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亮劍當戰狼
小說推薦我在亮劍當戰狼我在亮剑当战狼
平汉铁路冀中段。
一列装甲列车就那样停在铁轨上。
这直接导致平汉铁路的运输中断。
在华北谁有这个特权?只有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
这会,冈村宁次正通过列车上的高倍望远镜观察铁路两边的村庄,这是一架六十倍望远镜,居高临下可以清楚地看到十几公里外。
甚至能看清楚农田里农民脸上的表情。
在冈村宁次身边,是华北方面军的参谋次长有末精三。
有末精三也同样通过一架高倍望远镜,观察两侧村庄。
“有末君。”冈村宁次一边观察一边道,“你认为宫野君的碉堡环壕战术,在冀中乃至冀南匪区能发挥作用吗?”
“能。”有末精三不假思索的道。
“在冀中匪区和冀南匪区一定能够发挥作用。”
顿了顿,又说道:“反而在浮亮山匪区,未必能发挥作用。”
“哦?”冈村宁次从望远镜后面直起身,略有些惊讶地看着有末精三道,“你不看好宫野君的D号作战计划?”
“是的。”有末精三道,“不看好。”
冈村宁次微微蹙眉问道:“你为什么不看好?”
“原因很简单。”有末精三说道,“宫野君太贪大求全了。”
“太贪大求全?”冈村宁次说道,“你是说,宫野君摊子铺得太大?”
“是的,摊子铺太大了。”有末精三点头道,“直到现在,近卫第二师团的兵力也没有完全补充到位,两万人的编制,实际只有一万六千。”
“可是宫野君却还是分出一万兵力用于封锁。”
“封锁就封锁,还把兵力分散到两千个碉堡。”
“平均每个碉堡只有五个皇兵,实在太单薄了。”
“即便有皇协军的辅助,也还是很容易遭受攻击。”
“如果只是零星的攻击,那没什么,怕就怕有组织的大规模的攻击,那么近卫第二师团就有大麻烦!”
冈村宁次脸色便垮下来。
看着有末精三的眼神中隐含责备之色。
有末精三忙道:“大将阁下你错怪我了,我也是刚刚才想到这一点。”
冈村宁次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又问道:“那么,你可有改进之策?”
“有。”有末精三点点头又说道,“就是把碉堡环壕战术升级为网格化碉堡环壕战术,这样就再没有破绽了。”
“网格化碉堡环壕战术?”
冈村宁次说道:“有末君,你具体说说。”
“哈依。”有末精三顿首道,“顾名思义,网格化碉堡环壕战术只多了网格化三个字,只是把整个匪区等分成若干个网格。”
“我们仍以浮亮山匪区为例。”
“对整个浮亮山匪区实施碉堡环壕战术,那么每道封锁沟、每个环村深壕上的守备兵力就极其空虚,就很容易遭受攻击。”
“但如果将整个浮亮山匪区划分为九格。”
“然后先不管其他八格,专一只封锁其中的一格。”
“那么封锁沟以及环村深壕的守备兵力就能够强化到九倍!”
“等等。”冈村宁次打断道,“如果不管其他八格,只封锁其中一个网格,如何保证能逮住八路军呢?”
“大将阁下,无须保证。”
有末精三道:“因为我们的目标只是匪区的刁民!八路军可以及时转进,但是处于这一网格的支那刁民却无法转移,他们只会守在自己村庄,这时候皇军就可以集中绝对优势的兵力突入地道,将其全部杀光!”
“等到全光了匪区的全部刁民,”
“匪区的八路军也就成了无根之木。”
“哟西。”冈村宁次欣然点头道,“这个不错!”
“当然,为了分化瓦解匪区的百姓,具体实施过程中还有必要加入怀柔政策。”有末精三微微一笑,又道,“这也是大将阁下极力推崇的。”
“哟西。”冈村宁次欣然道,“怀柔当然有必要。”
这一刻,冈村宁次的心情无疑还是相当不错的。
但很快,冈村宁次的心情就从云端跌落到谷底。
因为通信兵给他送来了一纸电报,近卫第二师团的电报。
看完电报,冈村宁次整个人都不好了,气得浑身直发抖。
“大将阁下。”有末精三问道,“这是谁的电报?出什么事了?”
“有末君,让你说中了。”冈村宁次轻叹了一声,将电报递给有末精三,又道,“昨天晚上,浮亮山匪区有一百多个村庄的碉堡都遭到了摧毁,足足有三千多皇兵以及五千多皇协军被八路军歼灭,这是一场有组织有预谋的大规模作战!”
“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有末精三叹息道。
冈村宁次又道:“甚至连观摩团也遭到八路军伏击,集体玉碎!”
“纳尼?观摩团竟然也出事了?”有末精三脸上露出吃惊之色。
顿了顿,旋即又道:“大将阁下,既然战局已经恶化到了这个程度,针对浮亮山匪区的扫荡就没有必要继续了,下令止战吧。”
“不急。”冈村宁次却一摆手说道。
“我想再给宫野道一最后一个机会。”
“大将阁下。”有末精三道,“鸡肋啊!”
