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時羅網人
小說推薦秦時羅網人秦时罗网人
“你脱衣服做什么?”
紫女看着洛言一进屋就脱外套,顿时停下了脚步,双臂托胸,环抱着纤细的腰肢,深邃的紫眸平静的看着洛言,薄唇微动,御姐嗓音有些微冷,显然在提醒洛言注意分寸。
孤男寡女的,还不让我脱衣服啊?
有没有天理了。
劍 豪
洛言心中反驳,手上的动作却是不慢,直接将外套拖了下来,振振有词:“你屋内太热了,脱掉外套舒服点,你要不要也脱掉一两件。”
“……”
紫女嘴角扯了扯,显然被洛言的说辞给怼住了,一时间也不试图说服洛言了,就这么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洛言脱衣服。
她倒要看看洛言能脱成什么样。
可紫女显然还是低估了洛言的胆量,没一会儿,这厮已经露出了健硕的上半身,完美肌肉曲线,充满了男子阳刚之美。
洛言这货还有闲情摆弄一下自己的二头肌,摆出了几个健身教练专业姿势,显摆着自己的身材。
紫女轻咬着嘴唇,伸手捂住了自己的额头,一时间不知道该笑还是该气,被洛言这般瞎闹了一会儿,心中那有些压抑的情绪也是瞬间瓦解了,哭笑不得便是如此,委屈伤心愤怒,最后化作无奈,美目盯着眼前这个显摆的臭男人。
这辈子算是摆脱不了他了。
是命也是劫,也许从遇到他的那一刻起,有些事情就已经注定了。
“摸摸,看看我有没有变得更强壮!”
洛言来到紫女身前,挤了挤自己肱二头肌,挤眉弄眼的说道。
极品小农场
紫女美目温柔的看着洛言,微微摇头,轻声的说道:“别闹了,我不走便是。”
“天色不早了,我们休息吧。”
洛言顿时不闹了,站直了身体,伸手搂住紫女的腰肢,一脸认真的说道。
“你脑海之中是不是除了这个就没有其他了?!”
紫女微微抬起下巴,盯着洛言,质问道。
洛言一把将紫女拦腰抱起,抬头挺胸,理直气壮的说道:“还不是因为满脑子都是你。”
这话有毛病吗?
紫女俏脸微红,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羞的,估计前者多一点,可终究没有阻止洛言,靠在洛言怀中,一时间心乱了。
。。。。。。。。。。。。
韩国被秦国所灭,造成的影响并不大,因为韩国纳地效玺的原因,导致风波比历史上小了太多。
换句话说,韩国都已经投降了,向秦国称臣了,让他们怎么办。
自己都不争气,还指望他们这些外人帮忙出头吗?
从韩国走出那一步开始,一切便已经注定,谁也改变不了。
……
时间缓缓流逝,这段日子算是最安静的一段日子,秦国也没有继续攻伐五国,内地里正忙着春种之时,想要大规模替换掉春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如何说服老秦人去接受这种新奇的种植物。
祖祖辈辈都是种植的稻穗,突然改换,哪怕有上头担保,也绝非容易的事情。
秦国操心这些事情,自然没有心情去理会五国。
至于五国,它们则是忙着国内争权夺利,尤其是赵国楚国燕国,国内那是相当的热闹。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争斗,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
如此,时间缓缓流逝,转瞬间便是倒是三月初七。
这一日,老天爷很给面子,晴空万里。
整个咸阳城也因为洛言的大婚而热闹了起来,凡是加入商会的商人都在自家店门上贴上了喜字,为洛言大婚道贺,也因此,不少本没关系的店铺也贴上了喜字,大家都贴了,你不贴岂不是不给栎阳侯面子?
一时间整个咸阳城都是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不少民众也是向着咸阳宫聚集,先看看热闹,沾沾喜气,为此出动了不少士卒维持秩序。
商会楼层之上,一袭白裙的女子正透过窗户看着屋外热闹的景象,心中莫名有些难言的酸楚,低声自语:“不要想了,他本就不属于你。”
随着一行清泪滑落,女子缓缓将窗户合上,似乎想关上外界的喧嚣。
……
与此同时,太傅府内。
洛言正身处后院之中,在惊鲵的伺候下,穿着婚服。
衣服是宫内送来的,乃是最高格调,其以黑为主,红色为辅色,庄严肃穆,穿在身上就有一种正式之感。
面前的惊鲵正温柔的给洛言整理着衣服,待一起打理妥当之后,美眸温婉的打量了一会儿,待确定没有疏忽之后,便是轻轻退后了一步,微微点头。
洛言嘴角微微一勾,看着面前清丽绝伦的惊鲵,抬起双臂,交叠拱手作揖,有板有眼的说道:“娘子,夫君这厢有礼了!”
