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爲領主的我只想好好種田
小說推薦身爲領主的我只想好好種田身为领主的我只想好好种田
大梁城,在努尔哈赤势力灭亡之后,李绩的十六卫军团驻扎在这座城池,下令剪除辫子,恢复汉制,民心、治安逐渐恢复。
大夏势力举行第三次科举,轰动一时,不少大梁城的士子、武夫,纷纷报名。
在大梁城官府的告示栏面前,一个四旬的中年男子,呆呆地望着告示栏上有关武举的告示。
这个中年男子,蓬头垢面,衣衫褴褛,胡子拉碴,与流民无异。
比较奇异的是,中年男子身上只有一件破烂的布衣,却无视寒冬的低温。
“没想到回到中原,各地已为诸侯们瓜分,我难以成事,看来,只能投靠其中一路诸侯了,我才能报仇了。”
他侥幸从铁木真的地牢逃出来,花费数月时间,回到中原,发现各地诸侯林立,这个时候,已经不可能建立势力,否则会被各个诸侯围攻。
他只能选择加入一个势力,因为他还有仇要报。
衣衫褴褛的中年男子来到官府,领取参与武举的报名表。
“此人身材结实,看来有望。”
发放报名表的官吏,见这个中年男子在寒冬只穿着一件单薄的布衣,没有将他视为普通的流民。
普通流民如果这样穿着,没几天就被冻死了。
“官老爷,给我一张报名表。”
“俺也要一试,俺虽然大字不识一个,但有一身力气,或许能当个将军。即使当不了将军,当个教头也不错。”
大梁城,数以千计的乡勇报名武举。
在乱世中活到现在的乡勇,或多或少都上过战场或者运输粮草,可谓是武德充沛,犹如战国时期,全民皆兵。
不只是大梁城,荥阳镇、长社镇、夏城、长安城、上党城、米脂寨等地方,也开设科举,挑选一批人才,补充越来越庞大的军团。
文举与武举同时进行,各地县令、武将,充当考官。
大梁城是李绩军团的驻地,李绩负责此地的武举考场。
“抓举不足400斤者,为丁等!”
“抓举不足500斤者,为丙等!”
“抓举不足600斤者,为乙等!”
“抓举超过600斤者,为甲等!”
负责考核考生力量的考官,宣布考核的标准。
当初吕玲绮参加武举,一只手轻松举起500斤的巨石,毫无疑问是甲等。
因为抓举使用的是双手。
单手500斤的话,双手可以轻松突破800斤,实际上吕玲绮还没有用尽全力,臂力破千斤都是有可能的,因此考官直接给吕玲绮力量甲等的评价。
当然,参与武举的乡勇,不可能全部是吕玲绮这种武力突破90的猛将。
因此,抓举超过600斤,评价已经是甲等。
“300斤,丁等,不合格!”
“250斤,丁等,你没有吃饭吗?!”
“100斤?你认真的?”
“500斤,乙等!”
“爹,娘,孩儿成功了!”
“高兴什么,还要考核步射、骑射、速度、兵法!综合考量,才能决定最终评级!”
程咬金来了兴致,亲自担任大梁考场的考官之一,负责考核力量。
在程咬金看来,这些人的武力都太弱了。
不是程咬金吹牛,这些武夫,他能一拳一个。
“600斤,甲等!”
“此人力气好大!”
“力量甲等,此人至少可以成为百人将。要是其他科目评价是乙等,那么担任校尉、将军,也不是不可能!”
一个衣衫褴褛的中年男子抓举600斤巨石,引起其他考生一片哗然。
举起六百斤巨石,武力肯定不低。
程咬金终于侧目,这个中年男子,双手抓举六百斤巨石,表情虽然不至于轻松,但肯定还没倾尽全力。
程咬金可以确定,此人的武力肯定在70以上,甚至有80多的武力。
而且,此人的眼神凌厉,锋利如刀,无形中有一股杀气。
只有身经百战,从尸山血海之中爬出来的武将,才有这种无形的杀气,仅仅是一个眼神,就能震慑平民。
“你叫什么名字?”
程咬金对此人来了兴趣。
中年男子冷漠地说道:“郭木。”
“郭木……没有听说过。你去参加步射。”
“是。”
郭木前去步射考场,围观的考生畏惧地让开一条通道。
他们知道,此人被程咬金关注,至少可以混个都尉。
“步射,需要在两百步外,射出十箭!”
“十箭不中七,为丁等!”
“十箭中七,为丙等!”
