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界第一因
小說推薦諸界第一因诸界第一因
“仙迹之地?”
大老板开门见山,没有丝毫藏着掖着的意思,颔首道:
“不错,正是仙迹之地。”
杨狱念头一转,已知他所说的是什么。
大老板口中的仙迹之地,其实指的就是他曾经经历过的幽冥山庄之类,疑似来自天海界的神秘之地。
这类所在,其实各大势力都有着追寻与探索,只是以杨狱之前的地位,都尚不足以触及罢了。
有关于道果的事与地,在六扇门、锦衣卫中也属于绝密。
“何以见得?”
杨狱按耐心思。
没了锦衣卫这层身份,虽然他数次从六扇门中调阅卷宗,可终归有些消息不知道。
“裕凤仙的陷落,实则已有数月,在她陷落之后,至少有着七八批人曾去寻觅过她的踪迹,其中自然有老夫的人。”
大老板坦然:
“事实上,数十年来,老夫养着一些人,专门在各处名山大川,人迹罕至之地游荡,为的,就是碰一碰运气。”
一些是多少?
杨狱嘴角微抽,道:“只怕不止是仙迹之地那么简单吧?”
“瞒不过杨大侠。”
大老板极力展示自己的坦率,知无不言道:
“事实上,同为仙迹之地,内中却也可能是天差地别,有的如老夫所见的仙山一般,也有的,如你曾见过的幽冥山庄。
可这位裕指挥使所遇到的,是其中最为特殊的一类,按着朝廷的说法,名为‘仙魔幻境’。”
“仙魔幻境?”
听到了陌生的东西,杨狱微微有些疑惑。
“万物生于天地,长于天地,逝于天地,此为定数,帝王将相逃不掉,仙魔神佛走不脱。”
大老板负手而立,少见的流露出深沉来;
“然而,人过留影,雁过留痕。终归有着痕迹留下,比如书画之中,就残留着前人的精神,细细品悟,可得其中精义……”
“人过留影……”
杨狱微微眯眼,这自然没有人比他更熟悉了。
食材的本质,就是前人的精神。
是以,他几乎不假思索的道出了大老板未出口的话:“那什么仙魔幻境,就是仙魔留下来的‘精神’?”
“也可以这么说吧。”
大老板有些惊异,忍不住看了一眼正在打量黑狗的谢七,后者被瞧的脸色发黑,哪里不知道他的意思。
“不过,也未见得就是仙魔,或许是某些强大的神通者的遗留,也说不定。”
“居然真的是?”
鬼吹燈 小說
杨狱神色有异,但想想,似乎也可以接受。
凡人的精神尚可留存千百年,早已超越凡类的神魔,也不应该没有丝毫的痕迹留下。
或许是潮落之时不可见,潮起之时重现?
不过,假如是精神遗留,那么,这所谓的仙魔幻境,算不算是食材?
“以老夫从某些隐秘之地所得知的情报,这仙魔幻境最早可追溯到三千年前,秦皇归秦之时,之后历朝历代也都有过类似记载。”
韓娛之尊
大老板呼吸微微有些急促:“古之帝王之所以渴求长生,只怕也是有人真个经历过这仙魔幻境。”
“所以,这仙魔幻境中,有着神佛过去事?”
这下,杨狱也来了兴趣。
不过,到此时,大老板反而不再多说了,他含笑看着杨狱,又一次递出情报来:
“关于仙魔幻境,老夫也有些心得,这其中不止有裕凤仙陷落的仙魔幻境的情报,还有历朝历代关于这仙魔幻境的记载……”
“不必了。”
杨狱哪里会接?
事实上,他对这老胖子的戒备很深,他屡次想要施恩于自己,之前他更是听说德阳府各地都有传自己施粥、甚至修筑城池的善事,这背后只怕也是这胖子。
“何必要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大老板收回卷宗,心中不无遗憾。
“谁的情报也得来不易,怎好轻易收下?”
杨狱婉拒。
以他之前在六扇门、锦衣卫的地位,都调取不到类似的情报,甚至于在丘斩鱼、黄四象口中都未曾听说过,可想而知,这仙魔幻境的情报等级必然是极高。
不要说他明知这大老板心怀他意,即便没有,他也不好收下他人如此贵重的东西。
“也罢。”
大老板叹了口气,却也不生气,因为他瞧出了杨狱的心动。
或许此次筹码不足,但总有打动他的时候吧?
