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小屠夫和顾一青交战的时间,看似很长,实际上却非常的短暂,因为双方的爆发实在是太快了。
当青玉下了城墙,开始远离这处危险地方的时候,整段城墙便已经被彻底摧毁了。
紧随在青玉身旁的那名北唐皇朝的使者,一脸震惊的回望着身后的城墙——数秒前,这段城墙还是完整的,可现在,他眼前所见却只剩漫天的尘雾,那是城墙被摧毁的齑粉弥漫开来所导致。而且毫无疑问,此前城墙上的所有修士肯定也都已经死了,在这种可怕的破坏力下,那些修为境界甚至还不如他的修士怎么可能活得下来?
“等……等等我!”他回头一看,便见青玉头也不回的一路奔跑,心中一惊的这名北唐皇朝使节急忙快步跟上。
可就在这时,一声撕裂空气的颤鸣声骤然响起。
这名使节还没反应过来,顿时便觉一阵天旋地转,然后就看到了一具无头尸的颈脖处正如井喷般的喷洒着鲜血。
——这无头尸的服饰怎么那么熟悉?
——啊?啊!
“啪嗒”的摔落声响起,一颗头颅掉落在地,咕噜噜的朝前滚了好几圈。
血污满面。
青玉浑身寒毛炸起。
農家俏廚娘:王爺慢慢嘗 小說
她虽不知道身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她却是感受到了一股极为凌厉的杀意正从自己的身后袭来,还有那弥漫开来的血腥味。所以哪怕不回头,青玉也知道,那位北唐皇朝的使者已经死了。
上仙第八境,已经算是道基境的范畴了。
而就连这样的人却是连敌人一招都皆不住,此时的青玉自然很清楚,自己更不可能接得住对方的攻击了。
黑色的浓雾,如同涨潮的海水,陡然间从青玉的身边涌出,然后化作了一道黑色的铁壁,将青玉的背后护住。
凌厉的杀机破空而至,与黑色的铁壁轰撞到了一起。
强烈的气流再一次肆虐而出,方圆数百米内的房屋顷刻间纷纷破碎。
但那股凌厉的杀机却是成功的被黑色铁壁给拦截住了。
一名持刀的秀美男子,眉头紧皱。
黑色铁壁向着中心点的位置迅速收缩,一个人影从中逐渐显现。
宋白夜。
“刀神胡定?”
不同于剑神顾一青有一种忧郁的颓废感,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我有故事,你有酒吗”的沧桑气质,刀神胡定的相貌看起来让人有些分不清性别,那是一种精致到甚至让人足以忽视性别的美感。
胡定的相貌非常俊美,虽穿着此界的男子长袍,但宋白夜却没有在对方的咽喉上看到显著的喉结——虽说喉结并不能代表一切,例如有些男子的喉结就不会特别明显,但这通常也的确是用来判断一个人性别的主要外在特征——但却能够看得到,胡定的双手骨节有些粗大,只是十指却修长且白皙。
真正的雌雄难辨。
“你又是谁?”胡定缓缓开口。
虽说胡定的实力不如顾一青,但既然能够成为谭星的三名护道者之一,胡定自然也是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所以此时开口问话之时,其神色平平,并没有因为宋白夜挡下了自己的一刀而感到震惊或诧异,只是双眸流露出来的眼神也确实带有几分轻视。
或许在胡定看来,如果不是宋白夜能够挡下自己的一刀,那么连让他开口问话的资格都没有。
宋白夜一脸困惑的望着胡定。
他的声音,带着一种软糯的口音,但并不尖细轻灵,也不低沉沙哑,依旧给人一种难辨性别的古怪感。
“你在看什么?”胡定的神色,微有些恼怒。
“我在想,你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
“你猜?”胡定轻笑一声,却是显露出一种异样的魅惑力。
宋白夜死死的盯着胡定,眼里露出了几分饶有兴趣的神色。
他曾经请教过小屠夫,问她:怎么样才算人。
小屠夫当时的回答是:当你有欲望,有梦想,有渴求之物,有心伤之事的时候,你就是人了。
宋白夜此前一直无法理解,但现在他却是突然有了几分理解。
“你,猜?”宋白夜轻喃了一声。
胡定轻笑一声,脸上的妩媚春意更盛,甚至就连肢体动作也变得妖娆起来,看得足以让人感到心火焚身。可偏偏的,胡定的双眼却是显得非常的平静,没有任何欲念,反倒是对宋白夜的举动和神色表露出几分轻蔑。
刀柄在胡定的手中微微一旋,从正握变成了反握。
下一刻,胡定猛然挥刀而出。
但他的心中,却依旧没有丝毫的杀机。
所以这一道破空而出的刀气,也就显得格外的风轻云淡,甚至可以说是让人有些措不及防。
心神刀。
这是胡定的拿手绝活之一。
死在他这一刀下的修士,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可以算是他名副其实的杀手锏。
可是!
