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丹帝
小說推薦逆天丹帝逆天丹帝
易阡陌以为这些宫装女尸,会对自己发起攻击,却没想到这些女尸扫了他一眼,感应到他身上的苦无神树力量后,竟然直接无视了他。
她们的行动,不像是外面的女尸,像是个提线木偶,她们的行动很自然,推开门便走了出去。
外面的地面是红色的,像是有什么光从天上洒落,十名女尸走出了门,并谨慎的关好门,随即房间又安静了下来。
“怎么回事?”
剑沫萍奇怪道。
“你在这里待着,我出去看看!”
名门嫡秀 小说
易阡陌说道。
可剑沫萍却拉住了他,说道:“还是不要了吧,万一出了什么问题,可就不好了!”
“没事,你没看刚才那些女尸对我都没有任何兴趣吗?兴许他们已经把我当做同类了也说不定!”
易阡陌说道。
剑沫萍还是有些担忧,却没有阻止他,他交代了一声,如果遇到了什么危险,就直接躲进棺材里,只有里面才是最安全的。
他小心了出了门,远远的就看到,那些宫装女子排着整齐的队列,朝着这处宫殿外走去。
当他的回过头时,只见身后竟然也有这些宫女,她们表情凝固,目光空洞,像是受到了什么指引。
易阡陌就站在她们身边,她们走过去都没有理会他的意思。
抬起头,只见一轮血月高挂,血色的光洒落在地上,显得十分诡异。
跟着她们走出了宫殿,穿过了一个个门廊,来到了一处广场,易阡陌怔住了,在这广场上,站着无数的尸体。
它们或是穿着宫女的服饰,又或是穿着黄门的服饰,还有身着战甲的禁卫,一排排的整齐划一。
在广场正前方,是这座宫殿的主殿,也被称之为乾元殿。
所有的尸体,都冲着这个方向,他们微微躬着身子,仿佛在等待着他们的君王降临一般。
易阡陌躲在一边,远远的望着那处宫殿,又有无数的尸体汇聚而来,将近数万之多,整个广场都站满了。
除了宫女跟黄门,还有一些身穿锦袍的尸体,看着威严赫赫。
随着尸体的汇聚,正中央的宫门随即打开,一股磅礴的威压辐射而过,易阡陌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双腿发抖竟然想要顶礼膜拜,最终还是跪了下去。
他扫了一眼,发现所有的尸体,都跪在了地上,他们或是单膝,或是双膝,但都无比虔诚,且低着头看着地上。
这时,在那宫殿内,一具金棺缓缓的抬了出来,这金棺的正前方,是一个狰狞的金色龙头,整个棺椁长数十丈,高数丈。
棺椁下,是十八名武士抬棺,他们身材魁梧高大,比起宫门口那名禁卫首领,还要壮硕,却是一身黑色的战甲,腰间挎着刀,分列于棺椁两侧。
他们的盔甲遮住了全身,只露出了一双眼睛,锐利无比。
武士们抬着金棺走出,来到了大殿前的高台上,天空中血月照在棺椁上,那棺椁上的龙头,竟然活了过来,化身为一条金龙在棺椁之上游弋一圈。
易阡陌咽了咽口水,看着这金龙,不由期待起了那棺椁内的主人,就在这时那金龙一飞冲天,在半空中盘旋,化为数数百丈高,冲向了天空中的血月。
也就在这时,那棺椁的棺盖缓缓地打开,一只纤细白皙的手,落在了棺材上,指甲尖又长。
一张脸在血色月光的映照下,出现在了他眼中,那是一张绝美的容颜,就像是匠人雕琢出来的一般。
她站在棺椁内,长发披肩,一双眼睛像是星辰一般灿烂,柳叶眉儿鹅蛋脸,身上宽大的白色长袍,却能够勾勒出她那曼妙的身姿。
这竟是一名女子,当她出现后,所有的尸体,全都起身,随即再次拜了下去,她张开口冲着天空一吸。
天空的血月,被拉扯了一般,无数的血煞汇聚到她的口中,被她吞了下去,散去的另外一部分血煞,则拂过了在场的尸体,原本苍白的脸色,在吸收了血煞之后,一个个竟然变得红润了起来。
若不是身上的冷意,易阡陌都怀疑这是不是一具具的尸体。
但他可以感受到,随着血煞的吸食,这些尸体竟然有了灵智,他们的目光也不再像之前那般的空洞,竟有了颜色。
正当易阡陌看的入神时,一股血煞冲着他这边袭来,易阡陌愣了一下,那血煞竟然顺着他身周的毛孔钻了进去。
他都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当然不能够让这血煞进入到身体里,赶紧催动元力给隔绝在了外面。
可这不驱逐还好,一驱逐坏事了!
一瞬间,广场上数万尸体,全都朝着他这边望了过来,易阡陌也不是没有尝试过万众瞩目。
但一下被数万的尸体盯住,那种感觉还是太难受了。
他想都没想,掉头就跑,可就在这时,他的身体忽然定住了,紧随着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油然而生。
仿佛有什么规则,限制住了他的身体,他的神识扫了一眼,身体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寒颤。
是那金色棺椁内的女子,她正用一双星辰般璀璨的眸子盯着自己,只是易阡陌可没有感受到丝毫温暖,有的只是冷意。
这一刹那,他确定对方如果想要杀他的话,仅仅只需要一个眼神便足够了。
是的!这个女子的实力,强横到足以用目光便可以杀死他。
他就像是进入了囚笼一般,他并没有动。
眼前白光一闪,那女子凭空出现在了他面前,拂面而来的是一股特殊的香味,跟此前闻到的腐臭完全不一样。
这种香味,就像是沉积了多年,汇聚在一起后释放的浓厚,他身体不由自主的哆嗦了起来。
这时女子深处了她那纤细的手,冲着他眼珠子而来,那尖锐的指甲闪烁着寒光,这绝对比那马尾辫女尸的指甲,可要锋利多了。
当指甲接近眼珠子时,女子的手忽然停下,并没有要挖出他的眼睛,而是在他头上,摩挲了一下。
刺骨的冰凉,让易阡陌极度的清醒。
她抚着易阡陌的头顶,那冰凉的气息,顺着他的身体,直接侵入了他的体内世界,随后与苦无神树勾勒了起来。
苦无神树微微颤动,易阡陌想要催动元力镇压,看上面的六颗心脏,直接被封镇,竟停止了跳动。
那种感觉让他仿佛要窒息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