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漢使命
小說推薦興漢使命兴汉使命
刘正准备完毕,回头看了武桃一眼,温和的问道:“你准备好了吗?”
武桃鼓足勇气,认真的点了点头。她好歹也是经过专业训练的杀手,心理素质足够的强大。只不过陪伴在刘正身边的时候,她情不自禁的想要表现出柔软的一面。
金剛經修心課:不焦慮的活法 小說
可是古墓探险绝非儿戏,她只能迅速的切换任务模式。
走在幽暗的墓道里,武桃忍不住的问道:“正哥,为什么人们常说女人最期待的爱情,绝对不是男人一事无成的温柔和一贫如洗的真心?”
刘正笑道:“这其实是很多不幸的人形成的一种误人子弟的观念而已。”
诚然,男人一事无成的温柔和一贫如洗的真心的确不值钱,可对于女人来说却是最珍贵的记忆。
若是男人事业有成,整天都周旋在食物链的顶端,根本就没有时间和精力给予女人温柔。
至于真心,一个连睡觉都得留一个心眼的人,有胆量暴露自己的真心,他有能力承担暴露真心的风险?
是以唯有男人在一事无成和一贫如洗的时候,才有勇气和胆量展现自己的温柔和真心。日薄西山你不陪,东山再起你是谁?
很多人总是把自己的不幸归咎于遇人不淑,可是真的是遇人不淑吗?
其实不然,当男人一事无成和一贫如洗的时候,他唯有把温柔和真心给自己的女人,才能感觉到自身的价值和生命的意义。倘若这个时间段女人将这份感情践踏了,又有什么资格要求男人飞龙在天之际,挤出时间制造温柔和真心呢?
当女人对男人一事无成的温柔和一贫如洗的真心甘之若饴,就会让男人记在心里,感恩一辈子。当他飞龙在天之际,会情不自禁的想起那段艰难的日子,以及那份万金不易的陪伴。
从来都没有女人可以平白无故的享受到事业有成的温柔和飞龙在天的真心。
特别是那些事业有成的男人,很容易对自己的秘书产生感觉。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当男人在前方冲锋陷阵的时候,秘书可以提供最优质的辅助。
男人即便是飞龙在天,其实也需要优秀的女辅助作为靠山和后勤支撑。一个懂事的秘书,可以让男人省心省力。
那些践踏了男人一事无成的温柔和一贫如洗的真心的女人,肯定会在男人东山再起之前分道扬镳。那么问题来了,当男人飞龙在天之后,还会留恋已经各奔前程的那个女人吗?答案是否定的,也就意味着那个女人失去了享受荣耀的身份和地位。
武桃问道:“若是男未娶,女未嫁,也没有重来的可能吗?”
刘正叹道:“当男人飞龙在天的时候,倘若拥有再次选择感情的机会,绝对不会把过去的爱情放在首位,而是把利益作为唯一的判定标准。若是女人可以给男人足够的利益支持,倒也有机会重修旧好;反之,那就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不知不觉之间,刘正和武桃进入了主墓室。当他看到墓室上的凤凰壁画,整个人都愣住了。
刘正望着熟悉的壁画,忍不住的呢喃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当年的凤凰山,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刘正哭了,当年的那些人,早已天各一方,此生能否再见,亦不可知。如今再遇郭颖墓,他的心又活了过来。
一滴热泪染血沙,受到惊动的墓主人立即显现出了一道倩影。
郭颖瞄了一眼武桃,然后目不转睛的盯着刘正,冷笑道:“你究竟是来看我的,还是来气我的?”
刘正叹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这里。”
这个时候,一直迷迷瞪瞪的武桃总算是想到了什么,她狐疑道:“正哥,你们认识?”
玫瑰陷阱
刘正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郭颖却认为遭到了挑衅,直接说道:“不仅认识,还很熟悉,可以说是知根知底,他知道我的深浅,我知道他的长短。”
武桃也不是省油的灯,直接问道:“既然你们这般交情,为什么正哥不知道你在这里?”