这一次,胡定这无往不利的杀手锏,却并未能如愿以偿的将对手斩杀。
在刀气临身的那一瞬间,宋白夜却是又一次化作了黑色的浓雾。
当刀气撞入浓雾之中的那一刹那,胡定便感到这道刀气与自己的心神失去了联系,这让他的心中猛然一惊——哪怕他在看到刀气撞入浓雾之中,所有的浓雾便伴随着刀气消散,但胡定却也没有因此而放松心神,反而是变得更加的警惕,脸上的神色也显露出凝重。
甚至,他的左手上也陡然出现了一柄长刀。
双刀!
这才是胡定真正最强的状态——自三百年前他失踪之前,他便已有数百年没有使用过双刀,因为能够逼得他认真作战的人,越来越少了,以至于很多人都已经忘了,胡定在被称为刀神之前,他的名号是修罗双刀。
双刀入手,胡定的双手便猛然轻旋而动。
一左一右两道刀气,一浑厚、一轻灵,便化作了两条气质截然不同的刀龙,盘旋环绕在胡定的身边,为胡定保驾护航。
可就在这一瞬间,黑色的潮水,却是从四面八方猛然扑来,顷刻间便将两条刀龙吞噬——尽管这两道刀气在这一瞬间猛然炸裂,撕开了这股黑色潮水的包围圈,让胡定瞄准了一个机会破围而出,但胡定却是知道,在这一瞬间的交锋中,他已经落入了下风之中。
汗毛炸立。
胡定的后背骤然一片冰冷阴寒。
他没有丝毫的迟疑,当即旋身挥刀,便又是一道刀气破空而出。
纵横而出的刀气,那股强大的气势直接撕裂了大地,化作了一轮弯月向着远处破空而去。
再見,夏天
看似威猛绝伦,但胡定的内心却是猛然一沉。
因为这一道刀气并没有命中敌人的感觉。
反倒是那股阴冷的气息,如附骨之疽,更为贴近了。
“你猜,我现在是男人还是女人?”宋白夜的呵气声,传入胡定的耳中。
胡定能够感觉到,对方已经贴在了自己的后背上。
他眉头一挑,却是头也不回超前踏了一步,左手上的长刀猛然朝后一捅,却是把刀当剑来用——刀重气势,利劈砍,但以胡定的修为实力真想要将这刀当作剑用,也不是不可以。
只是这一刀捅出去后,那种落空感却也依旧让他明白,自己的攻击并没有打中人。
不过这一次,他却并没有任何错愕和异样感。
因为这本来就在他的预料之中。
左手长刀落空,右手的蝉刀便猛然挥刀向后——这两柄刀,一重一轻,是胡定修炼多年的双刀绝技:哪怕是面对敌人的贴身后袭,他也不会有丝毫的慌乱:重刀逼迫对手的身形走位,然后趁此机会以轻刀加速挥斩,直接拿下敌人,这是他无数年里通过实战而磨练出来的一套对敌实战技巧。
但这一次,蝉刀挥舞而出后,却是依旧落空了。
——这怎么可能!
誓言无忧 小说
胡定的内心,第一次出现了心神破绽。
阴冷的气息,再次贴身而出。
而且这一次已经不再仅仅只是存在于胡定的身后了,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右手,也有一股彻骨的冰寒,仿佛自己的右手也被冻结了一般。
“你猜,我现在是男人还是女人?”
