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召喚師
小說推薦黃金召喚師黄金召唤师
要不是笛璇说起神墓宗,夏平安差点都把这个宗门给彻底忘记了,不会想到神墓宗的人依然还在找着自己!
神墓宗的人为什么会找上自己,很简单,就是因为堕泪碑的召唤秘法,当初自己斩杀神墓宗的少主,和神墓宗的人交手的时候,曾经施展过堕泪碑的召唤术。
身上 漫畫
前些日子自己摧毁胡家堡的时候,也当众施展过堕泪碑的召唤术,神墓宗得到消息,一定会怀疑自己有可能就是当初杀了他们少主的那个“死胖子”,因为掌握堕泪碑召唤秘法的人,实在太稀少了。
夏平安心中暗暗感到不妙,不过面对着笛璇和笛青两人的目光,他也只能摇了摇头,“我和神墓宗的人没有什么过节啊,不知道他们打听我干什么?”
“好像因为神墓宗的少宗主前两年在浩气山附近被人所杀,这两年神墓宗就一直在悬赏捉拿当初击杀神墓宗少宗主的人的下落,现在悬赏已经高达一亿金币,一百颗稀有界珠,外加七阳境和八阳境两境神泉任选其一……”笛璇长老淡淡的说出了这句话。
夏平安听得目瞪口呆,恨不得把自己卖给神墓宗,他要有这些奖励,估计进阶八阳境指日可待,而且还有珍贵的八阳境神泉,尼玛,神墓宗这架势,是准备不死不休啊……
“不就是死了一个少宗主么,神墓宗为何如此大动干戈?”夏平安问道。
“姑爷啊,你不知道,现在的神墓宗宗主武千山老来得子,只要这么一个儿子,所以特别宠溺,所以神墓宗的少主一死,武千山等于是绝后了,神墓宗自然不肯善罢甘休,一定要倾尽全力把杀了他们少主的人给找出来,报仇雪恨……”
“那些高阶的召唤师许多寿元上千年,都生机强悍,可以生育,武千山再生一个不就行了么,不至于绝后吧?”
“神墓宗和一般宗门不同,这个宗门经常和死人尸体打交道,会修炼一些特殊的秘法,受那些秘法的影响,神墓宗一脉的弟子都少有子嗣,对神墓宗一脉来说,除非封神,可以彻底破而后立,要不然的话,想要有子嗣的确有些难,听说武千山当年为了留下这个子嗣,曾经遍访天下神医,花了无数的代价,吃了不少神药和天材地宝,最后才留下这么一个血脉,很多年前武千山就已经是九阳境,此刻,他就算不是九阳境巅峰就是有可能已经进阶半神,杀子之仇,焉能就这么算了……”
夏平安笑了笑,点了点头,一副认同的模样,“的确,这杀子之仇,要不报那可有些说不过去!”
夏平安没有在笛家堡多呆,在和笛璇又聊了一会儿万魔岭的现状之后,夏平安就离开笛家堡,准备返回璇玑山庄。
万魔岭现在的情况越发混乱,虫族,太古遗族,还有不断为了神念水晶矿脉涌入到万魔岭的召唤师,彻底把万魔岭搅成了一锅粥,各家族豪门,还有那些宗门,都有插手,毕竟传说中的那个在万魔岭发现的神念水晶矿脉里面的储量惊人,各种小道消息满天飞,有的小道消息甚至说万魔岭新发现的那个神念水晶矿脉里的神念水晶的数量之多,种类之丰富,甚至有可能在造就几个半神强者。
这样的诱惑,对那些豪门大族和宗门来说,估计难以抵挡,所以前往万魔岭的人一批又一批,作为万魔岭的前进据点之一,璇玑城这些日子也颇为热闹,有不少想要前往万魔岭的召唤师都在这里落脚打听消息。
如果是别的什么资源,夏平安或许还想去凑个热闹,听到是神念水晶,他完全提不起半点兴趣,说实话,那些神念水晶之中的“攻略”,夏平安觉得有些可能还不如自己脑子里的东西,因为神念水晶里面的东西是根据界珠的不同分割的,不连贯的,而他脑袋里的东西则是连贯的,一体的,比神念水晶强多了,他自己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大和品质最高的能移动的神念水晶矿脉,他现在只需要界珠,界珠!