冈村宁次道:“有末君,你刚才不是提到了网格化碉堡环壕战术吗?无论如何,一个网格总还是要荡平,我们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总不能一点收获都没有吧。”
“哈依,大将阁下明鉴。”有末精三不再多说什么。
……
几乎同时,在赵家峪附近某处。
李云龙带着庄炎、牛大壮几个,躲在一块苞谷地里观察封锁沟。
离他们两公里外,就是鬼子的第五道封锁沟,借助军用望远镜,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鬼子伪军正从封锁沟沿线的碉堡中撤离,而且临走之前还把碉堡给炸掉。
不过鬼子伪军也不是彻底撤离,而是集中到了稍远些的一个据点里边。
本来,封锁沟沿线的碉堡间隔是五百米一个,可现在收缩到各个据点之后,据点与据点之间的间隔就达到五公里甚至更远。
“娘的,鬼子怎么突然收缩了?”
李云龙皱眉说道:“这下可难搞了。”
至少十个碉堡的鬼子伪军收缩到一个据点内。
那么这个据点内就至少有一个小队的鬼子再加上一个连的伪军。
而且据点的防御工事就不是封锁沟沿线的简易碉堡所能比拟的,每个据点不仅有炮楼以及明暗地堡,外围甚至还拉了铁丝网。
据点内还有事先构筑的防御工事。
强攻碉堡和据点的难度,可以说是天壤之别。
就算独立团的兵力足够,强攻据点也会付出重大伤亡。
问题是,独立团的本钱太少,李云龙不愿意做这种亏本的买卖。
“团长,你看这是什么?”庄炎献宝似的将一把灯笼果递到李云龙面前,笑道,“灯笼果,熟透了,可甜了。”
“吃吃吃,你狗日的就知道吃。”
李云龙心情不好,就习惯性开始骂人,只是这次倒霉的是庄炎。
旁边的牛大壮便立刻咧嘴乐了,心说,知道团长心情不好还在他面前晃,你狗日的不是存心找骂呢吧?
结果李云龙跟长了后视眼似的。
一扭头又对牛大壮骂道:“还有你,傻乐个什么?”
牛大壮一张脸便垮下来,心说我都已经离你那么远了,怎么还骂我?
庄炎和牛大壮不敢回怼,李云龙骂了几句觉得没意思,也就不骂了。
叹了口气,李云龙说道:“看来是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向老丁和老孔求助了,谁让咱们自家的炮兵留在要塞了呢。”
……
卧虎山根据地,元岙镇。
最近这段时间,新一团、新二团的干部战士都忙成狗。
忙什么?抢着抢收秋粮,今年年初水渠修通,黄河水被引入九公山、卧虎山区,致使今年的夏粮及秋粮大面积丰收。
尤其是秋粮,用当地老农的话说就是,活了一辈子了,就没遇到过这样的丰年。
粮食收成好到什么程度?地瓜、苞谷等粗粮的平均亩产高达五百斤,家家户户几乎都收了三千多斤粗粮!
还有小米、春小麦等细粮的产量也有三百斤。
根据统计,卧虎山根据地三万户约十二万口,秋粮一共收了七千多万斤,人均收入秋粮接近有六百斤!
九公山根据地面积更大,人口更大,秋粮直接上亿斤。
两大根据地的秋粮丰收,向抗日民主政府缴纳的公粮也是个庞大的数字。
按照抗日民主政府制定的阶梯税率,户收一千五百斤粮食以上按百分之五纳粮,现在卧虎山根据地几乎每家每户都超过最高线。
也就是说,新二团光是公粮是收了四百万斤。
四百万斤是个什么概率,按照八路军一天两斤的定量,可以供一万人吃半年多,反正新二团是怎么吃也不可能吃完。
所以现在,孔捷除了关注浮亮山那边的战局,就最为关心公粮的征收以及收储。
看到关大山兴冲冲进来,孔捷问道:“老关啊,各区各乡的公粮全都征收上来了?”
“团长,你就放心吧。”关大山拍着胸脯说道,“将近四百万斤公粮,都收上来了,父老乡亲缴纳公粮不要太积极。”
孔捷道:“那你可要把粮食给藏好了。”
“当然。”关大山说道,“就储存在卧虎山要塞的地道最深处。”
“那就好。”孔捷给自己点了一锅烟,感慨道,“欸呀,咱们八路军自打来到山西,都是饥一顿饱一顿,但今年终归不用饿肚子了。”
“何止不用饿肚子。”关大山兴奋的道。
“还可以养好多猪,明年就能吃上猪肉。”
“那不行,拿粮食喂猪会遭天打雷劈的。”孔捷骂道,“多少兄弟部队还挨着饿呢,就说咱们晋西北吧,浮亮山根据地遭了鬼子扫荡,今年的秋粮肯定是欠收了,接下来肯定会出现大面积的饥荒,咱们得拿出多余的粮食接济浮亮山根据地。”
“啊?”关大山道,“团长,你打算白给独立团粮食啊?”
