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漢使命
小說推薦興漢使命兴汉使命
赵宇叹道:“罢了,是我习惯了拿你背黑锅,却忘记了你也是一个骄傲的人,也需要正大光明的荣耀和成就。如今你得偿所愿,我便无需多言!”
赵宇心中有恨,接连抢攻。
赵平轻松应对,一一化解。
由于赵宇纯粹的含恨出手,对符文力量的控制使用并没有严格限制。故而经过一阵挥霍无度的消耗之后,结果就是没有力量了。
赵平趁机发难,直接将赵宇拍进了战场附近的湖中。
赵宇退出战场之后,腾出手来的赵平立即引领本部加快进攻节奏,很快就搞定了眼前的敌人。
赵平完成既定任务之后,立即向附近的孔阳靠拢。
孔阳得到兵力补充之后,立即由主动防御改为主动进攻。仅仅用了半小时,就把赵军击溃。然后分头向齐锐和李牧靠拢。
两小时之后,龙门关的赵军全面崩溃,很快就陷入了各自为战的绝境。
羽林飞骑大获全胜,顺利的控制住了龙门关。
赵皇等人失去了龙门关力量的加持,很快就在刘正等人面前露出了颓势。
然而赵皇并不认输,依旧想着在高端战场领域翻盘。
刘正也是没有想到,明明是羽林飞骑和赵军之间的比拼,赵皇非要整成高手过招。如今骑虎难下,搞得大家都不得劲。
白起请示道:“汉皇,时间紧,任务重,咱们应该下决断了!”
刘正也是没有办法,只能勉强的同意说:“那就加把劲,争取干掉一个或两个,给赵皇来一记当头棒喝。”
白起会意,手中的长平铁突然发威,直接将对手一刀两断。
宋刚也不再留手,很痛快的斩断了对手的一条手臂。
赵皇拼命的催动符文力量,想要借助符文狂龙重创刘正。
刘正当机立断,干脆与符文阵图切断联系。他的心神虽受震荡,却没有受伤。
赵皇指令符文狂龙自爆,以自损八百的狠劲想要伤敌一千。只可惜刘正提前做出预判,还采取了合理的应对措施。因而赵皇的符文狂龙爆炸,只是单纯的破坏了符文阵图,却没有实现重创刘正的目标。
赵皇自残,却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高端战场的战斗,赵国一死两伤,完全失去战斗力。
赵皇无力回天,便不再纠缠,任由刘正通过了龙门关。
刘正并没有破坏游戏规则,也没有继续向赵皇出手。
羽林飞骑离开龙门关之后,刘正似笑非笑的打量着赵平,意味深长的说道:“干得不错,只希望将来不会发生狼崽子逆袭的戏码!”
赵平吓得脸色苍白,忙请罪说:“汉皇,臣有罪!”
刘正笑道:“羽林飞骑只为通关而战,绝无屠戮之心。故而你的做法乃是两全其美,本座又何必吹毛求疵呢?”
赵平闻言,喜道:“多谢汉皇!”
刘正并没有继续针对赵平,虽说放走一个赵宇或多或少有些吃亏,可是已经成了事实,自然就没有必要搞得过于紧张。
毕竟对于赵平,刘正始终觉得利大于弊,拥有培养价值和使用价值。
羽林飞骑顺利的抵达了长安城,也见到了皇榜接待使周通。
周通安顿好羽林飞骑之后,果然没有食言,带着刘正三人走进了长安客栈。
他并没有直接进入包厢,而是前往封号皇者论道台。
周通可是长安客栈的老客,又是货真价实的名人。负责论道台的人立即笑脸相迎,还把一行人安排在了特大包间。
刘正苦笑道:“周大人这酒,只怕是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好喝呀!”
周通笑道:“甭管好不好喝,能喝到才算本事!”
刘正只好舍命赔君子,既来之则安之,静下心来等待结果。
博弈开始,首先便是答题饮酒环节。
刘正鸿运当头,一口气饮下了三杯。
周通也不甘示弱。照样取酒三杯一饮而尽。
两人就这样你来我往,很快就饮下了百杯。
可是这样的博弈对饮着实枯燥乏味,周通便提议说:“这样的喝法实在是没有情调,不如直接进入第二阶段的答疑争酒。”
刘正笑道:“但凭大人吩咐!”
