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神婿
小說推薦無敵神婿无敌神婿
陆萧然等人羞愧的低下了头。
他们不是没看到两个死亡的同伴,也不是不心痛。
只是他们觉得人死了,便无法复生了。
眼下,最重要的是为死去的人报仇,这才是应该做的。
“首领,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这两个兄弟,请首领责罚我。”陆萧然说道。
“你是应该被责罚,但是你并不知道你错在了哪里,你们也不知道你们错在了哪里。现在你们要做的事情,就是在这里好好反思一下,你们到底错在哪了。”杨墨训斥道。
“遵令,只是首领,准备如何安葬这两个兄弟?”赵一龙询问道。
“他们两个没有死,为何要安葬?”杨墨反问一声,便不再理会陆萧然,回到座位上坐下。
这个伤员也都被安置下来。
陈民等两个九脉老者看着杨墨,坐立不安,几度欲言又止。
“两位前辈,我知道你们想要参战。现在战斗就快要结束了,你们两个去练练手吧。”杨墨这才开口。
陈民二人应了一声,快读离开。
杨墨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一声叹息。
他一早就看出了这两位前辈的心思,可是这二人的实力太弱了。九脉高手,别说现在帮不上什么忙,以后的作用会越来越小。
“希望能够突破境界吧,否则你们二人便只能和云老一起,去处理后勤的事务了。”
会议室中安静了,陆萧然等人无不诧异。
那些人可都是超脱强者啊,强者之间的战斗,哪有那么容易结束?往往耗费的时间更长。
只是谁也没有质疑杨墨,特别是陆萧然,看着杨墨的眼神再次变化。
在杨墨的面前,他才知道自己这个老大多么不合格。
“我一直以为我成长的很快,至少在做老大这方面,是没有任何差错的。可我现在才明白,我这个样子,根本就不配做老大。首领将夜火阁合并是应该的,我根本无法带领好这支队伍,只有在他的面前,队伍才能够成长起来,兄弟们才能够活下来。”
原本,陆萧然心中是抗拒合并的,可这一刻,他完完全全的认可了。
杨墨用实际行动征服了他,夜火阁只有跟随着杨墨,才能够发展的更快,更强。
在他的手中,只怕没有等到光明到来的那一刻,便走向毁灭了。
不过,他并不会放弃夜火阁,他会强大起来,将夜火阁再次分离出来。
他要永远保留夜火阁这面旗帜。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凌乱的脚步声,打断了陆萧然的思考,只剩下困惑。
两位前辈才离开了两分钟,不会这么快就回来的吧?可如果不是两位前辈,会还是谁呢?
反倒是楼下,已经没有了战斗的声音。
可前后不过十几分钟而已,超脱者之间的战斗会这么轻易结束吗?并且没有造成太大的动静。
他是见过超脱者之间的战斗的,用山崩地裂来形容,一点不为过。
终于,房门被打开,思商率先走了进来。
在看到思商的时候,他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可能!
他知道思商的,手无缚鸡之力。
这样的人出现在战场上,竟然还活着,甚至一切如常,没有一点狼狈之态。
噸噸噸噸噸 小說
思商扫了一眼陆萧然,对他点头示意。
陆萧然赶忙起身回礼。
他对于这位少主,是非常敬重的。
虽然不会武功,可是计谋却比得上千军万马。
柳寄江 小说
在思商身后,才是绿野等人,在他们的手中,都抓着俘虏,梁旭也成为了其中一员。
这一幕,让众人面面相觑,梁旭这个领头人都成为了俘虏,那么这一场战斗可能真的结束了。可是这怎么可能呢?才过去了几分钟而已。
梁旭更是低垂着脑袋,一言不发。
这一仗,将他的所有高傲和信心,都给打没了。
杨墨没有出手,思商没有出手。
一个他从来都不会走入他视线的烈焰,轻易的将他解决。
至于他的那些手下,被屠杀。
是的,就是屠杀。这不是战斗,更像是他们来送人头的。
“杀了几个,还活着六个。这些人是否杀掉,我决定不了,还请首领亲自决定吧。”思商说道。
“哦?”
杨墨好奇的打量着梁旭等人。
思商拥有决定权,就算是重要的事情,思商也可以一个人决定。
在杨墨的眼中,其他人都可以是下属,包括云老。可唯独思商不是。
“说说看!”
思商没有回应,只是看向了梁旭。
梁旭这才抬起头来,冷哼一声:“我们是来谈判的,我们手中的筹码,是夜火阁的成员,活着的成员。”
“这是什么意思?”
杨墨再次询问。
难道是高恒还活着?樊尧的尸体被带走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若是还活着,是非常有可能的。
“高恒还活着,他并没有死。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些人活着,都是夜火阁老牌的超脱强者。杨墨,他们当年可都是为了帮助你父亲才参战的。”梁旭从怀中取出来一个信封。
杨墨打开信封,里面是五张照片。
傀儡 線上 漫畫
他看了一下,便送给了胡老。
“这是高恒,他还活着?”
胡老先是惊呼,随后更是震动的说不出来话,老泪纵横。
“是的,照片上的人都还活着,包括夜火阁二十千年的首领陆明风!”梁旭掷地有声。
我的室友有點怪
在说出这些名字的时候,他终于舒服了一些。
就算他战败了又怎么样?他的手中还有筹码。
这些活着的人就是他的筹码,只要有这些筹码在,他便可以牵着杨墨的鼻子走。
特别是陆明风,塑神境界高手,夜火阁的老首领,那就是老祖宗一样的存在。
“你说什么?我父亲还活着?”陆萧然第一时间冲上前去,质问道。
这么多年,他一直都认为自己的父母死了。即便是脑海中,父母的记忆都淡化了,变得模糊。
他想要为父母报仇,可是他知道,那近乎不可能。
“是的,你父亲还活着。陆萧然,让你们首领和我们谈谈吧,你还有机会见到你的父亲。”梁旭笑吟吟的说道。
看着陆萧然和胡老失态的样子,他完全放下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