“要不然呢?你还想怎么样。”孔捷说道,“独立团今年的情况肯定会很糟糕,这时候我们能帮一定要帮,区区一点粮食又算得了什么。”
关大山说道:“团长,这可不是一点儿粮食。”
“几百万斤粮食也不算什么。”孔捷瞪着眼道。
话音才刚落,门外忽然间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老孔,你小子口气见涨啊?几百万斤粮食都不放眼里。”
伴随说话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新二团团部。
“老曹?!”孔捷脸上露出错愕之色,“你怎么过来了?”
敢情进来的,是三八六旅炮兵团的团长曹三连,四方面军老战友。
曹三连给了孔捷一个强而有力的熊抱,又说道:“这次来的可不光是我,我还带来了三个九二步兵炮连!”
“三个九二步兵炮连?”
孔捷脸上露出狂喜之色。
新一团和新二团为什么跨不过同蒲路,只能眼睁睁看着近卫第二师团展开对浮亮山根据地的大规模扫荡?就是因为他们缺乏炮兵!
如果有炮兵,同蒲路封锁线对他们来说就是筛子!
当下孔捷兴冲冲地冲出团部,抬头看,果然看到一溜的骡马正迤逶而来。
粗略的一数,至少也有一百多匹骡马,十二门九二步兵炮,再就是炮弹,曹三连少说也带了一千发炮弹!
孔捷兴奋的道:“老曹,旅长让你来的?”
“废话。”曹三连没好气地道,“要没有旅长的命令,我能来你们晋西北?”
顿了顿,又道:“旅长其实是担心独立团,虽然说独立团从来没有在电报里叫过苦,但是旅长知道李云龙这狗东西的德性,等到他叫苦的时候就晚了,所以让我带着三个九二步兵炮连过来支援你们。”
“老曹,你来得简直太及时了。”
孔捷道:“我都已经跟老丁约好了,马上就要强攻同蒲路,现在有了你的炮兵支援,那就更加没有问题了。”
“老丁?”曹三连道,“他什么时候过来?”
“应该就是这两天吧。”孔捷话音才刚落,外面就响起丁伟的声音。
“老孔?老孔你出来。”丁孔高声大喊道,“外面什么情况?哪来的这么多骡马?还有马背上背的啥?我怎么看着好像是九二步兵炮呢?”
“老丁,你狗日的眼睛还是那么尖,那么远都让你看出来。”
曹三连率先迎出门外,丁伟看见也是大喜:“老曹,真是你?!”
当下两人又抱在一起,曹三连把原委一说,丁伟也是大为振奋:“这下好了,咱们几个老战友又可以大干一场了!”
孔捷道:“老丁,既然你也到了,那就赶紧跟老李汇报一下吧。”
“汇报?”曹三连愕然道,“向李云龙汇报?你们俩什么情况?”
孔捷倒也没觉得不好意思,说道:“老曹,是这么回事,我们之间有过约定,鬼子扫荡谁的根据地,另外两个团就得听谁的全权指挥。”
丁伟道:“这不鬼子现在扫荡的是浮亮山么?”
孔捷道:“所以我们两个得听李云龙全权指挥。”
“原来是这么回事。”曹三连笑道,“要不你们仨都听我指挥得了,也让咱老曹过过旅长的瘾,咋样?”
“就你?”孔捷道,“能有这命?”
“艹,老孔你狗日的别瞧不起人。”
曹三连气道,“早晚有一天,老子得当上炮兵集团军的总司令,到时候老子只给老丁和老李提供炮火支援,气死你个狗日的。”
丁伟和孔捷闻言大笑,只当笑话听。
说话间,一个电讯兵急匆匆走过来,向孔捷敬礼报告道:“团长,独立团急电。”
“得,说曹操曹操到,肯定是李云龙这小子的命令到了。”孔捷接过电报说道,“熬了快两个月了,这小子终于肯舍下老脸向我们求援来了。”
但是在看完电报之后,孔捷的眉头却一下子蹙紧。
“老孔,怎么了?”丁伟沉声道,“有什么问题吗?”
孔捷道:“老李没让我们出动主力,只让我们把所有的步兵炮和迫击炮送过去,说是他临时向我们两个借的,用完了一定归还。”
“借炮?”丁伟说道,“老李怎么突然想起来借炮?”
“难道老李打算反攻?”孔捷说道,“可也不对啊,独立团主力在浮亮山要塞,现在整个要塞都被近卫第二师团围得水泄不通,咱们就是把炮送到浮亮山根据地,也是进不了浮亮山要塞之内,能有什么用?给鬼子送菜?”
諸 天 小說
丁伟道:“老孔你问他,借炮什么用?”
顿了顿,又道:“他要不说清楚就不借。”
孔捷当即吩咐电讯兵道:“就这样回复他。”
独立团的回复很快过来,看完了回复之后,孔捷整个人都傻了,怎么会是这样?
看到孔捷这样,丁伟便劈手夺过电报,看完之后也是愣在那里,娘的,枉老子替独立团白担了两个月的心,结果独立团屁事没有。
不光屁事没有,而且是局面一片大好。
近卫第二师团的这次扫荡都成笑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