“还要多谢大老板。”
杨狱道了一声谢,唤来黑狗,准备离去。
“杨大侠不妨考虑与老夫同行。”
大老板自然瞧出杨狱的心动,直言道:
“远处山峰如林,仙魔幻境藏身其中,不与我同行,只怕未必找得到入口……”
“不必了。”
杨狱一拱手,告辞离去,不多时,伴随着一声鹤鸣,一人一狗一活死人就消失在云层之间。
望着云层间消失的白鹤,谢七回头:“大老板,那条狗,怕是一条异种……”
“应当是杨狱的神通。”
大老板略微有些思索,那条狗大的像是头牛,他不瞎,当然看得到。
只是,那杨狱的神通是什么?
点化?
还是造妖?
“神通……”
谢七艳羡,却也只能艳羡。
神通太稀少了,因为道果稀少,偌大青州,人口亿万,可有着道果的,怕不过十指之数?
这不止是得到那么简单,还要契合。
“此次不成,也算不得什么。做买卖,最重要的是持之以恒。”
大老板安慰了自己一句,一整衣袍,道:
“走吧。”
“您真要去那什么仙魔幻境?”
谢七却是有些担心:
“是否要唤来大哥、二哥他们前来护卫?我……”
谢七有些羞惭,他的武功在一干兄弟中算是最差的,不要说排在前面的六个哥哥,后面的几个弟弟,也都武功在他之上。
他能留守在侧,不是因为武功高,恰恰相反,是他武功太差,无法独当一面。
“那杨狱一无所知尚且不怕,老夫怕得什么?”
大老板冷哼一声,唤来苍鹰,踏步而上:
“那仙魔幻境的入口虽然隐秘,可人多了说不准就会被人发现,快着些走!”
……
……
“仙魔幻境……”
白鹤之上,杨狱心中分析着大老板的话。
这胖子是个心机深沉之辈,他的话未必是假,可正因如此,才难以辨别。
只是,这仙魔幻境,他确实有着浓厚的兴趣。
这玩意,要真是食材的话……
杨狱心中转着思量,白鹤已向着他要去的地方俯冲,不过数个时辰,远远地,已可瞧见一座堪称雄伟的山脉。
白州多平原,唯独与青州交界处,有着一座‘平独山’,此山之雄伟不下长留,绵延不知几千几万里。
其间地势复杂,山密如林,瘴气深深,历朝历代都是人迹罕至之地,不过,因着当年朝廷马踏江湖,其中藏身着不少邪道高手、门派被灭的散人。
平独山是裕凤仙最后现身之地,但此山太大,便是锦衣卫、六扇门也不知道具体位置,要找人,还是要自己去寻。
“裕凤仙……”
杨狱轻点眉心,催发心眼,施展了‘千里锁魂’,他未曾见过那余灵仙,但裕凤仙的气息自然不会陌生。
“不在。”
全职修神 净无痕
未多时,他松开手指,指挥白鹤转换地方。
随着他的武功精进、精神也有着长足的长进,虽还达不到贯通百窍的大宗师那般锁魂千里的地步,可能够感应之地也超过了百里。
再有着白鹤之助,天色将将黯淡,他已搜寻了上千里山地,待到第二日天色亮起之前,已将数千里方圆都搜索了一遍。
只是……
“她的气息消失了,是因为那什么仙魔幻境?”
杨狱拧起眉头。
唳!
赤眸白鹤发出轻鸣,一日夜不落地,它着实也有些受不了了。
没奈何,杨狱也只得寻了处较高的山峰落下,喂食一狗一鸟吃了些丹药,自己也吞服了一些铁蚕豆。
距离击杀聂文洞已过去两月有余,但他自然没有闲着,接连炼化了摩云令、百毒老叟的蛇杖、萧青峰的长剑、齐龙生的大刀四件食材。
但作为代价,他身上的金银几乎吃完,只能吞服铁蚕豆了,暴食之鼎的蓄能速度也放缓了不少。
但他也不急,因为此时也并无需要迫切炼化的食材。
“呼!”
静坐调息了一个多时辰,天色渐亮,这时,杨狱心中突然一动,望向了远山。
他的感知敏锐,隐隐间听到了人声。
“不准叫嚷!”
瞥了一眼大黑狗,杨狱身形一动,向着那处靠近,活死人与大黑狗紧随其后,悄无声息。
……
……
哗啦啦!
菜乃花的他
六枚铜钱从淡金色的龟壳中掉落在地,神异的排成一列,如司南指针一般指向西南。
“近了,近了。”
云道人神情激动,望向远山,此时天光渐亮,正照耀在一块高足三十多丈的断崖石壁上。
正合铜钱所指。
“走!”
云道人收起铜板,拉住弟子就向着山壁上攀爬而去,正爬着,突听得一声风声呼啸,猛然抬头。
就见得一抹红影以远超自己的速度攀升,只几个起伏,居然已先他一步越上了断崖。
“被人截胡了!”
云道人眼前一黑,低吼一声也加快速度,突然又听得风声呼啸,余光一瞥,居然又是一个人。
等等!
还有一条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