两人唇枪舌剑,大有千杯不醉的英雄气概。
两人对饮三天三夜之后,终于尽兴了。
周通若有所指的说道:“皇榜立世十万年,葬了英雄无数。希望汉皇可以摘取帝心,改变帝皇天的命运。”
刘正问道:“何为帝心?”
周通支支吾吾的说道:“不可言之,不可思之,不可想之。”
刘正见状,便不再追问。
周通道:“还有一个月就是皇榜启封之日。届时会有十万封号皇者赴会,如此群英荟萃,自是大浪淘沙。”
刘正笑道:“天下风云出我辈,谁主沉浮,还看今朝。”
周通害怕言多必失,于是就匆匆告辞,只留下刘正目瞪口呆,摸不着头脑。
正在这个时候,周皇和赵皇并肩走向论道台,恰与刘正中道相逢。
周皇满面春风的跟刘正打招呼,还想着让白羽兵和羽林飞骑来一场军演,锻炼一下配合。
赵皇却是毫不客气的说道:“把赵平还给我,之前发生的事情就可以一笔勾销。”
刘正冷笑道:“你留不住的人,在羽林飞骑却表现出色。如今却空口白牙向本座讨要,是不是过于天真了?”
周皇劝道:“汉皇,赵平和赵宇乃是赵国双璧,如今被迫分开,实在是暴殄天物。更何况赵平在羽林飞骑中并没有合适的位置,留下也是浪费人才。不如给本座一个面子,条件任你开,只要价钱合适,就可以达成交易。”
刘正直接了当的拒绝说:“别的事情还可以商量,唯独这件事情,没有谈的可能。赵平既入羽林飞骑的编制,便是本座的手足。若是两位以为手足可以交易,本座倒是有点闲钱,那就买二位的一条腿作为观赏之物如何?”
周皇自知失言,讪笑着说:“汉皇误会了,我只是陪周皇前来,并无掺合两位私怨的打算。至于刚才所说的交易,算是本座失礼了。”
刘正笑道:“周皇古道热肠,倒是令人佩服。只是交友不慎,会毁了一世英名,慎之,慎之!”
赵皇心中本来就憋屈,如今又被刘正和周皇轮番挤兑,于是就勃然大怒,不顾形象的吼道:“匹夫安敢欺人太甚,真当本座的龙泉宝剑是摆设吗?”
赵皇这话一出,那可就引起了轩然大波。有痴情龙泉宝剑传言的人纷纷靠拢,试图结个善缘以待将来。
更多的人却是理智的分析,认为赵皇手持龙泉剑,居然在刘正面前束手束脚。且不说天命所归的骄傲,单单就是神器的加成效果就耐人寻味了。
很多人因此认为赵皇得到龙泉剑,肯定不是天命所归。即便是曾经有那么一丝运道,也随着与刘正较量的落败而化为乌有。
因而大部分封号皇者都没有被龙泉剑暂时的归属蒙蔽,而是采取了谨慎的态度。
只不过仍有少部分封号皇者急功近利,表示愿意追随赵皇。
赵皇一心想要压制刘正,干脆来者不拒,很快就弄出了十几个人的小团体。他们还以龙泉剑为招牌标志,号称龙泉联盟。
龙泉联盟成立之后,首先针对的就是刘正。只是碍于长安客栈的规矩,剑拔弩张倒是有模有样,可惜却没有动手的胆量。
中年賢者的異世界生活日記
刘正倒也不介意龙泉联盟的存在,反正皇榜没有出世之前,长安城全面禁武。赵皇要是一时头脑发热想要犯禁,只怕很多人就该笑了。
毕竟除了刘正之外,没有几个人有胆量无视龙泉剑的威胁。
我的山河空间
刘正的青龙枪不输龙泉剑,当然不怕赵皇捣乱。其他人可就不一样了,没有强力准神器傍身,挑衅龙泉剑就是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