刘正想要开口解释,却被两个女人异口同声的喝斥。
武桃倒是精明,她主动向郭颖靠拢。刘正反倒边缘化了,既无法插手,也无法插话。
武桃问道:“颖姐,你怎么会死?”
郭颖笑道:“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像是死了?”
武桃摇了摇头,斩钉截铁的说道:“不像!”
郭颖叹道:“当年的事情,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以我现在的实力,一不小心打个喷嚏,你的小命可就报销了。”
武桃争辩道:“颖姐可不要吹牛皮,我好歹也是三品武皇,虽说到不了顶尖层次,却足以跻身高手之列。”
郭颖笑道:“你想试试?”
武桃不信邪,更不想在郭颖面前认怂,于是就说道:“试试就试试。”
郭颖稍微展露了一下气势,武桃便毫无形象的趴在地上。
刘正也想随大流趴下,以免武桃尴尬,却被郭颖束缚动弹不得。
郭颖没好气的问道:“有你什么事?”
刘正讪笑着说:“我实力弱嘛!不表现一下,怎么衬托你高大威猛呢?”
此话一出,刘正就知道问题大发了。果然,郭颖脸色苍白,幽幽的问道:“你也觉得我高大威猛?”
刘正想要抽自己嘴,可是郭颖却舍不得。
好在郭颖实力强大,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只是眉宇间的那份失落与苦恼,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刘正抓住郭颖的手,不断的认错道歉。
郭颖终于释怀了,她倒是不想原谅,可是生怕一个激动,就把人弄没了。
刘正说道:“小颖,这么多年不见,我想留下来!”
郭颖叹道:“不成,你有自己的使命要完成,住在我这里可不行。不过武桃的属性与我契合,倒是适合在此潜修。我这样安排,你有意见吗?”
刘正当然得顺着郭颖的心思,于是就说道:“都听你的!”
至于郭颖如何安顿武桃,刘正没有过问。多年以前建立的默契,让他对郭颖充满了信任。
武桃倒是想要反对,却被郭颖限制了说话的权利。
古墓既然是当年的凤凰山,刘正也就打消了寻宝的念头。只是没了探秘的限制,反倒让他想起了之前进入古墓的那些人。
刘正问道:“小颖,之前进入凤凰山的那些人,你打算怎么处置?”
郭颖说道:“暂时困在山脚的一处院落里,还没有想好怎么处理。”
刘正忙取出孔儒别院的身份令牌说道:“携有这种令牌的人,他们的师尊跟我有一面之缘。你看是否可以网开一面,毕竟是友人弟子,不能太过分了?”
郭颖点了点头,纤手一挥,就把孔儒别院的弟子摘了出来,然后推出了古墓。
至于其他人,则是在阵法的作用之下变成了守墓人。
刘正突然说道:“其实我也想做守墓人,永远陪伴在你的身边。”
郭颖听了这话,非常的感动,可她不是普通人,于是就说道:“行了,我这样赶来与你见面,可是犯了大忌。若是再得寸进尺,只怕会有麻烦。你也不要说傻话了,我可不想你变成傀儡。”
刘正说道:“做你的傀儡,我心甘情愿。”
郭颖动情的说道:“好了,你的心意我已经明白了。一直以来,我都没有怪过你。只是你的使命真的很重要,我就算是想挽留你,也不能因私废公。武桃我就留下了,她想陪在你的身边,就必须要拥有不输于我们几个的实力。留在凤凰山潜修,对她和你都好!”
刘正问道:“我真的不可以留下来吗?”
郭颖实在受不了了,干脆把他丢出了凤凰山,然后仓惶逃离。
武桃问道:“颖姐,你这么强大,也怕正哥?”
郭颖叹道:“你不懂!”
刘正站稳脚跟,却发现古墓通道早已不复存在,凤凰山更是不知去向。