“十箭中八,为乙等!”
“十箭中九,为甲等!”
步射的考核,也相当严格。
女儿香满田 小说
在两百步外,射中靶子,十箭中九,已经是神射手。
箭术的精湛与否,与武力没有绝对关联。
曹性、孙尚香的箭术,比一些武力更高的武将还强。
以武举的标准,曹性、孙尚香可以十发十中。
郭木接过长弓,弓如满弦,十支箭,全部射中标靶。
众人又是一阵哗然。
此人,肯定是一个神射手。
仅仅凭借百发百中的本事,混个都尉,绝对不难。
“在下李二狗,想要与阁下交个朋友。”
“在下张大富,幸会,或许以后,我们可以并肩作战。”
大梁城的考生,不少人知道郭木一定会得到重用,于是提前与此人搭讪,将来说不定能够得到提携。
郭木眼神扫过这些人,充满杀气的眼神让这些人僵住,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一步。
这个人,绝对是一个从尸体堆里面爬出来的狠人!
“步射甲等!”
“骑射甲等!”
“速度甲等!”
“最后一项,等待兵法考核!”
郭木在众多大梁考生羡慕而惧怕的眼神中,等待最后一项考核。
在力量、速度、步射、骑射四项考核之后,全部考生进行笔试,考核兵法。
兵法考核十分特殊。
如果前面四项考核出众,即使目不识丁,兵法丁等,也可以得到任用,担任百人将、都尉。
这就相当于典韦、许褚,哪怕不懂兵法,照样可以冲锋陷阵。
但如果在兵法考核中,表现出色,可以得到破格录用。
上一次武举,谢艾就是凭借在兵法科目的优异表现,即使前面四项考核,全部丁等,照样被破格举荐。
此次武举,最终分为甲、乙、丙、丁四个等级,甲等有三十二个名额,担任都尉、校尉、将军,乙等一百个名额,担任军司马、都尉,丙等三百个名额,担任百人将,丁等三千个名额,担任捕头、什长或者训练成高阶兵种。
张华招兵买马,军队中低层军官空缺不少,因此武举选拔名额增加。
对于平民百姓来说,这是不用军功,一步登天的机会。
兵法开始考试,不少武夫握着笔杆子,抓耳挠腮。
聖 墟 漫畫
还有淡定的武夫双手交叉,放在身前,闭目养神,显然已经放弃治疗了。
“不少人,连握笔的方式都错了。”
作为兵法科目主考官的李绩,见大梁考场的武举考生,大多数都目不识丁,不禁摇头。
古代文盲率太高,十个武夫之中,也不见得有一个人识字。
当然,只认识自己名字的人,不算是识字。
所以张华设立兵法这个科目,实在是刁难这群武夫。
还好,兵法科目,只是为了筛选将才、帅才,不影响他们成为百人将、都尉。
李绩作为军团长,眼光自然很高,知道目不识丁的武将,很难成为独当一面的大将。
一些农民起义军首领,别看是代表农民群体的利益,但他们其实是识字的。黄巢就是大唐读书人,因为科举失败,怨恨朝廷,发动黄巢起义。
担任大将的,并非完全没有目不识丁的武夫,但比例很低。
“希望此次可以选拔出一批良将。”
李绩耐心地等待结果。
米脂寨考场,大顺军团的军团长、李自成的夫人高桂英,带着一群大顺军武将,刘宗敏、李岩、高一功、红娘子等人,监督米脂寨的武举选拔。
高桂英带领大顺军归降之后,自然要按照张华的要求,在米脂寨举行武举和文举。
黄土高坡各镇的武夫和文人,全部往米脂寨聚集,盛况空前。
高桂英坐在虎皮大位上,俯视下方的考场,一群大顺军武将,也想要看看,黄土高坡是否有隐世高手。
高一功对高桂英说道:“阿姐,若是有良将,不如设法劝说其留在我们大顺军。即使以后发生变故,我们大顺军,也能独善其身。”
刘宗敏深以为然:“在我们米脂寨选拔出来的良将,自然应该由我们大顺军率先取用。”
高桂英实际上是大夏势力的封疆大吏之一,大顺军处于半独立状态,高桂英如果从中作梗,确实可以提前拦下人才,而不必将所有人才举荐至长安城。
谋士李岩却反对:“此言差矣。既然我们大顺军已经归顺长安城,如果被长安发觉这点小心思,恐怕不到一个月时间,长安的大军将兵临城下,到时候,悔之晚矣。”
红娘子挽着李岩的手臂:“我的见识,虽然不如相公,但我相信相公的判断。私自留下武将,一旦被揭发,米脂寨又起兵戈,徒增伤亡。”
随身空间:重生女修仙
高桂英权衡其中的利弊得失,最终同意了李岩、红娘子的看法:“你们说的不错,我们既然臣服,岂可食言?我意已决,一切按照长安官府的命令行事。”
“是。”
高桂英是张华任命的新一任大顺军团的主将,又是闯王李自成之妻,高一功、刘宗敏在高桂英拍板之后,不会违逆高桂英的意思。
“350斤,丁等!”