宋白夜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亦如情人低语。
可他的声音却也同样飘渺不定,没有沙哑低沉,也不似空谷轻灵,实在让人难辨。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胡定心神微乱,然后猛然气势一震,竟然是将真气都化作了刀气,以自损一千杀敌八百的姿态,从周身穴窍猛然爆发而出,直接撕裂了自身周围十米内的空间。
错乱的刀气化作的激流,如暴走失控的能量一般,不断的席卷着破坏着周围的一切。
丝丝缕缕的鲜血,从胡定身上的衣裳浸透而出。
他再也不复先前的从容与美丽,浑身上下都显露出一种狼狈的模样,眼神甚至流露出了惊恐、疯狂、愤怒等等许许多多复杂的情绪。
“滴答——”
“滴答——”
胡定的喝问声,没有任何人回答。
有的,只是鲜血不断从他身上滴落的声音,在这静谧的空间里显得格外的清晰。
静谧?!
胡定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般,猛然抬头。
此时此刻,他却是才发现,周围所处的环境看似还在奉安国的王都内,但实际上却早就已经不在其中了。因为这里的天空并没有阳光,整个天幕都是一片黑暗,可诡异的是这里却并没有丝毫黑暗的迹象,反而是明亮的、干净的;而除了天空的异象外,胡定并没有在这里感受到任何生气,虽说周围的房屋建筑布局是存在的,也能够被他所破坏,但一座有着数万人的城池却没有任何生气,这正常吗?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胡定再次出声。
他已经知道,自己落入了别人的小世界之中。
但他难以置信的是,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被对方拉入小世界的,为什么他一点也没有察觉到周围环境的变化。要知道他如今已经不是人了,而是被裂魂魔山蛛寄生感染的异种,所以他感知世界、判断世界的方式,也早就和人类有了很大的区别,寻常蒙蔽六感的手段对他已经是无效的了。
“你猜。”宋白夜的身形,出现胡定的面前。
但此时,胡定的瞳孔却是猛然一缩。
眼前的这道人影,与之前他所见的那道人影一模一样,可不知为何,此时的一眼却是让胡定感到一种极为强烈的违和感。可偏偏的,他却是完全不知道这种违和感到底从何而来,因为宋白夜此时不管是衣服还是相貌还是姿态动作,却与之前一模一样,并没有任何变化。
唯一有所变化的……
气质!
胡定终于意识到,违和感从而何来了!
此前的宋白夜,身上并没有气质这种感觉,他给胡定的感觉更多的是一种“物件”的感觉。
但现在,胡定却是在宋白夜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可以称为“气质”的形象,这让宋白夜整个人都变得鲜明活跃起来。而胡定之所以会有一股挥之不去的违和感,那是因为他在宋白夜身上感受到的气质赫然就是自己的形象,这让他仿佛像是在照镜子,结果镜子里的另一个自己却是做出了与自身截然不同的动作。
惊悚、诡异、恐惧、颤栗。
诸多的情绪,顷刻间便涌上了胡定的心头。
此时此刻,他如果还不知道眼前这个俊美异常的人不是人类,那么他就真的就是一头猪了。
“为什么?!”胡定发出一声怒吼,“为什么你要帮人类?你明明也是异种,是我们的同类!”
“异种?同类?”宋白夜歪了一下头,然后很快就摇了摇头,“不是的,我是人类。”
“哈?”胡定气极反笑,“你明明就是异种!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玩意,但你绝对不是人类!你和人类根本就无法共存!你在人类的世界里一旦暴露出真身,那么你的下场就只会和我们一样,被无数人群起攻之!”
宋白夜摇了摇头:“不是的哦。……我有娘,也有爹,还有一个……妹妹!他们说我是人,所以我就是人类,只是我发育得比较快,所以很多常识还不太清楚而已。但没关系的,我有的是时间可以成长,所以我和你是不一样的。”
“自欺欺人!”
醫女小當家
“我爹爹说过,不管你是什么样的存在,但只要你觉得自己是人,那么你便是人。”宋白夜缓缓说道,“我妹妹只是一柄剑,但她都可以当人,为什么我不可以?……虽说我现在还不太理解,为什么我妹妹总是对我爹爹说‘求你当个人吧’这种话,但我觉得我爹爹也是人。”
“怪物!……你们都是一群怪物!”
宋白夜没有说话,只是有些怜悯的望了一眼宋白夜,然后才轻声说道:“作为你让我有所明悟的礼物,我会让你死得痛快点,并且我保证……不会把你的尸体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