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宇智波從做族長開始
小說推薦拯救宇智波從做族長開始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忍者学校的毕业考试并不难,不如说简单的有点儿过头了,考核内容也不是什么秘密,就是三身术中的某一个,分身术、变身术、替身术,会任意从中选取一项作为毕业考试的内容。
考题完全是公开的。
不过就算是这样,每年也还是会有许多人无法通过考试。
难度这东西永远都是相对而言的。
对于那些长辈完全不是忍者的平民学生而言,忍者学校是他们唯一可以获取相关知识的地方,如果平时不够勤奋努力,那么······毕业考试可就不是那么简单能通过的了。
考试的流程也很简单,
点名挨个去考场教室参加考试,考过了当场就会配发护额,并且等第二天来学校确定自己的队友以及指导忍者的身份,只要再通过指导忍者的考核,那么就算是真正的成为一名木叶下忍了。
“都听好了啊!今年毕业考试的内容是分身术,被叫到名字的按顺序去隔壁教室。”
讲台上,
担当教师伊鲁卡再次重申并强调了一遍考试规矩。
他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学生们会通过不了考试,比起来这个,他更担心这帮天才们闹出来一些完全预料不到的幺蛾子,所谓的天才不就是性格古怪,我行我素,总会引发意料外的事件,正因为会出人意料才是天才!
伊鲁卡这几年可谓是深有体会,
教导一群天才固然是值得骄傲,但也是让人心力憔悴。
夢裡陶醉 小說
他看了看手中的名单,喊道:
“第一个,奈良鹿丸!”
“诶?我是第一个?倒也行,早点考完早点儿休息。”
扎着菠萝头的少年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模样就像是没睡够似的,对于自己第一个被点名没有什么意见,不如说正好,早点结束了就不用在心里惦念着了,打盹都要留个心眼。
他和伊鲁卡一起走向了隔壁教室。
就在伊鲁卡的背影消失在门口的瞬间,坐在第二排的山中井野转过身,压低了声音喊道:“藤花,藤花,有情报吗?”不只是她,周围的少年少女们也都看了过来,将目光投向了火影大人的妹妹。
春野樱也是其中之一。
她知道她们说的情报是什么。
前天井野这个笨蛋不知道从哪儿得到了说是他们这一届毕业生的分组名单乃至于指导忍者全都给安排好了的情报,和同学们一说,不少人都好奇自己的队友是谁,指导忍者又是谁,于是——
一项重任落在了火影大人的妹妹身上。
偷看分组名单。
“不知道啊!”
藤花嘟着嘴。
“我偷偷翻了我哥的办公室,但是完全没有找到分组名单这种东西,井野,你确定真有这种东西吗?毕业考试都没有结束呢?哪来的分组名单啊?”说着,少女质疑起了山中井野的情报。
“绝对是真的。”
扎着马尾的黄头发少女信誓旦旦的说道。
“那你说你的情报是哪来的啊?”
“前天我练习心转身之术的时候,附身在一只鸽子的身上,听到了父亲和鹿久说说聊天,说是火影大人已经安排好了我们的指导上忍,可惜还没来得及听清楚是谁,就被发现了。”
“可是我翻遍了我哥的办公室,还有他的卧室,都没有找到你说的名单啊!”
藤花听着井野不像是在骗人,但问题是她也没说谎啊!
“或许,藤花你的打算早就被师父发现了。”
听了好一会儿的八云这会插了一嘴,“藤花,家里闹腾也就罢了,连办公室都敢溜进去乱翻······等今天考试结束了,你回家恐怕要小心了,这一次,估计谁说话都不好使,师父他现在可是火影,他的办公室里不知道放着多少机密文件。”
口中如此说着,
她在心里却是琢磨着恐怕藤花压根就没有进去师父的办公室乱翻,以师父的幻术造诣,藤花估摸着就是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岗就晃悠悠的回家去了,当然这话她肯定不会说出来的。
吓唬藤花一下也好,
这丫头现在胆子越来越肥了。
不想办法管管,以后说不准会干出来什么大事呢!
“诶?