刚刚飞出笛家堡,夏平安就发现有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在跟着自己,那两个身形中的一个,手上还拿着一面照颜镜法器,远远的,对着自己悄悄照来照去。
那两人中的其中一个人的面孔,对夏平安来说,依稀还有一点熟悉,好像当初曾在浩气山见过,正是神墓宗的弟子之一。
心念电转之间,夏平安身形突然一闪,一下子调转方向,猛的加速朝着那两个神墓宗的弟子飞了过去。
那两个人看到夏平安朝着自己猛的飞来,大吃一惊,刚想跑,夏平安伸手一指,两双黄金大鞋出现在他们的脚上,让他们的身形一下子慢如蜗牛,差不多就像在天空之中被定住了一样,等到那两个人刚刚摆脱黄金大鞋的影响,夏平安就已经飞到了他们面前,冷喝一声,“什么人,鬼鬼祟祟,跟着我干嘛,是不是胡家派来的,来送死么?”,说着话的时候,夏平安身上的气息就变得狂暴,神雷和朱雀的雷火气息已经在夏平安的身上若隐若现,有些吓人。
那两个虽然稍有惊慌,但却还算镇定。
“我们不是胡家的人,是神墓宗的弟子,这偌大的璇玑城,我们只是路过,不知先生为何要动手呢?”
“路过?”夏平安冷笑一声,“我看你们刚才鬼鬼祟祟的,就是在跟踪我,刚才你手上拿着的是什么东西,对我照来照去的,拿来我看看?”
说话的那个神墓宗弟子眼珠转动了一下,一下子就把照颜镜法器拿了出来,差不多要凑到夏平安的面前,“也没有什么,我们神墓宗在追查凶犯而已……”
“是了,我听说你们神墓宗在悬赏捉拿击杀你们少宗主的凶手,可你们跟着我干什么?”夏平安说着,毫无顾忌的把照颜镜拿在自己手上,就在两人的眼皮底下,对着自己的面前照了照,那照颜镜中夏平安的样子,还是半点没变。
葉非夜 小說
“误会,误会……”另外一个神墓宗的弟子连忙说道。
“不要再鬼鬼祟祟跟着我,要是再跟着我,被我误杀,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夏平安随手就把照颜镜丢给了那个人,自己冷哼一声,转身就飞走。
而在夏平安飞走的时候,福神童子已经被夏平安召唤了出来,翻着跟头,跑到了其中一个家伙的脑袋上,正在做着鬼脸,只是那两个神墓宗的弟子毫无所觉。
那两个神墓宗的弟子一直目送着夏平安朝着璇玑山庄而去,飞远之后,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人才开口道,“看来这小狂神梅政不是那个人,胡家给我们的情报不准啊!”
“先回去向副宗主禀告吧,我们刚刚只是排除了一个可能性而已,副宗主都说了,当初那个斩杀少宗主的胖子的形象,有可能也是变装所化,所以我们这两年一直找不到那个胖子,那个胖子有可能已经恢复了本来面目,看长老怎么说!”
“好,咱们先回去!”
两个神墓宗的弟子说完,一转身,就朝着远处飞去,而福神童子,就跟着他们一起离开。
死神的戀愛狀況
……
銀管之花
两人的话,完全听在了夏平安的耳朵里。
胡家,果然是胡家在背后搞小动作,把自己会堕泪碑召唤术的事情通知了神墓宗,想借刀杀人啊!
已经飞远的夏平安心中暗暗说道。
七 界 傳說
这种迫在眉睫的危机感说实话,很让人上头,因为它会让你整个人处在一种莫名的紧张和兴奋状态之中,大脑随时在高速运转,对实力又更迫切的渴望,随时准备应付那些隐藏在暗处虎视眈眈的敌人和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