“400斤,丙等!”
“450斤,丙等!”
……
下方的考场,一个个武夫上来抓举石担,测试力量。
“这些人都太弱了。”
高一功、刘宗敏摇头。
除非甲等,他们才会正视对方一眼。
但猛将哪里有那么多?
大多数武夫的武力,只有40~69,武力超过70,已经算是良将。
武力超过80,算是二流武将。
武力超过90,就是猛将了。
“女子?”
高桂英也认为这群人武力太低,百无聊赖之际,看到一个女子参与米脂寨的武举,终于来了兴趣。
“一介女流,武力应该不会太高吧……”
刘宗敏小声嘀咕,但又不敢被高桂英听见。
高桂英武力有80,在女将之中,武力已经不低了。
但相比于刘宗敏90的武力,高桂英的武力也不够看。
若不是高桂英身份特殊,刘宗敏有可能会接替李自成,成为大顺军的主将。
高一功、李岩、红娘子等人,视线也落在这个女武夫身上。
高一功说道:“此人的力气,举起400斤的石块,已经不错了。”
红娘子却说道:“敢于参与武举的女子,岂会没有一点本事?我猜她能举起600斤的石块。相公,你支持我,还是支持高一功?”
李岩苦笑,这可是送命题啊:“我当然支持娘子。”
“那我们拭目以待。”
高一功对李岩这个妻管严不满。
只见那个女子来到最重的一千斤石担面前,轻松举起。
“一、一千斤!”
武举考官目瞪口呆。
这个女子竟然举起了一千斤石块!
“不可能!”
刘宗敏、高一功都从座位上起身,也被这个女子的力量震撼。
要知道,千斤臂力,再加上懂得全身发力的技巧,一拳打在普通人身上,后者会当场去世。
最令刘宗敏、高一功震撼的是,这个女子,神情看上去还游刃有余,恐怕臂力不止千斤。
“难不成,此人的武力还在我之上?”
刘宗敏嘀咕。
轰!
千斤石担落地,地面出现几十条裂痕,米脂寨的数千武夫,鸦雀无声。
轻松举起千斤石担,这里没有多少人可以做到。
“力量,甲、甲等……”
武举考官都差点认为武举的标准太宽松了。
此人力量评价是甲等,那是因为武举最高评级只有甲等。
抓举600斤就是甲等,而此人轻松突破1000斤,何止甲等。
“接下来考核箭术……”
武举考官擦拭额头的汗水。
只见这个女子接过长弓,还不待武举考官说明规则,弓如满月,一箭射出!
一道赤色流光,贯穿两百步,命中靶心!
轰!
蕴含在弓箭内的真气爆炸,直接将箭靶炸的粉碎,木屑飞溅!
恶少,只做不爱 二月榴
火色真气导致木屑熊熊燃烧。
“嘶……”
在场众人,无不惊骇万分。
别人都是追求射中靶心,而此人,直接射爆了箭靶!
武举考官看向监督考场的高桂英,只见高桂英点头,武举考官也不顾十射九中的规则了,直接宣布:“步射,甲等!”
女子交还长弓:“还有其他考核吗?”
再會了,美好時光
“这个……骑射、速度,想必没有必要考核了,四项考核,全部甲等,直接考核兵法。”
武举考官一再破例,免试骑射、速度。
以这个女子的力量,全力爆发,速度肯定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步射够准的话,骑射也无可挑剔。
众人又是一片哗然。
竟然有人被破格免试!
不过,在场竟无一人质疑武举考官的决定,因为此人的变态有目共睹。
在场的武夫,除了大顺军那批高层武将,没有人能够做到举起千斤巨石,还能在两百步外,射爆箭靶。
“我们米脂寨,举荐给长安城的名额有了。”
高桂英感受到女子射箭的瞬间,爆发的气势极其恐怖,知道自己也不是她的对手,这样的人才,举荐给长安城,高桂英也有功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