己的禅房中,手边的小几上放着一黑一白两个瓶子,两个瓶子都倒着,瓶口有药丸洒出来。
“哎呀!这药怎么撒了!花了多少代价买的!再买可没有了!”蔡嬷嬷连请安都顾不上,忙过去将药丸装回各自的瓶子里。
——————
她装着,侧目一瞧,忽见静太妃神情呆滞,又想起今早陛下对自己的漠视,她心里咯噔一下:“太妃娘娘!难道是……被陛下发现了?”
静太妃没有说话,只是拽紧拳头闭上眼。
蔡嬷嬷太了解自家主子了,她的脸色也因此更白了:“没发现……那就是……那就是……”
冬至寒犹未尽
就是什么?
青溟界二
药失效了,还是干脆下错药了?
不论哪一种所带来的后果都是可怕的。
当年出了那件事,害他差点与娘娘决裂,好不容易靠着药物令他渐渐淡忘了所有对娘娘不好的事,与娘娘重修旧好,若是他想起来……若是他想起来!
“魏公公。”
下朝后,皇帝坐在轿子上,突然开口,“朕是不是忘了什么事?”
军婚霸爱 青柠玉竹
“啊?”魏公公一边在轿子旁走着,一边看向皇帝问道,“陛下说的是哪件事?”
“朕要是记得朕还会问你吗?”皇帝没好气地说道。
最强贴身保镖(姐妹花的贴身保镖) 冷酷社会
“啊……”那我也不知道你问的是个啥呀。
皇帝皱眉,他按了按眉心,又捏了捏太阳穴,总觉着自己忘了件大事,怎么一下子突然想不起来了?
“陛下,您还去庵堂吗?”魏公公问。
魔聖劍心
“朕去庵堂做什么?”皇帝反问。
这可把魏公公问住了,去庵堂作什么您心里没点数吗?
皇帝想起来了,他昨日是去探望静太妃了。
他古怪地问道:“静太妃不是在宫外的庵堂吗?朕记得太后当年将她发配出宫了,她怎么又回来了?”
魏公公惊得说不出话来了:“陛下……您昨晚是喝酒了吗?”
“怎么了?”皇帝蹙眉。
魏公公道:“您是不是还没醒酒?您忘了是您自个儿将太妃娘娘接回宫的呀!”
皇帝一脸迷惘:“朕把她接回宫的?”
魏公公点头:“是啊,太妃娘娘在庵堂摔倒了,伤得厉害,您去探望太妃娘娘后担心她的安危,便将人接回华清宫,并让人在皇宫内为太妃娘娘修建了一座小庵堂,让她可以在宫中常伴青灯古佛。”
“竟有这回事……”皇帝努力回想,然而他一想就头痛,似乎是有一些零星画面的,魏公公没有撒谎。
他不明白的是他为何这么做,这不合规矩。
虽说静太妃是他母妃……
是的了,是他母妃。
把他拉扯大的母妃。
他孝敬她是应该的。
应该的。
皇帝的头又痛了。
他忽然觉得静母妃好像也没那么好,她……她……她什么?
是的了,她罚过他与宁安!
大冬天的,只因为他与宁安偷跑出去摘了几个柚子,便被静母妃罚着跪在冰天雪地里。
但那日是庄太后的生辰,他和宁安只是去冷宫给她送一包银炭和几个柚子。
她罚他们,罚得宁安都病了。
“她罚过我和宁安。”皇帝突然开口。
“嗯?”魏公公愣了一下。
皇帝道:“大雪天的,我和宁安不过是去给皇后送点东西,就被她罚跪了一夜……”
言及此处,皇帝叹了口气,“她就那么怕我们亲近皇后。”
魏公公都懵啦。
这个皇后应当就是庄太后年轻的时候。
这件事他是听陛下提过的,可陛下原先不是这么说的。
“大冷天的,她竟然诓骗宁安去给她送东西,害得宁安回来被母妃责罚,还大病一场!这个毒妇,一日都见不得旁人好过!”
这是陛下的原话。
怎么如今就给变了?
陛下您是受啥刺激了?
皇帝突然发现自己的头不那么痛了,他扭头看了看一旁的魏公公:“你方才说什么?”
“没、没什么。”魏公公觉得陛下大概真是受什么刺激了,变得神神叨叨的,回头他得去问问小神医陛下是不是生病了,要不就是中邪了。
魏公公正寻思着何时出宫一趟去找顾娇,不曾想顾娇自己就入宫了。
魏公公在御花园里碰上顾娇,他眼睛一亮:“顾姑娘!”
“魏公公。”顾娇打了招呼。
魏公公笑道:“你怎么入宫了?是来探望陛下的吗?”
顾娇道:“我是来看姑婆的。”
“啊……”魏公公尴尬而不失礼貌地笑了笑,他怎么忘了陛下总猜忌庄太后把小神医给得罪了。
顾娇见他欲言又止,问道:“怎么了,魏公公?你有事吗?”
亲爱的,你不怀好心 木瓷枔
魏公公四下看了看,压低音量道:“这个……奴才不知道该怎么说,就是陛下他……他……他有点儿……”
“魏公公。”
不远处,忽然传来静太妃不疾不徐的声音。
魏公公心头一震,忙转过身,恭敬地行了一礼,“太妃娘娘。”
蔡嬷嬷受了伤在庵堂静养,陪在静太妃身侧的是那个叫惠安的小尼姑。
静太妃带着她走过来,看了看二人,笑道:“顾姑娘也入宫了,我正好要去探望陛下,顾姑娘一起吗?”
“好啊,一起。”顾娇说。
魏公公瞪了瞪眼,呃……不是说来看太后的吗?
静太妃的睫羽颤了颤,仿佛是没料到顾娇会答应得如此爽快,她原地怔愣了一瞬,笑道:“那便一起吧。”
顾娇与静太妃一道前往华清宫。
小尼姑很兴奋,东张西望的。
末世之炮灰也不錯
顾娇并不知道静太妃的具体举动,她和魏公公都还没说上两句话静太妃便来了,她之所以跟来是想看看静太妃究竟想做什么。
她真的只是想看看,并没打算做什么,可这世上总是会有一点意外。
在跨过小花园的门槛时,魏公公突然脚滑,不小心撞了顾娇一下。
因为是魏公公,顾娇没有躲开,不然他会摔跤。
刚批了奏折从书房出来的皇帝就看见静太妃身边的魏公公突然撞向顾娇,顾娇被结结实实撞了一下。
她虽没喊疼,可皇帝看得出这下撞得不轻。
皇帝的脸色唰的沉了下来:“母妃,你为何要推魏公公?”
连一根手指头都没动的静太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