藤花瞪圆了眼睛,“不至于吧?我也没偷看到什么东西啊!真的,我当时一门心思找我们的分组名单,根本什么都没注意到啊!”这话说出来让八云越发确信藤花是被用幻术给糊弄了。
“组队的话,井野你肯定是和鹿丸、丁次一起啊!”
萤这时候也说话了。
“木叶猪鹿蝶的组合就算是我也是听说过的,在忍界都是属于超有名的那种,咱们班上正好有井野你鹿丸以及丁次,要是不把你们三个放一起那才叫奇怪呢!”
土蜘蛛萤说的有理有据,让旁边众人都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显然都是听说过木叶的猪鹿蝶组合的。
“·······”
井野瞬间自闭。
她一瘪嘴。
瞅了瞅坐在不远处正吃薯片的秋道丁次,又看了看窗边和鸣人低声说话的佐助,委屈感井喷式的增长,这差距······也太大了吧?
春野樱没有参与到这一场闲话当中,她只是一边听着,一边琢磨着今天早上的事情,在她早上出门的时候,遇到了带着面具的暗部,在她犹豫着要不要大叫找老爸老妈的时候,那名暗部告诉她如果想去雾隐使馆尽管去就是了,不用担心有什么问题。
说完,
立刻消失。
然而,少女还是有些发愁。
文化课名列前茅的少女隐隐约约能感受到这件事背后的问题,和外村忍者接触······是很可能会被当作是间谍的,而间谍是什么下场,忍者学校的学生是明白的,文化教育最重要的就是培养学生对于村子的归属感。
即便是早上那个暗部说了那样的话,
却不可能说消除掉心中的不安,
不过她并不后悔和前辈的接触,若非是前辈的指点,她怕是一辈子也没有机会学到那么独特的忍术,【泡沫之术】并非是一个术,而是一个系列,里面包含着许多种用途的术,即便是她也能理解这种术的珍贵性。
若是在木叶,
这种术很可能又会撑起来一个家族。
根本不是他这样和平民忍者没有多少区别的小家族忍者能接触到的,他的父母也都是那种最普通的靠着熬资历和功绩晋升上来的中忍,掌握的基本上都是C级忍术,一个高阶忍术都不会,无法给她像样的帮助。
如果想要和藤花、八云、井野她们一样的耀眼。
在她看来,
泡沫前辈的指点或许就是她唯一能与藤花她们站在同一个世界的机缘,即便是当时就知道前辈是雾忍,她也是不会放弃这样的机会的。
宗弦带来的变化,
是无处不在的。
像是鸣人没有喜欢上小樱,和佐助却成了差不多可以穿一条裤子的好哥们,而小樱和井野她们也没有被佐助的颜值倾倒,虽说佐助还是不怎么爱笑,但却也不是那个背负着血海深仇的孤僻少年,不爱笑不代表不会笑,运气好的话,看到佐助笑并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
黑道百合
春野樱、山中井野、日向雏田、宇智波藤花、鞍马八云以及土蜘蛛萤她们形成了班上的一个女生团体,和男生们不说泾渭分明,但是大多数时候都是各玩各的。
春野樱这位少女,
性格还是一样的刚强,不同的地方在于少女对于恋爱并未有多少的向往,她更想要的是和八云、藤花她们站在一起,欣赏同样的风光,再者那一点对于佐助这个帅哥的朦胧好感想要转变为现实,也是要有对应的底气的。
佐助也是班上首屈一指的天才呢!
“藤花,等考试结束,我能和你一起去拜访一下火影大人吗?”春野樱突然提出了令众人意外的请求。
“诶?小樱,你喜欢哥哥那种类型吗?”
“啊?”
春野樱被这一句话整的有点儿懵了。
旋即反应过来,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火影大人那可是长辈······藤花,你别乱想,我想要见火影大人是因为有其他的事情,那个······总之,到底能不能行?”
“可以啊!”
代替藤花说话的是八云。
“想要去见师父的话不一定和藤花这个惹事精一起去,找我和萤也都是可以的,等毕业考试结束我们就可以过去火影大楼,白天的话,师父都是在办公室的,不过就算是晚上,说实话大多数时候也还是在办公室加班!”
“八云,我怎么就是惹事精了?”