“……”
惊鲵闻言微微失神了片刻,旋即嗔怪的看了一眼洛言,提醒道:“别闹了,今日可是你大婚之日,观礼的更是秦国文武百官,甚至还有他国使臣。”
“放心,我心里有数。”
洛言缓缓起身,调整了一下衣袍,轻声道。
“去吧~”
惊鲵柔声的说道。
洛言却是有些好奇的看着惊鲵的眼睛,追问道:“为什么我感觉你一点也不吃醋,我好心痛。”
惊鲵却是微微蹙眉,抬起一只手欲抽洛言的翘臀。
洛言顿时脚底抹油跑了。
惊鲵站在门口的位置,目送洛言离去,美目微微有些失神,一转眼已经好多年了,谁又能想到当年的罗网刺客能走到现今这一步,如今更是迎娶了阴阳家的东君,很快,她便是收敛了情绪,转身进入屋内。
今日这场热闹注定与她没有关系。
当然,也和焰灵姬紫女没什么关系。
焰灵姬从昨晚开始就没有从床上起身,脑袋一直埋在被子里,门窗关的很严,一点也不想听到外面的那些声音,有点掩耳盗铃的架势。
紫女则是去了弄玉府上,今日是不打算回府了。
自己喜欢的男人娶老婆了,新娘子却不是她,这感觉显然不怎么好受。
可这显然只是开始,未来的人生还很漫长。
。。。。。。。。
咸阳宫。
洛言骑这高头大马,带着迎亲队伍来到了咸阳宫.
章台宫前,文武百官早就抵达了,站在暗红色地毯两侧,不远处大秦乐师团用着编钟奏响着欢庆的不知名曲调。
又过了片刻,嬴政和王太后赵姬也是联袂抵达,站在了章台宫前。
洛言看到赵姬出现,眼角也是跳了跳,他还以为赵姬只是说说,却不曾想到赵姬竟然是认真的,她真的要给自己证婚。
赵姬今日盛装出席,一些凤袍说不出的华贵雍容,漆黑的长发如瀑洒落在身后,不需要任何点缀,只是站在嬴政身侧,她便是最耀眼的存在,令人无论如何都无法忽视。
打扮的这么好看,这是要和焱妃比一比啊~
洛言只是一眼便是猜出了王太后赵姬内心的想法。
洛言确实很了解赵姬。
赵姬现在心情确实很复杂,有一种说不出的嫉妒和不甘,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男人娶别的女子,自己还要给他证婚,偏偏没有任何理由和办法阻止,王太后的位置此刻形同虚设。
“大王,太后,吉时已到。”
就在此刻,赵高站在一侧轻声提醒道。
嬴政点了点头,示意赵高可以开始了。
得到嬴政同意,赵高上前一步,站在一旁,运转内息,声音响彻全场:“吉时到,迎新妇!”
随着话音落下,焱妃的身影也是自一旁的宫门处缓缓走出,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一袭红色的长裙说不出的绝美华贵,身后跟着八名阴阳家的侍女,缓步走来。
这一瞬间,有一种掩盖一切的美丽,哪怕是赵姬身上的光彩也随之黯淡了几分。
因为焱妃才是今日的主角。
逆剑狂神
那美貌和气质令得不少人愣了愣神,旋即感慨洛言好福气,难怪看不上他们的女儿。
焱妃带着侍女缓步走到洛言的身旁,一双美目噙着浓浓情意,缓缓抬起一只手递了过去,薄唇轻启,低声轻语:“夫君。”
“过了今日,你就是我的妻子了。”
宗師毒妃,本王要蓋章 小說
洛言伸手握住,轻笑了一声,随后牵着焱妃的手,顺着暗红色地毯向着章台宫最高处走去。
今日秦国王太后赵姬会为他们证婚,秦国文武百官见证!
虽然赵姬证婚有点离谱。
焱妃绝美的面容泛着一抹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的欢喜之意,亦步亦趋的跟随着洛言。
很快,两人便是走到了章台宫前,向着王太后赵姬行礼。
赵姬摆着太后的架势,美艳的面容挂着一抹虚假的微笑,看着走到自己面前行礼的一男一女,缓缓抬起一只手,一旁贴身侍女送上文书以及封赐的诏书。
待洛言接下。
赵姬仪态端庄,轻声道:“本宫祝栎阳侯与这位姑娘百年好合,永结同心!”
“谢太后!”
洛言和焱妃拱手回礼。
赵姬点了点头,便是示意身旁的礼官下一步,也就是宣读一段誓言,请天地见证。
魚餌 小說
这年头还没有拜天地的说法。
很快,礼毕。
洛言牵着焱妃的手,两人相视一笑。
这一幕看的王太后赵姬双手互相捏了捏,相当用力,泛白了。
她很吃醋。
毕竟赵姬这一生就没有正儿八经的结过婚,更别说婚礼了,本事吕不韦的歌姬,后来被送给嬴异人,期间哪有什么正儿八经的婚礼可言,哪有女子不想有一个盛大的婚礼。
她堂堂秦国太后却没有,如今还要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男人娶别的女子,自己还得祝福。
咬都快咬碎了。
一旁的嬴政看着洛言和焱妃,失神了片刻,他娶的女子并不是他喜欢的女子,身为一国大王,他又岂能对一个女子动心,他的心思就不在这上面,若是真要说某个女子让他动心,那应该是在赵国的时候。
那个善良的采药女……
“也许……”
嬴政心中莫名有些揪动,有了一种男人的冲动和渴望。
……
月神冷漠的看着这一切,只是深深陷入掌心的指甲却是说明了她内心的不平静和不甘。
“师姐,你不可能永远顺心,我不会放弃的!”
月神幽幽自语,眼纱后的眸子闪烁着寒芒。
PS:这一章码的我快自闭了,对秦国婚礼一窍不通,也查不出什么东西,只能不断省略……捂脸!
不过总算过掉了,后面开始加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