藤花不满意的提出了抗议。
悶騷王爺賴上門 小說
“好了,藤花,你安静点,要是再胡闹,老师可是给了我教训你的权限的哦!不想在幻境里转悠两个小时的话,现在就给我老实点。”八云斜睨了藤花一眼,后者在前者霸气十足的眼神中缩了缩脖子。
只敢小声嘟囔着“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仗着我没有到三勾玉吗?等我开了三勾玉,到时候再看!”之类云云。
八云没有理睬在哪儿一个人‘念经’的藤花,看着明显有着心事的春野樱,说道:“小樱,现在别想那么多,专心考试,等考试结束我们立刻就出发。”
“我明白。”
春野樱咬了咬嘴唇。
脸上露出来了一点儿笑容。
这时候——
“那个,春野樱。”
有气无力,满是怨气的声音在教室门口响起,奈良鹿丸一脸沮丧的站在门口,那低沉压抑的气氛五米开外都能体会到,之所以会让一个好好的少年变成这般模样,理由很简单,因为他被伊鲁卡和另外一位考官老师抓了壮丁,负责喊人去隔壁参加考试。
这对于懒散惯了的奈良鹿丸来说无疑是‘酷刑’,摆出来这么一副模样一点都不奇怪。
“小樱,到你了,快点去吧!你考完了就在教学楼外面等我们。”
八云催促道。
这口气,全然不担心少女会落榜。
“嗯!”
春野樱吸了口气,站起来走出教室,来到了隔壁已经被改造成考场的教室,两位考官一个是他们班的担当教师伊鲁卡,另外一个是负责实训课的老师之一,至于说让班级的担当教师负责考核自己班上的学生会不会有徇私的情况,那只能说想多了。
别忘了毕业考试不是唯一的考核。
指导忍者如果不满意的话,人是会被打回来的,一旦被退回来的人数过多,所在班级的担当教师就要接受调查了,再者,忍者是一个会死人的危险职业,降低考核标准放不合格者成为忍者,那是在害人。
通过考核对于春野樱来说不过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以少女那能令泡沫高看一眼的查克拉控制力,施展三身术根本不是什么难事,轻轻松松的通过了考试,从伊鲁卡老师的手中接过来那一个木叶忍者的护额,要是没有心里的事情累赘,以她的性子,恐怕能兴奋的一蹦三尺高。
可惜,
心中装着前辈的事情,
少女根本就蹦不起来。
站在教学楼外的树下,春野樱等待了大概有半个小时的时间,终于是看到了八云、藤花和萤走出教学楼,这仨人就是连体婴儿,总是形影不离,八云率先走过来,“抱歉啦!小樱,让你等这么久!没想到我会是倒数第三个被叫到,实在是抱歉。”
“这根本不算什么。”
春野樱摇了摇头,表示不在意。
“对了,小樱,要和你的父母说一声吗?去火影大楼的事情。”
擁有開掛技能「薄影」的公會職員原來是傳說級別的暗殺者
走出校门的时候,
她们发现校门前人潮涌动,忍者学校毕业考试的主人公的是学生们不假,但受此影响的却不仅仅是学生们,守候在校门口的家长们也是被牵动了心弦,焦躁不安的守候在校门外。
虽然说忍者是个高危职业。
但是在忍界这种地方,在木叶,却也是不折不扣的热门职业,即便是下忍,说实话只要勤奋点,多接点任务养家糊口是没有问题的,而且如果能加入到村子里的某个部门当一个行政人员,那更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好事儿。
所以,
在看到这么多人的时候,八云下意识地问了一声。
“不用,我父母他们今天都有工作,来不了的,倒是八云你父母?”
“父亲他的身份不方便,而母亲她身体不太好,我跟她说了不用出门,而且成为忍者,也要去和师父汇报一声的。”八云仔细地解释了一遍,有着一个担任教育部部长的父亲,出现在这种场合是真的不方便。
“快点走吧!八云,小樱。”
已经拽着萤跳上了墙头的藤花用力挥手招呼着她们。
河城荷取的暑期休假
“······”
八云无力的扶额叹息。
这丫头精力也太旺盛了吧!被这么多人瞩目的感觉可着实不怎么习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